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馨予很快到了家。

  田辛承正在楼上打游戏,听见楼下有动静,扔下队友就跑了出来。

  田馨予腿快,在他冲出来前已经快速的躲进卧室,关上了门。

  隔着门板,田馨予喊道:“田辛承,你能不能用你那个比猪头还大的大脑壳想想,我给你告老师有什么好处?”

  “就算你对我再不好,你不还是我哥吗,咱们也流着一样的血对不对?”

  “我还能害你不成?”

  田辛承站在门外想了想,田馨予还真没有告状的理由。

  他们两个一直井水不犯河水,就算田馨予不喜欢看他打架,那告诉父母可比告诉老师好使多了。

  所以这事存疑。

  “那你说,为什么连你最好的闺蜜都说是你告的?”

  田馨予把门打开一条缝,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说道:“你哪只眼睛看见她是我最好的闺蜜了?”

  田辛承指了指自己的两只眼睛:“这个,这个都看见了。”

  田馨予冷哼一声:“那是她看上顾凛城了,借此接近我而已,你别被她个小绿茶骗了。”

  书里张宁静一直误导田辛承,一直吊着他,最后弄得田辛承误以为顾凛城抢了自己的女朋友,黑化后成为最大反派。

  她现在干脆先打点预防针,免得田辛承被人骗。

  虽然兄妹两个人的关系不怎么样,可怎么说田辛承这个大笨蛋都是田妈妈的孩子。

  她不想让田妈妈伤心。

  “张宁静真的那么心机?”田辛承不信,“你们班同学都说她很仗义,为人很好。”

  田馨予单手撑着门框,另一只手弹了下田辛承的大脑壳:“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怎么不自己好好想想?”

  田辛承不喜欢田馨予这副说教的口吻,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今天田馨予的话都很有道理。

  不过他又想到了刚才田馨予说张宁静看上顾凛城的话。

  他最不喜欢顾凛城了,在他眼里,顾凛城就是个特别会装的小白脸,除了成绩好点,没有任何优点。

  “田馨予,”他顿了下说道,“就顾凛城那种拈花惹草的狗男人,抓紧踹掉!”

  语毕,他转身往楼下走去,“妈,饿了,饭啥时候好?”

  田馨予觉得田辛承这个人脑袋虽然不怎么好,平时也做不出什么好事来,但是今天说的这句话却最合她心意。

  那就是顾凛城这个狗男人,抓紧踹掉。

  田馨予换了件衣服下了楼,她比较好奇顾家的事,正好看见田妈妈坐在沙发上摆弄茶花,走过去挨着她坐下,问道:“妈,顾家到底怎么回事?”

  这会田辛承又不知道跑哪去了,田馨予也懒得注意他。

  田妈妈养了很多花,每种花都开的很漂亮,唯独这盆茶花怎么都养不好,不开花不说,现在还要死了。

  田妈妈叹了口气:“这花怎么这么难养。”

  听见田馨予问她,疑惑道:“你刚才说什么?”138txt.com

  田馨予又重复了一遍:“我说顾家怎么回事,顾凛城他妈是怎么过世的?”

  书里只大概的介绍了一句,跳水而亡。

  小说她没看完,也不知道后边有没有再详细的介绍这件事。

  田妈妈被她问的怔了一下,奇怪道:“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事了?”

  田馨予只不过八卦心重了点而已,“就是好奇。”

  田妈妈皱了皱眉,一边继续侍弄她的花草,一边回忆以前的事情,好长时间才开口:“这事我也不太清楚。”

  “小城他妈妈是个比较乐观的人,心眼很好,对人也好,我们很合得来,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情绪就不太稳定。”

  “有两次我们坐在一起聊天,她忽然就走了,一句解释都没有那种。”

  “再后来我们来往就少了,直到她过世。”

  原来田家也不知道顾凛城的妈妈为什么跳水。

  田馨予想到顾凛铮,继续问:“那小铮呢,他妈妈在哪?”

  虽然是在自己家,田妈妈还是警惕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身边没有外人才开口:“我听说他妈妈是个小明星,挺有心机的,她知道你顾叔叔妻子过世了,故意扎破了避孕套才怀孕的……”

  “然后就有了小铮,想以此要挟你顾叔叔嫁进顾家,结果你顾叔叔说什么都不同意,然后孩子她也没要,就送到顾家来了。”

  原来小不点的身世竟然是这样的。

  “那妈妈,小铮知道他妈吗?”

  田妈妈摇了摇头:“应该不知道吧,我恍惚听你顾爷爷说过,给了她一笔钱,她也同意再不看孩子,嗨,你这孩子怎么今天问起这事了。”

  田馨予挽着田妈妈的胳膊,嘻嘻的笑了:“我这不是好奇嘛。”

  田妈妈看了她一眼,女儿犹如出水芙蓉一般的漂亮,眼看着年龄也大了,忽然想到了点什么,收起笑容,严肃道:“馨予,妈今天嘱咐你一件事,你可给我记住了。”

  “什么事?”田馨予看她这么严肃,心里有些紧张。

  田妈妈很认真的说道:“你和小城都大了,以后在一起也注意些,结婚前,千万不能弄出孩子来。”

  “妈——”田馨予不知道田妈妈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竟然能说到这种事情上。

  她臊的耳蜗发热,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个透明人,“我怎么可能和他做那种事。”

  田妈妈伸手捋了下她的头发,笑得很温柔:“你都17岁了,明年就18岁了,现在的孩子我知道,比我们那个年代开放。”

  “你们两个是有婚约的,我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但是女孩子要知道保护自己。”

  田馨予咬着嘴唇,恼羞成怒的瞪着田妈妈,嚯的站起身,跺了下脚说道:“我不和你说了!”

  语毕她闷着头往外跑,想出去躲个清静。

  “哎吆——田馨予只顾闷头跑了,刚出了屋正好撞在一个人身上,“你长没长眼睛啊,往人身上撞……怎么是你?”

  田馨予一边揉着脑袋,一边怒视着顾凛城。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间顾凛城会出现在他们田家。

  顾凛城脸色不怎么自然,他略微点了一下头,解释道:“刚才阿姨说你吃了芒果,我想看看你有没有事?”

  这个时候他应该仔细观察一下田馨予的皮肤有没有什么过敏的情况,可是刚才听了田妈妈的话,他心里有些发虚。

  书里没写过芒果的事,田馨予不清楚,她只盯着顾凛城。

  一副做贼的样子,眼神躲闪,耳根发红,似乎在不好意思。

  田馨予心里咯噔一下,她脸色染上几分薄怒,瞪着顾凛城问道:“刚才,你是不是都听见了?”

  顾凛城:“……”

  他怎么能想到田婶婶会说出让他们两个注意措施的话。

  以前的田馨予张扬跋扈,他对她除了一层娃娃亲这种感情,没有任何想法。

  今天忽然被人提及,再一联想今天下午姜涛南送他的那个飞机杯,和这两天女孩的变化,他就算是一块石头,也难免要多想一些。

  果然什么都听见了,田馨予气咻咻说道:“你,你这人,怎么能偷听别人说话!”

  顾凛城不好和她分辨,他本来就心虚,听了对方的指责,脸色极不自然,默了半晌才说:“既然你没事,那我就走了。”

  田馨予只觉得羞臊难当,而且这话还是自己妈妈说出来的。

  不能让顾凛城误会,她深吸了一口气,梗着脖子,扬起下巴,一副豁出去的架势说道:“顾凛城,你不要多想,我妈妈只是想让我保护自己。”

  顿了下,“我是不会和你发生什么的。”

  语毕她转身往屋里跑去了。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竟遇到这些尴尬事。

  我是不会和你发生什么的,顾凛城看着跑走女孩的倩影,眼神深了深,抬脚准备离开。

  却在这时肩膀被人怼了一下,是田辛承正用那种特别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顾凛城,你没事跑我家干什么?”

  “老实说,你是不是对我妹妹有什么企图?”田辛承像个小痞子一样,单手掐腰,单手指着顾凛城。

  他最看不惯顾凛城这个小白脸,尤其被父母教训的时候总是说:“你看人家小城怎么样怎么样,你们一样年纪,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巴拉巴拉。”

  顾凛城眼里尽是冷意,他嗤了一声说道:“就算有企图,你能怎么着?”

  田辛承气的牙痒痒,他抬手就要打,却被顾凛城伸手挡住。

  顾凛城这个人平时看着比较温和,但如果生气了眉峰就会变得很凌厉,整个人要多冷也有多冷。

  他看着田辛承讥讽道:“管好你自己的事,另外别忘了明晚直播。”语毕他抬脚离开了田家。

  卧槽——

  田辛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指着顾凛城的背影破口大骂:“我日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