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88章:刺激的瞎想
  司马越的寿宴刚刚结束,李元骁便收到了命令:官复原职,立即前往东莞郡主持大局!

  临行前,李元骁请来了沈宁和李儒,三人呆在书房中密谈。

  李元骁说道:“司马越老了,疾病缠身,就让一些人忘记了他当年的狠辣。这次司马冏让人送他棺材,说是官运亨通,其实是诅咒他早死,所以他要报复,命我立即返回前线,并且还让我截杀姚子端。我这次不得不离开,流舒,我把我精心培养的心腹留给你,虽然只有三十余人,但都是悍不畏死的沙场勇士,而且是李家从小培养,值得信任,以后杀人的勾当,就让他们去做,你万不可亲自冒险,你的安全为重。”

  “多谢李叔,我会相信的。”沈宁应道。

  一旁的李儒则道:“二哥不用担心,有我在公子身边辅佐,绝对不会让公子身陷险地。假的沈家遗子已死,让司马越对你的最后一丝戒备消除了,所以你官复原职乃是必然,你的忠勇让他不得不重用你。你去东莞郡后,先打几场胜战夺人眼球,让司马越高兴高兴,那时候公子也该入伍领兵,司马越就更不会吝啬官职的安排了。而之后,有你这个兵马总将为公子助力,获得战功便轻而易举,到那时,公子就能不再假扮赵宝玉而无后顾之忧了。”

  李元骁点点头,应道:“我明白!但我也得提醒你们,对付王家和东南王府不可操之过急,公子还这么年轻,等手握兵权后,灭了他俩家轻而易举!”

  “李叔叔放心,我记下了,另外,沈家的其他敌人还有谁,李叔叔可否告诉我了?”沈宁问道。

  李元骁摇了摇头,道:“等你灭掉王家和东南王府,拥有了真正自保的能力,我才会把我这些年暗中调查的结果告诉你!”

  “好吧!”沈宁看他态度坚决,便换个问题询问:“那豫州的荀家呢?他们若是我的仇人,这次荀家来人正好一并解决!”

  李元骁回道:“在我的暗中调查中,荀家并没有参与陷害沈家。”

  李儒也道:“应该没有荀家,沈家并没有影响荀家的利益,而且当时的荀家在皇都中并无太大势力,所以当时的荀家也参与不了。”

  ...

  三人聊了许久,直到玉美倩前来敲门后,才结束密谈。

  而后,众人送李元骁出府,众人送别之下,他领兵出发。

  送走了李元骁,李儒先行一步,玉美倩留下了沈宁,并叫来李晴空闲聊。

  “流舒,你和晴空都老大不小了,等你李叔叔这次回来,就把婚事商定下来,你觉得如何?”玉美倩问道。

  “不行!”玉雪菲反驳道。

  玉美倩瞪她一眼,喝道:“你出去!这是李家的家事,和你没关系!”

  玉雪菲气得直跺脚,她真相把沈宁的真实身份吐露出来,这样就能证明沈宁和李晴空并无婚约,这样她就不用内疚。

  这几日玉雪菲心中七上八下,她发现自己满脑袋都是沈宁,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李晴空早就察觉出了自家小姨的不对劲,必然有非常重要的事瞒着自己,她看了一眼沈宁,便道:“母亲,此事等父亲回来再议。”

  “好吧。”玉美倩又狠狠瞪向玉雪菲,然后拽着她往下走,并训斥道:“跟我走,我得和你好好聊聊。你父亲很快就派人来接你回扬州了,到时候你赶紧回去吧。”

  “我不走,谁爱走谁走。”

  “你不走留着干什么?”

  ...

  声音越来越远,屋内只剩下沈宁和李晴空。

  沈宁准备告辞时,平时性格清冷,不善言辞的李晴空却突然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我啊,此话何意?”沈宁故作诧异,问道。

  李晴空道:“这几天,我父亲和三叔和你走得极近,说是晚辈和长辈的关系,但我却看出来,他们对你有敬意。我三叔隐藏的天衣无缝,看不出任何情况,但我父亲暴露了出来。”

  沈宁暗惊,没料到李晴空观察如此细微。

  这其实就是破绽。

  李儒足智多谋,城府极深,可以伪装的点滴不漏,但李元骁不行,他对沈烈的尊敬会延伸到沈宁身上,作为他的女儿,李晴空熟悉自己的父亲,自然会发现猫腻。

  这也给了沈宁提醒。

  还是那句话,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任何蛛丝马迹都可能露馅。

  “这怎么可能啊,你会不会搞错了。”沈宁故作不信,惊愕道。

  李晴空紧盯着沈宁,想从他眼中看出什么来,但她失败了。

  不过沈宁还是低估了李晴空的聪明,只听她说道:“我小姨一定知道什么,你既然不说,那我去问她。”

  沈宁暗骂一声,凭她的狡猾,还真可能撬开玉雪菲的嘴。

  心思百转之下,沈宁立即有了主意,便摆出了为难的表情,深深叹了一声,问道:“你真想知道?”

  李晴空用力地点点头。

  沈宁便道:“上次我和雪菲被恶徒抓走后,你知道我们俩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了什么?”李晴空好奇问道。

  沈宁变得难以启齿,还把脸颊伪装的羞红,演技精湛堪比影帝,只听他吞吞吐吐道:“那些劫匪就是变态,他竟然让我和雪菲两人...就那个,那个你懂吗?我们一个未娶,一个未嫁,竟然发生了那个...你说我该怎么办?雪菲又该怎么办?我们怎么面对你?你若不信,你大可去问雪菲,只是你问过她之后,你们怎么相处?我们又怎么相处?”

  说到这里,沈宁一脸无奈。

  李晴空当场傻眼了!

  沈宁说的那个,当然是孤单寡女共处一室了,本来就被关在一起的。

  至于李晴空想到了什么,又有什么刺激的遐想,那就是她的原因了,说明她也有腐女潜质。

  果不其然,听到沈宁这话,李晴空自然不敢去问玉雪菲了,生怕两人难堪。

  “我会查出你的秘密的!”李晴空晾出一句话后,红着脸匆匆离去。

  沈宁松了一口气,忍不住笑道:“这小娘子脸红的模样真漂亮,真勾心啊,不过瞒不住太久,但也足够了。”

  “王家现在又是什么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