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50章:狗跳墙
  东南王府中,一处幽静的花园。

  如今已经进入阳春三月,花园内一片生机盎然。一位青年正在园中驻足,他一身黑色长衫,头发披散,容貌倒是普通,但一双丹凤眼狭长,让整个人平添了几分阴沉。

  看似是在赏景,却是想着心事。

  突然,一股香气传来,惊醒了他。

  他朝不远处的宅子望去,那里就是他弟弟司马海云专门摆弄美食的地方,这股香气莫非是他摆弄出来的?

  青年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一位老仆。

  他看到了自家少爷的目光,便恭敬上前,说道:“公子,今日一早,世子派人请了一名男子入府,并且亲自迎他入府。小人远远看了一眼,未见过来人。”

  这名青年不是旁人,正是东南王司马越的长子,司马海英。

  司马海英心生好奇,他是知道自家弟弟的品性的,能被他亲自迎接,说明对方来历不简单。

  如今自己的父亲染病,别人不知道病情如何,一直对外打着迷踪阵,但他身为人子,岂会不知实际情况?他是庶出,司马海云是嫡子,所以自己只能是公子,是小王爷,而司马海云才是世子。

  司马海英眯起了眼睛,让他那本就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只听他说道:“好弟弟,你终于要行动了吗?”

  说完,他起身走向那座宅院。

  此时的司马海云正围在桌前,他专门洗了手,非常庄重的打开瓷瓮的封盖,刹那间,佛跳墙更加浓郁的香气散出来。

  “我的妈也,太香了,太香了。赵兄果然大才,这么诱人的香气,的确能吸引禅师跳墙而来。”司马海云忙拿来木勺,舀出汤汁品了一口,整个人如懵如痴,愣在那里。

  沈宁却回头看向了院外,因为他听到了脚步声,随后便见一位青年走了进来。

  看来,这位就是司马海英了。

  “二弟,你又研究什么美食,竟然如此芳香!”司马海英笑着问道。

  司马海云回过神,看到是自家大哥,欣喜道:“是大哥啊,快来尝尝这狗跳墙!”

  “狗跳墙?还脱俗的名字啊。”司马海英品了品名字,觉得有意思。

  司马海云点点头,道:“当然有意思啊,这道菜的寓意是狗闻到香气都会跳墙而来,是不是啊赵兄?”

  司马海英脸上的笑容一僵。

  沈宁面无表情,心中却乐开了花,这胖子果然牛掰,为了讽刺司马海英,连自己都不放过,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沈宁站起来,回道:“世子言之有理。”

  司马海英没有发火,目光已经移到了沈宁身上,毕竟她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沈宁。

  “这位公子是?”司马海英露出一个笑容。

  沈宁抱拳道:“在下赵宝玉。”

  司马海英一愣,眯起的丹凤眼睁大了几分,说道:“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沈宁来到彭城后秀了好几次,司马海英自然听说过赵宝玉的大名。

  而让司马海英更担心的是赵宝玉身后的关系,自家弟弟和赵宝玉如此亲近,赵宝玉又是李元骁的女婿,莫非自家弟弟是在迂回拉拢李元骁?

  随着自己父亲的病情加重,心思也越加猜忌,李元骁聪明的选择分散自己的兵权,从而让自己父亲放心。但谁都知道,徐州能这么强横,都是因为李元骁能征善战,而且此人素来忠义,在徐州威严高,自己也在想方设法拉拢李元骁,却担心被父亲发现猜疑,迟迟不敢行动。

  没想到自己的好弟弟这么有胆有识,已经开始行动了。

  真是棋差一招啊。

  看他此时大快朵颐,吃的汁水四溅,犹如饿猪扑食,竟然都是装的,这位弟弟啊,心机之深令人发指。

  沈宁看到司马海英发愣,心思一转,便猜到了一些缘由,他拱手回礼,笑道:“在下对司马公子的大名才是敬仰已久,听说公子精通骑射,尤善乐曲,和我有相同的爱好。”

  “真的吗?那有机会可要交流一二了。你的桃花诗已经名誉彭城,已经被编撰成曲乐,此诗洒脱不羁,当真是传世名作啊。”司马海英连忙应道,有相同的爱好,不失为一个交好的契机。

  沈宁惊喜道:“可以吗?在下真怕打扰公子呢。上次王北玄的酒宴上,公子未去,让我失落很久啊。”

  “北玄亲自来请我了,可惜那日刚好有事,若是知道赵公子会去,我必然把其他事推掉。”司马海英回道。

  沈宁笑道:“听说王北玄对公子也格外尊重,视公子为兄长,如此看来果然如此。”

  ......

  司马海云吃了两碗佛跳墙,看着两人聊得愉悦,一副相见恨晚的状态,他的心思一沉。

  该死!司马海英看到赵宝玉厨艺高超,也准备抢人了?

  不行,这样的大才之人必须牢牢控制在自己身边。

  所以司马海云猛然将碗扣在桌子上,怒喝道:“不要提王北玄这厮,我正在气头上呢。”

  沈宁和司马海英的交谈被打断,都看向了他。

  沈宁问道:“世子,王北玄惹到你了?”

  司马海云点点头,以前没惹过,现在已经招惹了。

  “彭城中对我流言蜚语居多,就是这个王北玄所为,我与他势不两立。”司马海云怒道。

  司马海英皱眉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王北玄为人爽朗、和善,不可能干出这种事,弟弟,你是不是搞错了?”

  “错不了,就是他了。”司马海云越想越生气,恶狠狠道。

  司马海英提醒道:“马上到父亲的寿辰了,你别乱来,别去找他麻烦啊。”

  沈宁扫了一眼司马海英,忽然发现他果然不简单,这话不像是提醒,反倒是火上浇油。

  司马海云哼道;“不劳大哥操心。大哥还有事吗?没事就不送了,赵兄,走走,我收藏了一些好东西,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你看上哪些,尽情拿走。对了,今天你回去时,带走几名美厨娘,你若喜欢的紧,都带走。”

  说着,司马海云拉着沈宁离开,生怕这位美食达人被别人诓骗走了。

  司马海英目视两人离开,表情又恢复了冷漠。

  “看来我也得好好结交这位赵公子了,另外...如果能让司马海云和王北玄交恶,也不错啊。王家狼子野心,我驱狼吞虎,大可坐收渔翁之利。”司马海英握紧了拳头,心思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