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乌黑的大眼睛蒙着一层雾水,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被人欺负了一般,着实惹人心疼。

  这让顾凛城想起很小的时候,母亲可怜又无助的蜷缩在墙角,好像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什么都听不到,无论他怎么努力,母亲都无法给他回应一样。

  如果是以前,田馨予被人凶到肯定都会凶回去。

  你凶她会比你更凶:“不就是看一下你的书包吗,怎么了?”

  “你书包里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告诉你,翻你书包是给你面子,少给我凶巴巴的!”

  ……

  如果是这样,顾凛城反倒没有什么感觉,反正他们两家是邻居,又是从小订的娃娃亲,她做过的比这过分的事情多了。

  但现在,她一副被人欺凌的样子让他的心情波动的特别厉害。

  顾凛城把书包拉链拉好,看着田馨予的眸光发沉,到底还是心软了,说道:“我错了,你别哭。”

  这是顾凛城在跟她道歉?

  田馨予感觉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她伸手掏了掏耳朵,看向顾凛城:“你说什么?”

  田馨予没有真哭,刚才只不过太尴尬了,又被人凶了有些委屈。

  其实仔细想一想,毕竟她翻人家书包了,被人凶了也可以理解,她的心里便敞亮了。

  不过这声对不起却让她很意外。

  随即想到顾凛城这个中央空调对哪个女生都很好,说一句对不起算什么,都不知道和多少女生说过。

  田馨予咬着嘴唇,眨了下眼睛,她好奇心重,刚才的东西她没弄白,到现在还在琢磨。

  所以她稍一犹豫,弯唇笑了笑,说道:“既然觉得错了,那你告诉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

  顾凛城:“……”

  女孩嘴唇粉粉嫩嫩的,好像涂了一层润唇膏,微微闪着光泽。

  再连想到刚才的广告语,“犹如舌尖乱颤,”顾凛城只觉得喉咙发紧,身体发燥。

  偏生女孩还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看着他,她的眉眼生的特别好看,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好像含着星。

  这么盯着一个人看到时候,真是一种极致的诱惑。

  以前女孩喜欢化妆,但是她技术不好,又喜欢挑战,所以每次都把自己弄得花里胡哨的,现在素颜的样子比以前干净清纯,反倒更加有味道了。

  艹!

  顾凛城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快速坐回了座位,同时说道:“你刚才听错了,我没道歉。”

  田馨予:“……”

  真是无法理解这个中央空调,刚才明明说他错了,这么几秒就不承认了。

  就在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田馨予心里记挂作业的事便把这事放在了脑后。

  情书没找到,还被人凶了一句,田馨予决定再想想别的办法。

  因为字迹的事,田馨予不能再像之前那样随意的写字了,只能找出原主的字迹对着写,这让她写作业的速度极限下降。

  不过这也难不倒她,等一会放学了,她去买个字帖,每天装模作样的练练,然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自己的字体亮出来了。

  刚才和张宁静断交之后,她果然不再来烦自己了。

  田馨予放学之后没看见苍蝇,心里很满意,她拎上书包慢慢悠悠的往校外走。

  谁知道张羽绮却追了上来:“馨予,等一下。”

  田馨予皱眉看着她,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只苍蝇走了,另外一只又来了。

  这两个人也不知道什么爱好。

  都喜欢过来找自己的麻烦。

  “有事?”田馨予声音淡淡,明显对对方不感冒的样子。

  张羽绮脸很小,刚刚跑完步,小脸上微微沁出汗珠,透着她肌肤越发的白皙了。

  这倒也对得上她小白花的称号。

  看到田馨予不怎么待见她,张羽绮也不生气,她望着田馨予的眼神异常坚韧,道:“那个,如果田辛承找你麻烦,你一定要告诉我。”

  田馨予皱眉:“告诉你有用吗?”

  张羽绮有些纠结,她垂了下眼睑,好像很胆怯的样子,默了几秒再次抬头看向她:“如果实在不行你就说是我告的状,让他找我来就行了。”

  田馨予实在弄不清张羽绮想做什么。www.138txt.com

  这和书里的剧情不一样,让她有点晕。

  张羽绮现在做的事,自然和书里的不一样。

  因为她重生了。

  被张宁静这个绿茶婊打败,她冲动之下开车去撞张宁静,却把自己撞死了。

  谁知道她竟然重生回来了。

  重生的她知道剧情发展,自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莽撞。

  这次她有信心一定能打败张宁静。

  今天的田辛承打架事件,重生前,她告诉老师陷害张宁静,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被张宁静捡了个大便宜,不但得到了很多同学的喜爱,还得到了田辛承这个舔狗。

  重生一回,她不确定自己能拿下顾凛城,但是先拿下田辛承这只舔狗也不错啊。

  所以她没有再去陷害张宁静,而是自己站出来承认了是自己告的老师。

  本以为按照书里的剧情发展,她就会得到同学的喜爱,还会被田辛承爱上,谁知道张宁静关键时刻竟然指出了是田馨予告的老师。

  不过她知道田馨予和田辛承的关系,亲兄妹,但是关系比陌生人还不如。

  现在只不过一次失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她还有更高的手段没用呢。

  书里张宁静一直把田馨予当好闺蜜,从而接触顾凛城,也真的让顾凛城退婚了。

  当然了,书里的张宁静也没能得到顾凛城,因为她绿茶的手段早就被顾凛城看穿了。

  但是现在的自己不一样,自己是重生回来的,知道剧情,那利用这些就一定能得到顾凛城的喜欢。

  重生前,她喜欢顾凛城,重活一世,她一定要得到他。

  当然了,第一步还是要先让他们退婚。

  书里张宁静可以接近顾凛城完全是沾了田馨予的光。

  那她重生回来了,先把田馨予拉到自己这边,之后的事情还不一切顺利。

  不过她还要吸取张宁静的教训,那样她就可以得到喜欢的男人了。

  田馨予自然不知道张羽绮是重生的,也不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过不管她打什么鬼主意都和自己没关。

  听了她的话,田馨予淡淡的笑了笑,应付意味很浓的说道:“那好啊,不过田辛承打人很重的,你可要想好了自己的小体格能不能忍得住。”

  张羽绮声音柔柔弱弱的,但语气好像很坚决的样子:“我一定能忍住的。”

  一个两个也不知道要哪样,田馨予脚下加快了速度,等她找到自己的小自行车,骑上就跑。

  天天被这些绿茶小白花的缠着,她要夭寿啦。

  田馨予跑的太快,以至于她车子旁边就是顾凛城的都没注意到。

  顾凛城和姜涛南两个人来到车棚寻找各自的车子。

  顾凛城放车时就注意到了旁边就是田馨予的,她的小白车子特别显眼,限定款,刚买的时候在班里宣扬好几天。

  他想不留意都不行,便记住了她的车子。

  今天一进车棚,老远就看见了田馨予,他便确定了自己的车子位置,径自走过去。

  本以为田馨予会跟他搭两句话,他还想着怎么应付,没想到她竟然好像没看见自己一般,骑上车就走了。

  顾凛城无奈的看着女孩离开的倩影,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她了。

  姜涛南找了一圈车子没找到,骂骂咧咧的过来蹭顾凛城的。

  “老顾,老子的车子又不知道被哪个小杂种骑去了。”

  “明天晚上我得蹲在车棚抓一回。”

  姜涛南的车锁不好使,有把钥匙就能打开。

  他懒得弄车子,一直没管,可这两天也不知道被谁发现了这个秘密,每天只要比他早就骑着他的车子跑了。

  如果他早一步,就能骑到自己的车子。

  今天他来的晚,车子没影了,他气的骂起来就不肯停。

  “别让我抓到这个狗币是谁,否则我非折断他的腿。”

  顾凛城生气他胡乱往自己书包里放东西,这会不肯让他蹭自己的车:“你给我滚远点,没车子滚着回去。”

  “哎,老顾,你这什么态度?”自从今天放学,姜涛南就一直没见到好脸色。

  顾凛城能有好脸色就怪了。

  刚才那东西被田馨予看见了,还一直问他是什么,这么尴尬的事,他根本没法回答。

  现在越看姜涛南越生气,忍不住抬腿踹了他一脚:“以后你再敢往我书包放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你好看!”

  被踢了一脚的姜涛南也不生气,他捂着屁股嘿嘿的傻笑:“哎,老顾,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用着不爽?”

  不对呀,他上活动课的时候塞的,顾凛城应该没什么时间用。

  姜涛南琢磨了一会,忽然明白了:“不是被人发现了吧?”

  “田馨予?”

  他说完之后忍不住爆笑,指着刚走不远的田馨予说:“你有没有发现,她最近都不怎么理你啊。”

  以前的田馨予缠着顾凛城是人尽皆知,忽然间不缠着了,大家都很不习惯呢。

  顾凛城怎么知道田馨予抽什么风:“不知道,你想知道你去问。”

  姜涛南止住笑,自言自语似得嘀咕道:“哎,你说她会不会真想和你退婚?”

  话题扯的有点远,他又回到刚才的事情上:“她看了之后什么反应,是不是觉得你是个变态?”

  顾凛城只觉得姜涛南是个变态:“你给我滚远点,再敢给我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