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92章:打架算不算才艺?
  此时此刻,沈宁在众人瞩目下,仿佛成了儒道未来的领军者。

  他志气高远!

  他心系天下!

  他虚怀如谷!

  他满腔热血!

  他为儒道复兴而读书!

  他为天下万民而鞠躬!

  他...

  其实,沈宁的压力很大。

  这下子牛皮吹得太猛,飞起来了。

  可怜自己书法如狗爬,四书五经啥也不懂,只会背诗词。

  万一露馅多尴尬啊。

  所以沈宁决定了,接下来谁问他儒学方面的知识,他就用诗词碾压对方,想让自己出丑,那也让对方不好过。

  不过很庆幸,众人没有询问,这些人还在回味为万世开太平的志向,久久不能自拨。

  荀青非常欣赏沈宁,笑道:“流舒,以后要实现你的抱负,便去皇都,那里才是大晋的中心。这次我受召入朝为官,恰好进的吏部,凭你的定品和才华,必会得朝廷重用,到时我会帮你物色合适的位置。”

  这话分量极重了,也体现了荀青的爱才之心。

  沈宁拱手道:“多谢先生厚爱。”

  荀青点点头,越加喜欢沈宁的性情,宠辱不惊,一点也不恃才傲物,他便拉着沈宁走到一旁闲聊。

  郭院长看到这一幕,便带着其他人出去了,外面还那么多人,不能让对方久等,失了礼数。

  沈宁陪着他聊了好一会,真怕露馅暴露自己的知识层次,所以便找个由头快速离开。

  目送沈宁离去,荀青感叹道:“我儒道得此少年,复兴有望也!”

  就在这时,内堂中走出一位身穿男装的女子。

  大眼睛、鹅蛋脸,虽然容貌不如玉雪菲、李晴空等女,但却清秀可爱。

  “看来此子很对三叔胃口啊。”女子打趣道。

  荀青点点头,道:“我受召担任吏部左侍郎,将来对他的仕途大有裨益,但他毫无巴结之意,反而有疏远的感觉,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品性高尚,有自己的操守,不屑去做那种事,这等人物,我自然欣赏!”

  女子点点头,道:“三叔说的没错,此人的确优秀。可惜了他的身份,恐怕未来会很坎坷。”

  荀青也有所耳闻青州的状况,他叹了一声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是命运对他的考验啊。如果他真的命运多舛,我必要帮他一把。”

  女子有些惊讶,道:“看来三叔是真的欣赏他,能让三叔欣赏的青年才俊可不多,整个豫州都寥寥。”

  荀青看向女子,问道:“我的眼光高,你的眼光比我更高。这次你隐瞒身份偷偷随我来徐,不正是想看看王北川的为人吗?若是不合你心意,就得想方设法退婚了。可怜我还得当你的挡箭牌,被你当枪使。”

  原来这名女子便是荀康之女,荀芷若。

  荀芷若连忙上前给他敲肩,可怜兮兮道:“三叔舍得侄女嫁给一个废物?”

  “当然不舍得!不过那位王北川可不是废物!弱冠年纪便是武师巅峰,文武全才,现在在东莞郡担任幢主,也算武将中的冉冉新星。”荀青说道。

  荀芷若则道:“闻名不如见面,名声这种东西水分太多,尤其是世家弟子,沽名钓誉者数不胜数。”

  荀青点点头,突然心思一动,笑着问道:“你觉得赵流舒如何?”

  荀芷若并不害羞,思索了一下道:“听说他武艺也不俗,文武全才,不过他的性格不适合我,侄女也不喜欢学儒的男子。”

  “哈哈...我们家芷若喜欢经商之道,只是你想找一个经商的如意郎君,可不容易啊。商贾乃是末流,你父亲会同意,族中的老家伙们也不会同意的。”荀青回道。

  荀芷若轻哼一声,没有说话。

  荀青没有继续打趣她,而是带她离开了客厅。

  ......

  这场雅会是招待荀青,而当荀青出现后,雅会便正式开始。

  君子有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荀青是荀家“六子之一”,精通六艺,尤擅乐。

  六艺中的乐是指云门、大咸、大韶、大夏、大濩、大武等古乐,到现在更是包含了音律之道,乐器,作词作曲等等,而荀青好乐,样样精通。

  所以此次雅会便以乐为主题,很多学子为了展现自己,纷纷展示才艺,既投其所好,也表现徐州的文化含蕴。

  作为名人,沈宁备受关注,很多人都想请沈宁展露一手,但是沈宁以学艺不精为由,谢绝了。

  让他唱十八摸倒是张嘴就来,但搞古乐,沈宁表示真心不懂,所以还是低调喝酒。

  接下来,各式各样的乐器悉数登场,琴瑟琵琶笛箫鼓筝,还有很多不常见的乐器,也算是让沈宁开了眼界。

  这些学子都是世家弟子,衣食无忧不用操心生计,自然有大把的时间钻研六艺。像沈宁这样的普通家庭,小时候的确没有学过什么才艺。

  哦,对了,打架算不算才艺?

  有乐有酒,氛围很快高涨起来,一片雅乐。

  “你是不是故意藏拙啊?”玉雪菲坐在沈宁身旁,柔声问道。

  沈宁摇了摇头,道:“真的不懂,你又不是不知道。”

  玉雪菲知道沈宁的身世,的确没有时间钻研六艺。

  “如果你能奏乐的同时高诵桃花诗,那画面必然极美。”玉雪菲眼睛迷离,盼望道。

  沈宁转头看着她。

  只见阳光透过竹林缝隙落在她的脸上,白皙细嫩,带着光泽。粉红的红唇娇润,此时微微撅起,代表了内心的小期待。

  沈宁忍不住感慨道:“我不懂没关系,你可以给我伴奏。我敢打赌,你吹箫的技艺绝对很优秀。”

  玉雪菲侧脸回顾,四目相对,她的俏脸爬上一团红晕。

  “嗯...”玉雪菲羞涩一声,察觉到了李晴空的目光,所以不敢多言。

  李晴空的目光扫视两人,忍不住在心中唉声叹息。

  瞧瞧自己小姨的怀春模样,看来那日赵流舒说的是真的,两人被绑匪劫走后,真的那啥啥了。

  看来,自己和他的婚约必须解除了,只是以后如何相处?

  叫她姨夫么?

  竟然如此难以启齿。

  ......

  雅会进行的正热闹时。

  一位白衣青年从外面走了进来。

  只见他弱冠年纪,容貌坚毅,整体的气质透着一股子凌厉。

  他的出现顿时引起响应:

  “王北川竟然回来了!”

  “徐州第一才子,一年多不见,他更加锋芒毕露了。”

  “听说他已经担任幢主,多次获利战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