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74章:青州来人
  沈宁本想睡个懒觉,谁知一大早就被叫醒了。

  “赵公子,奴婢奉命给你换药。”

  沈宁闻声望去,两个容貌一模一样,青春靓丽的少女站在床边,娇滴滴说道。

  “你们是谁?”沈宁顿时睡意全无。

  少女接着说道:“是世子让我们来的,专门服侍公子。”

  说着,两女上前,开始为沈宁换药。

  她们先脱下外套,接下来拆开包扎的绷带查看刀口,然后重新上药。

  随后...

  “两位姑娘,裤子不用脱,没受伤!”

  “真的,住手!男女授受不亲!”

  ......

  沈宁爱美人,但也取之有道。

  谢绝了两位小姑娘继续上药,沈宁换上衣服,在下人的指引下去见司马海云。

  没想到司马海云正被王妃训斥,沈宁本想回避,却没想到王妃一看是沈宁,连忙唤他过去,口中言语都是感激,她已经从孙彬和马亮口中听说了昨晚的凶险,他宠溺这个独子,就是她的生命,沈宁救了自己的儿子,那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随后,沈宁被留下一同用早饭。

  用餐中,王妃赏赐了沈宁不少珍宝,越看沈宁越顺眼,说道:“真羡慕李夫人,我若有女儿,也想让你做我的乘龙快婿。”

  沈宁笑道:“多谢王妃娘娘看重,小人何德何能有此大运。”

  “我也觉得可惜,没有妹妹。”司马海云应道,随即推了推面前的一碗肉,“流舒,你多吃点肉,伤势才能好得快。”

  沈宁道一声谢,没觉得有问题,但王妃却嘴角含笑看着两人,她最了解自己的儿子,谁能抢他一块肉都是烧高香,更不要说让他主动让出来。看来自己儿子是真的珍惜这位朋友,舍得拿出心爱的东西。

  这才说明长大了。

  王妃很欣慰,觉得该去找王爷好好说说,这么优秀的青年,就该重用。

  用过早饭,王妃离开,只剩下沈宁和司马海云。

  “流舒,你知道吗?昨夜王家就把王北风送来认罪了,送来时双腿都被打断了,据说是王霄亲自让人打断的腿,够狠。”司马海云笑道。

  沈宁并不奇怪,身处王霄这个位置,别说一个庶出儿子,就是嫡系也得打,而且现在把人直接送来,看似任东南王府处置,其实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东南王不可能杀了王北风。

  沈宁故作愤怒道:”打断双腿便宜他了!”

  司马海云笑眯眯道:“人被关进了王府地牢,我父亲说弄死不太可能,但我已经让人给他下了药,他被打断的两腿别想好了。流舒放心,以后我会替你报仇,搞不死王家我不姓司马!”

  这位性格暴躁的世子终于怀恨上了王家。

  沈宁的目标达成,笑着恭维了几句。

  随后沈宁告辞回家,司马海云不愿他回去,但沈宁心意已决,司马海云无奈,送了很多金银,还要把早晨换药的两位双胞胎送给他。

  “世子,君子不能夺人所好。”沈宁拒绝道,他可不想胡乱接盘。

  谁知司马海云说道:“她两人不会做饭,笨手笨脚的,只能干些杂活,我留着没用。”

  “世子只把她们当干活的?晚上不...嘿嘿...”

  “流舒你好坏哦,他们太瘦,我才不喜欢呢,懒得动手!”

  “世子美意,在下岂能推辞?”

  ......

  沈宁回到了自己的小宅子。

  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丫鬟就是舒服,又是端茶又是倒水,人长得勤快,干活也漂亮。

  昨晚发生的事自然也传入了各个世家的耳朵里,于是乎,沈宁的宅院内又迎来了探望的人。

  玉雪菲和李晴空送来了补品,玉雪菲嘘寒问暖,一脸牵挂,让一旁的李晴空怀疑到底谁才是和他有婚约在身的人。

  不过当看到小金、小莲两个一模一样的靓丽丫鬟后,玉雪菲就转忧为怒,气鼓鼓的瞪着沈宁。

  送走了两人,张辽和张秀儿也来了。

  三人聊了几句,机敏的沈宁发现了张辽心情有些不定,似乎有心事。

  对于张辽这位勇将,沈宁非常重视,乃是他接下来掌握兵权,获得战功的保障之一,所以需要维护好关系,加深双方的感情。

  “张辽,怎么了,看你有心事的样子。”沈宁问道。

  张辽一怔,叹了一声:“家中琐事,不提也罢。”

  一旁的张秀儿说道:“流舒哥,我爹让哥哥他娶亲,哥哥不愿意,昨日和父亲大吵了一架。”

  沈宁问道:“不喜欢女方,还是你有心仪的人了?”

  张辽苦笑道:“男儿志在四方,我现在根本没有娶亲的打算,但我父亲以家族之事为大,逼着我娶亲。”

  “对方谁啊?”沈宁问道。

  张辽应道:“豫州的孙家,主系嫡女。”

  豫州孙家,中品世家之一,和张家门当户对。

  张辽的父亲并非张家家主,张辽的大伯才是张家家主,他们只算张家主系的一支,而张辽又是庶出,能迎娶孙家嫡女,对张家而言是好事。

  世家之间就是这样,通过联姻结盟,很多世家之间都有层层联系。

  “你说的没错,男儿志在四方,不想娶就不娶。张兄,我有一事正想告诉你,慢则两三个月,快则一个月,我就要从军,你可愿意随我一起去?”沈宁问道。

  张辽眼睛一亮,连忙道:“我当然愿意,此乃我的荣幸!”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所以你需要拖延你的婚事,到时候随我从了军,你父亲鞭长莫及,就要求不了你了。”沈宁道。

  张辽郑重道:“好!”

  随后,张辽问道:“你准备去哪里?”

  沈宁想了想,“应该会去东莞郡吧,那里和青州交锋,最易获得战功。凭借李叔叔的关系,以及这次舍命相救司马海云,应该能得一个旅帅之位。按照大晋兵制,旅帅之位可领两百人,其下有两个队主,各领一百人,到时候我会继续运作,让你得一个队主。”

  “当然了,这是我的预估,不敢十拿九稳。因为徐州的大中正之位在王霄手中,他对我的定品必有影响,到时候如果旅帅之位得不到,队主位子绝无问题。这些都是打算,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

  张辽握紧了拳头,兴奋道:“早就想会一会青州的兵马了。流舒,我已经急不可耐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时间很快就到了。”沈宁哈哈一笑,其实自己心中也战意滔滔。

  ......

  而在此时,彭城的北城门,一行戎甲的百人队伍停在了城门前。

  守城将士严阵以待,拦住了对方。

  这只队伍百十人,身穿铠甲,坐下彪悍战马,手持长兵,一片肃穆杀机。

  守城校尉出声喝道:“来者何人!?”

  为首者是位青年男子,他拍马上前,望着巍峨的城池,眼中流露出觊觎之色。

  “我乃青州齐王麾下大将姚子端,奉齐王爷之命,来为东南王贺寿!你们阻拦本将军进城,这就是你们徐州的待客之道?”

  守城校尉脸色一沉。

  他早就收到上头传达的消息,知道青州来人这几日就到,今日终于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