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120章:绝望和不甘
  作为彭城内权力的核心,东南王府坐落在城南中央,坐南朝北,府邸庞大。而王府四周的街道宽敞,四通八方。

  此时,整个王府已经被青州兵占领,但外围的街道又都是徐州兵马。

  尉迟战是司马冏麾下五员猛将之一,勇猛好战,而且胆大心细,这也是为什么司马冏会把此次任务交给他的缘故。

  夜里顺利进入彭城后,尉迟战满怀希望,知道自己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但是现在,他却心思沉重,脸色阴沉。

  足足五六千兵马包围了他们,四处城门也都落入徐州兵手中,他们还能突围出去吗?

  尉迟战不知道。

  但是他不会坐以待毙的求饶,他宁愿死在突围的途中,也不愿意求饶。

  沈宁也看到了尉迟战,并不认识他。

  “小子,你是何人?”尉迟战察觉到了沈宁的目光,冷声问道。

  沈宁拱手道:“在下沈宁!”

  “沈宁!我记住你了。”尉迟战点点头。

  一旁的王霄一惊,指着沈宁吼道:“你是沈宁?你不是赵宝玉?”

  沈宁笑道:“我当然不是赵宝玉!赵宝玉已经死在了来徐的路上!就因为赵家知道了你王家和司马冏密谋之事,而惨遭灭门,我假扮宝玉,就是为了今日,揭穿你们的阴谋!王霄,你倒行逆施,你所犯下的累累罪行,今日终于有了报应,你可想过有今日?不是天不收你,只是时间未到!”

  沈宁怒斥王霄之余,还不忘继续伪造自己的假身份。

  王霄这才明白,自己的计划会失败,竟然源于此子!

  “我好恨啊,早知今日,就该派人杀了你,将你大卸八块!”王霄愤怒滔滔,简直倾尽天河之水,都洗刷不掉他对沈宁的愤怒。

  而这时,尉迟战的兵马已经整顿完毕,只见尉迟战抽出刀来,大喝一声后?突围开始!

  沈宁自然不能让他们逃了?当即一声令下,身后徐州将士蜂拥上前?开始围剿!

  ...

  天已破晓?彭城内除了厮杀声之外,一片寂静。

  没有人敢出去?都躲在家中,避免被牵连。

  很多世家已经听说了消息?震撼之余?都人人自危。

  李府。

  李晴空、李长云和玉美倩、玉雪菲等人呆在一起,他们距离东南王府并不远,只隔着几条街,府外不断奔跑的兵马?让他们惊慌不已。

  “两位娘亲、姐姐?我们要不要逃走?一旦王家攻入东南王府,抓了王爷,下一个要动手的人就是我们了。”李云长吓得六神无主。

  玉美倩毕竟是女流之辈,此时也吓得不轻,她怎么也想不到?王霄的胆子这么大,竟然勾结司马冏。

  “晴空?你怎么看?”玉美倩看向自己女儿。

  众人中,也就李晴空最是冷静。

  李晴空叹了一声?道:“外面一片混战,一旦出去?很可能被当成敌人?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中。就算是王霄赢了?他也不会杀我们,因为他还得利用我们要挟父亲!”

  众人闻之,点了点头。

  “那我们还派人应敌吗?去支援东南王府?”玉美倩和东南王妃的关系不错,此时她也担心起王妃。

  李晴空想了想,当即咬牙道:“去!这是我们身为徐州人的责任!”

  “不行!万一王家赢了,到时候知道我们派人抵御,岂不是更惹怒他们?”李云长阻止道。

  李晴空瞪着李云长,反问道:“如果东南王府赢了呢?到时候谁不出力,都得清算!”

  李云长顿时哑口无言。

  所以接下来,李晴空立即派出二十多名护卫,去东南王府支援。

  再比如张家。

  他们也知道了王家的阴谋,张家选择了紧锁房门,护卫们保护府邸,根本没有派人帮忙的打算。

  这一刻,各个世家的表现暴露无遗。

  ...

  尉迟战带领的三千青州兵马皆是精锐,毕竟是司马冏精心培养的将士,若是在战场上,绝对骁勇善战,甚至以一敌三,但是现在却尝到了苦头。

  他们为了行动快速且隐蔽,并未携带太多的弓箭,而且都是骑兵,以长兵器为主,如今又丢弃了马匹在街道上突围,立即处于被动。

  反观徐州兵马,占据在街道两旁的房屋上,不断地放箭,郑博将城外大营的弓箭手全部调来,拥有充足的箭羽,不断地射杀青州兵。

  尉迟战的心头在滴血,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中箭摔倒,毫无办法去拯救他们。

  刚刚他是多么高傲地射杀东南王府的护卫,现在他们就是多么卑微的死在这里。

  太阳升起之时,尉迟战丢掉了手中的大刀。

  她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被张辽斩断了一条手臂。回头看看四周,他的三千儿郎只剩下寥寥一部分,满目惨烈,哀鸿遍街。

  沈宁走了过来,看着浑身浴血的尉迟战,心中钦佩他的勇猛,随即让人擒住他,为他简单包扎避免失血过多死掉,然后押去面见东南王。

  沈宁走过布满尸体的街道,来到了东南王府门前。

  王霄父子俩瘫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心如死灰。

  “沈宁!”王北川的目光扫到沈宁,怒吼一声,立即扑了过来。

  沈宁一脚踹飞了他。

  “带走,去见王爷!”沈宁一声令下,身后将士立即按住了两人,然后押走了。

  郑博和楚浩然已经赶了过来。

  沈宁不敢托大,拱手拜道:“卑职沈宁,拜见两位将军。”

  楚浩然已经从郑博那里得知了所有事情,他可不敢小觑沈宁,是他拯救了东南王府,从此以后必将一飞冲天。

  “沈小兄弟见外了,同为王爷效力,我略涨你几岁,你称呼我楚大哥便可。”楚浩然笑道。

  “是啊,叫我老郑就行。”郑博也道。

  沈宁当即拜道:“楚大哥,郑大哥!还得烦劳两位大哥命令士兵打扫现场,收敛尸体。王爷那里我还得去复命。”

  “此事交给我们哥俩,沈兄弟放心。”楚浩然拍着胸口保证。

  沈宁点点头,便回去复命。

  压着王霄父子俩面见了司马越,司马越看着如丧考妣,面如死灰的王霄,司马越激动地咳嗽了起来。

  “王霄啊王霄,你为了你的阴谋,害了本王二千将士。本王一定上书陛下,定一个诛九族的大罪!”司马越语气阴冷,他心中也窝着火。

  王霄浑身发抖,连忙跪地磕头:“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这一刻,王霄是真的怕了!

  司马越挥挥手,让人押走了两人,眼不见心不烦。

  他熬了半夜,身体本来就不好,此时放下心来,疲惫顿时袭了上来,便道:“海云,接下来善后之事有你盯着。”

  司马海云忙道:“父王好好休息,等父王醒来,王府就收拾一新。”

  司马越越加欣慰,不愧是自己的儿子!

  送走司马越,司马海云兴奋地跳起来,大喜道:“沈宁,你说的果然没错!经此一事,父王对我刮目相看!嘿嘿,我可是东南王府的救命恩人啊!”

  沈宁回道:“世子殿下本就是足智多谋,以前只是不热衷此事。”

  “没错,你这话说的我爱听。这次多亏了你,你也辛苦了。对了,也不知道我大哥死了没。”司马海云摸着下巴问道。

  沈宁的眼角抽了抽。

  最初的计划中,沈宁是让司马海云带走司马越、王妃和司马海英等亲近之人,司马海云倒是好,只带走了司马越和自己的母亲,把司马海英、蒋枭等人都扔在了王府内,不管他们的死活。

  所以沈宁哭笑不得。

  也幸好司马越对这个嫡子溺爱,不然好好的一场设计被他搞坏了。话说回来,司马海英也够可怜的,自己的父亲司马越也没怎么想着他,果然是庶出的儿子,可有可无。

  “小王爷他应该吉人自有天相吧。”沈宁回道。

  司马海云切了一声,那副表情似乎在说,死了更好。

  接下来,两人下了楼,亲自坐镇东南王府,处理后事。

  将士们忙碌起来,搬运尸体,同时洗刷染血的街道、王府,渐渐地,血腥味开始变淡。

  而这时,陆逊来报:“世子殿下,小王爷找到了!”

  “啥?这都没死?”司马海云一惊。

  一旁的沈宁和楚浩然、郑博对视一眼,就当没听到。

  陆逊道:“不仅找到了小王爷,还有蒋先生。小王爷躲在粪池里,蒋先生伪装成了死人。”

  司马海云听后,乐得猛拍大腿,大笑道:“粪池里?我大哥真是神人也,这个妙计都能想到,厉害厉害。赶紧让他好好洗洗,别让他过来,我怕熏到自己!”

  不一会功夫,蒋枭赶了过来。

  蒋枭死里逃生,眼中还有余悸,他拜道:“殿下,你和王爷平安,属下就放心了。”

  司马海云笑道:“蒋先生,善后之事还需要全权负责啊!”

  “这是属下应该做的!”蒋枭笑了笑,随后对沈宁三人点头示意,然后下去操办。

  郑博和楚浩然也没久坐,也出去帮忙。

  此时屋内只剩下沈宁和司马海云。

  看着司马海云嘚瑟的表情,沈宁提醒道:“殿下啊,有句话,卑职不知该说不该说。”

  “咱俩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吗?”司马海云说道。

  沈宁便道:“殿下忘了王北风和王北川的关系了吗?他俩也是兄弟,但王北风却心怀恨意,这次小王爷他...”

  司马海云立即眯起了眼睛。

  “卑职该死,不该挑拨殿下和兄长的关系。”沈宁连忙起身拱手认罪。

  司马海云哼道:“你是为我好,我岂会怪你。你说的道理我明白,这次司马海英死里逃生,一定恨死了我。可惜啊,他竟然躲进了粪池里。还有那个蒋枭,想来心里也不爽吧,肯定怪我没有提醒他。沈宁,以后你帮我盯着他俩,有你在,我放心。”

  “卑职明白。”沈宁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