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54章:人活一世,总该坚持一些东西!
  王霄搜查李元骁的马车无果后,并未就此离去,而是建议东南王司马越先移步王家稍等片刻,因为玄机子那里必有结果。

  司马越应允了此事,对他而言,必须对沈家余孽斩草除根,这是他的宗旨,任何人都无法阻止。

  而李元骁知道司马越的决心,所以他没有出言阻拦。他便命护卫护送玉美倩回府,而自己上马跟随司马越、王霄前往王家。

  一行人穿过三条街,一名王家护卫匆匆赶来,将玄机子拦住李晴空,擒住了四名青年护卫的事禀告给了王霄。

  在东城门那里,玄机子很快就制服了李晴空和四名将士,然后撕开四名青年的上衣检查后腰,可惜并未发现青龙胎记。

  玄机子这才知道,自己也中了李元骁的调虎离山之计,所以他立即派人来通知王霄。

  此时,王霄听说玄机子也没抓到沈家余孽,面色顿时阴沉。

  李元骁在心中暗松一口气,随即对着马车内的司马越禀道:“王爷,卑职虽然位卑职轻,却也受不起这样的污蔑。卑职出城被污蔑勾结逆贼,我女儿出城同样如何,不知王大人到底意欲何为?难不成不把卑职抓拿下狱,就不甘心吗?”

  马车内的司马越咳嗽了两声,语气加重,问道:“王大人,你还有什么要说?”

  王霄恭敬道:“王爷,李元骁狡兔三窟,沈家余孽一定还藏在李府,并未出来!只要搜查李府,一定能找到!”

  为了抓住沈家遗子,王霄派了大量手下盯着李府,又有李云长这个暗探帮忙,确定沈家遗子没有提前逃出去。

  “闭嘴!”谁知司马越爆喝一声,怒气道:“本王没时间陪你胡闹!你连任何证据都拿不出来,就诬陷朝廷武将,到底是何居心?搜查李府,难不成你还要搜查本王的府邸?”

  “下官不敢,下官不敢!”王霄躬身不起,惶恐道。

  就在这局势稳定,李元骁刚要放下心来时,王霄的次子王北风骑马过街,狂奔而来。

  “吁吁...”

  王北风勒马跳了下来,慌忙道:“父亲,得到可靠线索,沈家余孽正跟着赵宝玉从南城门出城,三弟已经去阻拦了,命我火速前来禀告父亲。”

  “当真!”王霄大喜,他心中明白,可靠线索就是李元骁的儿子李云长,所以他连忙看向李元骁。

  李元骁眼瞳猛缩,虽然依然面无表情,但王霄和他敌对了这么久,立即察觉到了李元骁的状态。

  王霄连忙向司马越请示:“还请王爷移步南城门。”

  司马越沉吟后,冷声道:“王霄,这是最后一次!如果找不到人,别怪本王生气。”

  王霄心中一紧,咬牙道:“下官明白,若出了错,下官愿意领罚。”

  “好!”司马越应道。

  于是乎,一行人又快速赶往南城门。

  路上,王霄看向李元骁,笑眯眯道:“李将军,怎么感觉你情绪不太对劲,莫非真的窝藏沈家余孽?”

  李元骁的目光锁定了王霄,并未言语,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这是一双什么眼神啊,冰冷、冷漠、不知藏了多深的杀意,吓得王霄不敢继续多言,不过李元骁越是如此,越加让他兴奋。

  沈家的遗子,终于被他抓到了。

  此时此刻。

  司马海云还在提着刀追杀王北玄,王北玄虽有武艺傍身,但又不敢反击,所以只能四处躲闪。

  可怜司马海云二百多斤的体重,累得气喘吁吁,吼道:“你他妈停下来,让老子砍一刀。”

  “世子息怒。”王北玄拱手一礼,再次道歉。

  司马海云瞪向身后四名护卫,喝道:“你们上,给我按住他!”

  四名护卫面面相觑,对方可是上品世家的嫡子啊,他们冒犯了,死的就是自己。但不上,得罪的就是自己家世子。

  就在护卫左右为难时,王霄、李元骁等人从其他街道终于绕了过来。

  看到自己的父亲赶来,王北玄松了一口气,连忙跑了过去,对王霄说了几句。

  王霄看向沈宁身后的狗三,高兴地哈哈大笑。

  而李元骁的脸色终于变得凝重,他没料到赵宝玉和狗三竟会被拦下,这下子是真麻烦了。

  “回禀王爷,赵宝玉身后的少年,就是沈烈的遗子!”王霄指着狗三,向司马越禀道。

  而这时,马车的车帘终于被撩开,露出了司马越的真容。

  他虽然耳顺之年,但受病疾产生,非常苍老,而且面容枯槁很虚弱。一双眼虽显得浑浊,但却透着锐利。

  他的目光越过众人看向了狗三,这就是沈烈的遗子?吓成这般样子,果然是虎父犬子啊。

  沈宁是第一次见到司马越,这个老东西,就是自己仇人之一?

  随后,司马越又扫了一眼李元骁,便对护卫道:“把他俩抓过来。”

  “是!”护卫抱拳,走立即向了沈宁和狗三。

  看到这一幕,沈宁也看向了李元骁,你会怎么办?

  就在此时。

  李元骁突然下马,拦住了护卫,将背后给了沈宁,直面其他人。

  王霄惊喜万分,吼道:“李元骁,你要干什么?你要包庇沈家余孽吗?”

  司马越也看向李元骁,喝道:“元骁,还不退下。”

  李元骁拱手拜道:“王爷,感谢你多年的器重和提携,上次卑职没机会,这一次,卑职不会退。”

  “放肆!滚回来!”司马越大喝一声,因为激动而剧烈咳嗽。

  李元骁心意已决,道:“王爷,此事乃我一人所为,和李家无关,恳求王爷看在卑职这些年的苦劳,饶我一家老小性命!”

  “你既然怜惜你家人性命,就该为了你家人而活,而不是为了一个死人,丢掉你那不该有的忠义,你也不小了,别意气用事,沈烈是逆贼,不值得你这么做。”司马越劝道。

  他很器重李元骁,不然也不会把徐州的兵马大权交给他,而当初器重他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他的忠勇吗?

  李元骁歉意道:“王爷,人活一世,总该坚持一些东西。我李元骁能有今天成就,是王爷提携。但我能活到现在,是沈将军照顾。恕卑职这次不能聪明!”

  司马越叹了一声,陡然爆喝:“把他们三人给我擒下!”

  刹那间,大批护卫冲上前去。

  李元骁果断出手,凭一己之力,将所有人拦下,而且出手果断干脆,虽然没有下杀手,但大开大合之下,一招就重创对方,让对方没有反手之力。

  沈宁果然大亮。

  这就是半步宗师的境界?

  一拳一掌之间,都有千斤之力,脚踏青石地板,地板直接碎裂,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片刻间,十几名护卫躺在地上哀鸣。

  “流舒,李叔对不住你,速速带人闯出城!”李元骁侧头看向沈宁,给了他一个歉意的眼神,他很内疚,把沈宁牵连进来。

  沈宁点点头,正准备做些什么时,玄机子竟然擒着李晴空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