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66章:一心只为精忠报国
  沈宁跟随李孝杰、李云长来到了正厅,就看到李元骁正和一位中年男子聊天。

  三人进去后,沈宁拜道:“侄儿拜见李叔叔。”

  李元骁笑着点点头,介绍道:“流舒,这位是你三叔。”

  沈宁拱手拜道:“侄儿赵流舒拜见三叔!”

  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并扶起了沈宁。

  上下打量沈宁后,笑眯眯道:“果然一表人才,不错不错,看来当年为晴空许下这桩婚事是对的。”

  “三叔廖赞了。”沈宁腼腆道。

  谁知中年男子话音一转,问道:“听说是你手刃了沈家遗子?”

  沈宁隐晦地瞥了一眼李元骁,看到他面无表情,自己也猜不出这位三叔的话中意,便应道:“是。”

  中年男子又道:“沈家遗子死了也好,已经十八年了,也该风平浪静了。另外,听说王霄的儿子也生死未卜?”

  沈宁点了点头,表示回应。

  “贤侄来到彭城后,见证了不少大事啊。”中年男人笑道。

  沈宁察觉出他的话中另有他指,拿不准他的意图,便回道:“如今整个天下都是多事之秋,乱世之下哪里有太平,大事又何止彭城。”

  中年男子笑道:“说的没错,那贤侄觉得,如今乱世当道,身为有志之士,该如何处之?”

  “自然是精忠报国!”沈宁信口就来。

  “但是现在各地割据、奸臣当道,朝纲混乱,天下不公,有志之士想要精忠报国,不怕战死沙场,就怕死在阴谋当中,你觉得呢?”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朝纲混乱更该站出来,*******?”

  “好一个人生自古谁无死!好一个留取丹心照汗青!怪不得盛赞你为儒道崛起之秀!”

  “三叔夸奖了,侄儿并非儒道崛起之秀,只是在追求知行合一,坚守良知。”

  ...

  中年男子似乎有考究沈宁的意思,询问了许多问题,沈宁意气风发,家国天下吹得天花乱坠,诗词张口就来,简直是大晋的先进少年。

  不管你怎么说乱世黑暗,沈宁就是精忠报国。

  搞不懂这位三叔的心思,那就以不变应万变。

  李元骁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直到两人聊得差不多,才道:“时辰不早了,用午宴吧,你俩若是相谈甚欢,吃饭完好好聊。”

  中年男子笑道:“好啊,贤侄可愿意?”

  “侄儿的荣幸。”沈宁回以笑容。

  一顿午饭吃的风平浪静,饭后,中年男子要和沈宁继续细聊,沈宁无奈,总感觉此人透着古怪。

  来到书房,屋内只有两人。

  沈宁正准备坐下,一脸笑容的中年男子突然说道:“你不是赵宝玉,你到底是谁?”

  沈宁眼瞳一缩,脸上却是错愕表情,诧异道:”三叔这是何意?我不是赵宝玉,难不成还是贾宝玉?”

  中年男子笑道:“小小年纪城府这么深,一举一动毫不破绽,心理素质极高,果然不简单啊...玄机子是沽名钓誉,但他对你的评价却是歪打正着,你若进入朝野,将来必是位极人臣,而且是奸臣。”

  沈宁看出他没有恶意,便笑了笑表示回应,继续看他搞什么鬼。

  中年男子知道自己诈不出沈宁真话,但继续道:“你可知,我们李家和赵家是世交,虽然两家好些年没正式见面,但也有书信往来。”

  沈宁最怕就是不稳定因素出现,毕竟他假扮赵宝玉的计划是临时起意,走一步看一步,而不是经过长时间的谋划。

  “三叔就是因为这些书信,认为我不是赵宝玉的吗?”沈宁反问道。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自然不是,两家来信谈的是要事,子孙之事还上不了纸面。”

  沈宁一滞,真想给他一拳,既然不是你提这事干什么?

  “那三叔怀疑的理由是什么?”沈宁又问。

  中年男子嘿嘿一笑,道:“因为孟星辰告诉我的。”

  沈宁好奇问道:“孟星辰?他是何人?”

  中年男子拍手笑道:“你小子,还真是谨慎入微啊,这都诈不到你,不错不错。看看吧。”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了沈宁。

  沈宁打开信后,孟星辰那熟悉的笔迹映入眼帘,紧接着,沈宁眼睛瞪大,豁然起身。

  他吃惊地不是孟星辰写的这封信,而是信开头的名字。

  “孝儒兄!”

  李孝儒便是李儒,难不成...

  “三叔名讳是李儒?”沈宁连忙询问。

  中年男子摸了摸颌下胡须,点点头道:“正是李某。”

  沈宁瞬间激动不已,系统降临的李儒竟然是李元骁的三弟?这还真是亲上加亲啊。

  随后,沈宁的注意力又放在了信上。

  信中,孟星辰请求李儒来彭城辅助沈宁,同时还把沈宁的身份如实告知。

  所以说,李儒从一开始,就知道沈宁是假的,刚刚在外面那番交谈,完全是他恶趣味的试探,当然了,也是为了看看沈宁的品性和能力。

  “你孟叔到了彭城后,就修书于我,让我来辅佐你,他知道你身边无人可用,怕你有事考虑不周,深陷险境。”李儒介绍道。

  沈宁从未听孟星辰说过李儒的事,便问道:“三叔知道我的身份,还愿助我?而且看来,三叔并未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给晴空的父亲啊。”

  李儒明白沈宁的疑惑,便道:“你父亲当年不仅救过晴空父亲,而且帮过李家,我和孟星辰是结拜兄弟,于情于理,都要贡献一份力。当然了,如果你不优秀,我也不会辅助你,因为那是往死路上走。”

  顿了顿,李儒又道:“现在李家正处于风口浪尖,站着不动就是死,后退也是死,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而且想走名正言顺的正道走不了,所以从本质上讲,我们没有什么区别。”

  沈宁明白,李儒指得风口浪尖,是现在李元骁的位置。

  作为东南王最信任的武将,李元骁及身后整个李家都拴在了东南王的阵营上,而东南王病情严重,嫡子司马海云只知道吃,能力低下,庶出的司马海英倒是有城府,但他不是嫡系,很难当家。

  而徐州地段重要,虎视眈眈的势力较多,最最重要的是,就连当今陛下都想让东南王挪挪窝,派个心腹来镇守此地。

  所以纵观四周,都是李家的敌人,如果哪一天皇帝要动徐州,第一个要下刀子对付的家族就是李家。

  所以李儒才会说,他们李家和沈宁的命运并无区别。

  ps:晚上还有一更,为打赏的各位老哥加更…捂脸…本书成绩不好,所以会早上架,到时候爆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