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可能?”

  “这是田馨予吗?”

  “卧槽,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出现幻觉了吧?”

  ……

  没有一个同学包括老师,能相信此刻他们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是真的。

  田馨予这口语都可以当英语主播了,怎么可能是那个嚣张跋扈不务正业的田馨予发出来的?

  他们宁愿相信青蛙五条腿,人有翅膀会飞,也不相信田馨予会背诵英语课文。

  还是一整篇。

  有同学实在太好奇了,伸长了脖子去看田馨予的耳朵,想看看她是不是戴了什么耳机。

  田馨予今天穿的白色校服短袖,头发被她挽起来,露出修长的脖颈,耳朵白皙,大概是因为站在讲台上的关系有些不好意思,微微透出点粉色,看着格外可爱。

  哪里有耳机的样子!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顾凛城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刚才他还觉得田馨予第一节课大概回不来了,这会觉得自己真是小瞧这丫头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忽然开窍了,能背诵起那么长的一篇英文了?

  以前的田馨予可是一看见英语就头疼的想睡觉的学生。

  田馨予终于在一众质疑的目光中背诵完了英语课文,她也终于松了口气。

  她看着英语老师,一脸的得意神色:“老师,我可以下去了吗?”

  想留住她,哼!

  现在最高兴的就属英语老师了,他总觉得是自己的努力让田馨予改邪归正了。

  “好,”老头竟然红了眼睛,带头鼓起来掌。

  掌声落下,老头走上讲台,看着大家语重心长的说道:“以后大家都要向田馨予学习,你们看她,以前什么样,今天竟然能背下来那么长一篇课文。”

  “我敢说,就是在坐的好学生,也有一大部分背不下来的。”

  “只要态度端正,好好学习,那就一定会进步。”

  “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不好好学习,那总有一天会被田馨予超过去。”

  听这话,就知道原主的成绩有多差了,都被当典型了。

  田馨予心里好笑,等着吧,她以后给你们的惊喜会越来越多的。

  接下来英语老头开始讲课了。

  下课之后,张宁静立刻跑过来拉住田馨予,惊喜的喊道:“哇,馨予你真的太棒了,你竟然能把一整篇课文都背下来。”

  她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才只能背的磕磕绊绊的,还要人提醒才可以。

  田馨予竟然能背的那么流畅。

  张宁静忽然感到了一阵紧迫感。

  她偷偷的看了一眼顾凛城,如果任由田馨予发展下去,只怕田馨予真的会得到顾凛城的喜爱。

  田馨予很讨厌张宁静这种绿茶表现,但表面还是要装装样子:“是吗,可我觉得任何一个听过老师讲课的学生,都能背的很熟练呢!”

  张宁静:“……”

  脸忽然红了一下,有些跟不上天田馨予的思路了。

  假千金张羽绮也跑过来恭喜田馨予:“馨予,你真的好棒,老师都说了,就连好学生都不一定能背下来,你真的好棒。”

  张羽绮声音柔柔的,无时无刻不透着一股小白花,不,是坚韧隐忍的特质。

  她看着田馨予,满是惊喜的目光。

  田馨予有点晕了,张宁静过来祝福她,她可以理解,毕竟书里和原主是闺蜜。

  可张羽绮这是什么状态?

  昨天就跑过去提醒她什么注意张宁静的事,今天又过来恭喜她,她们关系好像没那么好吧。

  没等田馨予给出什么反应,张宁静就特别不满的看向了张羽绮,炮火味道很浓的反问道:“你过来干什么?”

  “不知道馨予最讨厌那种鸠占鹊巢的人吗?”

  这话指向很明显,假千金一直顶替真千金生活在真千金的家,她这么说很正常。

  可是说什么馨予讨厌鸠占鹊巢是几个意思?

  明明是她自己讨厌才对。

  张羽绮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她低着头,眼里噙着水珠,隐隐的有要哭出来的样子,说道:“宁静,都是我不好。”

  “我知道占用了你的身份是不对的,可刚出生的时候我什么都懂,这些事我也做不了主。”

  “现在我诚心跟你道歉,以后别怪我了好吗?”

  她说着从兜里摸出一块质地很好的玉来,两手握着递到张宁静面前,神态特别诚恳:“宁静,这是我特意在寺庙里为你求的,保佑你以后平平安安,永远漂亮。”

  ……

  小白莲的段位果然够高。

  他们真假千金的事早就闹得人尽皆知了,她现在这么委屈自己跟真千金道歉,就是显示自己大度,为她人着想的态度。

  毕竟小时候的事也不能全怪在她身上,这样她就可以得到大家的喜爱了。

  可田馨予却不这么觉得。

  书里这段情节是有的,但不是发生在这个时候。

  后来这块玉还成了陷害原主的证据。

  不知道是因为她穿书了还是怎么回事这块玉竟然提前出场了。

  张宁静也没想到张羽绮竟然来这手,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138txt.com

  她的脸色越来越绷不住,到底没忍把玉推了回去:“不稀罕,只求你以后别来我爸妈面前刷存在感就行了。”

  语毕她没有丝毫停顿,抬脚出了教室。

  可张羽绮显然没想这么过去,她从眼里挤出两滴晶莹的水珠子,啪嗒落到了质地通透的玉菩萨上。

  她低着头,把玉石收回去,委屈又无助的说道:“虽然他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可是他们养了我17年,我怎么能狠心不见他们!”

  “羽绮,别难过,这事也不能怪你。”立刻有同学过来安慰张羽绮。

  “就是,羽绮别哭了,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

  “抱抱。”

  ……

  风向很快就倒向了张羽绮,田馨予无比佩服的表情看着她在那演戏。

  如果不是自己有上帝视角,只怕自己也要心疼这个清清白白的小莲花了。

  鸠占鹊巢确实不对,但这事还真怪不到两个孩子身上,甚至张羽绮都可以说是受害者。

  她这一哭泣,立刻引来了无数的同情。

  果然白莲手段很高。

  不过绿茶手段更高。

  田馨予的视线落在旁边同样看戏的顾凛城身上,她不屑的嗤了一声。

  外加一个中央空调,生死锁定去吧。

  田馨予他们是15班,田辛承在她隔壁16班。

  英语老头从15班出去之后,转了一圈就进了16班。

  第一件事当然还是要检查背诵。

  田辛承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被英语老师点名,还是第一个,甚至是唯一一个。

  “田辛承,你给我背诵一遍我昨晚留的课文。”

  田辛承坐在椅子上,半天没反应过来,田辛承这三个字跟他有什么关系?

  直到旁边的同学都看向他,还是一副用看煞笔的眼神看向他,他才惊醒:卧槽,老师竟然让我背诵?

  英语老师非常不满意他的学习态度,清了下嗓子,用特别严肃的口吻说道:“田辛承,你多大架子,让我去请你怎么着?”

  田辛承噔一下,像弹簧似得站了起来,他一脸懵懂的看向英语老师,平时霸道又漂亮的眼睛,好像写满了不解。

  “会背吗?”英语老师越发的不满意了,“你瞪着我干什么?”

  田辛承绝对不敢瞪英语老师,他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个透明人。

  听了英语老师的话,他快速低下了头。

  决定老老实实的挨几句骂算了。

  谁知道英语老师并没打算放过他。

  英语老师一边走向田辛承一边怒其不争的说道:“你看看你,衣服是那么穿的,露个膀子你给谁看呢?”

  “怎么家里穷的买不起衣服了,用不用同学把穿不了的捐给你?”

  他越说越气,走到田辛承面前,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正好打在他的天灵盖上。

  田辛承下意识的捂上了脑袋:“老师,你体罚我!”

  “我体罚你?”英语老头是个不畏强权的老头,他怒视着田辛承:“一巴掌就算体罚?”

  “信不信我再给你几巴掌?”

  英语老头是全校出了名的倔强,田辛承还真怕再挨几巴掌。

  只好老实低头不说话了。

  英语老师看他老实了,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教育:“你看看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好学习,你们看看人家隔壁班的田馨予,年纪组倒数第一,人家今天早上课文背的那叫一个溜,你们一个个的,不觉得丢脸吗?”

  田馨予只不过才会背一篇课文,第二节课就传到隔壁班了。

  现场在还成了教育大家的典型榜样。

  可田辛承却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他下意识的抬头,看着英语老头:“老师,你说谁?”

  英语老师很不满意他满脸质疑的态度:“怎么,听说田馨予都会背了,你却一个单词都说不上来,觉得丢人了?”

  “不可能,”田辛承绝对不相信田馨予能背出课文来。

  被人质疑,英语老师抬手又要打,田辛承反应迅速,快速的捂上了了脑袋,躲过了一劫。

  英语老头冷呵了一声:“你是不是以为你自己不学无术,人人都和你一样呢?”

  “人家田馨予就是会背了,还背的很流畅,你们学着点。”

  “这怎么可能,”田辛承还是不肯相信。

  田馨予的成绩还不如他,她可是考过数学零分的人,怎么能背得出来英语。

  “她要是能背出来,我直播吃屎,肯定有什么猫腻!”

  田辛承咬牙切齿的说完,忽然发现英语老师又返了回来。

  “田辛承,”英语老师敲了敲他的桌子,没发火,反倒笑呵呵的开了口,“话别说的太满,”然后他看向田辛承附近的同学,“你们听见他刚才说了什么吧?盯着他点。”

  众同学一开始没明白什么意思,反应了几秒才明白,原来老师指的是:如果田馨予能背出来,那田辛承就要直播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