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们看,她昨天才跟校草说退亲,今天就反悔了,还撕了别人给校草的情书。”

  “就是,都退亲了,还管得着谁和校草表白。”

  “对呀,还以为自己是谁?”

  “顾凛城怎么和这种人订过娃娃亲,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如果是我,抓紧退亲,这种女生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

  教室门口的走廊上,围了一群人,把个好好的走廊围得水泄不通。

  而田馨予就是被围的核心。

  周围的议论声纷纷灌入耳膜,她像丢了魂魄一般,呆愣愣的戳在那里。

  她面前站着一个男生,简简单单的白T恤,运动裤就衬托出了他不羁和洒脱。

  男生剑眉星目,身高腿长,乌发浓密,却含着几分湿意,额头隐隐的沁着水珠,大概是刚打完篮球出汗所致。

  全身都透着浓郁的荷尔蒙气息。

  此刻男生正微眯着眸子,皱眉看着她扬起的手。

  田馨予视线移动,落在自己的手指上。

  女孩手腕纤细,戴了一条奥地利水晶的手链,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泽。

  而她白皙细软的手指抓着一把碎纸片,隐约可见黑色的墨迹和粉红的小格子,纸片撕开的边缘,露出很多半个小心心。

  这是什么鬼东西!

  田馨予大脑一阵晕眩。

  为什么那么像她上学时情侣之间用的信纸?

  还有她面前站着的男生是谁?

  虽然长得有那么一丢丢帅,可也不至于就是什么校草吧,什么年代,还有这种鬼称呼。

  “你们说顾凛城学习好,长得帅,为什么要和田馨予这种人订婚?”

  “人家是娃娃亲,你说呢?”

  “那这回肯定退婚了吧,看田馨予以后还怎么张扬!”

  ……

  等等,顾凛城?

  田馨予好像抓到了什么重点。

  校草、娃娃亲、顾凛城、退婚等等,这么多字眼一起挤进脑袋,她忽然意识到什么了。

  昨晚她在实验室做研究,等结果的空隙随便扫了眼网络新闻,谁知道无意中误点了一条网站推广的言情小说。

  叫什么《真假千金》,里边有个炮灰女配恰好和她重名,她便看了下去。

  炮灰女配果然是炮灰,真千金心机深(并不,她只是个绿茶婊),假千金小白莲,而她就是里边被两人踩着使劲吸血薅羊毛的炮灰女配。

  真千金回到豪门之后,努力为自己塑造了一个性格开朗、敢作敢为且毫无心机的积极形象,很快得到了大家的支持。

  而假千金也用她柔柔弱弱、吃苦耐劳、事事为他人着想的好品质赢得了大家的喜爱。

  只有炮灰女配,一直保持着张扬跋扈,行事乖张的个性,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很自然的就被真假千金比了下去,大家都恨不得她快点退学,离开这个学校。

  真假千金互斗的过程中,竟然都喜欢上了炮灰女配的小未婚夫,还都发誓要得到他。

  为什么小未婚这么招人喜欢呢,如果只是单纯的学习好长得帅,那还不至于让人争的你死我活。

  田馨予记得书里有一段描写的很清楚。

  顾凛城这个人对所有的女生都很宽容,但又和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屏障,谁都走不进他的内心,但又觉得他很容易接近,都有机会。

  比如谁问他题,他都不厌其烦,但是他从不会主动和任何女生接触,也不会和人聊心事。

  这可能和他的经历有关,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跳水而死,还是他亲眼目睹,应该给他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他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但你永远抓不到他的心。

  他就像立在最顶端的一株高岭之花,谁都可以看见,却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这更能激起女生的征服欲,更想拿下他。

  比如真千金,比如假千金,比如原主。

  不过真千金手段更高,她假意和原主接近,各种从中作梗,使得原主脑子一进水便提出了退亲。

  可刚退了亲,原主就后悔了,这不就现场抓到一个女生给顾凛城写的情书,撕碎之后甩使劲甩到他脸上,声嘶力竭的跟他喊:“我死都不退婚。”

  真是尬出天际。

  然后原主就成了离市一中的笑柄。

  而现在这个名场面,就是原主撕了情书,还没甩到顾凛城脸上之前的那一刻。

  所以,她穿书了?

  田馨予一个激灵,不敢置信的扫了一眼旁边围观的群众,她已经知道自己把撕碎的情书扔出去之后,大家会怎么嘲笑她了。

  因为书里写的很清楚。

  这还作为真千金回归的一个爽点,作者大肆渲染的。

  读者也是给予了最大的好评。

  田馨予仔细回忆了一下书里的内容。

  她看得囫囵吞枣,也没看完,但是这段情节,她还是记得的。

  原主虽然没意识到自己喜欢自己的小未婚夫,但也没到要提出退亲的地步。

  是真千金回来之后,不停的给原主灌输新时代的女孩不能听家里摆布,一定要活出自己的人生,尤其婚姻大事,更不能任其做主,为了自己的自由人格,就必须退亲。

  原主没什么主见,又没有心计,完全是个傻白甜,真的听信了真千金的摆布。

  可她提出退婚之后,发现顾凛城特别抢手。

  也不知道哪根筋忽然开窍了,就意识到自己退错了,但她不好好道歉,仗着家里人还没同意他们退婚,各种欺压顾凛城,想让他回到自己身边。

  这个时候,真千金又跑去找顾凛城,恳求他原谅原主,把问题都归集到自己身上,说什么:

  “原谅馨予年纪小,都怪我没拦着她,”“如果是我,我肯定不会提出退亲,让你难堪,”“就算给我个面子,也不要责怪馨予,”等等巴拉巴拉。

  而原主就真的以为真千金在帮她,更加真心实意的对真千金好。

  这部小说,田馨予没看完,她只看到原主被炮灰了。

  按她的猜测,真千金这手段肯定能打败假千金和顾凛城在一起的。

  “怎么回事,田馨予怎么不动了?”

  “她在想什么?”

  “能想什么,就她这种人,求顾凛城照顾一下我们一中的面子,一定不要和好。”

  “对,否则我下次肯定不选他当校草了。”

  ……

  周围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多,田馨予没那么多时间回忆剧情,当下还是要先把这场事故躲过去才行。

  既然真千金心机婊,假千金小白莲,原主是个毫无防范意识的傻白甜。

  那她就干脆把傻白甜演下去好了。

  只是她才不要再追什么校草,现在立刻马上就把婚退了才好,然后等着真假千金夺个你死我活。

  她要做一只瓜田里上蹿下跳的猹。

  想想就觉得好爽!

  田馨予稍加思索,她把情书收回来,两只小手端端正正的捧住,送到顾凛城面前:“那,顾同学,不好意思,我刚才被鬼附身了,才一不小心撕了你的情书,现在还给你。”

  顿了下,她扮做特别真诚的样子说道:“祝你们百年好合哦!”

  “咦,发生了什么?”

  “田馨予不是后悔退亲了,来求复合的吗,怎么还祝他们百年好合了?”

  “我怎么看不懂了呢,吃瓜都跟不上思路了。”

  ……

  走廊里的同学越来越多,大家都在盯着顾凛城,想看看他到底什么反应。

  人家女生不复合了,这让他们准备看田馨予被打脸的期望落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看这场热闹了。

  顾凛城脸色越来越黑,夕阳下,他微蹙着眉心,好像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田馨予如果反悔求他不要退婚,他倒是可以理解,这绝对是田馨予能做得出来的。

  可是祝福他和别人百年好合是什么鬼?

  田馨予可不管他在想什么,把手晃了下,以提示他快点把情书拿走。

  “顾同学,情书不要了?”

  呵,短促而轻不可闻的一声轻呵从他喉咙地发出来,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不耐了,但他只说了一句:“撕碎了,没法看,”便越开人群,进了教室。

  只留田馨予被一群同学围在中间。

  有好奇心重的,终究没管住嘴:“馨予,你不是要阻止人家看情书的吗,怎么反倒祝福起他们来了?”

  书里的原主是傻白甜,一点心机都没有。

  田馨予虽然觉得自己没有多聪明,但也不会凭空让人看热闹。

  闻言,口吻带了点讥笑的反问道:“是吗?”

  “是我亲口说的吗?”

  语毕她也不再管他们,径自进了屋。

  原主虽然傻白甜,没心眼,但也不会把要追回顾凛城的事大肆宣扬,都是真千金这个小绿茶故意说出去的。

  就是想让大家更讨厌原主而已,这样以后她自己上位,就不会被人说三道四了。

  原主和顾凛城同桌。

  因为两个人从小有婚约,如果顾凛城不同意,原主就会哭哭啼啼的去找顾凛城的爷爷告状,顾凛城为了心静也就由着她了。

  田馨予进了屋,脚步微微顿了顿,只能咬着牙走回到原主的座位。www.138txt.com

  顾凛城用纸巾把胳膊上的汗水擦了擦,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袋里。

  田馨予看着自己手里的情书,满脸都是大写的尴尬。

  “顾同学,”她思来想去的,只有一个办法了,“那我给你粘起来。”

  田馨予先把情书铺开,一点一点的对上,只要用胶布都粘起来,应该还是可以看清楚的。

  她心里责怪原主,干嘛把情书撕这么碎。

  可手上的动作不敢停,马上就要上课了,万一被老师抓到就惨了。

  “馨予,对不起,我来晚了。”

  “啊,我的情书——”

  田馨予刚弯腰从桌洞里找出一卷胶布,原书里的真千金张宁静就跑了过来,她没看见桌子上边有田馨予刚对好的情书,一巴掌就给扇飞了。

  撕碎的纸屑到处飞,田馨予吓得大惊失色,赶紧蹲到地上去捡。

  张宁静低头看了一眼田馨予,不知道她在鼓捣什么。

  因为马上就要上课了,张宁静顾不上她,只能语速飞快的对顾凛城说:“凛城,你别怪馨予,她年纪小,还不定性,不是要故意和你分手……”

  顿了下,她咬了下嘴唇,好像特别为田馨予考虑的样子,说道:“凛城你千万不要和馨予分手,你了解她的性子,她一定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这样对你们都不好。”

  “都怪我,刚才我被老师叫走了,否则怎么也会拦住她,不能让她撕了你的情书。”

  ……

  田馨予把碎纸捡起来,一手握着,一手扶着桌子底部,饶有兴趣的蹲在地上看张宁静演戏。

  当时看小说的时候还没觉得这么好笑,现在看张宁静演戏,她笑得肩膀都要颤抖了。

  就是蹲姿有点怪,她担心动作大了,打断了张宁静,就看不到这么好的戏了。

  只能用一根手指死死的撑着桌子底。

  原主手指白皙,用力这么久,血液流通不怎么顺畅,就看着她的手指白里透红,好像什么通透的玉质一般。

  她倒是想看看,顾凛城听了张宁静说出的话会做出什么反应。

  她更想看的是,张宁静一会知道她没求复合,自己却兴冲冲的跑来道歉,脸色该是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