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102章:谁才是祸国的妖女
  清晨的彭城热闹非凡,货郎、商贩挑着扁担或推着木车,亦或者赶着驴车进城,为了生计开始奔波。

  人群中,一个乞丐打扮的女子藏匿其中,随着人流进了城。

  她衣衫破旧且脏,容貌上染着土尘,头发凌乱,看不清真容,唯有衣领偶尔晃动之下呈现的白皙,表明此女年纪不大。

  她谨慎入城后,找了个偏僻的街口呆了许久,确保无人跟随尾随,才来到一间茶馆前,问道:“店家,敢问李元骁将军的府邸怎么走?”

  店家本想驱赶乞丐,一听是女子的声音,又看到双眸可怜楚楚,便道:“在城南呢,具体什么坊,俺也不清楚,你可以去城南问问。”

  “多谢。”女乞丐拜谢后,迅速离开。

  ...

  沈宁的任命已经下来,作为旅帅,可以统领二百人,按照兵制,沈宁上头还有幢主、军主、师主等长官,按规矩,他自然要去上级幢主的阵营中,听从他的号令。不过沈宁是去昌虑县剿匪,那里没有幢主驻扎。

  这多亏了司马海云,他又沈宁受幢主刁难,影响大计划,便把沈宁定为了王府府兵,直接受王府管理,给了沈宁极大的自由权限。

  而且,虽说旅帅统领二百人,但其实人数不是硬性规定?可以继续扩招?有些旅帅手下六七百人。

  现在的沈宁啥也不用做,只需要等待即可。司马海云为了他们的计划?会帮沈宁搞好一切准备?挑选的士兵都是军中好手,不用沈宁再操练了?而且兵种齐全,到时候只需要培养忠诚和令行禁止即可。

  算算时间?五日之后沈宁便可领兵出发。

  今日?他来李府辞行。

  玉美倩还不知道沈宁的真实身份,所以言语满是关心,让沈宁领兵在外注意安全。她还盼望着沈宁和李晴空早日完婚,这样就能了了心思。

  丈母娘太热情?沈宁只能乖巧地点头。

  只是...

  当赵宝玉的身份被抛弃?沈宁一转身变成了玉美倩的外甥,李晴空也变成了表妹,到时候绝对很狗血。

  辞行后,李晴空、玉雪菲和李云长送沈宁出府。临到府门时,就听到门官在呵斥。

  “赶紧滚!这里乃是李府重地?你乞讨都讨到这里了,真不像话!我家老爷是你能见的吗?”

  只见门外?一名女乞丐被门官推搡摔在地上。

  李晴空看到这一幕,当即出言制止:“不可如此无理。”

  “是?小姐。”门官吓得赶忙点头应和。

  沈宁上前伸手想扶她,女乞丐抬头看着沈宁?下意识抬手?但很快反应不妥?立即缩回了手。

  沈宁这才发现她是女子,她虽然全身脏兮兮,蓬头垢面,但一双手却纤细白皙,十指不染尘埃。

  这个现象引起了沈宁的好奇。

  李晴空走了过来,问道:“你没事吧?“

  女乞丐自己爬了起来,摇摇头,她看着李晴空,刚刚听到门官的称呼,眼前此女是李家小姐,莫非是李晴空?

  就在女乞丐心中暗喜,正准备说话时,就听李云长在那里叫嚷:“赵宝玉,你千万别答应我娘的安排,我是绝对不会跟着你当兵的,绝对不可能!”

  沈宁懒得理他,这厮已经吵闹了好一会了,这种纨绔,沈宁也不会让他当手下,简直是累赘。

  女乞丐猛然怔住,呆呆地看着沈宁。

  沈宁察觉到了女乞丐的惊讶,问道:“你没事吧?”

  女乞丐慌忙摇头,然后后退两步,直接跑走了。

  沈宁微微蹙眉,感觉此人怪怪的,不过没有细想。

  ......

  女乞丐跑到一个巷子,靠在墙上喘息。

  “他根本不是宝玉!他是谁啊?难道是重名的?”

  “爹,娘,我好想你们,呜呜...”

  她似乎压抑太久,终于忍不住心中悲切,蹲在墙边嚎啕大哭。

  不远处的街外,玄机子正好从王家走出。

  这段时间他很低调,一直在寻找杀死玉雪菲的机会。

  他的师兄是天师道的掌教,又是钦天监的监正,曾夜观天象,发现女帝之相的妖女在徐州出现,特安排他来斩杀。

  一开始,玄机子认为李晴空是妖女,但后来他看到了玉雪菲,发现玉雪菲天生的娇媚,来彭城的目的是为了躲避进宫为女官,所以便把怀疑转移到了她的身上,认为此女拥有女帝之相。

  可惜要杀玉雪菲,就得顾及她身后的玉千愁,那可是大宗师,所以玄机子迟迟没找到合适的办法。

  “来这里也有段时间了,得尽快动手,返回皇都。”玄机子叹了一声。

  忽然间。

  一道女子轻泣的声音传来,如怨如诉,百转哀鸣。

  玄机子心血来潮,走了过去。

  女乞丐哭了许久,不经意抬头,猛然发现身前竟然站着一位道人,吓得她赶忙靠在墙上,并用双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玄机子看着她慌张无措,白皙的双手抹掉脸上泪水,也擦掉了一些灰尘,露出一些真容。

  虽然成了大花脸,但窥一斑而知全豹,玄机子眉头一挑,忍不住地在心中惊讶:好精致的美人啊。

  尤其是眉心天然的那一点朱砂胎记,仿佛万千倾国倾城都融入里面。

  “无量天尊,姑娘在此伤心,不知所为何事?贫道可否帮忙?”玄机子问道。

  女子犹豫了一下,问道:“道长对彭城中人可熟悉?”

  “看你说谁了。”玄机子笑道。

  女子看他面容仁慈,便道:“赵宝玉呢?”

  “他?自然熟悉。”玄机子有些诧异,没想到是他。

  玄机子来了兴趣,当即把对赵宝玉的了解如实托出。

  女子听后,立即握紧了拳头。

  他果然不是赵宝玉,他是假的,他是骗子,那真的赵宝玉呢?

  女子因为激动,又饿了许久,此时再也忍不住,眼前一黑便昏迷了过去。

  玄机子扶起女子,发现她只是晕了,便松了一口气,然后抱起她迅速返回了王家,并安排丫鬟替她洗漱更衣,并喂些粥水。

  傍晚时分,女子悠悠醒来。

  看到自己身处陌生环境,她吓得一脸警惕,又看到身上干干净净,换上了崭新长裙,更是心中担忧。

  嘎吱...

  房门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