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68章:设计开始
  李儒的速度很快,第二天上午就买下了隔壁的宅子,然后让人打通了围墙,并修建成了一个拱门,次日就入住了进去。

  沈宁本想陪李儒好好喝一杯,祝贺他乔迁之喜,却没想到司马海云又跑来蹭饭。

  李儒得知这个大胖子是东南王府世子后,面露诧异,他万万没想到沈宁和这位世子的关系如此亲近,但很快李儒就明白了沈宁的目的。

  趁着司马海云正在盯着美食的制作,李儒问向沈宁:“你故意接近司马海云,是想找寻机会弄死他,嫁祸给王家?”

  沈宁点了点头,“有这个打算,但司马海云身边有高手保护,很难得手。现在王北玄死了,我已经命人散布谣传,说王北玄之死和东南王府有关,虽然谣言不可信,但也会影响王霄的判断。如果能趁机搞死司马海云再嫁祸给王家,那东南王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李儒应道:“驱虎吞狼的确是好计谋,但司马越不傻,瞧瞧这几名护卫,估计都是大武师境,就算晴空他爹来了,一时半会都不敢说能杀了对方。另外,依我之见,司马海云不能杀!”

  沈宁一愣。

  李儒解释道:“司马越只有两个儿子,嫡子司马海云,庶出司马海英,一旦司马越死了,东南王府只能由司马海云继承,而此人身胖无脑,醉心于美食,这样的人可比城府深、心性狡诈的司马海英要好摆弄。司马越知道晴空父亲忠义,所以重用他,这是他为自己儿子挑选的护路人,你现在和司马海云交好,将来开始接触兵权后,一定会得到他的重用。现在的你应该闷声发展势力,而不是强出头。你若站得太高,就是出头鸟。”

  “我之前不知道你和司马海云的关系,现在有了这层关系,不用太可惜!所以不仅不能让司马海云出事,你还得加大在他心中的份量,不能仅仅靠美食来维持关系。”

  沈宁明白李儒的意思,笑道:“看来得用些苦肉计了。”

  李儒顿时笑了,就喜欢和聪明人交流,思路在同一区域。

  “你可有可靠的人手?”李儒问道。

  沈宁点点头,道:“晚上我介绍两个人给先生认识,是我到彭城后拉拢的心腹。”

  “好!”李儒应道。

  ......

  沈宁用红烧肉送走了司马海云后,便和李儒品茶,夜幕降临后,越一刀和竹红缨悄悄地来到了。

  越一刀和竹红缨也不相识,这是第一次见面,便由沈宁介绍了各自身份。

  “这位是越一刀,我命他拉拢城中乞丐,成立了丐帮。”

  “这位是竹红缨,来自阴阳道。”

  “这是李儒先生。”

  三人互相打了个招呼,算是认识了。

  李儒知道沈宁并未把真实身份告诉两人,这是处于谨慎的考虑,同时让李儒对沈宁更加佩服。

  他才十七岁,这么小的年纪便有这么高深的谋略和城府,当真是难得可贵。

  人和人真的不一样,有些人就算开局是地狱模式,也能一路驰骋,问鼎人上人。而有些人就算守着权柄利剑,也守不住基业,毁于一旦。

  这时,沈宁开口道:“这次把你两人请来,一是互相认识,二是有件事需要你们来做。”

  “居士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越一刀比较恭敬。

  但竹红缨从一开始就是被沈宁要挟而帮他做事,所以她问道:“什么事?”

  “刺杀司马海云。”沈宁笑道。

  “开什么玩笑!你这是让我们送死!”竹红缨秀眉一蹙,立即反对。

  沈宁并不生气,说道:“为什么?”

  “谁不知道司马海云身边高手如云,想要杀他必须宗师高手,但身为宗师高手都是有脸有面的人,谁能拉下身份刺杀一名世子,而且还主动和东南王结仇。”竹红缨说道。

  沈宁笑道:“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自然不是让你们送死。竹红缨,现在王北玄生死不明,你有什么打算,还要继续呆在王家吗?”

  竹红缨到现在都不知道沈宁的底细,若不是想通过他寻到沈家遗子,竹红缨根本不想和沈宁合作。

  “你有什么安排?”竹红缨没有回答,而是问道。

  沈宁笑道:“王霄有三个儿子,嫡长子王北川,嫡次子王北玄,庶出王北风,如今王北玄出事,王北川又在徐州北部的东莞郡抵御青州兵马,一时半会回不了,所以现在就给了王北风的机会。王北玄虽是王北风的弟弟,但依我看啊,王北玄出事最高兴的莫过于他了。所以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投入他的阵营,全力帮助他。然后制造机会,让我和他发生矛盾。到时凭王北风的阴险心思,定然会派人杀我,到时候我会把刺杀目标往司马海云身上转移。”

  此乃一石二鸟。

  既能诬陷王家刺杀司马海云,沈宁还能设计以身犯险救下司马海云,从而拉近他的关系。

  竹红缨望着沈宁,有些不寒而栗,眼前这个少年笑容温和,但每一句话都是置人于死地的毒计。

  “好!我可以这么做!但王北风不傻,我就算投靠了他,但他有可能不受我的挑拨。”竹红缨说道。

  沈宁看向了越一刀:“越一刀,由你散布一些谣言,谣言的范围不要广,只让王北风的仆人们听到,而谣言的内容是:王北玄之死,乃是王北风算计!只有杀了嫡系弟弟,他才有可能出头。”

  “属下明白。”越一刀恭敬道。

  沈宁又看向竹红缨,问道:“王北风听到这些谣言,必然担忧,他怕传到自己父亲耳朵里,所以他必要调查。这时就需要你出马啊,到时候你就说是我散布的谣言,如此,还怕王北风不会派人杀我吗?”

  “没问题!”竹红缨点点头,越加感觉眼前的少年歹毒无比。

  沈宁笑了笑,看向李儒。

  李儒抚须不语,看来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待越一刀和竹红缨离去,沈宁才恭敬问道:“先生,刚刚我的安排可有不足之处?”

  李儒笑道:“环环相扣,非常好!王北风听到谣言必然心慌,不过我觉得只是单纯的谣言还不够,可以加点料。”

  “请先生明示。”沈宁忙问道。

  李儒继续道:“我听说王北玄有一位美娇娘,曾是胭脂阁的花魁,被王北玄重金买下。王家家规严格,所以王北玄不可能让此女住在王家,你可以查查她的住所,然后让她和王北风产生交集。食者性也,王北风拒绝不了美色,而你又恰好撞破他们的勾当,这样就抓住了王北风的把柄,更加能佐证你的谣言,从而让王北风对你怀恨在心,必须动手杀人。”

  “我明白了。“沈宁笑道。

  谁知,李儒又正色道:“最后我要说一点!公子是做大事的人,以后这种算计不可亲自出马,因为有可能立于危墙之下,这是大忌。现在我们的资源较少,只能这样做,但以后尽量少做甚至不做,你的安全最重要。”

  沈宁心中大暖,郑重点头,道:“先生放心,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