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119章:跪着爬过来
  面对司马越的询问,沈宁开始了编故事。

  “回禀王爷,卑职并不是赵宝玉,真实身份叫沈宁,其实李元骁是卑职的舅舅。

  卑职从幽州来徐探亲,途径青州和赵宝玉同行,却不料途中赵宝玉遭遇刺客偷袭身亡。而我侥幸逃脱来到了彭城,我舅舅得知此事后,怀疑刺客和司马冏有关。司马冏为何要灭掉赵家,就是因为赵家发现司马冏和王霄勾结的证据,所以才惨遭灭门。而我舅舅为了调查司马冏和王霄的阴谋,故意让我假扮赵宝玉,试图引诱他们继续动手,并查出对方的阴谋!”沈宁道出了假扮缘由。

  司马海云立即补充:“父王,孩儿初见沈宁时,和他聊了几句,便发现他不是赵宝玉,而是假扮的,因为他对青州事务知之甚少。所以逼问后,得知了李将军的计谋,这一点儿臣可以作证。”

  司马越一听这话,点了点头。他的确知道李元骁有个妹妹嫁去了幽州,夫君正是姓沈。再加上自己儿子佐证,自然也就不怀疑了。

  沈宁继续道:“王爷,虽然知道司马冏和王霄在密谋,却不知道密谋什么。直到司马冏派姚子端来彭城为王爷贺寿,后来又利用王北风,才查到他们的阴谋,竟然是为了派兵前来,直接进攻东南王府!”

  “而他们的阴谋是先声东击西...”

  沈宁编故事也算是舌灿莲花,真真假假揉在一起,到时候任凭司马越去调查,都能保证万无一失。

  司马越听完后,气得剧烈咳嗽。

  “父王,你要注意身体,千万别激动。”司马海云为他轻抚后背。

  司马越怒道:“好一个王霄,好一个司马冏,我知道王霄有狼子野心,没想到这么歹毒?竟然害我徐州两千儿郎吸引我的关注?只为完成他们的诡计。这次幸好有你们,幸好有李元骁?不然就让他们诡计得逞了!”

  说着?司马越望向了东南王府方向。

  那里烽火照亮了半边天,厮杀声冲天。

  此时王府的战况异常惨烈?王府的护卫挡不住青州兵,一个个被杀?而王北川和黑脸将军不断深入王府内?所过之处,将阻拦的王府护卫全部斩杀。

  而就在王府乱作一团时,竹万水带领阴阳道的高手进入王府,然后根据沈宁提供的地图?杀入地牢?救出了竹万山。

  半个时辰不到,王北川和黑脸将军便占领了王府,但是他们的人搜查之后,并未找到司马越,甚至连司马海英和蒋枭都未找到。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继续搜?任何地方都不能放过,司马越一定藏在王府中!”王北川吼道。

  黑脸将军也命令青州兵开始地毯式搜查?绝对不放过任何地方。

  此时王府外面,其他三处守城的校尉已经领兵前来救援?不过青州兵足足三千人,直接拦住了他们?双方交战惨烈。

  王霄在高手的护卫下?也赶了过来。

  王府正门打开?只见王霄负手进来,地上的尸体没有影响他的笑容,反而让他笑的更开怀。

  “这座王府,终于属于我们王家了!”

  王霄哈哈大笑,只是当深入府内,得知并未找到司马越、王妃甚至他的两个儿子时,王霄的笑声僵住了。

  “一定是藏起来了!王府这么大,藏起来几个人太轻而易举了。马上破晓,天一亮,对方更无处遁形!继续搜!掘地三尺,也要找到!”

  王霄下了死命令。

  王北川点点头,立即带人亲自去搜查。

  一旁的黑脸将军上前,抱拳道:“在下尉迟战,拜见王大人!”

  “尉迟将军辛苦了。外围战况如何?”王霄问道。

  尉迟战笑道:“不用担心,只有千人来救援司马越,根本不是我青州兵马的对手,更不会让他们来打扰我们搜找司马越!”

  “好!城外大营已经搞定,绝对不会来救援,只要灭了这千人,彭城就彻底落入我们的囊中,司马越疾病缠身,我倒要看看,他能藏在哪里!”王霄意气风发,充满了自信。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

  张辽已经领一千将士从北城门入了城,不过他们没有立即去王府救援,而是杀向了王家。

  王家人还在睡梦中,府中护卫被抽调了差不多,毫无抵抗之力!

  谁若是反抗,格杀勿论!

  不到两刻钟,王家所有嫡系都被擒拿,然后五花大绑押走。

  随后,张辽和李孝杰率领将士杀向了东南王府,开始拉响反击号角。

  高楼之上。

  东南王问道:“护城大营内情况如何?”

  “父王,郑博已经抓拿了司马烈和王远洋,他俩以设宴为由,在帐外埋伏刀斧手,以摔杯为号,准备伏杀郑博和楚浩然。儿臣已经提醒郑博,他将计就计,已经控制了两人。此时大军已经出动来援了!”司马海云回应道。

  司马越颇为欣慰,郑重点头,称赞道:“海云,你终于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为父高兴,为父高兴啊!”

  这一次要不是自己儿子力挽狂澜,他东南王府就遭遇前所未有的杀劫。

  司马越又看向沈宁,称赞道:“沈宁是吧,你的功劳本王记下了!以后好好辅佐世子!”

  “这是卑职应该做的。”沈宁不卑不亢,而是请求道:“王爷,请恩准属下擒拿王霄,献给王爷!”

  “好!”司马越应道,此时的他格外高兴。

  经此一役,王家必然荡然无存,当今陛下留在徐州的这步棋子被拔掉,再想染指徐州,就完全不可能了。

  沈宁匆匆下楼,东方的旭日已经突破黑暗,黎明来临。

  城外护城大营中,郑博和楚浩然整顿好兵马开始出动,楚浩然领五千兵马,接管各个城门,尤其是城南门,解决所有青州兵,才能瓮中捉鳖。

  郑博则领五千兵马,浩浩荡荡去东南王府剿贼。

  此时东南王府中,王霄等待多时,却始终没有找到司马越的身影,他开始焦急了,额头有了汗珠。

  “父亲,就差掘地三尺了,始终未找到司马越和其家人的踪影,对方不翼而飞了。”王北川慌忙道。

  王霄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定有密室,掘地三尺还要挖出来,快去!”

  王北川急道:“能找到的密室都找到了,里面金银珠宝无数,但就是没有人影!”

  王霄的笑容不翼而飞了,他紧锁眉头,有些蒙。

  就在此时,士兵狂奔而来,急声来报:“将军,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说!”尉迟战喝道。

  士兵道:“徐州的护城大营突然出动,已经占领了各个城门,我军留守南城门的士兵全部被杀,南城门落入了徐州兵之手。另外徐州援兵正在杀来,数量之多,估计有四五千人!已经包围了王府外面的所有街道!”

  “不可能!”王霄怒吼一声,“护城大营怎么可以来救援,我已经设下万无一失的计谋,怎么可能出错!”

  尉迟战也急了,他的兵马已经被困在了城中,现在若不突围,那就真的被包了饺子,想逃也逃不了了。

  “立即传令,集结兵马,撤退!”尉迟战大吼道。

  士兵不敢怠慢,立即下去安排。

  王霄连忙拦住尉迟战,慌张道:“尉迟将军,且慢,只要抓到司马越,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我们千万不能放弃,不能前功尽弃啊!”

  尉迟战一手甩开王霄的拉扯,怒道:“王霄,事已至此,你还不明白吗?东南王早就知道我们的计划,他在将计就计!”

  “不可能,不可能,一切都是万无一失的,对方怎么可能知道?”王霄一脸呆滞。

  这时,一名王家族人匆匆来禀:“家主,大事不好了!一群兵马闯入王家,将我们王家所有人都抓了起来,已经押到了府外街上。”

  王霄一个踉跄,差点晕过去,幸好王北川扶住了他。

  此时此刻,王霄才明白自己的算计都成了空。

  “带我去!”王霄连忙说道。

  王北川扶着他走出王府,只见府外站着一层层的青州兵,此时的他们一脸惊慌,因为徐州兵马已经杀来,这一次,位置换了,换成他们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插翅难逃。

  王霄穿过人群,看到了远处街口跪着的一排排王家人,正是他的亲人。

  每个人被五花大绑,哀嚎求饶。

  “是你!”

  王霄突然发现最前面站着的少年,赫然是沈宁。

  沈宁隔着几十米拱手示意,大声喝道:“王大人,别来无恙啊!”

  “小畜生,放了我的家人!”王霄怒吼道。

  沈宁眉头一挑,当即抽出一把刀,斩杀了旁边跪着的一名王家人,然后问道:“王大人,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王霄怒发冲冠,死的人是他的亲侄子,他吼道:“赵宝玉,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王霄勾结青州司马冏,杀入东南王府行谋反之事,我奉王爷之命,歼灭贼子,你竟然还问我干什么!”沈宁将手中的刀丢掉,生怕脏了手,然后指着王霄,喝道:“你和的狗儿子跪着爬过来,我便暂时不杀你!”

  “放屁!你简直痴心妄想!你个小畜生,何德何能让我跪着!”王霄气急败坏,大声嘶吼。

  沈宁冷笑一声,一抬手,身后十名将士上前,直接举起屠刀,斩杀了最前面的王家人,其中赫然包括王霄得夫人和女儿。

  “啊...”王霄状若疯魔,身旁的王北川也赤红了眼,这就要拿刀杀过去,却被王霄死死拽住了。

  “父亲...“王北川嚎啕大哭。

  王霄红着眼,咬紧牙关:“不能去!去的话,我们王家就彻底完了。”

  而这时,尉迟战也走了出来。

  他望着四周街道全是徐州兵,密密麻麻,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

  他的心头一颤,明白自己危矣,还能突围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