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29章:布局引风云
  “好了!可以了!”

  李元骁将激动的情绪隐藏起来,出声制止了沈宁和护卫的比试。

  两人收招,沈宁拱手示意,那名护卫钦佩地鞠躬退下,输得心悦诚服。

  沈宁将长枪交给李府下人,偷瞄了一眼李元骁,看出了他眼中的激动,便知对方上钩了,接下来就看对方如何发问。

  众人返回厅中,玉美倩对沈宁越加满意,恨不得现在就把女儿嫁给他。

  而李元骁看准了时机,随后问道:“流舒,你的枪法看起来很高明啊,和谁学的?”

  沈宁笑道:“我的武艺是跟随一名游侠所学,枪法也是。”

  “哦?是吗?对方有这么高明的枪法,绝对不是碌碌无名之辈,你可知对方姓名?”李元骁问道。

  沈宁开始发挥演技,他摇摇头,苦笑道:“说来惭愧,我和他相处大半年,每日跟他习武,但只知道他姓徐,不知其名讳。他到青州是为了寻人,并且让我帮忙寻找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少年。青州那么大,他也没有具体的线索,所以搜寻无果。后来他便离开青州了,说是来徐州了。这次来徐州,我还想着能不能见见他呢。”

  李元骁连忙问道:“姓徐?你确定?”

  沈宁点点头,说道:“是啊,无意听到他自称。对了,他好像有血海深仇,所以不愿吐露姓名,怕连累我。我记得当初跟随他习武,那是四月份中,记不得哪一天了,他在祭拜一个人,哭的很伤心,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四月十八,正是沈宁父亲沈烈战死的日子。

  听到沈宁的描述,李元骁身体一僵,手中的酒盏直接被捏碎了。

  他的眼睛陡然红了,但很快就凭借强大的自控能力恢复过来,并且说道:“看来也是有故事的人,也不知道他要找的人找到了吗?”

  沈宁摇了摇头,表示不知,并没有继续设计,因为怕打草惊蛇,引起李元骁的怀疑。

  而且现在就足够了,让李元骁主动猜测自己的师父是徐七伤,同时让他明白,沈烈的儿子很可能在徐州。再加上之前藏在他书房的图画,相信李元骁会误以为,是徐七伤给他送的图画。

  这只是开始,沈宁还有其他计划,环环相扣后,才能查出李元骁到底是好是坏。只有确保没问题,沈宁才能透露身份。

  不怪沈宁太小心,毕竟是逆贼之子,沈宁可不想被天下通缉。

  一旁的李晴空看着自家父亲,能把酒盏捏碎,已经说明了问题。她的目光在沈宁和自己父亲身上移动,平静的脸上也展露一丝疑惑。

  这场家宴进行到很晚,沈宁也喝了不少酒,实在推辞不掉玉美倩的美意,便借宿在了李府,反正李府府宅大,空房间多。

  洗漱之后,沈宁正准备休息,房门却突然被敲响了。

  打开后,竟然是玉雪菲。

  “玉小姐怎么大驾光临了,请进。”沈宁伸手邀请。

  玉雪菲哼道:“孤男寡女,我怎么可能进你房间!我可打不过你,万一你心存不善呢。”

  沈宁惋惜一声,捂着胸口道:“雪菲,咱俩都有肌肤之亲了,你这话让我太伤心了。”

  “啊,闭嘴!”玉雪菲气得大吼一声,威胁道:“我来找你,就是警告你,那日马车内的事,不准告诉任何人,若是被其他人知道,我就,我就...反正不会放过你。”

  “哎呦,你提醒的很及时啊,我现在就去找婶婶,把咱俩的事交代清楚。”沈宁说完就走。

  玉雪菲感觉快被逼疯了,这厮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于是哀求道:“我错了行了吧,你别乱来,你若说出去,对你也不好。”

  “那你以后就老实点,没事别针对我,不然别怪我嘴快。”沈宁笑道。

  玉雪菲咬着嘴唇点点头,早知道是这个结果,现在就不该来。

  “时辰不早了,慢走不送,要不就进来?”沈宁笑眯眯道。

  玉雪菲把一个瓷瓶扔给沈宁,随即落荒而逃。

  沈宁拿起瓷瓶,打开后闻了闻,竟然是上好的金疮药。

  “这个小娘皮啊,刀子嘴豆腐心。”

  “另外,谣言已经传开,若是不加以阻止,必会越演欲裂,彭城的当家人,也该出面了吧。”

  沈宁握紧了瓷瓶,坐等接下来的好戏上演。

  ......

  果不出沈宁所料。

  次日清晨,沈宁正在练习枪法,李元骁竟然主动前来,亲自指点沈宁,让沈宁受益匪浅,很多感觉别扭的地方也改正过来。

  有名师在一旁指导,果然进步飞快。

  练习完枪法后,李元骁说道:“流舒,用过早餐,你随我出去一趟,去趟东南王府。”

  “东南王府?李叔,去那里干什么?”沈宁故作惊诧。

  李元骁笑道:“上次你和雪菲遇刺,而雪菲是扬州来的贵客,刺客到现在还没有抓到,王爷便亲自过问。等会你到了那里,把经过如实相告便可,有我在,不用担心。”

  “侄儿明白。”沈宁点点头。

  用过餐,沈宁便随李元骁出府,前往东南王府。

  东南王司马越的府邸位于城南中心,是一片庞大的园林,而且戒备森严。作为徐州的王,司马越就是土皇帝,不过听说他身体不太好。

  因为跟随李云晓,沈宁畅通无阻的进入了王府,不过身上的飞刀和匕首都被搜走了,让沈宁心中空荡荡的。

  来到一处会客茶厅时,没想到里面已经有人正在用茶,其中一人是熟人,正是玄机道长。

  看到玄机道长,李元骁脸色一冷,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落在了另一位中年男子身上,拱手道:“拜见王大人。”

  男子笑道:“李将军客气了。”

  沈宁立即知道这位中年男子是王北玄的父亲,也是徐州的州牧。

  玄机子虽是天师道的人,但并无官职,所以他主动起身拜见:“贫道玄机子拜见李将军!多年不见,李将军还是神勇威猛。”

  李元骁冷笑一声道:“原来是你啊,刚刚还真没认出来。你不在皇都龟缩,跑彭城来干什么?莫非看我乱了你的天道,是来杀我的?”

  “贫道岂敢啊,李将军戍卫一州军务,爱兵如子,乃是武将楷模,大晋的良将。有人敢冒犯李将军,贫道第一次不同意。”玄机子在李元骁面前不敢托大。

  李元骁将他的嘴脸看在眼中,伸手不打笑脸人,便没有继续说什么。

  四人稍作了片刻,王府中管事来请,四人移步书房,面见东南王司马越。

  四人进了一间雅致而宽敞的书房中,东南王司马越呆在屏风内,不停地咳嗽,果然如传闻说的那般,身染疾病。

  司马越并没有走出来,而是隔着屏风直接吩咐道:“本王今日召你们前来,有两件事。第一,城中刺客刺杀玉家小姐,刺客到现在都没有搜到,这让本王如何向玉家前辈交代?正好元骁带来了当日击退刺客的少年,由他说说当时的情况,也方便追捕。第二件事,便是关于城中谣言。”

  司马越的语气略显虚弱,中气不足,但话中威严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