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107章:出城截杀玄机子
  沈宁猜的没错,刺杀他的黑衣人的确是玄机子。

  玄机子收了赵清璇为弟子后,对这名弟子越加器重,自然要为她报仇。

  既然沈宁敢冒充赵宝玉,那赵宝玉必然凶多吉少,所以玄机子前来刺杀沈宁。

  谁知,眼看着就要得手,竟然冒出一位高手。

  被何玄武的银锏击中,那可是非常恐怖的力道,换做修为低的人,一锏就丧命,玄机子有内力保护,也受了重伤,步伐都显得虚晃而踉跄。

  更震惊的还是他的内心。

  “银锏阎罗,是他,何玄武!”

  “他当年随徐七伤等人劫法场,救走了沈家遗子,不知所踪,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此子假扮赵宝玉?”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才是沈家的余孽啊!”

  “这么说,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你的算计?好阴险的小子,你好深的城府,我们都被你骗了!”

  “今日受这一锏值了!查到了你的身份,哈哈,陛下一定万分高兴!”

  “不愧是沈烈的儿子,这么深的算计,万万不能留你!”

  ...

  忍着重伤,玄机子迅速返回了王家。

  赵清璇正在等待着好消息,却没想到等来了重伤的玄机子。

  “师父,你怎么了?谁伤的你?”

  看到玄机子面色惨白,嘴角还有血迹,她连忙扶住他,一脸的担忧。

  玄机子笑道:“受了些伤而已,我已经服过丹药,死不了的。你速速准备东西,我们现在就离开彭城!”

  “离开这里?现在就走?这么急啊?”赵清璇一惊。

  “瞾璇,此子身边有高手保护,我未能得手,反而被重伤。而且此子身份非同小可,乃是逆贼沈烈的儿子!为师估计身份也被他猜到了,他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一定会想尽办法对付我们。”玄机子解释道。

  赵清璇神色大变,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师父,呆在王家也不行吗?王家好歹是上品世家?也有不少好手。”

  玄机子摇了摇头?“不行!沈家这位遗子城府太深,他来到彭城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恐怕已经布下了诸多算计?又深得东南王府信任。更主要的是,他设计了一出沈家遗子已死的戏码?骗过了所有人,在这里?恐怕很难对付他了。所以为师必须回京?让陛下的地虎卫来处理。而且王家虽然有好手,但对方身边的好手可能更多!”

  “徒儿明白,徒儿这就去准备行囊!”

  ......

  李儒已经睡下,听说沈宁遇刺?连忙披着外套起床。

  听说了经过后?李儒眼神闪烁片刻,立即提醒:“公子,我猜玄机子会连夜逃出彭城!”

  沈宁也有这个推测,但他说道:“玄机子受了重伤,趁夜逃跑恐怕不明智?藏在王家岂不安全?”

  “玄机子聪明,而且谨慎?有逢林莫入的习惯,他知道呆在彭城会更加危险!因为公子的身份泄露后?一定会想尽办法杀他,谨慎入微的他如同老鼠?一旦碰到危险?不会冒险?必然要逃。”李儒笃信道。

  沈宁当即说道:“绝对不能让他逃了,必须留下他!”

  “现在盯着王家已经来不急了,玄机子狡兔三窟,会从哪里逃出城我才猜不到。为今之计只能出城守着必经的官道,一旦发现是他,格杀勿论。我猜玄机子也未料到我们会猜到他要逃!”李儒提议道。

  沈宁点点头,问向何玄武:“二叔,玄机子受了重伤后,依我的实力,能不能杀他?”

  “我那一锏用了全力,他重伤之下,实力只剩三层,你要杀他应该没问题的。”何玄武道。

  “既然如此,那就兵分四路。二叔,你出城盯着南面的官道,我去东面官道。西面和北面让府中护卫去!”

  此时沈宁身边高手欠缺,所以他也得亲自出马。

  这是,何玄武担忧道:“玄机子会不会让王家人护送他离开?”

  “不会!现在宵禁,那么多人无故出城需要东南王府的命令。而且一旦让王家保护,便自动暴露了行踪。我说过,玄机子很谨慎,他怕我们会有更多高手。不要忘了,徐七伤、孟星辰都是不逊色于你的高手。玄机子肯定会怀疑他们都在城中,所以你觉得他还敢让王家人保护他吗?”李儒解释道。

  “先生言之有理!”

  沈宁赞同地点点头,“能留下他最好,但正如先生所言,玄机子太狡猾了,如果留不住他,那就是天意了。”

  玄机子如果不走官道,在旷野中穿行,仅凭沈宁这些人,也没办法搜找了。

  ......

  赵清璇陪玄机子悄悄地离开了王家。

  “师父,为何不让王家派高手保护我们?”赵清璇问道。

  玄机子解释道:“打伤我的人是何玄武,除了他之外,当年劫法场的还有徐七伤,孟星辰等人,他们最起码都是大武师巅峰,这么多高手,王家能派多少人保护我们?除非派兵马保护我们。”

  “那沈家遗子会不会猜到我们会走,已经在城外等待了?”

  “我受了重伤,应该疗伤为先,正好骗过他们。当然了,为师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我们不能走官道!出城后先绕一段路,再上官道赶路。”

  “师父,那你的身体能受得了吗?”

  “没事,死不了。”

  ......

  十米高的城墙对身怀武艺的沈宁而言,并非险阻。

  借住绳索攀登上去,立即就翻墙出了城。

  出城后,沈宁往东走了一二里,守在了官道上。

  如果对方从官道上走,可以阻拦,但如果对方出了城,从荒野中穿行,那沈宁也没办法。

  “我有预感,对方肯定会在荒野穿行,然后绕上官道,毕竟玄机子那么狡猾。我再往后走远一些吧,若能遇到是万幸,若是遇不到,听天由命。”

  拿定主意的沈宁顺着官道又往东走,足足走了二十几里,来到一处三岔路口,沈宁才驻足。

  天上的月光散发出姣姣之色,天地间一片寂静。

  沈宁靠在一棵树上闭目养神,静静地等候,希望能守株待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东方的天色已经见白,却始终没有看到玄机子的身影。

  直到朝阳跳出地平线,天地间大白,也始终没有人影。

  沈宁叹了一声,看来自己这边等候无果了。

  与此同时的其他三个方向,何玄武守在十几里外的必经官道上,也没等到玄机子。

  西面和北面的必经官道上,一众护卫也是无果。

  天色大亮,苦等无果的他们只能起身回城,希望其他方向有结果。

  沈宁也准备回去了,未能拦住玄机子,沈宁遗憾之余,只能认命。

  谁知,刚走百十米,沈宁猛然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