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45章:谁又知道他的情义?
  姓沈,十七岁的年纪。

  虽然只是寥寥的两则信息,却让李府的门官惊喜不已。

  能在大户人家做门官,说不容易很难,不仅要懂得察言观色,而且还得有一定的资历,并非谁都能做门官的。

  门官安抚了狗三,让他稍等,而自己迅速折返回府,不过他并未立即去见李元骁,而是绕了几步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取出了一只信鸽。

  在布条上写了几个字,迅速绑在信鸽脚上,然后在角落中,放飞了信鸽。

  做完这一切,他才平复情绪,立即去见李元骁。

  此时李元骁正在书房和沈宁闲聊,沈宁以请教为由,故意将他拦在了府中,等待着好戏的开锣。

  很快,门官匆匆赶来,轻扣房门后,道:“老爷,小人有要事禀报。”

  一听是这话,李元骁便知是大事,于是起身走过去,门官立即靠近并把情况说明。

  李元骁脸上一怔,震惊道:“确定是姓沈?在府外了?”

  门官点点头,道:“小人刚刚确认了几遍。”

  李元骁点点头,这就想亲自去迎接,但是刚走了两步,才意识到不可。

  “你去请他过来,走后门。若是有人问起他,找个理由搪塞即可。”李元骁嘱咐道。

  门官连忙点头,立即去办。

  李元骁回到座位,沈宁便笑道:“李叔公务繁忙,那侄儿便不打扰了,我去找云长弟弟,和他精进一下感情。”

  “好!你去吧。”李元骁不疑,而且心思都放在沈家遗子身上。

  沈宁拱手退下,随即离开了书房。

  李元骁等了一会,就见门官带着一名少年走了进来。

  少年很谨慎,左右打量,警惕性非常好,让李元骁暗暗点头。

  ——实际上,狗三是第一次进世家府邸,好奇的目不暇接。

  门官引狗三来到后,说道:“公子,这位便是我家老爷了!”

  门官退下后,把空间留给了两人。

  狗三看着李元骁,在他那威严的目光下,狗三感觉双腿在打颤,心里害怕的紧,这可是徐州的李将军啊,手握徐州兵马,杀敌如砍瓜。

  话说自己的身世和他有毛关系?过会说错话,会不会杀了自己啊?

  而看到狗三的表现,李元骁的眼睛顿时湿润了,心生悲意浓浓。小少爷这是在强忍着相见时激动的情绪吗?

  好吧,两人的感受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很快,李元骁忍住激动,有些事情还需要再三确认,他问道:“你姓沈?可有名字?另外,你父母是谁,何人要你来见我的?身后可有青色胎记?”

  狗三吓得跪在地上,语气发颤,说道:“李将军,小人名为沈三,父母已经去世,父亲叫沈烈。叫我来的人是我叔叔,我叫他七伤叔。小人身后的确有青色胎记!”

  说着,狗三撩开衣服,显示胎记。

  此时,李元骁双拳紧握,因为高兴,虎躯都在颤动。

  是沈将军的孩子,是沈家小少爷,没有错!

  他口中的七伤叔应该是徐七伤,就是他当年救走了沈家小少爷。

  就在这时,狗三又取出沈家枪头,继续道:“李将军,此物也能证明我的身份!”

  李元骁看着沈家枪,伸出颤抖的手触摸着枪头,泪水再也控制不出,他脑海中的记忆翻涌而出。

  …

  “元骁,你的枪法稳重,但却少了一些锋芒。枪乃百兵之王,你应该有大杀四方的杀气,来,我教你沈家枪法!”

  “将军,万万不可!沈家枪法乃是沈家绝学,岂能传与属下?”

  “有什么不可!你从十四岁便跟着我南征北战,我长你几岁,是你的兄长!”

  “将军...“

  ......

  “元骁,你也老大不小了。听说你中意玉家的小姐,过几日我便带你去提亲。”

  “将军,真的吗?太好了。不过玉美倩虽是玉家养女,但玉家家主对孙女婿的择偶标准极高,属下怕会让将军丢脸。”

  “你是我沈烈的副将,天下间的世家女子,哪个不能娶?”

  ......

  他李元骁十四岁入伍,便跟随沈烈,他视沈烈为兄长。在外人眼中,他只是沈烈的副将,谁又知道他的情义?

  当年沈烈战死沙场时,他李元骁因为婚事,未能随军出征,当沈烈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时,谁又知道他的悔恨?

  他不该留下来,他应该随军出征。

  而当沈家满门忠烈要被满门抄斩时,他李元骁已经做好了劫狱的准备,却不料被玉家家主玉千愁阻拦,硬生生打断了他的两条腿。而他爬着爬出了府,最后趴在大街上嚎啕大哭。

  世人说他李元骁贪生怕死。

  他咬碎的牙。

  世人说他李元骁忘恩负义。

  他无力反驳。

  ......

  狗三愣住了,他怎么哭了起来?

  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世?

  “李将军?”狗三轻声唤道。

  李元骁擦了擦眼泪,连忙伸手扶起了狗三,然后退后一步,双手抱拳深深一鞠躬,拜道:“卑职李元骁,拜见少爷!”

  狗三当场傻眼了。

  卑职?拜见少爷?

  妈妈咪呀,自己这么牛掰吗?不会是皇族遗失在民间的孩子吧。

  狗三兴奋道:“李将军快快请起,小人受不起此大礼。”

  李元骁起身,激动道:“少爷,你上座,这些年,你是什么生活的?”

  狗三坐上了上座,便把自己在彭城做乞丐的生活讲述了出来。

  李元骁听后深感内疚,自己暗中派人找了这么久,没料到少爷就在彭城内。

  “对了李叔叔,七伤叔只是让我来见你,并未明说来意,所以我也不知道来干什么的。”狗三又道。

  李元骁郑重道:“我明白徐七伤的用意,他是让我保护你,你放心,安心地在李府住下,没有人能动你丝毫。”

  “李叔叔,七伤叔说我父亲是被人害死的,身为人子,我必须报仇。”狗三说道。

  李元骁握紧了拳头的同时,用力地点头,道:“好!”

  虽然是一个字,但没人知道,这个字让他等了多少年,代表了他多大的决心和愤怒。

  他李元骁真的不在乎什么忘恩负义,贪生怕死的评价,他只想报仇,为了沈烈兄长。

  ......

  一只信鸽消无声息的飞入了王家府宅中,停在了深院中的一座宅子里,这里养着大量信鸽,甚至是鹰隼。

  一名中年男子拿起信鸽取出布条,当看到内容后,神情大喜,连忙匆匆去见家主王霄。

  此时的王霄正和玄机子品茶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