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馨予心里冷笑,表面却一副特别无辜的样子:“突发状况,我来不及呀。”

  “而且你过来的时候,我不是正在拼接那份情书嘛,你也没问问我就去道歉了呀。”

  “你这样弄得我好像真要反悔了似得,让我好下不来台哦。”

  以前的田馨予是真把张宁静当好闺蜜的,所以从来不会这么对她说话。

  所以张宁静才有恃无恐,一直在算计她。

  田馨予一说完,果然看见张宁静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好像特别不敢置信的样子。

  “馨予你……怎么能这么和我说话?”

  “你这是在责怪我?”

  田馨予弯唇笑了笑,她眼睛长得很漂亮,一笑的时候仿佛有小星星在发光一般。

  “我怎么会责怪你,我就是忽然想通了。”

  “想通了?”张宁静不怎么相信她的话,“你真不喜欢凛城了?”

  田馨予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我觉得呢,我年龄实在是太小了,现在还不是谈感情的时候,我还是好好学习吧。”

  “好好学习?”张宁静被惊到了,“就你的成绩?”

  全校倒数第一说要好好学习,这不是奇闻吗?

  田馨予这会已经走到门口了,她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张宁静,对方一脸震惊的样子实在太好玩了,她想了想,又说:“我知道我成绩不好,所以才更要好好学习,不是吗?”

  语毕她再也没有停顿,径自往校外走去。

  只留下张宁静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

  出乎意料的是,田馨予在路上碰到了张羽绮。

  也就是书里的假千金小白莲。

  刚才她撕情书的时候,小白莲就在旁边。

  田馨予觉得如果不是小白莲要保持自己隐忍的性格,可能会冲上去也说不定。

  书里真千金回家后,小白莲便回了自己的家。

  其实小白莲的亲生父母家里被拆迁,拿到了很多补偿款。

  当然了再多的补偿款,也比不上真千金家里富有。

  但足够她潇潇洒洒过一辈子的。

  她本来应该是那种假千金回到穷苦人家,但是家里忽然暴富的爽文主角。

  可是不知道作者怎么想的,竟然把她弄成了个清清白白的小白莲,偏要设计真千金,和她斗得你死我活。

  最后没有真千金手段高,估计也没能落得好下场。

  因为田馨予没看完,所以假千金的结局她并不知道。

  但不用想也知道,下场肯定很凄惨。

  这会田馨予看见假千金,脚步顿了下,继续往外走去。

  可谁知道假千金张羽绮竟然追了上来。

  “馨予——”她说话声音柔柔的,软绵绵的,透着那么股子大家闺秀的端庄淑女劲。

  “怎么了,”田馨予停下脚步,问道。

  她不记得书里原主和张羽绮有什么联系。

  因为原主和真千金是好闺蜜,所以她最看不上的就是假千金。

  “没,没什么,”张羽绮欲言又止的样子。

  田馨予更加奇怪了:“真没什么?”

  “也不是,”张羽绮皮肤很白,长相中等,但是她毕竟一直生活在豪门,很会穿衣服,简简单单的捯饬一下,就给人种很舒服的感觉。

  “馨予,”她往田馨予身边走了一步,特别纠结的说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不要和张宁静走太近。”

  这就奇怪了,张羽绮怎么会跟她说这种话?

  田馨予心里摸不准,她试探道:“为什么?”

  张羽绮四下看了一眼,没见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才说下去:“因为她其实早就喜欢顾凛城了,她接近你,只不过是想抢走他而已。”

  顿了下,她眼神特别真诚的看着田馨予:“不要怪我多嘴,我其实觉得你很聪明,只不过被她蒙蔽了,不信的话,你也别张扬,慢慢的总会发现。”

  如果是原主,肯定会张扬的,还会拉着张羽绮去和田馨予对峙。

  但她不是原主,田馨予淡淡的笑了下,反问道:“你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事?”

  张羽绮一副真心为你着想的口吻说道:“我是觉得,你和顾凛城才是天生的一对,郎才女貌,青梅竹马,天作之合。”

  她和顾凛城郎才女貌?

  田馨予一点都不这么觉得。

  虽然不知道张羽绮到底在搞什么鬼主意,但是田馨予不想和她起争执,应付道:“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不喜欢他,谁喜欢,免费送给她都行。”

  免费送?

  顾凛城刚才去了一趟洗手间,再出来的时候好朋友都去校门口等他了,他便自己拎着书包往外走。

  谁知道就听到了这么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

  心里无数的呵呵滑过,他无语的瞥了一眼田馨予。

  他都差到被人免费送了。

  难怪张宁静说她喜欢上体队的一个男生了,当时他还觉得挺滑稽,现在看来,多半是真的。

  第一次,顾凛城这个年级第一,又是校草的身份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

  田馨予没看见顾凛城,她一路走到车棚,推出原主的小车子,跨上去,然后回家。

  心情飞扬,她高兴的哼起了歌,“骑上我心爱的自行车,它永远不会堵车……”138txt.com

  原主有个双胞胎哥哥,也是书里的校霸。

  两个人从小就不对付,互相看不对眼。

  初中的时候,校霸哥哥还闹着改了名字。

  他本来叫田馨承,中间的馨字改成了辛,现在叫田辛承了。

  两个人更是约定好了,谁也不能对外说自己和对方的关系,反正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当个关系最近的陌生人。

  田馨予回到家之后,田辛承刚进屋,他坐到沙发上,把鞋脱下来随地一丢,就开始命令她:“去给我倒杯水,渴死我了。”

  一般情况下,原主都会拧着鼻子走的离他远点,然后扯着嗓子喊:“田辛承你恶不恶心,臭鞋到处乱扔,多大味你不知道啊!”

  而田辛承都会光着脚下地,捡起一只鞋子塞到她鼻子前:“你闻闻,哪里臭了?”

  “再臭能比隔壁那臭小子臭!”

  然后原主就会动手去打田辛承。

  田辛承力气大,三两下就能把田馨予制服。

  最后气的田馨予开始喊家长:“妈,你儿子又欺负我了——”

  ……

  田馨予虽然对顾凛城无感,但是她绝对不相信顾凛城比田辛承更臭。

  今天两个人又像往常的样子吵了起来,田馨予被他臭的差点晕过去,“田辛承,你是不是找死?”

  她一边骂着一边躲着他,往楼上跑去了。

  她可不想和田辛承动手,一会被人压在身下可就尴尬了。

  毕竟她不是真的原主,男女授受不亲。

  田馨予像躲瘟疫似得躲着他,这让田辛承很是不解:“死丫头,今天是怎么了?”

  田馨予回到房间把书本找出来,刚才顾凛城说什么英语老师,好像很严重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吓唬人。

  多半是英语老师留了作业,可她没听到,书里也不会写这么细的内容,此刻根本无从知晓。

  想来想去,只能去问那个校霸哥哥了。

  两个人虽然不在同班,但是他们是兄弟班,老师都是一样的,如果英语老师留什么作业,那自然也是一样的。

  田馨予把书包放下,走到楼梯口冲着楼下喊道:“田辛承,英语留什么作业了?“

  田辛承站在楼下像看智障似得看着她:“你有病吧,一个倒数第一问什么作业?”

  “你管我呢,你到底知不知道?”田馨予不悦的说道。

  田辛承笑了,“老子我什么时候写过作业?”

  要不是害怕他爸的铁拳,他现在就退学回家继承祖业了。

  上什么狗屁课。

  田馨予无语的扯了个嘴角,她就不应该对原主的校霸哥哥寄予希望。

  回到卧室,田馨予拿出手机,准备找个同学问问。

  顾凛城这人肯定是不能粘的,张宁静这个人也要远离,张羽绮就更不能接触了。

  这三个人,最好生死锁定,让他们永远在一起。

  也算便宜顾凛城了,真假二美都那么喜欢他,为他争的你死我活,别的男生就是做梦都求不来这样的福分呢。

  田馨予最后找了班里最好说话的一个男生问作业,他叫杨朔,成绩仅次于顾凛城,每次都是年级组前十名,长得很好看,人品也没的挑,却没有什么好朋友。

  因为他喜欢同性。

  田馨予要好好学习,她在原世界虽然是学霸,但毕竟毕业很多年了,对于现在的知识完全是陌生的,那便需要别人的指导。

  这个杨朔倒是一个很好的老师。

  而且他也不是真假千金这个圈子的,和他多接触点,肯定没什么坏处。

  田馨予打定主意便给杨朔发了一条微信。

  果然很快收到了他的回信:背诵第19章全文,明早检查,背不出来的会罚站。

  原来是这么回事。

  田馨予心里嗤笑,顾凛城搞得神秘兮兮的,竟然就是这事。

  不就是想明天看她背不出来的笑话吗,那他恐怕要失望了。

  很快又接到了杨朔的第二条信息,是提醒她的:英语老师很严厉,说要抓你当重点呢,你好好背吧。

  还知道提醒她,不会因为她是倒数第一就想着看她笑话,田馨予觉得,杨朔这个人还挺值的交朋友的。

  放心吧,她肯定不会让人看笑话的。

  田馨予打开课本,拿出笔在上边做了几个记号,顺手扯过来原主经常用的一个本子,看到上边的字迹之后,她忽然感觉心脏抽搐了一下。

  原主的字怎么这么丑,和蜘蛛爬的一样。

  而她小时候可是学习过书法的,写的一手漂亮的小楷。

  等等……

  田馨予忽然发现了什么。

  她痛苦的用两手捂了下额头,刚才给顾凛城抄情书,可是没想过字体的事,用的可是自己的笔迹啊!

  该死的顾凛城!

  但愿他不要看那封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