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下课,全校的学生都要去做课间操。

  田馨予从教室出来,路过16班的时候,正好看见田辛承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英语老头还没走呢,看样子是在罚站。

  田馨予冲着他竖了个小拇指,和同学笑嘻嘻的跑开了。138txt.com

  张宁静本来想和田馨予一起走的,可是田馨予走的快,她收拾完书本再去找人就发现人不见了。

  她气呼呼的拍了一下桌子,抱怨道:“这个田馨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忽然间不理她了。”

  今天竟然背会了英语课文,全班同学都对她另眼相看了。

  刚才英语老师还说什么不要盯着漂亮的女同桌看,难道顾凛城已经被她迷住了?

  不应该啊,以前顾凛城从来不正眼看田馨予的。

  难道是田馨予改了策略,引起了顾凛城的注意?

  张宁静越想越觉得像。

  男生嘛,都喜欢征服感。

  女生追在他们屁股后边,他们反而视而不见,可如果不理他们了,他们又该犯贱的上赶着了。

  现在的顾凛城就是这种情况。

  田馨予下决心要分手,他肯定很不服气,这才注意到她。

  紧迫感越来越重,张宁静觉得自己有必要尽快使用点什么手段了。

  对了,她之前和人说过田馨予看上了体队的男生,今天体队正好有球赛,她干脆把田馨予骗过去给他加油,造成田馨予追求体队男生的样子。

  看顾凛城还不讨厌她的!

  最好田馨予被体队的男生看中才好,听说那男生有暴力倾向,之前的女朋友就被他打的鼻青脸肿的。

  田馨予和同学先去了一趟洗手间,然后去了操场,刚找好自己的位置,就看见隔壁班的几个同学跑了过来。

  “田馨予,田馨予,我们问你一件事。”

  田馨予认识其中一个微胖的女孩,名叫于琳琳。

  书里也是一个炮灰女配,家里条件不怎么好,周末要去直播间做服装模特,赚来的钱用于交学费。

  书里描写的不多,只说她是一个乐观开朗的女孩,长得很漂亮,特别有亲和力,她每次上播,衣服的成交量都像做了火箭似得往上涨。

  服装店的老板甚至想让她辍学专职去做直播,但是被她给拒绝了。

  后来也不知道得罪了哪家竞争店,被黑到直播做不下去,连学都没读完。

  至于结局,田馨予没看完书,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会冲在最前边的女孩就是于琳琳,她长了一双特别八卦的眼睛,看着田馨予笑嘻嘻的问:“田馨予,今天英语课,你是不是把整篇课文都背下来了?”

  田馨予没想到她们是来问这个,惊讶道:“你们都知道了?”

  于琳琳和几个朋友笑得肚子疼,他们回头看向刚过来的田辛承,指着他说道:“我们班,田辛承,你认识吧?”

  田馨予当然认识了,但她可不想表现出和对方很熟的样子,“算是认识吧。”

  于琳琳自来熟的扶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捂着肚子,笑得停不下来:“田辛承说,田辛承说……”

  她笑得上不来气,实在说不下去了。

  旁边的女生替她说道:“田辛承说,如果你能背出来英语课文,他直播吃屎,吃屎,哈哈哈……”

  田馨予:“……”

  一脸无奈的看向田辛承,这人是有多想挑战自己的极限。

  不过他既然想这么为难自己,田馨予决定帮他一把,她转身问身边的同学:“哎,今天我背课文的时候,你们谁录像了?”

  立刻有人举起了手机,“我,我,我。”

  田馨予笑着说道:“快给我发一份过来。”

  随后她又加上了于琳琳的微信号,给她传了一份过去。

  她还拍了拍于琳琳的肩膀,努力忍着笑,用特别严肃的口吻说道:“好了,你们可以去看直播吃屎了。”

  校霸亲自表演直播吃屎,绝对能载入离市一中历史史册。

  田辛承虽然打架斗殴无所不能,是个出了名的混子,但对自己的同班同学却很大度,平时开开小玩笑,玩闹一下,他都很乐于配合,所以他们班除了少数几个胆子特别小的之外,都不怕他。

  于琳琳拿到录像之后拉着同学跑回去,一边打开录像,一边和周围的同学说:“快过来看啊,新鲜出炉的证据。”

  她话音一落,周围的包括隔壁的同学都围了过去。

  视频里一个穿白半袖的小姑娘站在讲台上,神情不卑不亢,语调不疾不徐,背诵的正好是昨晚留的英语课文。

  围观群众使劲揉了揉眼睛:我们不是瞎了吧?

  田辛承的好兄弟刘敬非也过来凑热闹,他看了一眼之后确定是田馨予在背课文,扯着脖子喊道:“田老大,真的是田馨予,完了,你要吃屎了。”

  田辛承不信,此刻他正和另外两个好兄弟商量下午课间操打人的事。

  “到时候你把他叫过来,今天我要不让他知道谁是爸爸,我田字倒过来写。”

  他一个好兄弟笑道:“倒过来也是田。”

  田辛承抬脚刚要踹他,就听见了刘敬非喊他吃屎的话,他不悦的看过去,怎么觉得他的好兄弟都在盼着他吃屎呢。

  就田馨予那个猪脑子,连他这个倒数第二都考不过,能背下来英语课文?

  田辛承稍微犹豫了一下,他大步走过去,一把夺过手机看了起来:“我看看,别是这丫头放了什么耳机。”

  围观里有15班的同学,虽然觉得田辛承很恐怖,但他还是为田馨予辩解了一句:“我们一开始也这么想,仔细检查过,真没有耳机。”

  距离做操还有几分钟,田馨予笑眯眯的走过去,看着田辛承挑眉:“怎么,自己说过的话不想承认了?”

  没想到田馨予还真能背下来,田辛承气的干磨牙。

  周围挤满了充满八卦的同学,都在看田辛承怎么接话。

  当然了,依仗田辛承的霸道性格,他就是不履行承诺谁也拿他没辙。

  但是田辛承向来说一不二,从来没有失言过,也因此他得到了一帮真心实意的好兄弟。

  这会一脸便秘的表情戳在人群中间,田馨予都要笑死了。

  “田辛承,你不是想反悔吧?”田馨予阴阳怪气的说道:“当然了,你要反悔我们也没办法。”

  顿了下,她看向大家:“算了吧,散了散了,田辛承什么时候说话算数了,别惹恼了他,再打咱们一顿,我好怕怕哦!”

  她说完真的要走,却被田辛承一把拎住了脖领子:“田馨予,你跑什么?”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周六晚八点准时直播,你们都给我看好了。”

  田辛承发完这句狠就松开了她。

  “卧槽,田哥真要直播吃屎!”

  “田哥威武,明晚必须给田哥打赏一个深水!”

  “田哥要直播吃屎,我打赏十个深水。”

  ……

  田馨予觉得,就田辛承这种混吃蹭喝等死的富二代,哪天田家如果败了,田辛承当主播没准也是一条生路。

  “哎,田馨予,”于琳琳忽然发现了点问题,“你和田辛承不是有亲戚吧?”

  “你们两个名字怎么这么像?”

  没等田馨予回答,于琳琳身边的同学就说话了,“胡说什么,他们两个中间的字都不一样,纯属巧合。”

  另有同学接道:“是啊,以前我们也怀疑过,但是他们都说不是,目前没有一个人能证实这件事,我觉得多半是巧合。”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田馨予也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了,正好看见老师过来检查,她快速的溜回了自己的位置。

  张宁静一直盯着田馨予,没想到田馨予竟然和田辛承关系这么好,刚才顶撞田辛承,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揪了一下她的脖领子就松开了,两个人的神情看起来好像很亲密。

  没想到田馨予竟然勾搭上了校霸,听说他们家很有钱,也是个富二代,难怪都要和校草退婚了。

  还真是小瞧了她了。

  当然了,也没准是田馨予故意当着顾凛城的面和别的男生亲密,然后引起他的注意。

  张宁静偷偷的观察了一下顾凛城的神色,想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男生站在最后一排和好朋友聊着什么,听见田馨予的话之后,果然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深了深,却什么都没说。

  张宁静使劲攥紧了手指。

  心里暗暗的发着狠,她才不会让田馨予如意的。

  每周二、五下午上完第三节课有25分钟的活动课,再加课间十分钟,一共35分钟。

  有值日安排的学生留在教室或者班级负责的地方做值日,而没事的同学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今天体队的同学有篮球赛,张宁静一下第三节课就过来找田馨予。

  顾凛城坐在椅子上,正弯腰系鞋带,旁边放了一颗篮球,一看就是准备去球场。

  张宁静深吸了一口气,提高嗓音对田馨予说:“馨予,今天体队有球赛,你不早就想去给蒋一帆加油了吗,咱们现在过去吧。”

  她就是故意说给顾凛城听得。

  想让顾凛城知道田馨予是什么货色。

  田馨予当然知道张宁静什么意思,眼角的余光瞥见顾凛城动作顿了一下。

  心里飞快的做出打算,反正她是要和顾凛城退婚的,张宁静这么说反倒是帮了她。

  不如她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好了:“是吗,那我们快点去吧。”

  语毕她站起身拉着张宁静往外走。

  两个女孩走之后,顾凛城抱起篮球,看着两个女孩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眸子。

  心里冷笑道:好,很好,现在田馨予都会用这种伎俩引起他的注意了。

  有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