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凛城走到座位,坐下,把老师留的作业都准备出来,等一会课代表就会收上去。

  然后找出一本挑战高难度的理综练习题来,准备看看。

  田馨予一直盯着他,顾凛城自然感觉到了。

  如果说昨天田馨予说什么没后悔提出退亲的话,他还有一分相信,现在那一分相信也随着她现在的举动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么花痴的眼神,他如果感觉不到才是有问题。138txt.com

  果然像同学们说的,她只不过是想换一种方式引起他的注意而已。

  狗屁的换种方式引起他的注意,田馨予如果听到了他这番心里活动,一定想锤爆他的狗头。

  还花痴,哪只眼睛看见她花痴了?

  她只不过想拿回情书,一时半会找不到借口而已。

  “咳咳,”田馨予轻轻的咳嗽一下,往顾凛城身边挪了块距离。

  “说,”顾凛城神情淡淡的,语气里透着几分疏离。

  田馨予心里腹诽,这什么态度!

  但表面上还得笑嘻嘻的商量着:“那个,你昨晚有没有看睡前故事?”

  果然,还是情书的事。

  “怎么后悔了?”顾凛城轻蔑的语气。

  田馨予皱了皱眉,什么叫后悔了,“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看睡前故事?”

  顾凛城冷嗤道:“后悔了就直接说,如你所愿,我爷爷暂时还不同意退婚。”

  田馨予反应了几秒才明白顾凛城什么意思。

  在他眼里,她后悔提出退亲才是正常的。

  现在她的样子就是来求他不要退亲的。

  可惜啊,她根本不想和这个中央空调有什么联系。

  如果不是为了拿回证据,她连话都懒得和他说。

  不过她也不能再多说什么了,一旦引起他的警觉心就弄巧成拙了。

  万一他没看,因为她的提醒,他再去看那封信,从而发现点什么,她不是亲手把证据指给他了吗?

  想及此,田馨予冷呵一声,表现的比他还不屑的样子说道:“不好意思,本人做什么决定都很容易后悔,但唯独退亲这事,是我做过的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

  “你爷爷不同意,那是你们家的事,麻烦你尽快说服他,别到时候闹的很难看,那就不好了。”

  语毕她再也不理顾凛城,而是打开英语课本,仔细看了起来。

  绝对是假话,顾凛城才不信田馨予真没后悔。

  刚才明明很花痴的看着他,现在说出这种话,肯定是恼羞成怒了。

  这种小把戏,他不用想都能知道。

  等到时候他真的同意了退亲,不知道谁会哭天抢地。

  “看得懂?”他轻飘飘的瞥了一眼田馨予面前放的英语书,语带嘲讽。

  田馨予之前看小说的时候,就觉得顾凛城不怎么会拒绝,对女孩子几乎都是有求必应,像个中央空调,所以真假千金都觉得自己有戏才对他争个你死我活。

  但是没想到,他嘴还这么欠。

  竟然敢挖苦她。

  田馨予也不急着和他掰扯,只是对着他翻了个大白眼。

  很快各科课代表把作业收了上去,但都自动忽略了田馨予。

  因为她从来不做作业。

  当然了田馨予刚穿过来,她也确实没做作业,不过老师都不怎么管她,无所谓了。

  随着第一节课上课的铃声响起,英语老头拿着课本,背着手踱步进了教室。

  他脸色严肃,神情威严,一看就是那种鸡蛋里挑骨头的找茬老先生。

  他站到讲台上,威严的扫了一圈台下,目光落到田馨予身上的时候,微微停顿了一秒,眼神锋芒毕露,一副你最好别被我抓到,否则有你好看的气势。

  一直都是好学生,原世界高考还是理科状元的田馨予竟然被老头那一个眼神吓得有些心虚。

  她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脖子,这是她第一次被人当差生对待。

  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了,学习不好的是原主,她干嘛这样心虚。

  想及此,她端端正正的坐好,挺直脊背,目视前方,把自己扮成一个好学生的模样,坦荡无疑的看着英语老头。

  那就一副:放马过来呀,看你能抓到我什么的架势。

  嗤——

  顾凛城第一次看见田馨予上课听讲,不怎么适应。

  不过转念一想,这丫头大概率是想引起他的注意,手段真是越来越高级了,孺子可教也。

  “某些男生啊,”英语老头忽然咳嗽了声,威严有力的声音在教室上空传播开来,“不要觉得同桌长得漂亮,就一直盯着人家看。”

  “谁啊?”

  不知道这个盯着同桌看的男生是谁,大家纷纷开始寻找始作俑者。

  教室里男女同桌的不多,大家很快扫了一圈,发现那些有女同桌的男生都在好好听讲,没有盯着同桌看。

  而且老师为了防止学生早恋,一般都不会安排漂亮的女生和男生同座。

  除了一个人。

  田馨予很快发现大家的目光投过来,她心里想着:没错,那个漂亮的女同桌就是我。

  她撩了一下头发,端端正正的坐好,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同学们又注意到了她旁边的顾凛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嘁道:“怎么可能是她,顾凛城怎么可能看她!”

  田馨予:“……”

  顾凛城怎么就不可能看她了?

  此刻顾凛城像没事人似得看着黑板,专注的好像刚才的事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可英语老师显然没打算就这么过去。

  他又说:“就算成绩好,也不能骄傲,现在是学习阶段,要把精力都用在学习上,人家女生漂亮,下课看就可以了,上课就应该老实听课。”

  成绩好,同桌还很漂亮,那不就是顾凛城了?

  大家的目光再次投过来,都一副日了狗的表情。

  田馨予得意的神色爬上小脸,可她偏偏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目视前方。

  顾凛城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只是有些无语的看着英语老师。

  能不能不要曲解他的意思!

  同学们没能从两个人的神色中发现异常,默了几秒,他们都觉得肯定是顾凛城有什么事,才不是因为田馨予好看才盯着她看得。

  而且没准是田馨予使了什么手段。

  否则她什么时候听过课,不知道又在耍什么小把戏。

  作为学霸兼校草,顾凛城绝对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好了,”英语老师终于说的了正题上,“昨晚留的背诵都背了吗?”

  “由于时间关系,现在只抽查一个人。”

  抽查一个?

  不知道为什么,田馨予觉得这个幸运的光环肯定会降到自己身上。

  果然她的想法刚上来,她便听见了英语老师声如洪钟的声音:“田馨予,你来背一遍。”

  “嘁,英语老师怎么会选中她?”

  “卧槽,让她背英语,她能读下来就不错了。”

  “就是,这老师肯定是故意的,让她勾引学霸,被老师拆穿了吧。”

  ……

  田馨予在一片质疑的眼神中站了起来,她背着手,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

  张宁静和她隔着一个人的位置,已经好心的打开了英语书,放在了和同桌中间的位置。

  回头跟她示意:“看这里。”

  张宁静就是想表现出一副特别关心好闺蜜的样子,做给大家看的。

  更是做给顾凛城看的。

  假千金张羽绮坐在她的斜前方,也打开了英语书,立在桌子上,示意她看过去。

  当然假千金的位置有点远,她得拿着放大镜加望远镜才可能看到书上的字。

  而旁边的顾凛城,这个人虽然有点渣,关键时刻还算是照顾她,也把英语书悄悄的打开铺在了桌子上。

  田馨予:“……”

  真想揪住顾凛城的衣服领子告诉他:“能不能不要这么老孔雀!”

  不过这三个人,真是组团恶心她。

  她这个炮灰女配上辈子是倒了什么霉,招了这么三个奇葩。

  “张宁静、张羽绮、顾凛城,你们三个把书给我收起来。”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帮着田馨予作弊,英语老师气得胡子疼。

  “别以为你们在下边搞小动作我就看不见,你们站这来看看,什么都一清二楚。”

  顿了下,“田馨予,你给我上讲台背诵。”

  田馨予:“……”

  所以她是做错了什么,就被老师拎到讲台上了。

  英语老师语毕,全班哗然,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大部分都是本着一副看热闹的心态盯着田馨予,一直等到她上了讲台。

  英语老师还不忘威胁一句:“今天你要背不上来,就给我站在门口听课。”

  “别以为家里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我老头可不怕这个,就专治你们这种纨绔子弟的!”

  田馨予其实特别想问问,田辛承也这待遇吗?

  那他以后不是要一直站着听课了。

  “田馨予肯定要站着听课了。”

  “怕是要一直站到毕业了。”

  “哈哈哈,谁让她平时那么跋扈了,给老头点赞。”

  ……

  田馨予在大家纷纷的质疑下,站到讲台上边,目视前方,缓缓的开了口:“¥%#……”

  她字正腔圆,态度不卑不亢,语速不急不缓,音色柔润,偶尔带了那么点俏皮的尾音,如果不是大家亲眼见到,是绝对不相信这是从田馨予的口中发出来的。

  有手快的同学迅速打开手机,悄悄的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