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65章:被埋没的顶级谋士,李儒!
  虽然沈宁身负血海深仇,敌人众多,但他却充满了自信,为什么?

  一是他本身就优秀,第二自然是因为系统辅助。

  算算时间,沈宁穿越这方世界近两个月,已经进行了两次降临。

  第一次降临是张三李四等五人,他们虽无高超的武艺和运筹帷幄的谋略,却是忠诚的仆人,能帮助沈宁处理很多琐事,避免了凡事亲力亲为。原本70%的忠诚度也随着沈宁对他们的器重和信任,而变成了90%,基本不会背叛沈宁。

  第二次降临了张辽。

  虽然是年轻时的张辽,但他已经显露勇猛和忠勇,而且沈宁也很年轻,由他陪着自己成长,共同征战这天下,才有意思,不会出现君成而将老的悔恨。

  现在张辽的作用还没体现出来,因为现在沈宁是以计谋为主,而且也没有刻意安排他做事,先交好,把忠诚度再往上提一提。等沈宁摆脱赵宝玉这个假身份后,就得抓兵权了。

  沈宁比谁都明白,手中握有兵权的重要性。

  为什么费尽周折测试李元骁,并且以他为突破口,就是因为通过他才能让沈宁掌握兵权!

  手中有兵有马,腰杆才能硬起来。

  而到那时,张辽就是一员猛将。

  如今开启第三次降临,内容让沈宁很是眼馋。

  瞧瞧这次降临物:

  “火药!”

  “李儒!”

  “罗汉拳!”

  “薛仁贵!”

  “白酒提纯法!”

  “孙二娘!”

  “青龙偃月刀!”

  “李世民!”

  ......

  除了混进来一位奇怪的孙二娘,其他的降临都让沈宁心旷神怡,若论里面最想的要,无外乎火药和李儒以及薛仁贵。

  大晋盛行炼丹,也有伏火之法,但火药处于萌芽,根本不成熟。沈宁虽然知道火药是用木炭、硫磺等物混合而成,但比例不清楚,而他也没有其他穿越者的牛逼才学,能一下子就把火药配方弄出来。

  如果能降临火药,那岂不敌无我有!

  至于薛仁贵,自然不用说,唐朝名将,有勇有谋,不逊色于张辽,如果降临了他,到时候能成为左膀右臂。

  至于李儒...

  沈宁不知这位李儒是三国演义中的,还是正史中的。

  这番念头只是须臾,沈宁回过神,继续和玉雪菲闲聊,并未立即开启转轮。

  两人聊了大半个时辰,明月高悬后,玉雪菲才不舍得离去。

  沈宁没有留她过夜,虽然沈宁明白,自己硬来的话,对方欲拒还迎下,也就从了。

  但沈宁不是那样的人。

  嘴上花花,甚是动动手都可以,一垒二垒都可以,但一旦本垒打就得深思熟虑了,沈宁是海洋中的王者,却也是有节操的。

  回到房间后,沈宁立即开启了大转轮。

  转轮飞速转动,旋转中牵动着沈宁的心神,渐渐的,转轮的速度降了下来,指针划过每个区域,到底会选中哪一个,无人可以预知。

  终于,指针开始慢了下来,进入“九纵一入”。

  沈宁呼吸一窒,此术他虽有掌握,唯恐技术不到家,难以大成,若得此术,功力必定见长啊。

  随后,指针划过,进入了“李世民”。

  额...如果降临了他,是他跟着老子混,而是老子跟着他混?

  刚刚说错话了!

  应该是混进来孙二娘和李世民这两个奇怪的家伙。

  指针越来越慢,终于停了下来。

  “李儒!”

  沈宁眉眼惊喜,连忙问道:“系统,这位李儒出自何处?”

  “出自三国演义,董卓之婿!”系统回道。

  随后,系统打开了任务介绍:

  “李儒:本名李孝儒,字文优,东汉末年的博士、弘农王郎中令,是董卓的首席谋士,为董卓所亲信,大小事宜均与之参谋,堪称智囊。”

  沈宁拍手庆贺,笑道:“正合我意!”

  正史中对李儒的介绍很少,《后汉书》上写道:“关东兵起,共讨董卓。董卓置弘农王刘辩于阁上,使郎中令李儒献上毒药,刘辩不肯饮,董卓等强逼之。”

  郎中令是禁军侍卫官职,所以正史中李儒并没有介绍多大才能,就是打酱油的。

  但在三国演义中就不同了。

  他是董卓的首席谋士,才智和谋略绝对属于一流,曾经设计大败曹操,差点搞死了他,可惜站错了队,跟了董卓。

  如果董卓能听他的计谋,舍弃貂蝉赏给吕布。十八路诸侯兵临时,董卓也听从他的建议的话,董卓还可能败的没有那么早。

  有人说,三国毒士是贾诩,但这位李儒的毒计可不比贾诩差多少。

  现在的沈宁算是孤军奋战,徐七伤、孟星辰他们不在身边,什么事都需要沈宁自己谋划,但俗话说百密尚有一疏,但沈宁没有一疏的机会,疏了就是输了,而输了的结果就是亡命天涯。

  所以在沈宁心中,迫不及待需要有人替他出谋划策。

  现在终于来了。

  这个因为站错队而没有机会在三国谋士中爆发耀眼光彩的顶级谋士,降临了这方世界,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令人期待。

  一夜无话。

  次日早早醒来,沈宁雷打不动的继续练枪。

  降临了李儒,但李儒在哪里?

  会不会主动登门拜访?

  早饭后,沈宁没有等到李儒,等来了李元骁派来的护卫,请他过府。

  昨天才试探了自己,确定自己不是沈家遗子,看来今日邀请不是鸿门宴了。

  沈宁便换件外衫,骑马前往李府。

  路上,遇到了行色匆匆的将士,看样子是去石狗湖。

  王家还没放弃打捞王北玄,这都第四天了,如果王北玄真的淹死了,应该漂浮起来了才对。而找不到尸体,算是不幸中的好消息。

  可惜,他们永远找不到了。

  来到李府,李孝杰和李云长正在门前等候。

  自从沈宁传授李孝杰几招莫家拳,他便成了沈宁的迷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不打不相识,打是亲骂是爱。

  至于李云长,看他两腿发飘,要不是因为女人,要么是跪的,而且脸颊还有些肿起痕迹,看来李元骁没少教训他。

  因为是沈宁杀了沈家遗子,间接救了李家,所以此时李云长的态度也友善了很多。

  “流舒哥。”只听他恭敬道。

  沈宁点点头,然后问道:“你俩怎么来迎我了?今天贵府有什么喜事吗?”

  李孝杰道:“没啥喜事,我爹从老家来彭城了,所以请你来见见。”

  身为李晴空的未婚夫,李元骁的亲弟弟来了,的确需要到场。

  李元骁的老家在徐州下邳,有兄弟三人,李元骁排行老二,老三正是李孝杰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