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90章:最后一记猛药
  幽静的厢房内,茶香袅袅。

  王北风已经离开,该交代他的已经交代,接下来就看他的了。

  随着李元骁去了东莞郡,慢者两个月,快则一个月,沈宁也该入伍从军了。所以沈宁留在彭城的时间并不长,他想在离开前,彻底恶化王家和司马越的关系,让两家真正开战。

  沈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李儒,李儒听后一脸笑容,看起来胸有成竹。

  “先生别打哑谜了,如何能让王家和东南王府彻底开战?”沈宁问道。

  李儒回道:“公子,我们针对王家和东南王府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挑拨双方矛盾,让双方的怒火逐渐加深,当怒火达到一个顶点,就是开战之时。现在我们做的差不多了,但想让双方彻底开战,还差一些,双方都有顾忌。所以必须下最后一记猛药!公子可曾猜到是什么猛药?”

  猛药?

  西地那芬…

  印度神油…

  Morphine…

  当然都不是。

  沈宁寻思道:“双方都有顾忌,所以都在隐忍。相比较下来,逼司马越动手比较简单,如果能弄死司马海云,栽赃给王家,司马越会立即动手。但司马海云还不能死,他是我将来掌控徐州的关键。所以最好从王家下手。而王家又处于相对的劣势,更会隐忍,别说弄死了王北玄,就是再弄死王北川,王霄都不敢赌命。能让他动手,这一记猛药必须给他充足的信心...我明白了!青州司马冏!”

  李儒欣慰道:“公子果然聪明绝顶!我们都猜到了姚子端前来祝寿,是为了当面和王霄密谋,所以我们好奇他们到底在密谋什么,于是安排了王北风这颗棋子。但是我们换个思路,他们两人冒着如此危险也要密谋,侧面反应密谋之事之大,所图之深,不得不让他们这么做。那会是什么大事呢?所以让属下来猜,很可能是要弄死司马越!”

  “司马冏对徐州虎视眈眈已久,早就想占领徐州,但通过军事,有李元骁在,青州的兵马很难夺下徐州,所以司马冏就可能换个思路。如果让我为司马冏出谋划策,我会建议他声东击西。故意在交战的东莞郡制造大动静,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联合王霄,让他做内应,派遣一支最勇猛的兵马,从兖州、豫州的州边穿行,避免司马越的眼线,直捣彭城。到时候内应的王霄拉拢守城将领,打开城门,杀入东南王府,只要司马越一死,群龙无首,徐州唾手可得!”

  李儒的谋略在三国之中绝对是一流的,只因为跟错了主公,才惨败收场,没有焕发出顶级谋士的光辉。

  所以沈宁是相信他的判断的。

  “先生,此计甚妙!虽然有些兵行险着,但只要配合的好,兵临彭城不成问题!”沈宁回道。

  怎么说王霄也是徐州州牧,虽然被架空一般,但凭他这么些年的经营,还是有不少手段的。

  李儒又道:“公子,司马越身边的蒋枭也有谋略,他进言司马越,命我二哥截杀姚子端,就是为了以绝后患。所以我二哥离城时,我让他放姚子端一马,另外我准备亲自去见见这个姚子端,验证一下我的猜测。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那我们就促成这记猛药!”

  沈宁应道:“那辛苦先生了。”

  .....

  接下来几日,李儒找准机会,在姚子端回京之前,终于和他私下见面。

  姚子端也是谨慎之人,想从他口中探听到有用的信息比较难,不过李儒只是试探。

  当李儒提到东莞郡的战局,又提到李元骁比较担心徐州西部州边局势时,姚子端的呼吸明显有了变化。

  再加上其他实验,验证了李儒的猜测是真的。

  另一件事。

  王霄带人在王沧海遇害的三里外,发现了没有烧完的血衣和掩埋的兵器。

  血衣经过调查,发现是东南王府之物,兵器上也有东南王府的标记。得到证据的王霄大喜,狠狠地夸奖了王北风,并召集家族核心人物,将证据拿了出来。

  王霄不可能仅凭血衣和兵器就去问责东南王府,他也不敢,但有了这些证据,再加上他苦口婆心,晓之以理,也算证明了他的清白。

  这一次,王北风又帮助了他,王霄高兴和欣慰之余,交给了王北风一个秘密任务。

  拉拢城南守城校尉杜宽。

  为什么让王北风拉拢一个下品世家出身的杜宽?

  因为他负责彭城南城门!

  所以也从侧面辅佐了李儒的猜测。

  沈宁让王北风瞒起这件事,没有告诉司马海云,避免被东南王府发现端倪,从现在开始,沈宁就得帮王家布局,让王家和齐王司马冏的阴谋尽快得逞!

  这一日。

  风和日丽,姚子端已经启程回青州,沈宁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不用继续躲藏了。

  今日云龙书院联合彭城的其他书院,举行一场雅会,招待豫州来的荀青。

  荀家以儒家经学治家,孔孟世家是发源,那荀家就是发展儒学,每代荀家都有杰出弟子,荀青那一代共有六人最出名,号称“荀家六子”,荀青赫然在其中。

  这次荀青前往皇城建康,是受圣上多次传召,实在推辞不掉,这才进入仕途为官。

  读书人不喜功名,要有高尚的节操,多次推辞朝廷传召,方能彰显优秀本质。

  说白了就是待价而沽。

  而荀青也当得起传召,名声在外,这几年甚至比孟星辰假扮的孟家弟子还要有名,谁叫孟星辰没事就玩失踪,而且性格高傲。

  所以这次雅会吸引了很多人。

  沈宁本不想凑热闹,但云龙书院的郭院长亲自派人送拜帖,宴请他,他不得不去。

  一大早,张辽、张秀儿、李晴空、玉雪菲等人都赶了过来,陪着沈宁前往云龙书院。

  路上,沈宁问向张辽,“你父亲还在逼你娶亲?”

  张辽叹了一声,点点头。

  沈宁笑道:“再坚持一两个月...另外,我有一件事瞒着张兄,倍感歉意,找个机会得向你说明。”

  “好!”张辽没有继续追问。

  沈宁准备告诉他自己并不是赵宝玉,至于真实身份还得等等。

  一行人来到了云龙书院下,然后下马下车,步行进入书院。

  此时书院内,已经聚集了很多读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