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55章:出手杀人,扭转危机!
  就在李元骁以一人之力拦住所有护卫,为沈宁和狗三创造了离开的机会时,玄机子竟然擒着李晴空赶来。

  “李元骁,你还要继续错下去吗?你不要性命,难道不顾及你女儿了吗?”玄机子大声一喝。

  李元骁一掌推开一名护卫,闻声看去,双方顺势停止了交战。

  看着自家女儿落入玄机子手中,李元骁脸上的怒色不可抑制,吼道:“玄机子,你敢伤害我女儿丝毫,信不信我李元骁屠了你天师道满门!”

  玄机子将剑架在了李晴空脖子上,手腕微动,锋利的剑刃切掉几缕青丝,随即冷笑道:“李元骁,刚刚切掉的是头发,若是贫道的力气再大一些,切掉的就是你女儿的脑袋了,你说贫道敢不敢?”

  马车内的司马越刚想替李晴空说话,玄机子竟然先发制人,说道:“王爷,沈家乃是逆贼,所犯之事十恶不赦,沈家余孽更是当今陛下通缉的要犯,贫道的手段虽然低劣了一些,但只要李元骁束手就擒,擒到了沈家余孽,贫道绝不伤李晴空丝毫,这也是帮李元骁回头是啊,王爷说呢?”

  司马越闻之,便默许了他的行为。

  搞定了司马越,玄机子心中稳操胜券,又看向了李元骁。

  王霄和王北玄等人也是一脸狰狞。

  此时此刻,所有都看着李元骁,看他如何抉择。

  突然,李元骁竟然大笑了起来,他的内心越加的坚定。

  “哈哈...天下豺狼多,忠义遭弃藏,虽无惊天力,依然敢杀人!”

  “晴空,你是我的女儿,我生你养你,没有什么对不起你,但这次得让你受委屈了。”

  “记住为父的话,人活这辈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时候宁愿站着死,不能跪着生。”

  “走!”

  最后一声决然,是李元骁对沈宁和狗三吼道。

  看着李元骁那赤红的眼神,宁愿放弃自己女儿的性命,也要守护沈家遗子,这还说明不了什么吗?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贫道无情!”玄机子握紧了剑柄,锋利的剑刃已经贴近了李晴空的脖子。

  李晴空面对死亡丝毫不惧,竟然也笑了,并对着李元骁点了点头。

  看到这一幕,李元骁差点落泪,有此女儿,为父何求?

  那就杀吧,为了当年的遗憾和这些年的悔恨,今时今日,必须保护沈家少爷的安全!

  这一刻,李元骁仿佛摸到了迈入宗师境界的瓶颈。

  就在这一触即发,情况凶险之际。

  噗嗤...

  那是刀子刺入身体的声音。

  而声音来源的方向,正是李元骁的身后。

  李元骁回头看去,眼前的一幕让他骇然。

  只见沈宁将刀插进了沈家遗子的胸膛,将他杀了!

  眼前这一切,震惊了所有人。

  玄机子愣住了,王霄和王北玄也傻眼了,万万想不到关键时刻,他竟然会突下杀手!

  “该死!”

  李元骁如同疯魔一般,赤红着眼奔向沈宁,同时挥出一拳。

  这一拳,出招如电,凶猛如炮,速度之快让沈宁惊骇,这就是半步宗师含怒一击?

  自己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

  危险之下,沈宁下肢站桩如老树盘根,运转全力气力使出肘击,用自己最凶猛的一招硬碰硬。

  嘭...

  李元骁的拳头太猛了,直接撞在沈宁的肘击后,便将沈宁的手臂撞偏,整条手臂飞甩立即脱臼。并且拳头继续锤来,打在了沈宁的胸口上。

  沈宁应声飞出几米,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艹...”

  沈宁暗骂一声,他的右手臂已无知觉,胸口疼痛剧烈,若不是卸去了李元骁的大部分力道,这一击就能要了沈宁的性命,但他还是强忍着疼痛爬了起来。

  此时此刻,李元骁正抱起狗三,但可惜他已经断气了。

  沈宁连忙靠近几步,用极低的声音提醒:“他不是沈家遗子。”

  李元骁一惊,震惊地看着沈宁。

  沈宁趁着玄机子、王霄还没反应过来,迅速低声道:“李叔,相信我,渡过眼前一关再说。”

  李元骁立即恢复了清醒,怔怔的看着沈宁。他突然想到了徐七伤是他的师父,莫非这里面有其他猫腻?

  所以李元骁点了一下头。

  看到李元骁这个表现,沈宁松了一口气,真怕他被怒气冲昏了脑袋,非杀自己不可呢。

  随后,沈宁忍着身体的疼痛,看向了远处马车内的司马越,大声喝道:“王爷,我乃李将军的未来女婿,如今沈家遗子已经被杀,虽然不是李将军所杀,但我们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不知玄机道长可否放了晴空?”

  司马越看向了玄机子,玄机子立即收剑,然后对司马越说道:“王爷,贫道要验一下沈家遗子的真身!”

  “好!”司马越点了点头。

  玄机子立即上前,看着沈家遗子的尸体,又看了看李元骁,最后目光锁定在了沈宁身上,并道:“想不到啊,赵公子真是深藏不漏,直接下了杀手,挽回了局面。”

  沈宁笑道:“道长,此人乃是朝廷逆贼,人人得而诛之,实不相瞒,我擒他出城,是想带他去皇都领赏,毕竟活人的奖赏可比死人值钱。可惜刚刚他要逃,被我诛杀当场。至于李将军和诸位的矛盾,在下只是旁观。”

  玄机子冷笑一声,连忙掀开狗三的衣服,在他的后腰,果然有块青色胎记,但却不是青龙形状。

  玄机子眉头大皱。

  当年沈家遗子的后腰有块青龙形状胎记,但当时他是襁褓中的婴儿,现在长了这么大,这块胎记到底变成了什么样,玄机子也不敢确认。

  这时,散落地上的沈家枪映入了玄机子的眼中。

  有两种办法能确定沈家遗子的身份,一是后腰胎记,二是沈家枪头,此时两物皆有,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但是谨慎的玄机子还是有些怀疑。

  “赵公子,你刚刚给李元骁说了什么?”玄机子突然问道。

  沈宁笑道:“我告诉李叔叔,人死不能复生,我这么做,是为了李家,也是为了自己。道长,你说呢?我该不该这么做?”

  玄机子眯起了眼睛,他和沈宁对视,发现沈宁的脸上毫无异色,就连眼中都是深渊,毫无波澜。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狼顾之相。”玄机子点点头,转身回去时,又瞥了一眼李元骁。

  另一边,王霄恨恨地看着沈宁,被他横插一脚,直接搞死了沈家遗子,直接捣乱了他的计划。他还想着趁着李元骁包庇逆贼,正好格杀勿论,这样的话,就算司马越惋惜,也不会说什么。

  因为对司马越而言,他也不会容忍那样的李元骁。

  但现在沈家遗子死了,而且还是被李元骁的女婿所杀,其实沈宁说的对,他和李家一荣俱荣,李元骁的女婿杀了朝廷余孽,再想把李元骁往死里阴就不可能了。

  李元骁虽然犯了不小的错,但已经罪不至死了,司马越还得用他,甚至是更加喜欢他的忠义,更不会怪罪他什么了。

  “该死,该死!坏我好事啊。”

  王霄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剁了沈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