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69章:让我好好疼爱你
  王北玄已经下落不明数日,还未找到尸体。

  王家一边怀揣着希望认为王北玄没死,一边又满心忧愁。身为父亲的王霄一夜白了不少头发,根本无暇处理州府的政务。

  而亲眼目睹这一切的王北风也病倒了,此时正在自己的宅子中...搂着小妾喝酒。

  此时此刻,王北风哪有伤心欲绝的表情,反而是翻身把歌唱的欢愉。

  就在他欢快尽兴时,忠实的仆人匆匆进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王北风放开小妾,惊喜道:“她来了?速速去请!赶紧把酒水收起来,快!”

  小妾连忙收走了酒水,王北风也躺在床上假装难受。

  不一会,女扮男装的竹红缨走了进来。

  王北风的目光看到竹红缨,眼睛一亮,心中顿时垂涎三尺。

  他早就知道自己弟弟身边有个女谋士,而且这位女谋士不仅做事漂亮,人也长得漂亮,让王北风艳羡无比。

  “竹姑娘,你怎么来了?”王北风脸上愁云伤感,询问道。

  竹红缨问道:“不知公子身边还缺下属吗?”

  没有铺垫,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此时的竹红缨面容高傲。

  王北风连忙坐了起来,脸上的伤感一扫而空,激动问道:“姑娘此话何意?”

  竹红缨道:“王北玄已死,我要么离开王家,要么另投门户,但我身负血海深仇,若是独自报仇谈何容易?与其如此,不如投靠公子你。”

  “敢问竹姑娘的仇人是谁?”王北风问道。

  竹红缨道:“东南王司马越!”

  王北风点了点头,心中不疑,毕竟这位美人可是跟随自己弟弟一年多了,被他信任和重要,身份绝对没有问题。而且王家和司马越是竞争对手,早晚有一天要开战,她投奔王家,也能更好地复仇。

  不过王北风却也问道:“我只是王家庶出,你投靠我有何用处啊?”

  竹红缨很直接的点头,道:“我自然明白,其实我想投靠的是王北川,他乃王家嫡长子,将来必然继承王家。可惜我见不到他。你虽是庶出,却也是王大人的亲生儿子。现在王北玄出事,王家其他分支必然虎视眈眈,所以王大人必须会重用你。”

  王霄是王家家主,但他也有兄弟,王霄的侄子就有七八位之多,也都梦想着继承王家家业。

  王北川现在领兵任职,他走的道路决定了他不可能坐镇王家,所以王霄为了威慑其他兄弟、侄儿的野心,自然会重用王北风,告诉所有人这个王家还轮不到其他人有想法。

  “你就这么笃信王北玄已死?”王北风问道。

  竹红缨看着他,冷笑道:“王公子比我心知肚明啊!你派人动的手,还在这里装蒜。”

  “什么?你听谁说的?”王北风心中一慌,震惊问道。

  竹红缨一愣,皱眉道:“我的人查到了一些谣言,说是你为了上位,杀害了王北玄,你若不信,可以问问你的心腹,看看他们有没有听到谣言。”

  王北风连忙叫来心腹,一询问,几名心腹竟然都听到了一些隐晦的谣言,说是王北风所为。

  “你们为何不告诉我?”王北风大怒。

  几名心腹道:“回禀公子,我们也是最近听到的谣言,而且很隐晦,便不敢打扰公子。”

  王北风怒道:“该死,再有下次,我就剁了你们!”

  “莫非真不是王公子所为?”竹红缨好奇问道。

  王北风点头道:“当然不是我,我岂能杀害北玄,他可是我的挚爱弟弟啊!”

  “该死!这一定是有人在栽赃嫁祸,我听到的其他谣言,还说北玄之死是是东南王府所为,这谣言已经传到我父亲那里,已经让我父亲心生警惕。如果污蔑我的谣言在传入父亲耳朵里,那就麻烦了。”王北风慌张道。

  这时,竹红缨主动请缨,道:“王公子,投诚历来需要献上礼物,这样吧,谣言之事交给我,我会在最短时间内查出是谁在散布。”

  “当真?竹姑娘若是办得好,以后你的大仇便交给我了!”王北风立即许下重诺。

  竹红缨顿时笑了,拱手道:“拜谢公子。”

  虽是女扮男装,但这一笑让王北风心脏跳的剧烈,好想扑上去,撕开她的衣服啊。

  竹红缨忍住心中对他的厌恶,又继续道:“王公子,我还有第二份礼!”

  “什么好东西?”王北风高兴不已,自己的弟弟死后,果然是好事一个接着一个啊。

  竹红缨笑着问道:“公子可愿随我去个地方?”

  ......

  彭城内共有十二坊,城南四坊,皆是达官显贵世家大族。鼓兰坊在东南处,偏东区域有座幽静的小宅子。

  此时,王北风随着竹红缨来到了小宅外。

  王北风眼光热切地看着这座宅子,问道:“她就住在这里?”

  “没错。”竹红缨回道。

  王北风吞了吞口水,道:“我的好弟弟,藏得真够隐蔽了,为了不让父亲知道,连我都瞒着,可惜了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小娘子竟然守了寡。弟弟放心,作为你的哥哥,一定不会让弟妹寂寞。”

  说罢,王北风急不可耐的敲响了门。

  此时宅子厅内,坐着一位身段妖娆,容貌不俗的女子,她正是胭脂阁曾经的花魁之一,白素素,自从被王北玄赎身后,便住在这里。

  这几天听说王北玄出事,她也神情悲鸣,虽然谈不上爱他,但却感激他。

  “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她,她大喜,以为是王北玄来了,连忙跑出去打开了宅门。

  谁知,门前并不是王北玄,而是王北风。

  白素素曾是花魁,自然认识城中的世家弟子。

  “王公子,你怎么...怎么找到了这里?”白素素一惊。

  谁曾料到,王北风直接扑了过去,直接抱起了白素素。

  白素素不停地挣扎,但岂是王北风的对手,根本挣脱不了。

  王北风眉飞色舞,一脸癫狂,如同陷入病态,脸上带着潮红。

  “好弟妹,北玄死了,你一定很伤心很寂寞,今天我来了,就让我好好疼爱你。”

  语气中充满了病态的兴奋,他被王北玄欺压的太久,此时彻底爆发心中压抑的苦楚。

  抱着挣扎的白素素,不由分说进了屋。

  竹红缨合上宅门,忍不住地叹了一声。

  “这个赵流舒,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毒的计谋都能想出来,真不是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