138阅读网 > > 三世一兵 > 第305章 偷窥
  “我咋感觉这些瀛人没有一开始那么厉害了呢?”韩文沐低声说起这句话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了。

  “是因为咱们的打法对头。如果咱们的打法不对头,你再试试?”喜糖解释道。

  就在离他们不远处有篝火燃起,那是瀛人在吃东西休息。

  就在天黑之前,他们先后对瀛人进行了三次袭扰,直是直接就给瀛人“制造”出了二十多个伤员来!

  对,都是伤员,没有一个死的!

  可是这二十多个伤员就成了这支瀛人队伍的拖累了。

  一个伤员需要两个好人照顾,二十个人乘上二再加二十人,这连好带坏就是六十个人了。

  好吧,就算有轻伤员,一个轻伤员并不需要两个人照顾,那么总是会拖累一部份人的吧。

  天黑了,瀛人们还需要在四周安排些警戒哨的。

  那么,本就不足百人的瀛人队伍再去屠那个村子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所以现在这些瀛人也只能在山野间露营了!

  商震他们现在所用的箭那都是涂了毒的。

  那毒是什么商震他们也不知道,那都是村里的山民给他们在山上采的药材碾成汁做成的。

  有人就会问,那既然是药材那怎么还会有毒?

  是药三分毒,哪种药物没有毒?

  人参大补,那要是大小伙子敢吃人参,那直接就会鼻孔穿血的。

  少不食壮火,老不食残精,那都是有道理的!

  据村民们说,人的伤口沾了这种药汁后伤口根本就不会愈合而且还会溃痒难当。

  既然是对付瀛人,商震他们又有什么客气的。

  按照那些村民的说法,这种药材的毒倒也不至于很是霸道的把人直接毒死。

  可是这种毒却会让伤口难以短时间愈合并且痛痒难忍。

  虽然不是致命的毒药,可是在瀛人伤员有了那肉体的创伤后再加上那毒药的作用,那遭的罪可就大了!

  就是刚刚喜糖他们还能听到瀛人伤员那非人类的叫声呢!

  而刚刚白玉川和喜糖两个人还在那里搞怪呢!

  “哎呀,我肩膀挨了一箭,又疼又痒!”当时白玉川是这么表达的。

  当时那四个人愣了一下之后,喜糖就反应了过来。

  喜糖就一摸自己的胸口也在那哎呀,“哎呀,我心尖儿疼!”

  他们两个这么一闹,韩文沐却也学会了,韩文沐就摸自己的大腿“我大腿疼!”

  你说,他们三个这么一闹那还有完吗?

  于是,马上喜糖就开始“屁股疼了”,白玉川想了想,自己也没啥别的地方可疼的了,他那手就要往自己那个啥的地方摸。

  而这时他就看到那扎正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到了这时白玉川才想到,如果自己这么闹只怕与自己玉树临风风流踢淌的气质不符,终是把手放了下来。

  然后,四个人,包括那扎就都“吭哧”“吭哧”的乐。

  打了胜仗固然高兴,可他们也只能这么乐了。

  他们既然能听到瀛人伤员的惨叫声,那也别管他们离人家有多远了,那他们要是开怀大笑的话,肯定人家瀛人也是能听到的。

  所以,四个人,不,三个人憋笑憋的这个辛苦啊,却是险些憋出小肠疝气来!

  最后还是那扎不让他们开这种玩笑了,这三个男人才平静了下来。

  于是,接着便有了韩文沐说瀛人没有原来厉害的说法,也就有了喜糖的解释。

  喜糖这样解释当然是有道理的。

  现在瀛人多而他们人少,可偏偏瀛人在明处他们在暗处。

  他们在商震的带领下采取了袭扰的战术,在远处射上一箭就跑,那可不就是占了便宜就跑吗?

  可如果他们不是人手一张弓的话而是改和那近百名的瀛人硬刚,那么他们现在又怎么可能躲在暗处嘲笑瀛人呢?手机最快更新m.13⑧txt.com

  先前他们被瀛人给堵住的时候,如果不是商震神勇,他们这五个人八成也就撂在那里了!

  “行了,都别说话了,板凳也该回来了吧?”那扎说道。

  “是啊!”韩文沐应道。

  “着急没有用,等着吧,咱们先吃东西吧,搞不准那家伙啥时候回来呢。”白玉川说。

  对于商震的本事他们四个无疑是放心的,于是四个人就拿出随身携带的猪肉吃了起来。

  这猪肉是他们用打来野物用野物和村民们换的。

  他们一个个人都练的箭法有成的,尤其商震射箭射的那么准,有时候他们练武练累了就上山打猎当成休息。

  山村山村,周围的山上又怎么可能没有野物?

  可是自打他们去了之后,山上的野物比如野猪野兔野鸡那可就倒了霉了。

  方圆几十里大山上的野猪却都快被商震带着他们给打光了!

  野猪虽然性子暴戾,其实生活习性倒也和家猪差不多,那都喜欢去拱食村民们在地里种的粮食蔬菜的。

  只是很多的时候,村民们拿野猪真是没有太多的办法的。

  实在是因为野猪总是在淤泥或者树根下打滚,那身上都沾上了一层干厚的淤泥或者松香树脂之类的东西,用弓箭根本就射不透!

  商震也用弓箭射过来祸害庄稼地的一头公野猪,只是以他的臂力却也只是把那野猪射伤了。

  当时他们就见那只野猪也只是“嗷”的一声便瞎眉鼠眼的向他们硬撞了过来。

  而在这头野猪横冲直撞的过程中,商震射的本是扎在野猪身上的那支箭还掉了下来!

  这也就是说,力大无穷的商震射出的这支箭那也只是伤了那野猪的表皮罢了。

  当时商震都不惹那头公猪了,纵是英勇无敌的他却也带着自己这四个人抱头鼠窜了!

  而最终商震杀掉那些野猪的办法那却是让喜糖他们四个,包括那些村民都大开眼界的。

  商震杀那些野猪的办法却是与之硬磕!

  怎么个硬磕法呢?

  商震自己的绣春刀是削铁如泥的利器可他也是舍不得用的,他觉得自己那把刀也同样砍不透野猪的那层硬皮。

  那么,他用什么呢?他却是在村子里找到了一把最大的劈木头的斧子!

  那斧子也不知道村民用多少年了,那斧刃都已经砍钝了。

  可是,那斧头却很沉,够份量啊!

  商震就把那个斧子换成了根长柄,然后在野猪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就拎着那把板斧冲了上去。

  然后,所有人就见商震只一斧就砸在了那野猪的脑袋上!

  然后那野猪就躺下了。

  等众人再到跟前儿看时,就见那野猪的脑浆都被商震用斧子给砸出来了!

  人家都说鬼也怕恶人,其实山上的野兽哪有不怕人的?

  商震是如此之凶,要说兔子野鸡倒还是有的,只是那些野猪却真就被商震给灭的差不多了。

  倒是有一回,有只野猫似的小兽进了村子祸害家畜家禽时商震就没让打。

  因为商震说,那个玩扔一看就象猫,尽管不大可能是猞猁,可商震也不让打。

  既然象猫就让商震想起小奶猫了!那万一这只野猫和小奶猫有亲戚,是自家小奶猫的远房表兄啥的呢?

  喜糖他们四个吃完了又等了有一个时辰他们才听到有悉琐声响起,那是独自己出去摸情况的商震终于回来了。

  “怎么样?今晚咱们再祸害下那些狗日的?”喜糖低声问商震。

  “今晚的事儿不大好弄,有些麻烦!”商震却是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