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子和椅子之间露出一个小脑袋,小脑袋上边是个乌黑顺滑的小揪揪,下边的那张脸白的水嫩瓷白,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水灵灵的,好像充满了好奇心和求知欲。www.138txt.com

  顾凛城桌子上摆了一本书,他低头看了一会儿,旁边忽然跑过来一个人,上来就是噼里啪啦的一顿道歉,神情好像特别真诚。

  他没仔细听也大概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反正就是没拦住那个始作俑者撕情书。

  而那个始作俑者正蹲在地上,像个没吃饱的小奶猫,发现他的视线下移,还对他眨了下眼睛。

  顾凛城:“呵——”

  张宁静说了半晌都没看见顾凛城有什么反应,她心里着急,舔了下干巴巴的嘴唇,正想再说点什么,就注意到了旁边一副事不关己的田馨予。

  她特别为对方考虑的说道:“馨予,你干什么呢?”

  “我在帮你道歉,你猫在那干什么?”

  “我这不还是为了你,你干嘛躲在那?”

  田馨予当然是在看戏了,可是她不能直接说。

  “我好像腿麻了,让我缓缓。”她做出一副特别痛苦的样子。

  张宁静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你真是……”

  然后继续和顾凛城道歉:“凛城,你看馨予真的后悔了,你千万别和她分手,她不是故意要退婚的,她……”

  这次张宁静没说完,顾凛城就打断了她的话,给了她回应:“她没后悔。”

  张宁静反应了几秒,“你什么意思?”

  顾凛城这会的汗水落下,干净清爽的少年全身都好像发着光泽,毕竟他长得好看,学习又好,从读高中开始一直都是年级第一。

  这样的男生,举手投足都是自带光芒。

  张宁静掩饰不住心里的喜欢,痴痴的看着他。

  顾凛城显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低头看书去了。

  张宁静皱了皱眉,她不解的看向田馨予:“馨予,凛城说你没后悔,是什么意思?”

  田馨予觉得自己的戏看的差不多了,而且再蹲下去,她的腿真的麻了。

  她撑着椅子站起来,坐到椅子上,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说对于退婚,我没后悔。”

  张宁静心里无数个mmp弹幕跳过。

  之前田馨予和她说好了,再重新追回顾凛城,还让她帮忙,她只不过出去躲了一会,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原本想的是,田馨予先提退婚,再去追人家,这种死缠烂打的方式,肯定会惹到顾凛城。

  而且她还有后手,那就是她之前已经和人透漏过了,田馨予看中了一个体队的男生,还去追了。

  等田馨予重新去追顾凛城的时候,她就可以告诉别人,田馨予没追到体队的男生,才又转身去追顾凛城的。

  这样脚踩两只船的田馨予,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得到顾凛城的喜爱了。

  况且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就算有两家的家长那做主那也没用了。

  这样她就有机可乘了,可现在田馨予没后悔,那就是再也不追顾凛城了,那她的计划怎么办?

  田馨予看张宁静一脸尴尬的样子,心里特别痛快。

  不用想,也大概能猜出她的心里活动。

  这会又状似不经意的加了一句:“宁静,我还祝福凛城和那个女生百年好合了呢。”

  张宁静彻底懵逼了,她还想再说点什么,忽然听见上课铃响了,赶紧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田馨予说完这话,很快感觉到了旁边投来了两道死亡凝视。

  不过她也无心管这事,而是把撕碎的纸屑又重新排好,用胶布一点一点的粘起来。

  因为撕的太碎粘不住了,或者丢失找不到了,这情书看起来奇奇怪怪的。

  田馨予盯着情书仔细看了一会,有的地方粘的顺序错了,好在汉字的顺序错位不太影响阅读。

  更何况顾凛城语文那么好,阅读理解经常满分的人,肯定能读懂了。

  田馨予深吸了一口气,悄悄的把情书挪动到顾凛城左手处,低声做了下提醒:“咻咻,你的情书好了。”

  她看顾凛城没反应,用小拇指轻轻的点了一下他的手腕,“咻,情书。”

  最后一节课是晚自习,大家都在忙着写作业,老师在屋里看了一会就出去了,这会屋里没有老师,田馨予的胆子也就大了些。

  顾凛城刚写完作业,打算看一会书,就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腕落下一道很轻柔的触感。

  他顿了下,慢慢的看过去,就见到女孩正对他挤眉弄眼。

  “你眼睛疼?”

  屁的眼睛疼,田馨予在心里骂道,你才眼睛疼,你全家都眼睛疼。

  “情书啊,情书,”她用口型说道。

  顾凛城这才注意到自己旁边有张纸,被透明胶布粘的乱七八糟的。

  “看不清,”他口吻颇为讥讽,随后把信纸给她推了回去。

  田馨予咬着牙,怒视着顾凛城。

  可惜男生已经低头看书去了,并没有看见她的怒火值正在咻咻的涨。

  无论如何她都要退婚的,田馨予才不想和顾凛城有什么瓜葛。

  他长得好看,性格好,学习又是年级组第一,就注定了他会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被很多小女生喜欢。

  真假千金的争夺战绝对不是个例,就算以后到了社会,那还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要拜倒在他的黑西裤下。

  说白了,就一妖孽。

  田馨予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原世界,她26岁单身solo,原主更是个傻白甜,注定与爱情无缘。

  田馨予默默的看了一会情书,到底想到了好办法,她悄悄的往顾凛城身边凑了凑,压低声音说:“那我现在帮你抄一遍,可不能再说看不清了。”

  顾凛城嘴上没说,心里却是不屑的想,就田馨予那字,一般人还真看不清。

  抄了等于没抄。

  田馨予听不到他的回应,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坐回去,从笔盒里拿出一直笔,又找出一张信纸,扑在桌子上细细的写了起来。

  情书被撕了,很多地方看不清楚,她便大胆的自由发挥。

  反正都是什么,我已经注意你好久了,每天一想到你就心跳不止,看不见想,看见了更想,种种此类。

  田馨予一抄一边在心里吐槽。

  注意人家好好久了,跟踪狂啊!

  还心跳不止,止住了那是死人。

  就是时时刻刻都在想得了呗,还看不见更想。

  ……

  情书不到两百字,田馨予很快抄完了。

  她小时候练过书法,一手小楷写的娟秀有力,上学的时候经常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夸奖。

  她看着自己刚刚写完的情书满意的弯了下唇角,最后又把落款抄上,这才算是大功告成了。

  “给,”她把情书递过去,“这次别说看不清了。”

  顾凛城倒是没说看不清,却又有了别的借口:“没时间。”

  田馨予:“……”

  真想大爆他的狗头。

  看这么一封情书连两分钟都用不了,坐马桶上的时间都绰绰有余,他竟然敢说没时间。

  田馨予感觉这封情书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她稍微犹豫了一会,弯腰打开他的书包,直接把情书塞了进去。

  “好了,晚上当睡眠读物吧。”

  做完这件事,田馨予总算搞定了一件大事。

  她松了口气,软绵绵的用单手撑着脑袋,仔细考虑接下来的计划。

  顾凛城垂眸扫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总觉得今天的田馨予怪怪的,不像往常那么张扬和跋扈,但她是田家的宝贝丫头,被父母宠的没边,变成什么样都可以理解。

  原主是骄纵的大小姐,从小到大顺风顺水,除了书里是个炮灰女配外,她的人生可谓没有任何亮点。

  学习成绩一沓糊涂,做人也是特别失败的。

  被好闺蜜利用,和小未婚夫提退亲,又反悔对人死缠烂大,沦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田馨予思来想去,绝对不能活成原主那样。

  她是田家捧在手心里的千金大小姐,长得漂亮,心地善良,还有一个小学霸未婚夫,怎么说,这个人设都该是个女主人设,怎么能活成炮灰女配呢。

  从现在开始,她要把原主的坏形象掰正,毕竟她占用了原主的身体,有义务和责任维护她的名誉。

  干脆先从好好学习开始吧,下次考个好成绩是正经。

  然后她就可以吃瓜看戏了。

  等真千金和假千金两个人斗得你死我活,嘿嘿……

  “明天第一节课是英语。”旁边忽然传来一道提醒,隐隐的夹杂了些幸灾乐祸的趣味。

  田馨予想事情太入迷了,被吓了一跳,然后才发现已经到放学时间了。

  同学们稀稀疏疏的出了教室。

  而那道提醒就是原主的好同桌,也是她的小未婚夫,顾凛城说出来的。

  田馨予心里沉了沉:“英语怎么了?”

  看顾凛城的样子,好像很重要。

  顾凛城闻言,轻轻的勾了下唇角,眼底漾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看起来痞坏痞坏的:“自己去想。”语毕,他单手拎着书包出了教室。

  田馨予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慢慢袭来。

  她一直在想吃瓜的事,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瓜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真千金走了过来,口吻特别生硬的质问她:“馨予,你到底怎么回事?”

  “你改主意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亏我还帮你去跟凛城道歉,这会让他觉得我多管闲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