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87章:颖川荀家
  幽静的官道上,杀戮已经接近了尾声。

  沈宁下令不留活口,把此事做绝,彻底分裂王家。

  这只是沈宁报仇的第一个目标,接下来就是整个王家了。

  王家以后,就是东南王府。

  让司马越好好过他的六十大寿,因为下次再想过寿,就得去地狱,让阎王爷给他安排。

  “少爷,所有人都被解决了。”一名护卫来到沈宁身前禀道。

  沈宁回过神,此时脑海中响起系统的提示音:

  “分值+25,当前分值45/100。”

  “你们换了衣服,丢掉兵刃,分散进城。”沈宁吩咐道。

  “是!”护卫领命散去,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沈宁也转身绕行,从西城门进城。

  他一身粗布麻衣,又易了容,无人能认出他。

  不过进城时,偶遇了一支正在进城的队伍。几十个精锐护卫骑马保护中间三辆马车,这排场可不是普通商贾能应有的,必是大世家。

  只见被簇拥保护的马车上挂着族徽,一个“荀”字。

  沈宁眉头一皱,当即猜到了这群人的来历。

  豫州上品世家,荀家。

  同为上品世家,颍川荀家的名声可比徐州王家要响,可以说在整个大晋二十一州内,都是排的上数的大氏族。

  尤其是大晋朝未建立前,三国争霸,荀家出了数位惊才绝艳之人,让荀家之名响彻天下。

  而且荀家对名声的维护和经营,尤其用心,他们以儒学传家,是士人推崇的领袖,在天下声誉极高,而这个名望的经营也让荀家子弟声名在外,比如王佐之才、品德出众、造福社稷等等美誉层出不穷。

  除此之外,荀家的产业也是一绝,财富之丰,让其他家族都艳羡。

  就是这么一个聪明的家族,怎么会突然造访彭城?莫非也是来为东南王贺寿的?

  另外马车里的人是谁?

  沈宁心生警觉,便跟着看看情况。一个上品世家的冒昧加入,很可能破坏沈宁的计划,不得不小心。

  而这支荀家队伍进城后,并未去东南王府,竟然去了王家。

  这让沈宁更加警觉,为了避免被发现,他没有靠近,而是返回了家中。

  李儒正在等候,看到回来的沈宁神情微凝,问道:“怎么了?出事了?”

  沈宁道:“没出事,人都杀光了。我从城西入城时,看到豫州的荀家来人了,而且去了王家。”

  “颍川荀家?我知道怎么回事。”李儒抚须笑了笑,解释道:“公子应该明白,世家想要长盛不衰,各家相互联姻乃是手段。王霄为他的嫡长子王北川找了个好姻缘,正是荀家的小姐,这次荀家来人,应该是商议亲事的。”

  “既然是商议亲事,应该是王家派人去荀家,现在反过来了,看来这门婚事不顺畅。”沈宁立即看出了里面的问题。

  李儒点点头,赞同道:“当年王霄和荀康是同僚,指腹为婚定下这门亲事,若是荀康之女普通,这门婚事自然没有问题。不过我有所耳闻,听说这位荀家小姐的才华了得,巾帼不让须眉,她反对婚事极有可能。”

  “绝对不能让王家和荀家联姻!实在不行,杀了荀家来人!”沈宁眯起眼睛,心中陡然升腾出杀心。

  李儒道:“公子放心,我会询问王北风,让他调查一下荀家来人。”

  ......

  此时东南王府内一片热闹。

  很久未露面的东南王司马越出现了,他面容枯槁,神情看起来很憔悴,已经无法自己行走,被人搀扶着坐在了主位。

  因为司马越的身体有恙,所以祝寿环节被缩短了下来,只让一些重要人物贺寿,其他人就免了。

  最后一名贺寿的人是齐王派来的姚子端。

  只见他捧着一个锦盒,来到堂下站立,笑道:“在下姚子端奉齐王爷之命,恭贺王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司马越点点头,笑道:“姚将军客气了,待本王向齐王问声好,多年不见,也希望齐王他多福多寿。”

  而这时,蒋枭已经从姚子端手中接过锦盒,打开后呈给司马越。

  当众人看到贺礼时,场面骤然一静。

  竟然是一块黑玉雕刻的棺材。

  姚子端笑着解释道:“王爷,此乃棺运亨通,这个寓意你可喜欢?”

  所有人大气不敢踹,真怕司马越一怒之下,把姚子端拉出去砍了。

  不过司马越并未生气,而是说道:“多谢齐王的贺礼,本王很喜欢,收下了。”

  姚子端拱手拜谢,其实他心中也松了一口气。齐王故意恶心他,姚子端只能照办,所以刚刚生死真的是司马越的一念之间。

  眼看着祝寿结束,一名戎装的将领来到门外,求见蒋枭,此举引起了很多人注意。

  “出了什么事?”司马越便问道。

  来人是彭城守军将领,没有大事,他绝对不敢打扰寿宴。

  蒋枭便将此人唤了进来。

  此人名叫魏庄,他拱手拜道:“卑职叩见王爷,恭祝王爷日月昌明、松鹤长春!”

  “好!看你行色匆匆,出了什么事?”司马越问道。

  魏庄跪下忙道:“卑职该死,冲撞了王爷大寿之喜,卑职该死!”

  “没关系!起来说话。”司马越问道。

  魏庄便如实说道:“启禀王爷,城西二十里外发生命案,王沧海一家连同护卫,共计二十八人,大大小小全部被杀!”

  “哦?”司马越一愣,完全没料到是这件事,他的目光立即看向了王霄。

  王霄正好闻声惊起,忙问道:“魏江军,你说什么?本官刚刚没有听清。”

  “回禀王大人,王沧海一家全部遇害,凶手已逃,不知身份。”魏庄又道。

  王霄脸色彻底巨变,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小声议论。

  王霄意识到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中,便连忙道:“王爷,发生了此等惨烈命案,下官得亲自去看看...”

  司马越道:“王大人请便。”

  王霄拱手退下,带着人急匆匆离去。

  而寿宴继续,王府设宴款待来宾,司马越则回去休息。

  “是你派人动的手吗?”司马越躺回床上,问向蒋枭。

  蒋枭摇了摇头,道:“不是!本来我有这个打算,但怕杀戮冲撞了王爷的寿宴,所以便拒绝了,没想到还有人会动手。”

  司马越咳嗽几声后,笑道:“王霄这下子掉进粪坑一身臭了,哈哈...王沧海的三儿子够他挠头了。对了,你刚刚还说荀家来人了?荀家不看好和王家的婚事,一直想退婚,只有荀康还在坚持,这次荀家来人绝对不是为了商量婚事。“

  “王爷,王霄勾结齐王,意图不轨,他遭逢这些都是报应。不过属下担心的是隐藏在暗中的势力,就比如这次,是谁杀了王沧海一家?不得不小心啊。”蒋枭皱眉说道。

  司马越点点头,道:“越来越多的势力来彭城横插一脚,荀家这次派人来,何尝不是?哎,本王的身体让太多人蠢蠢欲动了。”

  蒋枭没有作声,似乎知道司马越还有话要说。

  果不其然,司马越平和的语气突然变得阴冷。

  “下令,立即让李元骁官复原职,前往东莞郡主持大局,不用让我来见我,直接出发吧,告诉他,本王给他五个月的时间,把被占领的东莞郡收复回来!”

  “另外,等姚子端到达徐州地界后,直接派人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