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33章:圆外的东西
  正如那句话所说,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苍井...哈姆利特。

  对于儒,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

  所以孟星辰才会发问,想看看众人对儒的认识,若有人提出高明思想,而且能征服所有人,自然就能名誉天下,成为儒家未来的开拓者也并非大话。

  所以今日机会难得,世家弟子都冥思苦想,不愿意放弃这次出名的机会。

  时间过了片刻。

  孟星辰扫视众人,笑着问道:“可有人做个表率?”

  “我来!”

  只见王北玄率先站了出来。

  他是上品世家出身,从小学习儒学,熟读儒家文章倒读如流,因为倒背不行。

  所以他有信心一鸣惊人,获得孟大儒的转身。

  “好!诸位,就让我们先听听这位公子的高见!”孟星辰跪坐下来,把舞台留给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王北玄身上,让他兴奋不已,只听他说道:“孟先生,诸位夫子和同窗,以我之浅见,儒便是仁。孔圣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是起点,而标准就是仁。以仁来坚守品德,方能做到平天下,而治理天下,则需要为政以德。所以在我看来,儒便是德政。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德政便是王道,只有以德服人,中心悦而诚服。若是以力服人,则力不侔也!“

  ......

  随着王北玄款款而谈,不仅是世家弟子,就连一些儒家夫子都不停点头。看得出来,王北玄在儒道上还是有一定见识的。

  不过孟大儒的表情毫无变化,依然是带着浅笑,似乎王北玄的回答并不能引起他的惊艳。

  王北玄说完后,还面露希冀的看着孟星辰。

  谁知孟星辰没有做任何评价,而是问向其他人:“还有人有不同意见吗?”

  “我来!”

  只见邢雨站了出来。

  自从玄机道长为他测命,说他“时来天地皆同力,扶摇直上九万里”,他便在彭城中声名鹊起,名声直追王北玄,听说上门提亲的人都排成了长龙,都想在他飞起来前赶紧抓住尾巴。

  孟星点头应允后,只听邢雨说道:

  “诸位,何为儒?字面上已经告诉了我们,人之所需,便是儒。那么人最需要的是什么?相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而在我看来,人最需要的是规则。天地运转皆有规则,只有掌握了规则,才能得到最需要的。而规则既是天道,所以我的浅见认为,儒便是天人感应,阴阳相合。我认同刚刚王公子所说的德政,但我觉得,德只是阴阳中的阳,王道虽好,但也需要霸道支持,所以力和刑,便是阴,只有阴阳相合,才能掌握规矩,从而完善自我,造福天下...”

  邢雨也在阐述自己的意见。

  沈宁皱了皱眉,正在思考过会自己该怎么说。

  看着其他人听得如痴如醉,沈宁忍不住小声吐槽:“真的假的,说的真有那么好吗?”

  旁边的张秀儿听到了沈宁的话,低声说道:“赵大哥,你也觉得他们说的一般啊。”

  “额,是啊。秀儿妹妹也觉得他们说的一般?”沈宁摸了摸鼻子,然后心虚问道。

  张秀儿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儒道起源于春秋战国,孔圣著书立说,成立了儒道。当时孔圣的儒,便是以仁为本,施行德政。所以王北玄对儒的看法,并非自己的看法,而是对孔圣思想的延伸,其中又加入了王道和霸道的理念。”

  “而孔圣之后,儒道发展更多样,孟圣认为以仁为本没有错,但更应该强调义,所以孟圣的儒是舍生取义,是民贵君轻,想来这也是孟家隐世的原因。”

  “至于邢雨的思想,是结合荀圣的性恶论,其中又引入法家、道家思想,从修身往修心上移动,但也不是他的自己想法,而是经学思想。”

  “后来经学也没落了,儒学始终没有一个大一统的主流形态,每个儒生都在三位圣人之间摇摆,从而给其他思想创造了机会。到了如今,大晋盛行玄学。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在我看来,儒道一旦确定较为一统的形态,依然是百家学说的主流。”

  ......

  沈宁诧异地看着张秀儿款款而谈,立即竖起了大拇指。

  “赵大哥,这是何意?”张秀儿好奇问道。

  沈宁笑道:“没想到你这么知识渊博,厉害。”

  “我喜欢看书,让沈大哥见笑了。”张秀儿羞涩道。

  另一边,玉雪菲死死盯着沈宁,看到他和张秀儿聊得愉快,忍不住地问向李晴空:“晴空,赵宝玉这厮是不是眼瞎?喜欢丑的,不喜欢漂亮的?我怎么没见过他对你这么热情啊!”

  李晴空望过去一眼,本不想发表意见,但不知为何,愣了一会,还是说了一句:“他从一开始,就对这门亲事毫不在乎,自然用不着热情。”

  玉雪菲一怔,问道:“为什么?既然不在乎,为什么不同意退婚?”

  李晴空摇了摇头。

  她从小聪慧过人,看人很准,但这次走眼了,她看不透他。

  沈宁不知道李晴空对他的看法。

  此时的他,在听完张秀儿对儒道的讲述后,突然明白自己能说的什么了。

  记得前世他看过一个笑话。

  说儒道是个圆。

  孔子说了圆中的阳,所以成了圣。

  孟子说了圆中的阴,所以也成了圣。

  荀子一看这个结果,他干脆讲阴阳结合,所以也成了圣。

  圆内的一切都在阴阳之中,所以后人无人成圣。

  后来,有个人聪明啊,既然圣人们都说圆内,那我说圆外的东西。

  因为儒道是圆,讲圆外,所以此人成了半圣。

  沈宁想一鸣惊人,所说内容便不能和三位圣人有关,因为和他们有关,永远不是自己的。

  既然如此,那就讲圆外的东西。

  沈宁的确对儒道不精通,但怎么说也是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折磨过的,历史文章没有少背,于是在翻找记忆中,总算整理出了一些内容。

  也不知孟星辰到底搞什么鬼,非得让他这个武科生不玩刀玩笔,他从哪里得来的信心认为自己能做到?

  莫非看自己长得帅?

  而就在这时,又有很多人说出了自己对儒的看法。

  果不其然,这些人不管怎么讲,都离不开圣人的思想,所以那不是他们对儒的个人看法。

  此时此刻,在场的儒学夫子们也明白了孟大儒为何不点评学子们的观点,原来是没有必要。

  终于,有想法的学子都说完了各族意见。

  “还有人有不同想法吗?”孟星辰扫视一圈,最后目光锁定在了沈宁身上。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