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135章:差点被逆推了
  三位大武师同时对沈宁出手,成合围之势。

  沈宁暗骂一声,自己刚刚来到皇都,这是得罪了何人,竟然在大街上直接动手。

  幸好三人出手有分寸,只是制服而非伤害。

  “技不如人,我随你们走!”沈宁无奈,只能认栽。

  三人抱拳道:“沈公子,多有得罪了。”

  毕竟是皇都重地守备严格,就在沈宁准备跟对方离去时,宿卫军赶了过来,沈宁以为能获救,没想到一名护卫拿出一枚令牌,根本不理睬宿卫军。而宿卫军看到令牌,立即恭敬地离去了。

  沈宁更加诧异,到底是谁啊?一枚令牌就能让宿卫军滚蛋,对方何止是不简单啊。

  “沈公子请上马车。”护卫带着沈宁来到街口,这里停放着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

  沈宁只能照办,进了马车发现里面幽香阵阵,装扮和饰品完全是女子风格,看来要见自己的人是位女人。

  既来之则安之,沈宁倒要看看对方是何许人也。

  两刻钟后,马车来到了一个园林前,沈宁透过窗,看到门前挂着三个字:“锦绣园”。

  沈宁并没有下马车,继续坐着马车进了园林。

  只见园林中亭台水榭,湖泊假山应有尽有,代表了江南水乡的韵味,能在寸土寸金的皇都内修建这样一个庞大的园林,背后之人的地位可想而知。

  终于,马车停了下来。

  “沈公子,到了。”护卫恭敬道。

  沈宁下了马车,只见面前是一片殿宇,隐藏在竹林水榭中。

  几名丫鬟走了过来,为首女子恭敬道:“沈公子,请随奴婢沐浴更衣。”

  还得洗澡?

  沈宁突然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于是跟着丫鬟们走进一家厢房,已经准备好了热水。丫鬟们服侍沈宁脱下衣服,然后服侍沐浴?让沈宁彻彻底底享受了一把世家公子的顶级待遇。

  就连穿衣服都不用他动手?丫鬟们亲自为他穿上准备好的白色长衫,为他束起黑发?在腰间挂上玉佩?打理好衣衫,还在身上撒了一些带着香气的粉末。

  一番操作下来?沈宁变成了翩翩公子。

  就连服侍的丫鬟都忍不住地连连偷看。

  这时,一名中年女子走了过来?看到沈宁的打扮?她恭敬道:“沈公子不仅文采卓著,容貌也是天下难得的美男子,还请沈公子随奴婢来。”

  沈宁问道:“你家主人到底是谁?强请而来,又是沐浴又是更衣?现在能告诉我了吧。”

  中年女子笑道:“沈公子莫急?见到我家主人你便知晓,恕奴婢不敢乱说。”

  沈宁没有为难她,便随她离开厢房,进入了那座正殿中,来到了一处宽敞而明亮的雅室。

  地面铺着光洁的地板?没有丝毫的尘埃,光滑如镜。中间的屋顶开着天窗?阳光洒落下来。而天窗下,种着一棵造型奇特的黑松?在阳光的照耀下,苍劲勃发。

  四周开着窗?窗上挂着珠帘?透过珠帘可以看到外面随风飘动的竹影?伴随着沙沙之声。

  在黑松之下,一名容貌不俗,衣着华丽的女子盘膝坐那,身前是煮茶的案桌,正伸出纤细玉手,煮茶。

  这一场景看起来,竟然美极了。

  中年女子退了下来,沈宁没有立即上前,而是远远地拱手道:“在下沈宁,敢为姑娘芳名?不知邀请在下来此所为何事?”

  煮茶的女子抬起头,看到沈宁后,美眸微微瞪大,红唇也惊讶的张开一些。

  她也没想到,经过简单打扮的沈宁竟然如此俊朗,比昨日诗会上还要风光夺目。

  女子放下东西,缓缓起身,并站在黑松下,指着身旁的空位置,笑道:“沈公子请坐!本宫泡好了茶。”

  本宫?

  沈宁一惊。

  敢用这个称呼,不是皇帝的妃嫔就是公主,妃嫔不可能,莫非此人是公主?

  沈宁走上前去,跪坐了下来。

  女子也坐了下来,为沈宁倒了一杯茶,笑道:“世间男儿,能让本宫亲自泡茶倒茶者,你是第四人。”

  看到明眸善睐,雍容高贵间,又充满了御姐风范。看她的年纪,应该二十七八岁,看她的发髻,是成过亲的发髻。

  诸多信息结合在一起,沈宁终于想到了此女的来历。

  当今陛下最小的公主,长乐公主!

  她因为是最小的公主,又是皇后所出,深得皇帝宠爱,赐名长乐,便希望她永远快乐。

  这位长乐公主已经成亲,驸马是杨家嫡长子。

  杨家是和萧家、沈家同级别的上品世家,杨家人在朝廷中权倾朝野,不仅是皇亲,当今陛下的四大宠妃中,就有一人是杨家女,可想而知杨家的地位了。

  能让长乐公主亲自泡茶,这绝对是不多见,对别人而言,乃是无上荣耀,毕竟能让长乐公主倒茶的对象,不是皇帝就是皇后。

  但沈宁却没有一脸兴奋,而是暗骂一声。

  艹!

  长乐公主可是成过亲的,一个已婚女在这里招待自己,孤男寡女,这要传出去,自己就真的彻底出名了。

  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多谢公主厚爱,不知传召在下所为何事?在下身为徐州卫军主,保护东南王世子安危,不敢离开太久。公主若没有急事,在下就告辞了。”沈宁恭敬道。

  长乐公主茶盏推给沈宁,目光灼灼,并道:“昨天诗会本宫有幸在场,沈公子的才学让本宫仰慕,一夜辗转,今日便匆匆命人请公子前来。如果公子不喜欢徐州,可留在皇都,本宫身边还缺少一位贴心的将军,从五品,不知沈公子意下如何?”

  沈宁有些傻眼。

  仰慕...辗转...

  她在勾引自己吗?

  自己是不是从了,就能飞黄腾达了?

  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多谢公主的美意,无功不受禄。”沈宁连忙拒绝。

  面对沈宁的态度,长乐公主并不恼,反而觉得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若是换做驸马,自己如此关切,一定像条狗一样上蹿下跳了。

  这就是差距,所以她才对驸马爱答不理,对这位沈公子心旷心怡。

  沈宁越加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因为长乐公主的眼神充满了暧昧,就像一团火在燃烧。

  “公主,在下公务在身,不能久留,告辞了。”沈宁起身,准备离去。

  谁知,长乐公主连忙起身阻拦,而她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身子倾斜,径直摔向了沈宁,沈宁顺势扶住她。

  但接下来,长乐公主竟然抱住了沈宁的腰,沈宁无奈之下,跌坐了下来。

  长乐公主身材不错,不是李晴空、竹红缨的那种苗条,而是有些肉感,却一点也不胖。她抱着沈宁,感受着沈宁身上的阳刚之气,竟然不舍得撒手,还将脸贴在沈宁的胸膛,一脸陶醉。

  沈宁抬起手,不敢乱放,心中哭笑不得,竟然碰到这种人!

  纵观历史,生性放荡的公主数不胜数,看来这位长乐公主就是其中一位!

  她乃是皇帝的爱女,地位崇高,拥有权势,连驸马都得看她心情,同意了才能侍寝,不同意了,连公主府都住不了,简直是悲惨男儿。

  当然了,还有更悲惨的,那就是公主的男宠。

  而长乐公主似乎就想把沈宁变成这样的人。

  “请公主自重!”

  沈宁立即加重了语气。

  长乐公主身体一颤,连忙从沈宁的怀抱中醒来,秀眉蹙起,怒道:“你是在说本宫轻浮,不知羞辱吗?”

  沈宁得到了机会,立即退了两步,拉开了距离。

  “在下身份低微,还是不要打扰公主,在下告退。”沈宁转身就走。

  这一次,长乐公主没有阻拦,眼睁睁看着沈宁离去。

  待他走后,长乐公主端起沈宁未喝的茶盏,一饮而尽。

  回忆着沈宁怀抱的温暖,长乐公主慵懒地坐在地板上,脸上的怒气荡然无存,并喃喃自语:“不愧是本宫看的男子,本宫这么美丽,抱着他时,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丝毫没有心猿意马。换做其他男人,岂能受得了?要么他不是男人,要么心性坚定。”

  “他自然是好男儿。”

  “志向高远!英俊不凡!文武双全!心性坚定!才学卓著!温文儒雅...”

  “啊...这样的奇男儿,才应该是本宫的驸马,而不是杨戬那厮,看一眼就让本宫厌恶!”

  “本宫爱上的男子,一定是本宫的!”

  ......

  沈宁离开锦绣园,返回了东南王府。

  看到沈宁的打扮,张辽好奇道:“沈兄,你打扮这么帅气,又去哪里兴风作浪了?”

  “别提了,差点被逆推,幸好我为人正派,换其他男人试试!”沈宁脱下外套,又道:“张辽,你去把陆逊叫进城,让他给我查查长乐公主!”

  “谁?长乐公主?!”张辽一惊,连忙问道:“沈兄,你刚刚说的差点被逆推,不会是长乐公主吧。”

  沈宁叹了一声,道:“是啊,太危险了。”

  张辽竖起了大拇指。

  “沈兄不愧是沈兄,连当朝公主都对你心仪不已。咱们到皇都才多久啊!”张辽也感慨道。

  沈宁道:“别取笑我了,这不是好事,这几天我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府里,哪里都不去了。”

  张辽乐得哈哈大笑,很少见沈宁如此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