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67章:得先生相助,如虎添翼
  沈宁明白李家的难处,自然相信李儒的解释,更何况李儒是降临人物,对宿主有自带的忠诚度,再加上他和孟星辰是结拜关系,层层纽带下来,谨慎细微的沈宁也相信了李儒辅助自己不是阴谋。

  沈宁很激动,再次拱手拜道:“多谢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李儒伸出双手扶起了沈宁,厚实的手掌紧紧地抓住沈宁的手腕,郑重道:“这是我的荣幸!当年沈将军不仅仅是大晋的骠骑大将军那么简单,他打得外敌不敢犯我们大晋,护佑边关数百万苍生,这才是功德无量。所以能帮他沉冤昭雪,乃是我的荣幸,这是身为汉家男儿应该有的操守。”

  沈宁闻之,眼眶微红,感动地点点头。

  “对了先生,现在我调查出东南王司马越和王家参与了陷害沈家之事,你是否知道更多密辛?”沈宁问道。

  李儒叹道:“你可知,当年为何只有沈家出事,其他和沈家有关系的家族都平安无事?”

  沈宁摇了摇头。

  李儒道:“沈将军的仇家多,但受沈家恩惠的家族同样也多,所以当沈家遭难后,很多世家都出面相助,当时摆在圣上眼前有两条路。”

  “第一条路,杀光和沈家有关系的所有世家,但此举牵连太多,会血流漂杵,甚至可能直接将大晋拖入大乱之局。”

  “第二条路,只问罪沈家,但沈家的判决就得是满门抄斩,杀光所有人,这样才能以绝后患,沈家没了人,那些交好的世家自然就会老实了。”

  “最后,沈家被满门抄斩了。”

  “我告诉你这些,是想告诉你,当今圣上虽然昏庸无道,但不傻,他知道沈家和沈将军的重要性,但他依然要动手,便说明外人的谗言虽有,却不是最关键的,如果圣上没有杀心,那些世家又怎么可能陷害沈家?”

  “所以当今圣上,便是你最大的敌人!”

  “其次,沈家出事是妨碍了其他世家的利益,但我推测,这里面不仅如此,还可能有外敌的参与。”

  “自从沈将军战死沙场,大晋边关数州被鲜卑等外族侵占,大晋彻底走向混乱,所以这不仅仅是利益争夺那么简单,是有更大的野心。”

  沈宁点了点头,说道:“是有人想取大晋而代之!”

  李儒沉声道:“没错!所以沈家被灭是一群野心家的谋划,而且蓄谋已久,他们藏得极深,东南王司马越和王霄只是参与者,事后分一杯羹便被请出了核心利益圈,便能说明他们的地位。你的真正仇敌还藏在暗中窥视。”

  “当然了,司马越和王家虽然只是参与者,但他们一定知道一些内幕,从他们口中,一样能撬出有用的内幕。对了,王北玄之死,可是你设计的?”

  沈宁摇了摇头,道:“我准备杀他,还没来得及动手。”

  不是沈宁不相信李儒,而是因为李晴空落了水让他选择了隐瞒。

  虽然沈宁不会让李晴空出事,但如果真相让李儒知道,他会以为沈宁是个为了计谋还不择手段的人,毕竟李晴空是他的亲侄女,这样会影响他的忠诚度。

  李儒道:“王北玄出事,对我们而言是好事,我觉得可以好好利用这一点,彻底恶化王家和东南王的关系。他们面和心不和多年,也该彻底撕破嘴脸了。另外,你准备何时表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你已经验证了晴空父亲的忠义,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沈宁尴尬笑道:“说出真相后,不知该如何面对李叔叔,所以就一拖再拖,而且一旦表明身份,就彻底将李家拉入了深渊的边缘。”

  “你不用如此担心,晴空父亲会理解你的,至于李家的未来,就算你不出现,结果也是一样的,何不支持你呢。而且你表明了身份,我们才能进行后续的计划,你不能一直做赵宝玉,赵家马上要出事,司马冏很快就要动赵家了,你该趁着还有时间,发挥这个身份的余热,开始接触兵权!”李儒笑道。

  昨天才说服玉雪菲骗了李晴空和李元骁,现在就要表露真相,的确蛮尴尬,而且还会暴露沈宁和玉雪菲的关系。不过李儒说的没错,沈宁的确需要尽快掌握兵权了。

  借用赵宝玉的身份,在凭借李元骁的举荐,沈宁进入军营立即就是旅帅职务,到时候获得战功,成为幢主不成问题。

  如果没有这个身份,就算有李元骁的帮助,最多是什长。

  至于以后司马冏铲除了赵家,沈宁身份暴露,那时候的他有了军功护身,在凭借李元骁女婿身份,足以保全官职,毕竟司马越这个面子还是要给李元骁的。

  “先生,还是再等几日吧,我会亲自向李叔叔表明身份。”沈宁想了想,还是再等几日。

  李儒笑道:“以后我就留在彭城了,听说你买的宅子旁边有座空宅子,我准备把那里买下,到时候把围墙打通,方便我们商议。”

  “得先生相助,如虎添翼。”沈宁在此拜谢。

  随后,两人没有聊太久,便出去。

  沈宁离开后,李元骁看向李儒,问道:“你不在下邳怎么突然来彭城定居,另外,看你和赵宝玉交谈甚欢,莫非有什么问题?”

  李儒随意道:“下邳是乡野之地,哪有州城繁华,我又不住你家吃你粮食,你怕什么啊。至于赵宝玉此子,聪明睿智,很对我的胃口,可惜我没女儿,成不了我的女婿啊。”

  李元骁瞪了他一眼,问道:“过几日就是东南王的寿辰,寿礼我还没准备,你觉得送什么好?”

  李儒正在品茶,听闻这话,动作一怔。

  “听说青州齐王司马冏派人来贺寿,此人是谁?另外,你不觉得司马冏此举有其他目的吗?”李儒问道。

  李元骁道:“据说是司马冏的女婿姚子端,至于目的,无外乎猫哭耗子,装模作样,顺便确定一下东南王的病情。”

  李儒却笑了,道:“没有那么简单。”

  “哦,是吗?你是不是有其他怀疑?”李元骁连忙问道。

  李儒站起身来,哼道:“有本事自己查啊,你是二哥,我是三弟,而且我初来彭城,你好意思问我啊...”

  说罢,扬长而去。

  李元骁张了张嘴,哭笑不得。

  都已经不惑的年纪了,怎么还像个小孩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