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老师的竟然是田馨予?”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田馨予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可能吧,怎么会是她?”

  “我也不信,她干嘛要去告老师?”

  “而且张宁静为什么要说出来,她们两个不是好朋友吗,她到底什么意思?”

  “今天这瓜有点大,先冒出来一个自己承认的,又出来一个被指名的,是不是谁告密谁有奖?”

  ……

  田馨予可不想被大家误会,她伸出两手摆了摆,否认道:“不是我,和我没关系。”

  张宁静却不打算这么放过她:“就是馨予,她就是看不惯田辛承每天无事生非欺负小同学,所以才去告老师。”

  “张宁静,”田馨予不悦的喊了她一声,“你不要胡说!”

  张宁静反问道:“那我问你刚才是不是去办公室了?”

  田馨予:“我……”

  张宁静到底是书里那个把绿茶经练得炉火纯青的人,这会尤其的牙尖嘴利:“你别说你刚才去办公室,只是老师想你了。”

  好像还真是数学老师想她了,把她叫过去,背了半章英语课文,别的什么都没说就让她回来了。

  她现在就算把实情告诉大家,估计都没人信。

  本来是真假千金的战场,她莫名其妙的被牵连进来,看来瓜真的不能随便吃。

  张宁静根本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她往前走了两步,看着刘敬非说:“刚才馨予去过办公室,肯定是她了,至于张羽绮为什么要说是自己,谁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再说你们看看这两个人,谁像告状的人,不用想都知道。”

  田馨予无奈的看着张宁静,这个人是真抓到了原主的精髓了,知道她名声不好,张扬跋扈,所以什么脏水都往她身上泼,反正大家都深信不疑。

  果然张宁静说完之后,大家纷纷附和她的说道:“我看八成是田馨予。”

  “对,也就她有那个胆子告老师。”

  “羽绮你千万不要乱认,田辛承会打死你的。”

  田馨予无语的看着那人,那她就不怕被打死?

  只听那个同学又说:“田馨予这种祸害,打死了活该!”

  田馨予:“……”

  好吧,她就不应该指望同学能对她有一点点的同情心。

  她才不怕田辛承呢,只是想知道张宁静到底什么意思:“张宁静,我一直把你当好朋友,最好的闺蜜,你怎么能出卖我?”

  她扮做很委屈的样子,惊恐无助的看着对方。

  就算被人误会成告密者,她也要拆穿张宁静的真面目。

  果然她的话一说完,同学们虽然讨厌她,但还是把指责的目光投向了张宁静:“对呀,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你怎么能出卖她呢?”

  张宁静刚才只想着不能被张羽绮捡个大便宜,让大家把她当成不畏强权的英雄,也不想让田馨予再继续得意下去,只要指出田馨予是告密者,就是一石二鸟。

  却没想到一只拳头不能打两个人,现在就遭到了反噬。

  被同学们一问,情急之下找不到好借口,立刻瞠目结舌起来。

  田馨予又不怕田辛承,看到张宁静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只觉得特别好笑。

  活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张宁静支吾了半晌才吭哧出一句话:“我,我没想那么多,只想把真相告诉大家。”

  ……

  刘敬非可不管他们到底藏了什么心思,知道田馨予是告密者之后,他立刻凶狠的看向了她:“田馨予,你给我等着,看田哥怎么收拾你!”

  语毕,他挤开众人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了。

  眼看着要到上课时间了,同学们稀稀疏疏的散去,田馨予只盯着张宁静。

  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她可以不管,但是今天当众指责她是告密者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本来两个人就是塑料姐妹情,今天也不妨撕破脸,免得对方每天都来她面前刷存在感。

  “张宁静,你给我站住,”田馨予绷着小脸喊住了她。

  对付这种小绿茶,都不用开黑,自己就完全可以。

  张宁静刚要脚底抹油开溜,听见喊声只好站住,看见对方真生气了,她陪着小心说道:“馨予,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就是见不得张羽绮被大家当成英雄的样子,怎么说被众星捧月的人都该是你才对呀。”

  田馨予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她只捡重点的说:“那你知道田辛承是什么货色了?”

  张宁静皱了皱眉,没说话。

  田馨予嗤了一声:“你这么告诉大家是我做的,他肯定会来我麻烦,到时我怎么做?”

  张宁静嗫喏了半天,说道:“我会挡在你前边的,绝对不让他动你一根手指头。”

  田馨予都要被她气笑了,“就你?”

  “用你的绿茶经挡吗?”

  “张宁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伎俩,每天撺掇我做各种事,恶名声我担着,好处你收着,你以为我不知道呢?”

  “从今天开始,我田馨予,再没有你这个好朋友,你给我记住了!”

  语毕她用力推开张宁静,挺胸抬头的往教室走去。

  每天像只苍蝇一样围着她转,时不时的拉她出来当垫背的,她真是看够了张宁静那副绿茶嘴脸了。

  今天正好说明白,以后都离她远点。

  撕了小绿茶,田馨予神清气爽,可在她踩上一层楼梯的时候忽然就不爽了。

  她的证据啊。

  田馨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还有不到三分钟上课,只希望顾凛城还没回来。

  她提起脚步一溜烟的往回跑,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了座位。

  幸好顾凛城还没回来,她伸手拍了拍胸脯,先环顾了一下四周,没发现有人注意她才弯下了腰。

  顾凛城打完球,去水房洗了把脸,准备回教室上课。

  他的好兄弟姜涛南追上去把住他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兄弟,再有几天你过生日,兄弟送你个好玩意。”

  “刚才已经塞你包了,”他说到这,一脸坏笑的挑了下眉,“用过之后都说爽,保证你爽的受不了。”

  顾凛城满脸嫌弃的甩开他:“你热不热!”

  刚打完球出了一身的汗,这么靠在一起,就是两个大火炉碰撞。

  顾凛城嫌弃完了,顺口问道:“什么东西?”

  姜涛南神秘兮兮的说道:“等你看了就知道了。”

  每年过生日姜涛南送他的礼物都奇奇怪怪的,他已经习惯了,也没放在心上,反正不喜欢随手扔到哪就好。

  顾凛城书包的颜色是灰色的,款式也很老旧,看着很不起眼,但是特别贵。

  这才是大牌货,要的就是泯然于众人矣,但是一开口:我这包好几万。

  然后引起一片惊讶的目光,恨不得全都戳瞎眼,自己竟然这么不识货。www.138txt.com

  这才叫大牌的感觉!

  顾凛城的书包就是这种。

  不像田馨予的书包,花里胡哨的,恨不得把名牌这两个字贴到上边,让人一看就知道我是大牌。

  纤细的手指挑开书包上的带子,田馨予从一角打开,探进去一只小手,摸呀摸。

  书包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除了一本书,一个钱包,一串钥匙,好像还有个小盒子之外便再也摸不到别的东西了。

  田馨予记得自己昨天很随意的把信塞进了他的书包里,难道被他拿出去了?

  还是夹在哪本书里了?

  找不到怎么办呢,如果是扔了还好,就怕已经被他看到了。

  田馨予犹豫着,想把手收回来,这个时候手指又碰到了小盒子,心里疑惑会不会被他塞小盒子里了呢?

  她抬头往教室门口看了一眼,顾凛城还没回来,她心念微动,快速把小盒子拿了出来。

  管他呢,先检查一下再说。

  这什么鬼东西?

  田馨予本来想看看里边有没有放情书,但是打开盒子就被里边的东西给吸引了。

  不算太大一个桶状的小杯子,看着不像喝水的,后边还带了一根线,貌似是充电用的。

  田馨予原世界单身solo26年,穿书过来也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哪里见过这种东西。

  心里实在太好奇了,她把里边的说明书翻出来,打算仔细看看。

  上边画了很多图,她大略的扫了一眼,几个姹紫嫣红的大字很快吸引了她的眼球。

  “来自宇宙深处的强大吸引力,模拟黑洞吸吮设计,比少女……”

  “多重震撼,如同舌尖……”

  田馨予越看越糊涂,触及到她的知识盲区,她一时之间还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你在干什么?”头上忽然压下来一大片阴影,田馨予被吓得一哆嗦,手指一松,东西落到了地上,滚到了男生的脚边。

  是顾凛城站在她面前,正用那种特别无法描述的眼神看着她。

  “我……”被人抓个正着,田馨予满脸都是大写的尴尬。

  她大脑飞快的旋转,想着找个什么借口,“我是想借你笔用一下,对,笔,笔用一下。”

  对于田馨予翻他的书包,顾凛城根本没什么想法。

  反正田馨予这人做事一直很奇怪,她做出什么举动都很正常。

  无非就是昨天嘴硬说什么不后悔退婚,今天又后悔了呗。

  顾凛城视线落到自己的脚边,看见那个难以形容的鬼东西,“犹如舌尖乱颤……”脸色忽然大变。

  此刻的他恨不得把姜涛南抓过来踹一顿,竟然把这种东西塞他书包里。

  他下意识的弯腰捡起来,快速的塞进书包,然后使劲推开田馨予,由于生气的原因,声音都比平常凶很多,“田馨予,以后没事不要乱动我书包。”

  田馨予被人抓包了,本来就很尴尬,这会被人凶了,顿时觉得很委屈。

  她动作僵了几秒,咬着嘴唇默默的看着他,乌黑的眼瞳渐渐染上雾色,她慢慢的退了回去。

  同时小声说道:“不让动就不让动,你干嘛那么凶嘛!”

  不过刚才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