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106章:是谁要杀我?
  能让司马海英拿得出手的枪,自然不会太差。

  整个枪身乃混铁精钢打造而成,长一丈一尺三,枪头为镏金虎头形,虎口吞刃,乃白金铸就,锋锐无比。

  能破甲断兵,枪名虎枭。

  这样级别的好枪已经属于名枪之列,不过天下名枪众多,但真正能名传天下的寥寥,为何?

  只因为神兵之名跟随主人才能一荣俱荣,使用者名满天下,名枪才会被人盛赞,不然只能宝珠蒙尘。

  沈宁没有拒绝,欣然收下了这柄虎枭枪,并且心生雀跃,开始在院子中练习枪法。

  现如今,沈宁不仅修炼沈家枪,还练习李元骁的枪法,主要是怕露馅,被人看出是沈家枪法,而且技多不压身,枪法练得多,才能更加得心应手。

  月光之下,沈宁手中的虎枭枪闪过道道寒光,那都是闪烁的枪影,遍布沈宁身体四周。

  渐渐地,沈宁身上开始冒汗,一种通透之感由内而外产生,已经熟练的枪法越加顺手,开始从记在心中朝着随心施展而精进。

  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感觉开始滋生,仿佛身体中孕育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让沈宁惊喜万分。

  他虽然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他顿时明悟,这是武师迈入大武师的征兆,也就是内力的产生!

  难道今晚自己要突破了?

  沈宁立即加快了枪法的速度,企图尽快让自己突破。

  就在这一切走向心想事成时,一道黑影突然翻墙进来,挥刀杀向沈宁。

  另一边?李儒安排保护沈宁的两名大武师察觉到了刺客?立即出刀抵挡,三人在院中厮杀开始。

  万万没想到的是?黑衣人武艺高强?两名大武师竟完全不是对手,很快就被黑衣人出刀重伤?而后,黑衣人长须直入?劈向沈宁。

  面对黑衣人的这一刀?沈宁汗毛耸立,突破的感觉荡然无存,眼中只剩下袭来的刀刃。

  这一刻,沈宁不退反攻?手中的虎枭枪犹如他的手臂?猛然刺出,如同长虹贯日,乃是沈宁爆发潜力,刺出的最凶一枪!

  黑衣人惊疑一声,完全没料到仅仅武师修为的沈宁竟然能爆发这一枪?只见他手腕微转,劈来的刀刃改切?直接砍在了虎枭枪上。

  砰...

  刹那间,火光四溅。

  恐怖的力道透过枪杆传到沈宁的手臂?差点让他双手脱枪。

  沈宁这才明白两名护卫这么快拜下阵的原因,这名刺客武艺太强?最起码大武师巅峰!

  会是谁要杀自己?

  此时此刻?已经到了生死之际?沈宁顾不得多想,收枪一摆,枪尖舞出一朵枪花,再次进攻。

  可惜黑衣人的速度更快,直接出脚,踢在了枪上,而后黑衣人挥刀砍来。

  这一刻,沈宁几乎没有躲闪的余地。

  难道就要死了吗?

  千钧一发之际,一柄飞刀从沈宁身后飞来,擦着沈宁的耳朵射向黑衣人。

  飞刀之快超乎想象,黑衣人当即收刀抵挡。

  叮...

  飞刀射在了刀刃上。

  沈宁抓住机会,立即后撤,回头看时,身后又出现一名黑衣人。

  沈宁和他四目以对,立即认出了他是谁,来者是沈宁的二叔,何玄武。

  他在青州盯着赵家,现在赵家被司马冏满门抄斩了,他自然不用呆在青州。

  何玄武对沈宁点点头,随即迎上了黑衣人。

  当他抽出自己的双锏时,黑衣人明显一惊。

  “是你?”黑衣人发出惊讶之声。

  何玄武同样蒙着脸,不过他也明白自己的双锏可能暴露了身份,这也没办法,为了救沈宁,他顾不得那么多了。

  既然如此,那就杀了对方。

  当即,何玄武挥舞双锏杀向黑衣人。

  黑衣人出刀相迎,两人立即酣战连连,院子之中竟是两人腾挪的身影。

  黑衣人的刀法飘逸且凌厉,挥洒自如,虽然每一刀都是杀招,更像是一个画家在作画。而何玄武的锏法厚重,大开大合之下,看是粗犷,却一力降十会。

  沈宁看得真切,明白了自己和顶级高手的差距,更加盼望着练出内力。

  两个缠斗了数十招,何玄武的修为较高,开始稳压黑衣人,而黑衣人也察觉到了不可恋战,当即准备逃走。

  何玄武自然不能让他逃了,紧紧缠住。

  黑衣人无奈之下,突然伸手入怀,洒出一片粉末。何玄武当即中招,虽然他快速闭眼,但还是被粉末迷住了眼睛。

  不过何玄武也够狠,丝毫不顾及双眼状况,趁着感觉挥出一锏,拍在了黑衣人的身上。

  黑衣人当即飞出去,摔在地上喷出一口血,而后他扶着胸口翻墙逃离。

  沈宁没有追击,立即扶住何玄武,焦急问道:“二叔,你眼睛如何?”

  “没事,不是毒粉,拿些水来。”何玄武说道。

  沈宁立即去取水,何玄武洗了洗眼睛,才回复视力。

  何玄武笑道:“幸亏不是毒粉,不然这一双眼睛就废了。”

  沈宁也松了一口气,问道:“今日幸好有二叔,不然我就危险了。”

  “我傍晚刚进城,本想明日来找你,幸好今晚来了。”何玄武也心有余悸。

  沈宁皱眉道:“此人什么来历,大武师巅峰来刺杀我,我隐藏的较好,没有暴露身份啊?”

  何玄武嗅了嗅黑衣人撒出的粉末,说道:“这些东西是道人炼丹用的金粉。”

  “道人么...莫非是玄机子?”沈宁喝道。

  何玄武回道:“极有可能!他刻意隐藏了武功招数,用的刀法也不是天师道的,但他的身法有天师道的影子。而且修为温和,彭城中大武师巅峰的高手寥寥。”

  这次轮到沈宁疑惑了,“他为何要杀我?”

  “大宁,他认出了我的双锏,这比较麻烦啊!他很可能会猜到你的身份。”何玄武担忧道。

  何玄武虽然隐姓埋名十几年,但很多人依然记得银锏阎罗的威猛,当年沈烈的亲卫中,何玄武为人虽然最木讷,但武艺却是最强的一人,死在他银锏之下的敌人数不数胜。

  沈宁点点头,回道:“这的确很棘手,不过这里是彭城,还轮不到他说的算,而且他和王家走得近,王家马上完蛋,他的话更没人信。不过我还得早做准备啊。”

  “他住在哪里?我亲自走一遭,去杀了他!他受了我一锏,已经受了重伤。”何玄武道。

  沈宁拦住了他,道:“王家毕竟是上品世家,二叔不知底细乱闯,很可能陷入包围。此事我先和李儒商议一下,他足智多谋,会有好主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