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40章:母亲竟是公主?
  听到沈宁的询问,玉雪菲自然知无不言。

  只听玉雪菲说道:“我也是从长辈那里听说了一些事,知道的并不是太详细。十八年前,上品世家的沈家家主沈烈意图谋反,沈家被满门被斩,震惊了整个大晋。要知道当时的沈烈是一品军侯,骠骑大将军,夫人更是当今陛下的亲妹妹益阳公主,这么显赫的家世竟然谋逆,简直引起了惊天骇浪。晴空的父亲当初是沈烈身边的副将,随他南征北战,关系莫逆。因为沈家出事,晴空的父亲也面临被发配边关,但幸好,最后是我爷爷托人找关系,保住了他。”

  “后来,东南王看李元骁骁勇忠诚,我爷爷又从中操作,便让他来了彭城,成为东南王麾下的将军。但沈烈毕竟对李元骁有知遇之恩、提携之情,据说沈烈和益阳公主的遗子被人救走,不知去向,算算年纪,和你差不多大。如果晴空她父亲见过此子,凭借当年的恩情,必然力保!”

  “现在看来,沈烈的遗子似乎就在彭城,所以幕后之人怕是李元骁藏了起来,才抓了我们。”

  沈宁虽然是倾听的表情,但眼瞳之中有明显有惊色。

  他这一世的父亲是沈烈,这是知道的,但母亲是老皇帝的亲妹妹益阳公主,义父徐七伤和孟星辰从来告诉过自己!

  沈宁一直以为,自己的母亲就是世家女子,没想到身份这么显赫。另外,李元骁能被朝廷再次重用,看来并非是背信弃义,而是玉雪菲爷爷的缘故。

  “你说沈烈的夫人是益阳公主,那她也被处斩了吗?”沈宁问道。

  玉雪菲道:“自然不能被处斩,不过后来就没有消息了,想来也去世了。”

  沈宁暗叹了一声,看来自己还是无父无母的命格啊。

  “沈家这么显赫的地位,没理由谋反啊,会不会是太招摇,甚至是功高盖主,所以被其他家族联合针对了?”沈宁继续问道。

  玉雪菲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时间过去了太久,而且听说圣上下过令,禁止议论沈家。那么器重的大将军,而且还是自己的妹夫要篡夺自己的江山,圣上避而不谈,其他人也不敢乱议。我还是听我爷爷提及,不过他只是随口一句罢了。”

  沈宁点点头,抓到了一个重点,问道:“这么说,你爷爷什么都知道喽?”

  “那是当然了!若是沈家被灭有内幕,晴空父亲不清楚,我爷爷一定知道。”玉雪菲骄傲说道。

  沈宁笑道:“你爷爷这么厉害,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去拜见他啊。”

  “你去见他干什么啊,太早了吧,不准去。”玉雪菲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绯红拒绝道。

  沈宁明白玉雪菲会错了意,不过他并没有解释。

  深夜,玉雪菲困倦的厉害,最后枕着沈宁的大腿睡着了。虽然环境很破败,但她睡得很安心。

  嘎吱...

  房门被轻轻打开,孟星辰进了房屋。

  点燃迷香,让玉雪菲睡得更好,沈宁这才和孟星辰走了出来。

  “李元骁带着人冲入了王家,不过很快就出来了。李元骁没有十足的证据,不可能对玄机子直接动杀手。”孟星辰说道。

  沈宁笑道:“意料之中,玄机子肯定有自证清白的办法,不过经有此事,会让李元骁更加忌惮玄机子,也更好开展我的计划。”

  “下一步该怎么做?是你们逃走,还是我大意放了你们?”孟星辰问道。

  “我还有一计,正好验证我的其他推算,我需要梳理好彭城内的情况。”沈宁眼睛眯起,想到了另一个人。

  孟星辰点点头。

  这时,沈宁又道:“三叔,我母亲是当今皇帝的亲妹妹益阳公主?”

  孟星辰一怔,随即点了点头,道:“你从玉雪菲口中获知的?此事本不该瞒你的,你的敌人已经很多了,如果你在记恨当今皇帝,怨恨自己的舅舅见死不救,杀了沈家满门,那你的敌人更强大,甚至是与大晋为敌。那时你想要复仇,难上加难。所以我们商量后,就没有那么早告诉你。”

  “三叔,沈家被灭,真的只是世家陷害,当今陛下又是扮演什么角色呢?”沈宁问道。

  孟星辰叹了一声,道:“没有证据,我们只能寄希望不是。”

  沈宁笑了笑,帝王为了权势,别说是妹妹和妹夫,亲儿子都能舍弃。看来,想要报仇,将来的道路会很艰难。

  ......

  次日。

  王北玄从府中出来,准备去云龙书院拜访孟大儒。

  昨日沈宁出尽风头,为了给他正名,书院的很多夫子联合去拜见东南王。

  东南王虽是身体不好,但也接见了这些老夫子,听取了这些老夫子对玄机子的批判。

  东南王便派人传唤了玄机子。

  玄机子刚刚被李元骁威胁过,此时又被一众老儒指着鼻子骂,可想心中有多窝火。但他又不敢发火,现在陛下虽然爱好玄学,但儒家可不是好欺负的,所以他只能表示,愿意为赵宝玉再次测命,但绝对不承认之前的测命有问题。

  而在王北玄刚刚上马准备出发时,一柄飞刀突然飞来,射中了王府的朱红大门。

  护卫保护起了王北玄,立即朝着飞刀飞来的位置追去,但不见人影。

  王北玄命人取来飞刀,只见飞刀上挂着一块白布,布上写着字。他打开一看,眼瞳猛缩。

  “少爷,还需要通知老爷吗?”护卫询问道。

  王北玄将布条握在手中,笑道:“一个小毛贼而已,不用了。本公子忽感身体不适,书院就不去了,回府。”

  回到自己的宅子,王北玄命心腹去请来了那位绝美女子。

  女子好奇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北玄将布条递给女子,说道:“有人用飞刀送信。”

  女子打开布条,只见上面写道:“赵宝玉和玉雪菲被关在城南外十五里的仓山坡内。”

  女子眉头一皱,道:“昨日李元骁带人闯入府中,就是因为赵宝玉和玉雪菲被刺客擒走。如今又有人把两人的关押地方密告出来,这里必有阴谋,是让我们去救人,还是想栽赃陷害我们?”

  王北玄用手指敲击着桌子,说道:“不管对方有什么意图,总而言之,对方和李元骁不是一路的,我们王家要想崛起,首先就需要扳倒李元骁,这样才能接触徐州的兵权。如果赵宝玉和玉雪菲都死了,哼哼,绝对够李元骁喝一壶。至于会不会是陷阱,利大于弊时,就不需要讲究那么多了。这次你最好亲自出马,带死士去,务必要杀了两人,尤其是赵宝玉,它必须死。这样就算是陷阱,死士也不会透露我们的身份。”

  绝美女子点点头,便道:“好!但这次之后,你答应我的事也得照办了。”

  “你放心,你们阴阳道选择支持我,便是看中我的身份,这段时间你们替我解决了不少事,我自然要回报。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把李晴空擒来,如果能擒到她,让我生米煮成熟饭,嘿嘿,我便心满意足了。”王北玄一脸遗憾。

  绝美女子笑了笑,心中却大为鄙夷。

  “对了,我从我父亲那里旁敲侧击问出,玄机子来彭城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一个女子,你们要继续监视玄机子,看看他到底搞什么鬼。”王北玄又道。

  绝美女子立即重视起来,天师道要寻找的女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