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99章:开始要兵权
  “司马冏和王霄到底有什么阴谋?快快说来!”司马海云急切问道。

  沈宁没有隐瞒,介绍道:“世子,王北风已经取得王霄的信任,并被王霄安排了一件重任,那就是拉拢城南守城校尉杜康。世子,现在徐州的大部分兵马都在东莞郡和青州兵马交战,其余兵马布控在州内其他重要地段,彭城只有一万余兵马保护。如果司马冏派一只精锐兵马从兖州、豫州内穿行,绕到彭城南面,然后再由王霄帮忙遮掩,并里应外合,到时候选个时间杀入彭城里,杀个措手不及,世子觉得结果会怎么样?”

  司马海云虽然好吃懒做,但不傻,他按照沈宁的思路设想下去,发现这是个死局啊!一旦司马冏兵马入城,凭东南王府的护卫,根本挡不住!武者是武艺高强,但架不住弓箭强弩。

  “我去找我父王,把这事告诉他!流舒,你随我去,你是东南王府的恩人啊,没有你,这次就危险了。”

  司马海云立即拉着沈宁,就要前往东南王府。

  沈宁却拦住了他,说道:“世子,且慢。”

  “怎么了?”司马海云问道。

  沈宁解释道:“世子,我说的这些都没有实际证据,大部分是推测,为什么我要假扮赵宝玉,就是为了暗中调查真相。现在贸然去找王爷,很可能会有诬陷王家的嫌疑。王家毕竟是上品世家,可不是中品世家赵家能比的。王爷发怒了,的确能灭了王家,但也给了朝廷问罪的机会,当今陛下也对徐州虎视眈眈,所以我们没有证据,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今日我吐露真相,一是为了禀明我的真实身份,二就是为了世子。世子难道不想得到王爷的认可吗?”

  司马海云知道自己没啥本事,也常感觉忧心?而且他也不舍得把世子之位拱手相让?所以就得好好表现,获得自己父亲的认可。

  “流舒?你和我是结拜兄弟?你说吧,我们该怎么办?如果将来我继承了王爵?你就是我的领兵大将军!”司马海云郑重道。

  沈宁点点头,抱拳道:“能为世子效力?乃是我的荣耀。世子?依我之见,此事我们瞒着,然后将计就计,坐等司马冏的兵马杀来?然后将对方全歼。这样不仅摧毁了司马冏的阴谋?还能抓住王霄谋反的罪证,到时候王爷必会对世子刮目相看!所以瞒的越深,王爷将来的认可就越大!经此一事,无人能撼动世子的地位了。”

  “相反,如果我们现在把推测说出来?王爷必然会安排其他人调查,万一司马海英抓到机会表现出色?那世子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你说呢,世子?”

  司马海云吞了吞口水?连连点头,“此言甚是有理?甚是有理!只是?如果我们将计就计?能摧毁对方的阴谋吗?万一搞砸了怎么办?”

  沈宁笑道:“世子别忘了我舅舅李元骁啊!是他让我假扮赵宝玉,他早就知道王霄和司马冏的阴谋,也是苦无证据,不敢乱来。世子一旦支持此事,我舅舅就能一定程度上调兵遣将,然后我们好好设计,保证城外大军效忠东南王府,不被王霄算计。另外,司马冏和王霄为了行踪隐蔽,绝对不敢派遣较多的兵马,最多三四千人,只要设计好,完全能将对方全歼!”

  司马海云眼前一亮,拍手笑道:“妙,妙!就按照流舒你的主意来办,你放心,我绝对守口如瓶,不泄露我们的计划。”

  “属下明白。”沈宁还不忘提醒他,“世子,我假扮赵宝玉之事,以后还需要你替我做个证。等大事结束,我就得变回自己了。”

  司马海云笑道:“你放心,我就说是我让你假扮的赵宝玉,这样显得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对了,你真名叫什么啊?”

  “沈宁,字流舒!”

  沈宁吐出自己的真实姓名,过不了多久,他就能用真名活在这个世上了。

  送走司马海云,沈宁对李儒点了点头。

  李儒抚须而笑,一切都在算计当中,接下来就是将计就计,下一步沈宁也该领兵了,司马海云必然会帮他谋得一个不错的官职。

  到了下午,青州赵家被灭的消息已经在彭城内传播开来,看来东南王府也藏有很多奸细。

  听到消息的张辽、张秀儿和李晴空都赶来了,想安慰伤心过度的沈宁。

  沈宁没有办法,直接拒见。

  他不想演戏,太累了,现在还不能告诉他们真相,所以避而不见最好。

  被拒之门外,几人更加担心。

  玉雪菲道:“让他静静吧,哭一哭就没事了。”

  她知道真相,所以明白沈宁的意图,便帮忙劝众人离开。

  李晴空则道:“小姨,为何我感觉你一点不伤感?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玉雪菲回道:“又不是我爹娘死了,我为啥伤心,另外我啥也不知道,你别问我,问我也不说!”

  “你和赵流舒都那...哎...”李晴空叹了一声。

  玉雪菲皱眉,没弄明白李晴空啥意思,那什么?自己和沈宁那啥了?

  四人等不出沈宁,最后只能各回各府。

  沈宁在家呆了三四天,才去找司马海云。

  这次找司马海云的目的很简单,沈宁要兵权。

  司马海云虽然不舍沈宁的美食,但也知道此事重大,沈宁领兵是为了对付王霄和司马冏,所以司马海云亲自去见司马越。

  “海云,你找为父所为何事?”司马越问道。

  司马海云拱手拜见,恭敬道:“父王,孩儿有个请求,希望父王能答应。”

  “什么事?”司马越好奇道。

  司马海云道:“儿臣想举荐赵宝玉为幢主,为我们东南王府效力。”

  司马越没料到是这件事,便道:“海云,赵宝玉救过你的性命,又是中品世家出身,文武全才,这样的人为我们所用,乃是好事。但最近赵家被安上通敌叛国,风声还没有降下来,一旦本王重用赵宝玉,恐怕又会引起轩然大波。而且幢主之位掌管一千兵马,算是整个军伍的中层武将,没有战功就轻易安排,也难以服众。”

  “父王,儿臣极少恳求你安排官职,沈宁乃儿臣结拜兄弟,如今家族遭难,报仇心切,所以儿臣让他进入战场,领兵杀敌,成为将来对抗青州的一员虎将,也能更好的拉拢他!”司马海云按照沈宁的建议,说的头头是道。

  司马越还是第一见到他如此坚决,心中颇有些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