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58章:浪里小蛟龙
  厅内,沈宁正在接待李晴空和玉雪菲,三人正聊着天,没想到司马海云前来拜访。

  将这个死胖子请进客厅,他临门看到厅内坐着的两女,便立即对沈宁挤眉弄眼,问道:“流舒兄,没有打扰吧,要不我改天再来?”

  说完,还凑到沈宁跟前,低声道:“行啊流舒兄,小姨和外甥女,你这调调高明,在下佩服,今日又学了一招。”

  “世子别开玩笑了,请进请进。”沈宁嘿嘿直笑,那得意的表情似乎说明了什么。

  司马海云和两女打招呼后,便道:“今日前来是想请流舒出城游湖,然后品味美食,上次流舒说的游船烧烤让我馋了很久啊,船我早就准备好了,停靠在了湖边。正好两个姑娘也在,可愿同往?”

  玉雪菲连忙看向李晴空,她是万分乐意,但是知道李晴空不喜,所以询问她的意见。

  李晴空本想拒绝,突然想到自己父亲的安排,这正好是天赐良机,便道:“好,那就打扰世子殿下了。”

  “不打扰,不打扰。”司马海云笑道。

  就这样,四人立即出发,前往城外的石狗湖。

  出发的同时,沈宁给了李四一个眼色,李四心领神会,立即去见竹红缨。

  彭城外有一条黄河支流,若遇上游黄河泛滥,彭城经常被淹,而石狗湖便和支流相连,水多的时候一片汪泽,风调雨顺时,这里风景还可。

  彭城没有江南水乡的细腻,风景较少,自然而言能游玩的地方也就很少,所以碰到风和丽日时,石狗湖旁边很热闹,彭城的文人墨客,都喜欢乘船于此,陶养情操。

  而寻常人坐的船,都是小船,最多三四人同乘,不过作为东南王世子,司马海云的游船可没有那么简单。他专门命人弄来了一艘花船,打扮的花枝招展,沈宁早就知道情况,因为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但他还是故作不知,好奇询问得知,这艘船竟然是彭城最有名的青楼胭脂阁的画舫船。

  别小看青楼的手段,能成为彭城最大的青楼,不管是世家弟子,还是贩夫走卒,都能接待而且没人敢闹事,这说明胭脂阁的手段,有人说它们背后是东南王府,如今看来,传言不虚。

  李晴空和玉雪菲一听是青楼的画舫,顿生抵触。

  恰在此时,竟然巧遇了认识的人。

  王北玄、王北风两兄弟,还有张家的张旭、邢雨等人走来,看到东南王世子后,连忙走来行礼。

  司马海云一看王北玄,顿时阴沉着脸色,他向来记仇,如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至于两人到底有什么恩怨,其实司马海云也说不清楚,就是烦他,想削他。

  “拜见世子殿下。”几个人拱手行礼。

  司马海云的目光还在瞄着王北玄,吓得王北玄已经想好了逃跑的路线,凭自己的速度,对方根本追不上自己。

  有本事你就来追我啊!

  沈宁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现在已经恶化了司马海云和王北玄的矛盾,也该进一步恶化了。

  所以沈宁便道:“世子殿下,人多才热闹,享受美食就该众乐乐,不如邀请这几位共同游湖,世子觉得如何?”

  “不必了,道不同不相为谋。”王北玄记恨沈宁,都是他坏了好事,现在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已解心头之恨。

  此话一出,司马海云怒上眉梢,冷笑道:“看来王公子对本世子意见很大啊,好,好,本世子记住了。”

  王北玄一看这一幕,顿时吃瘪,连忙解释:“世子殿下,在下并非说你,而是指的赵宝玉这厮。”

  “赵兄乃是我的好友,你说他就是说我!”司马海云怒道。

  王北玄只能忍气吞声,说道:“还请世子殿下息怒。”

  沈宁则趁机道:“世子,我们上船吧。”

  司马海云点点头,便和沈宁上了船,李晴空和玉雪菲紧随其后。

  邢雨看到了李晴空,双眼就放光,自然二话不说也上了船。张家的张旭只是中品世家,自然不敢忤逆司马海云,乖乖上船。

  最后只剩下王北玄和王北风面面相觑,只能乖巧上船。

  眼看着游船要开了,却没想到,又有熟人来了。

  赫然是张辽和张秀儿。

  两人去拜访沈宁,听说沈宁来了这里,这才追来。

  沈宁大喜,连忙下船迎接,将两人邀请上了船。

  就这样,一行人开始游船。

  春风吹皱了涟漪,湖光潋滟,碧波荡漾。远处云龙山起伏,云雾缭绕。岸边桃花芳菲,点缀着颜色。

  近远之景交融,虽无江南水乡的精致,却也别有一番味道。

  怪不得世家人都喜欢来此游船,的确能放松心情,而穷苦百姓忙于生计,自然看不到这番景色了。

  李晴空、张秀儿和玉雪菲在二层甲板聊天,三女因为沈宁而熟悉,交谈之余,李晴空和玉雪菲都看出了张秀儿才学渊博,乃是才女,心生好感,不知不觉成了好闺蜜。

  邢雨和张旭站在距离三女不远处的地方,虽是赏景,却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想和李晴空搭讪,准备撬沈宁的墙角,想给沈宁头上种上青嫩的青草。

  而沈宁则和司马海云、张辽在一层,坐在椅子上一边聊天,一边指挥美厨娘烧烤。至于王北玄和王北风两兄弟,老老实实坐在一旁,生怕又惹怒司马海云。

  这时,沈宁指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突然问道:“张辽,你可精通水性?”

  张辽摇摇头,道:“不熟悉,不生活在河边、湖边,没机会练习水性。而且俗话说,宁欺山,莫欺水,水无常势,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流舒你会啊?”

  “当然不会!我们青州那里山多水少。”沈宁笑着回道。

  作为特种侦察兵,什么泳没有试过,不过此时可不能承认会游泳。

  沈宁说完,又看向司马海云,笑眯眯道:“世子殿下会吗?”

  司马海云正盯着羊肉串呢。

  沈宁用胡椒和孜然,再加一些草药配置的烧烤料,虽没有辣椒粉这个灵魂的点缀,但烧烤出的香气足以征服司马海云了。

  司马海云感觉很幸福,一边赏着景,一边吃着美食,这辈子就值了。

  听到沈宁的询问,司马海云回过神,道:“我当然也不会,不过我到水里应该会飘起来。正如张辽所说,不生活在水边湖边,谁会精通水性啊。我以前有一名护卫,号称水里小蛟龙,曾经看过他在水里,摸鱼什么的非常厉害。流舒你想练习水性?”

  “有这个想法,总感觉精通水性是一项傍身的本领,依我看啊,彭城的世家子弟中,极少有人精通水性。”沈宁故意说道。

  一旁的王北玄突然冷笑一声,“你不会,不要质疑其他人,这样会显得你孤陋寡闻。”

  “没错,北玄就精通水性,号称浪里小蛟龙!”王北风也帮衬说道。

  沈宁露出惊讶的表情,心中却笑了。

  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