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635 世界吃惊!夏洛特吃惊!

635 世界吃惊!夏洛特吃惊!

 热门推荐:
  [章头连载·拉布的奇幻漂流5·『喵喵喵……喵喵喵?!!』]

  [一只海猫被卡在了海底峡谷中,上方卡着一块长满苔藓的横石,让可怜的海猫进退上下不得……另一只打着耳环的海猫急得要死,被卡住的海猫突然望着它背后面露惊恐,眼泪飙出,耳环海猫回头一看,看到一个头部伤疤纵横交错的巨大黑影,直接吓尿了。]

  ------------------------------

  〖马林梵多,海军本部——〗

  宽大的实木办公桌后面,是抱着手臂面沉如水的元帅“钢骨”空,以及坐在对面,手扶额头,正在与之商谈议事的大将“佛”之战国。

  “空元帅!”

  办公室门是一贯敞开着的,伴着一声高喊,一个粗壮的身影礼节性地敲了两下门扉后,便直接走了进来。

  钢骨空和战国都回头看去,“是古米尔啊。”

  战国坐着,偏开身让出办公桌后面元帅的视线。

  空抱着手臂,抬眼看向走入办公室的本部中将古米尔,“有什么事吗?”视线落到了古米尔手上的那份报纸上。

  “战国大将不在办公室,我就直接来找元帅您了。”古米尔对战国点点头,后者也和元帅一样,瞥了眼古米尔手中的报纸。“既然战国大将也在这里,那正好。”古米尔晃了晃手中带来的这份报纸,肃然道,“这是今天的报纸,不知道元帅您,还有战国大将有没有看过?”

  “今天的报纸?”战国迷惑地推了推眼镜。

  “哦?”元帅空挤出一丝笑,“是有什么新闻吗?能让你大清早地跑来找战国……”

  古米尔沉声一叹,将报纸递给战国,“空元帅,战国大将,你们看完便知道了。唉!”

  他扶额,头痛自语,“怎么会有这种事呢?”

  “……”战国为不可查地叹了声,接过古米尔的报纸,推了推眼镜,迅速翻阅浏览,大惊失色道,“空条徐伦她……这,这是真的吗?!”

  “怎么了?”

  空元帅沉着地靠坐在办公桌后。

  战国和他碰了下视线,然后将手中的这份报纸放到办公桌上,按住,倒转,推到后者面前。

  “……”空元帅定定地望着报纸头版的头条,巨大的粗体字标题《新晋王下七武海的虚假身份,竟是来自西海的恶魔之子?!》,配上并排的几张照片,空条徐伦似乎是被谁攻击,在雷光散去后,脸上的细密花瓣偏偏凋落,露出了另一副决然不同,且五官立体,别有一番清冷美艳的容貌,只是被雷光攻击后昏迷,显得憔悴而落魄。

  古米尔手撑在办公桌沿,对战国和空元帅严肃道:“空元帅,战国大将,这件事我们该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什么怎么处理?”空元帅没捡推到面前的报纸。

  古米尔道:“人间蒸发了十年的‘恶魔之子’竟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混成了王下七武海啊!”

  “你先冷静一下,古米尔。”战国也不得不出声了,抬手稳住这个中将部下,“这目前不过是世界经济新闻报社的一面之词而已!他们的消息来源,照片的来源,也含糊不清,所谓的真实身份是‘恶魔之子’妮可.罗宾的空条徐伦现在在哪里,他们也没有透露……这样的新闻,噱头很足,但可信性存疑!”

  “这有什么可存疑的?”古米尔惊愕,指着报纸头版上的照片,“不论这些照片是哪里来的,难道还能做假?这空条徐伦的脸根本就是伪装的啊!”

  战国思索道:“这……我记得有能够模仿其他人相貌的恶魔果实存在……”

  “能同时模仿两张脸吗?”

  这说法古米尔根本不买账,“战国大将,摩尔冈斯那家伙虽然总喜欢凑‘大新闻’的热闹,但他保证‘新闻真实性’的原则底线还是有的!世经社报纸上刊登的文字可能有误导和隐藏,但照片是假不了的——况且,这照片有好几张啊,甚至包括空条徐伦的‘假脸’掉落的中间过程,有模仿能力的恶魔果实还能模仿出这个?”

  “这个么……”空元帅抱着手臂,端详着报纸上的照片,自语道,“看着也不像啊,确定这所谓的‘真容’,就是妮可.罗宾吗?”

  古米尔惊了,“这根本就是成年了的‘妮可.罗宾’吧,容貌特征太明显了,一眼就能认出来啊。”

  战国在旁也自语道:“这大海上,出现容貌相似,甚至完全一样的两个人,也不是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吧?”

  “这怎么——嗯?”

  古米尔更觉得无语,正与反驳,忽然品出味道来了,惊疑不定地左右看看不动声色的二人,“空元帅,战国大将,你们的意思难道是……”

  “古米尔,你当年就是执行对奥哈拉的屠魔令的中将之一,”战国叹了一声,“好吧,就算‘大新闻’从不做‘假新闻’,空条徐伦也的确就是妮可.罗宾……然后呢,我们要怎么做?直接撤了他们的七武海名号吗?然后怎么样,直接派人暗杀他们,或者重新通缉?”

  古米尔愣住了,“这……”

  咄咄,空元帅手指敲了敲桌面上的报纸,“到了今天这地步,谁能暗杀得了这两个人?他们不去暗杀别人就不错了。”

  他抬眼看向古米尔,叹道:“你要知道,在外界大众眼中,就算揭露了‘空条徐伦其实是恶魔之子’这件事,又怎么样呢?她是伪造身份和样貌做了七武海没错,但这又怎么样呢?

  “七武海,七武海,七武海本来就是海贼,换了个名字和一张脸而已。对本就是罪犯的海贼而言,这种‘小事’算得了什么?

  “‘恶魔之子’悬赏金七千九百万,‘空条徐伦’呢?三亿三千万!对不知道奥哈拉真相的普通人而言,‘空条徐伦’作为海贼,可明明比‘恶魔之子’有威胁性多得多了,为什么我们海军连‘空条徐伦’都能接纳为七武海,却偏偏在‘恶魔之子’面前翻脸了?这不是明摆着助长阴谋论的滋生吗?”

  空元帅长长地一叹,“……‘阴谋论’,一不小心就会猜出真相啊。”

  “可……”古米尔被元帅的一顿话说得愣住了,“报纸上揪着这件‘乌龙’,如此奚落、嘲讽我们海军,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

  他转移了重心,不提“恶魔之子”,而是这期报纸新闻的内容。

  新闻里只提了“空条徐伦就是恶魔之子”,但却当然没有提一个字的奥哈拉之类的多余的话。摩尔冈斯不蠢,他非常明白,有些东西是真的不能随便乱碰!因此,这期揭露空条徐伦真实身份的连篇新闻里,着力的点其实是“海军被一个女海贼戏弄”这件事极尽嘲讽。

  在普通人——尤其是西海之外的普通人——眼中,拿到今天的报纸,阅读到这样的新闻,算是不错的花边笑料,足够成为未来好多天内很有趣的谈资,另外,看到海军和世界政府颜面扫地,被报纸疯狂嘲讽的样子也很难得,大家聚在酒馆、饭店里朗读,还能心情愉快地多吃两碗。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空条徐伦是假身份,又怎样?

  真实身份其实是来自西海的恶魔之子,又怎样?

  妮可.罗宾的真容还更好看呢!如果这新任七武海的模样从此以后都换成妮可.罗宾的脸,大家倒的确是喜闻乐见……至于因为这个,世界政府就恼羞成怒,要除名这位七武海,还要将之斩尽杀绝?别逗了,不就是做了个伪装嘛,人家两口子悬赏金加起来七亿多,这可都是杀出来的威风,这不比什么伪造身份罪大恶极多了?

  “当然要做。‘恶魔之子’,不同于一般的悬赏犯,当然要除掉。”

  空元帅严肃地表态,但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不能是现在,也不能是近期。”

  半晌,中将古米尔拧着眉头,从元帅办公室离开。

  他大概有些能猜到了,或许空条徐伦……不,妮可.罗宾最后的处理方式,恐怕会类似之前的女七武海海伊娜。冷处理一段时间后,悄悄发布一个她卸去七武海职位的声明,并对去向只字不提,继续冷处理……反正,“恶魔之子”的真相从一开始世界政府就没打算让世人知晓,既然如此,处决“恶魔之子”也不必闹得天下皆知……

  空元帅和战国对视一眼,彼此苦笑,叹了口气。

  元帅先生拉开抽屉,里面躺着好些文件,摆在最上面的,正是和古米尔带来的报纸内容别无二致的材料,只不过,这些是谍报人员第一时间通过传真电话虫发来本部的新闻影印件。

  早在今天凌晨,他就拿到了这份新闻材料,也一大早将战国喊来商议。

  对古米尔的说辞,就是他们初步拿定的主意:对今天报纸的内容,先不表态发声,当没看见。

  反正……

  如果是不知道奥哈拉屠魔令真相的人,本来也不会真的把这份报纸上的新闻当回事,估计对妮可.罗宾真容的美貌讨论得会更多。

  而如果是知晓,或者猜到奥哈拉些许真相的,那些大海贼,还有地下世界的头头们……世界政府和海军就算一言不发,保持缄默,他们总不会以为,世界政府和海军真的对此无视了。

  最后一个能够解读古代文字的人,并且胆敢染指研究历史正文,和世界政府是水火不容的立场,这根本就不需要世界政府特意表态,懂行的人自然都心知肚明。

  “只是……”

  空元帅拿走最上面的今早的新闻材料,取出另外一份不久前战国递上的来自西海的情报。

  “如果有可能,我也实在是不想让海军跟乔鲁诺那家伙决裂啊。”空元帅拍了拍这份情报,感慨道,“怎么说呢……怪可惜的。”

  战国沉默,这份情报几天前从花之国送来。

  花花果实……空条徐伦……

  一开始拿到情报,战国还猜想,会不会是妮可.罗宾那小姑娘早已死去,她的花花果实轮回转生,到了空条徐伦手里,仅此而已?

  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件事实提醒着他,不是这样,肯定不是。

  ——为什么,空条徐伦此前从未展示过花花果实的能力?

  这个最大的疑点,令战国将脑海里的种种零碎的线索串联了起来……最重要的是,CP曾调查过,在进入伟大航路之前,空条徐伦的生平记录几乎是一片空白,找不到任何资料。也许是孤儿,所以资料缺失?这在这个时代也是常有的事,战国虽然曾心中存疑,但毕竟没有证据。

  如今,关键证据摆在了战国眼前。——空条徐伦是花花果实能力者。

  如果说几天前战国和空对“空条徐伦是伪装身份的妮可.罗宾”还有百分之一的不确定的话,那么今天这份报纸的情报,就是最终的一记实锤。

  空条徐伦,就是妮可.罗宾!

  战国顿时头疼,妮可.罗宾啊妮可.罗宾……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背负着怎样的命运,乔鲁诺或许不知道,你自己难道还不清楚吗?

  没有派出精英CP特工在西海全力搜捕你,已经是海军在世界政府——尤其是来自五老星的压力下,能做的最大的“松懈”了,你这背负着“恶魔之子”命运的可怜又可悲的小老鼠,就老老实实地东躲西藏,苟延残喘就算了,或许过个十年二十年,长大了,隐姓埋名藏身于地下世界,只要别在世界政府和海军眼跟前晃悠,真的未必会拿你怎么样……

  但为什么,你偏偏要做这种蠢事?

  改头换面做了海贼不说,还胆大包天地混到了王下七武海的名号,一年多前还来到了这个海军本部的岛上!

  只是为了戏弄海军?报复世界政府?

  可做了这种种事情……难道是以为,这会导致个什么好结果吗?

  “今后啊,可有得烦了。”

  空元帅这样叹息。

  战国也头痛。是啊,能不烦吗?以乔鲁诺和妮可.罗宾如今的实力,常规的海军战力想对付他们,纯粹就是过去送菜的,而想调动顶级战力去围剿他们,又必须谨慎,如果派得少了,拿不住他们,或者反而被他们打得灰头土脸,到时候丢脸的可就成了他们海军了,而如果派得多了还失败,那海军和世界政府的威信更将大大地受挫!

  一个颜面尽失的保护者,还会受到加盟国王室们的信任吗?

  一个武力不值得信任的世界政府,在加盟国眼中……

  总之,面对这种超出级别的对手……想想就头痛啊!

  战国想到这烂摊子或许会留到自己接受空元帅的位子,这头就更痛了。

  “啵噜啵噜啵噜……”

  桌上的电话虫响了起来,战国赶紧起身就溜,空元帅无奈接通,果然又是因为今天的报纸而打来的。

  该死的摩尔冈斯,我看你是税交的少了,什么垃圾话都敢写!

  ……

  〖新世界——〗

  该死的摩尔冈斯,此刻正看着自己炮制的新一期报纸,得意地振翅嘎嘎直乐。

  “写得好,写得好啊。”

  远在新世界的人称大新闻的报业巨擘得意不已,“玲玲还真是有本事,竟然拿到这样的猛料——没想到啊没想到,新任的王下七武海空条徐伦,竟然就是那个奥哈拉最后的幸存者!嘎嘎,谁能想到,销声匿迹了十年的‘恶魔之子’,原来就藏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

  这妮可.罗宾可真够胆大的!

  还有那乔鲁诺……就他跟妮可.罗宾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关系,说他不清楚这件事,谁信哪?

  这对狗男女这样戏弄世界政府和海军,真是……太有趣了!

  摩尔冈斯是一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越是有人喜欢作死,作大死,他就越想凑个热闹,甚至还想拱个火。

  否则,他干嘛非要把明明绝对不能写得透彻了的新闻,写得这么让人——主要是指世界政府和海军的那些人——血压飙升呢?

  杀起来,闹起来!

  把事情搞大吧,最好把奥哈拉的事情也捅出来——当然,不能由他们世经社捅——这样闹个天翻地覆才好!

  这样我的报纸才会卖的更多,嘎嘎嘎……

  摩尔冈斯乘坐飞艇,飞在空中,眼上埋着阴影,露着笑容,想起今天凌晨突然到访的CP特工……

  还想阻止老子刊发这一期的新闻?做什么梦呢!

  我有造假新闻吗?没有啊!

  我有揭露那些绝对不能碰的红线吗?也没有啊!

  不过就是调侃一下七武海的真假身份罢了,你们这么激动做什么?

  ……

  〖新世界,某海域——〗

  白鲸号上,白胡子海贼团的众人看到最新的报纸,都露出程度不一的惊色。

  不过,大部分成员的吃惊,也只是吃惊于“空条徐伦竟然是假身份”这件事,做这种伪装,意义何在啊?

  恶魔之子的悬赏,还没有空条徐伦高呢!

  而罗宾曾解救的那三个天龙人的奴隶,现在的白胡子海贼团成员,鱼人拉伯斯特、人类赫曼、长腿族蕾格也多看了两眼报纸,没别的,就是想把恩人的真正样子记住。

  惟有一些队长们,还有白胡子明白这桩大新闻的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的信息。

  “恶魔之子啊……”

  马尔科望着报纸上露出真容的空条徐伦的照片,“没想到一年多前来我们船上的家伙,竟然就是那个奥哈拉的幸存者……”

  比斯塔捏着翘胡须笑道:“她和乔鲁诺确实是西海来的呢!哈哈,摆了世界政府一道啊,真有意思!”

  “哪里有意思了?”其他队长们,比如萨奇,以藏,沉稳的乔兹,则有些无语,“戴着‘面具’这么多年,只为了戏耍世界政府,激怒海军吗?”

  “花花果实……”

  身躯庞大的白胡子喝着酒,自从身体好了太多以后,再也没有人在他喝酒的时候啰嗦了,虽然以前啰嗦的时候他也不会听劝就是了。

  他边喝边笑道,“原来如此……咕啦啦啦……”

  白胡子豪兴大发,身上震荡出波纹,将白鲸号四周的海面晃动起一圈一圈的浪潮。

  “老爹!”马尔科不满,“都说了不要随便用能力啦!你还想再打吊针吗?”

  白胡子撇撇嘴,他才懒得听儿子啰嗦,甚至还做了个充满嫌弃的鬼脸。

  众人哄堂大笑,马尔科气着气着也噗哧乐了。

  在人群边缘吃披萨的蒂奇也大笑,望着传到手边的报纸,眼中闪烁着光,似乎很欣赏乔鲁诺和妮可.罗宾这种出格的刺激行为……

  “蒂奇,今天打败的对手,你又没领战利品啊。”二番队的伙伴勾肩搭背,笑着说。

  蒂奇抖抖报纸,“贼哈哈哈哈,那种东西无所谓的啦!”

  “名声也无所谓吗?”同伴笑。

  “是啊。”蒂奇扬起笑容,露出满嘴烂牙。

  不入流的名声,有不如无!如果没能得到暗暗果实,便没希望登顶海贼王,与其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不入流的档次,那还不如默默无名拉倒!

  贼哈哈哈,这就是老子的浪漫,你们这帮跟着白胡子老爹天真惯了的单纯家伙懂什么?

  ……

  新世界,海上的海贼们,地下的大佬们,看到新的报纸,反应不一。

  有的跟着报纸嘲笑海军的丢面子。

  有的并不关心七武海叫什么名字。

  有的赶紧去翻出西海恶魔之子的悬赏令,十年了,悬赏令都泛黄了,没想到曾经满西海被追杀的女孩,竟然改头换面,如今成了王下七武海!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世界政府现在估计要被气得吐血吧?”

  “一个他们恨不得捏死的小老鼠,研究绝对禁忌的历史真相的罪人,竟然被他们亲手封为了王下七武海……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摩尔冈斯那头鸟还真是一贯的胆子肥啊!”

  “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呢?海军要对这位新任‘七武海’动手吗?”

  “应该不会吧,毕竟他们又不可能真正揭露‘恶魔之子’的罪行,连‘更恶劣’的大海贼‘空条徐伦’都可以成为七武海了,这突然针对起小小的恶魔之子,这不是自曝其中有阴谋吗?”

  “嘿嘿,这妮可.罗宾还真有意思,被世界政府这么针对,一年前居然还帮着对付了北海的唐吉诃德家族!”

  “你傻吧,既然知道她是妮可.罗宾了,那唐吉诃德究竟是谁决定对付的还用说吗?肯定是乔鲁诺主导的啊!”

  “将唐吉诃德家族连根拔起……这两个人的实力简直强得离谱!海军就算恨不得与他们决裂,处之而后快,又能真的做到吗?”

  “就算一时做不到也无所谓了,妮可.罗宾的身份已经暴露,难道她还敢继续担任‘七武海’吗?”

  “换我就溜得远远地,保持安全距离,再尽情地嘲笑海军的眼瞎、无能,哈哈哈哈。”

  “我觉得这两个人还是很危险,那毕竟是世界政府!惹来这种八百多年的巨无霸组织,会招来怎样疯狂的报复?”

  “海军的真正实力也不能小觑……妮可.罗宾和乔鲁诺毕竟是两个人,不是割据新世界的那几个大海贼!”

  “这倒确实……”

  “未来会怎样发展,静观其变吧。”

  ……

  伟大航路,东西南北四大海洋,世界各地都在看着同一份报纸,议论着同一个新闻。

  夜空,林奇踏空而落,降到路上的一座岛屿。

  满城灯光如星空,林奇独自一人穿行在街头,弄点吃的补充体力。

  罗宾不在,就连替身也不在,这种体验对他而言是很少有的,上次还是在他跟着青雉去找卡二麻烦的时候。

  巧了,这次似乎也是跟卡二有关。

  他在路边饭店大吃,懒得理会周围人朝他投来的各种目光。

  林奇没有看今天的报纸,不过从周围人的目光,以及窃窃私语中,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罗宾的真实身份见报了……

  林奇吃饱喝足,乘着夜色踏空而去。

  地上城镇里的人们仰头惊叹,伸长脖子,纷纷感慨,真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啊……

  “……”

  林奇手中捏着从卡二身上搜刮来的大妈的生命纸,同时感应着自己替身的模糊方位,起码替身的方向并没有错,的确是朝着万国去的。

  他在成功让罗宾混成了七武海后,就对罗宾的身份揭露很无所谓了,还挺想看到海军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样子乐一乐。

  不过,确实没想过,罗宾身份被揭露,会是今天这样的情况……

  林奇心中想着事情,抬眼看向前方夜色。

  风停了。

  前方就是无风带。

  越过这片无风带,就是新世界海域。时隔一年,他和罗宾又回来了。

  ……

  〖书中世界——〗

  斯慕吉和蒙多尔借助“监视素描册”观察妮可.罗宾。

  快一天了,那女人就待在原地,基本没怎么动过。

  “已经彻底放弃了吗?”蒙多尔嘀咕。

  “以她的恶魔果实能力,现在说不定在哪里就有分身在活动,尝试找出我们呢!”斯慕吉自语,紧盯着素描册上的妮可.罗宾,“她恐怕是在保存体力……”

  “保存体力?”蒙多尔笑了,“难道她还想跟妈妈战斗不成?”

  罗宾闭目静坐,心中仿佛存想着另一个同样闭目静坐的林奇,她的呼吸节奏也与心目中的那个林奇频率一致,身体的活动仿佛被无限地放缓,甚至几乎停止,体力的消耗被最大程度地减少……做到这样的地步,放在平时,罗宾还真未必能成功;但现在却做到了。或许是出于对林奇的思念吧……

  明明才分开一会儿而已,她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

  ……

  〖东海,哥亚王国,科尔波山——〗

  “哈哈,路飞,你又输了。”

  山坡小屋前,艾斯很无良地嘲笑弟弟路飞,“你的动作太奇怪了,橡胶果实一点都没有用啦,趁早放弃吧。”

  路飞怒目而视,愤愤不平道:“可恶,跟我想的不一样呀,明明应该能借助橡胶的弹性,让拳头变得更厉害的!——都怪艾斯,太能躲了。艾斯,你难道会用妈妈说的见闻色霸气了吗?”

  “啊?有吗?”艾斯挠挠头,也不甚解,“我不知道啊……”他和路飞看向小木屋前,发现郁金香阿姨正在阅读刚到手的报纸。

  郁金香神色变化得很精彩,艾斯和路飞还从未见过一贯淡定的她这样失态。

  “妮可.罗宾啊……”郁金香最后叹了口气,带着无奈的笑容,摇头自语道,“真是的,是不放心我们,还是不想连累我们?竟然一直瞒着……”

  算了,我已经不是九蛇的蛇姬了,就不管九蛇的公主究竟叫什么了。

  该生气的,恐怕另有其人吧,呵呵呵……

  ……

  〖无风带,九蛇岛——〗

  姐姐今天发了好大火,桑达和玛丽都不太敢接近她,默默捡起她扔开的报纸,捡起来浏览后大吃一惊。

  “这……”

  “不会吧?!”

  二妹和三妹相视一眼,都很震惊,徐伦公主,变成了罗宾公主?

  “不过,她真正的样子好像更漂亮啊……”桑达和玛丽窃窃私语,被前头怒气冲天的汉库克听见,猛地回头瞪她们。两个妹妹赶紧吐舌头开溜,不去触姐姐的霉头。

  汉库克捡回报纸,望着照片上的罗宾,咬牙切齿道:“你们竟敢……骗我……”

  大家都这关系了,干嘛还瞒着我?!

  下次见面,一定要你好看!徐伦……不对,罗宾!!

  汉库克绝美的眸子深处,闪过些许的担心。

  照片里罗宾是被谁袭击了?

  她……还好吗?

  该死的报纸,怎么尽说些有的没的,谁关心什么狗屁海军丢不丢脸啊!

  罗宾他们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好不好?!

  汉库克把报纸扔下,恨恨地踩了几脚。

  踩的文字版块。

  罗宾的照片位置,干干净净,没有一个鞋印。

  ……

  〖香波地群岛——〗

  无法地带,雷利还是跟别人赌酒,才偶然听说了报纸上最新新闻的事情。

  “妮可.罗宾……”他自语,想起当初的见面,那个始终陪在林奇身边的安静女人,“原来如此,是奥哈拉的最后幸存者啊……如果能一直伪装下去的话,其实倒也不错!可惜了……”

  世界政府,海军,会怎样行动呢?

  另外,照片里袭击妮可.罗宾的,又是谁?雷利喝了口酒,一般层次的小毛贼,恐怕就算是偷袭,也没有那个能耐瞬间制服她吧……

  海军支部,青雉吸着冷气,望着手中的报纸,疯狂挠头。

  “真是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他喃喃自语,“妮可.罗宾,让你活下来,究竟是对是错?”

  青雉又想起当初的几次试探,为什么都没有探出她的伪装?

  是乔鲁诺这小子做了什么手脚吗?

  这小子似乎一贯都有些小聪明……

  真是麻烦啊……

  ……

  〖马林梵多,海军本部——〗

  空元帅和战国很心累。

  除了最开始的古米尔中将,当年执行奥哈拉屠魔令的其他几个中将,鼯鼠,斯托洛贝里,都来找了几次。

  毕竟是曾经他们的任务的漏网之鱼,不管他们对妮可.罗宾这个屠魔令炮火下的幸存者态度如何,总归是感觉自己有未尽的责任在身的——而且很有可能是觉得别扭的责任感。基于朴素的正义感,他们当年就不愿意追杀和处决一个年仅八岁的小姑娘,还是那样的惨剧下的可怜幸存者;可基于海兵服从军令的使命感,如果有需要,他们也能狠得下心完成当年未完成的任务。

  元帅空和大将战国还是那样的态度,暂时当没看到,不回应,不表态。

  “反正,妮可.罗宾身份已经暴露,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他们也不会再敢继续作为七武海和我们合作了。”战国这样说,“就连马林梵多也不敢来了吧。”

  “这就足够了吗?”赤犬冷声说,“既然知道了恶魔之子还在,那就要将她彻底除去!当年在西海就不该手软,应该直接派出CP的人才对。”

  战国不同意,“你太激进了,萨卡斯基!”

  “是你太妥协,太保守了,战国。”赤犬毫不客气。

  实际上在这样超凡世界,在这样的海军体制下,作为海军内部的顶级战力、高级将领,各种层面上的自由度都相当地大,这一点从漫画里的斯摩格我行我素却很少受处分甚至短短两年内一路高升的现象,就能看出来。只要不犯原则性的错误——比如证据确凿地勾结海贼,与罪犯合谋,或者侵害贵族阶层,冒犯天龙人之类的——顶撞上司几句而已,这根本就不算个事。还能因为这点鸡毛小事,把他一个顶级战力给辞了、贬了不成?吃饱撑的?

  “萨卡斯基,是战国说得没错。”鹤中将也踱步过来,淡淡道,“一旦激进而无果,海军的威信受损,不止海贼们会因此更加猖狂,也会降低加盟国的王室们对我们海军力量的信赖。这得不偿失……”

  “哼!”赤犬咬着雪茄,露出一丝冷笑,“说来说去,还不是那个问题,这个海军最初建立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狗屁正义!”

  多少热血赤诚的海兵被一句“为了正义”的口号给忽悠进来,结果搞了半天才发现,海军本质上是为了维护贵族阶级的统治罢了,跟什么正义有个毛线关系,那不过是最初世界政府建立海军时打出来吸引人参军的漂亮旗号罢了……

  战国喝道:“慎言!”

  “哇哈哈哈哈,萨卡斯基说得好像也没错嘛,战国!”

  元帅办公室的大门又走进来两个人,前头的不是那个放浪不羁的海军英雄又是谁?

  “你也闭嘴吧!”战国没好气地教训卡普,看向他身后的泽法,“你怎么舍得从训练军营过来了?”

  泽法没回答,看向赤犬,沉声道:“也许最初是你说的那样,但八百年了,我们海军也在追寻自己的正义。”顿了顿,“真正的正义。”

  “慎言!”这次严厉出声的不是战国了,而是一直撑着下巴看着部下们争论的元帅空。

  他沉着脸看向泽法。泽法没说话,摆了摆手,似乎在说,有本事你就辞了我,我巴不得真正退休呢。

  元帅空也无比心累,被吵得头疼。

  忽然又是一阵杂音,他就更头疼,“能别吵了,安静一会儿吗?真是的……”

  “元帅,是电话虫。”鹤出言提醒。

  空睁开眼,卡普已经大咧咧地拿起电话虫话筒,一边抠着鼻子一边嗯嗯应答了。

  很快,他把话筒交给办公桌后面的元帅空,后者一边接过,一边随口问道:“谁打来的?”

  卡普一弹鼻屎,还没落到赤犬身上,就被高温烧成焦灰,他哈哈笑了,随口回答,“哦,五老星。”

  战国他们皆惊,五老星亲自打来的电话虫?

  空元帅已经一脸严肃地听起了电话,不时嗯嗯应答,当电话挂断,抬头便看到,除了卡普以外,战国、泽法、赤犬、鹤,都在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他深吸一口气,起身披上正义大衣,“我去一趟圣地。”匆匆离开了。

  ……

  “嘎嘎嘎,世界政府现在应该气得要死了吧?会有怎样的反应呢?真令人期待……希望不要真的什么都不做才好啊!大不了,我给你们提供一下妮可.罗宾的下落好了……嘎嘎嘎嘎嘎……”

  摩尔冈斯心情愉快,在新世界的大海上空,透过飞艇的窗户欣赏风景。

  他一边喝着咖啡,想起了和夏洛特.玲玲的通话……

  【“喂!玲玲!你别发疯了!”得到这种猛料,摩尔冈斯嘴都要笑歪了,但口中却一副惊慌的语气,“这种事能碰吗?刊登这种东西,我们报社也会惹来麻烦的!”】

  【电话虫另一端,大妈不耐烦道:“又没让你提‘历史正文’,你怕什么?”】

  【她冷笑道,“那小子敢杀我儿子,我能让他好过吗?他跟妮可.罗宾不是想隐藏身份吗,那我偏不能让他们顺心!”】

  【摩尔冈斯矜持道:“这,话虽如此……我也很理解你……但是……”】

  【大妈道:“你有什么条件就只管说!”】

  【“爽快!”虽然只是通话,但摩尔冈斯还是比了个大拇指,笑嘻嘻道,“你不是说妮可.罗宾快要被斯慕吉带回你的万国了吗?乔鲁诺也肯定会赶过去救他女人,对吧?——只要你同意让我进入万国,第一时间拿到你是怎么收拾乔鲁诺那小子的新闻,我就同意刊发报纸揭发空条徐伦的真实身份,怎么样?”】

  【大妈大笑道:“摩尔冈斯,你还真是嗜新闻如命啊!玛玛玛玛……”】

  【“就正如玲玲你嗜美食如命,”大新闻先生舔了舔舌头,眼中冒着兴奋的光,“不是吗?”】

  【“没错!”大妈豪情万丈道,“当海贼如果不能做想做的,那还有个什么劲?不如当海军算了!”】

  【摩尔冈斯也笑,“我可不是海贼,玲玲。”】

  【“玛玛玛玛玛……”大妈也不以为意,“总之我同意了,你过来吧!最多三天,妮可.罗宾就会被押送到万国,她我可舍不得弄死,不过等乔鲁诺万里迢迢地跑过来,我把他弄死的时候,你可以多拍几张照片,玛玛玛玛玛……”】

  ……

  〖书中世界——〗

  罗宾心中默算着流逝的时间。

  应该已经过去快要一天一夜了……

  到新世界了吗?

  到夏洛特家族的大本营——万国了吗?

  那个将星斯慕吉,还有书书果实能力者蒙多尔两个人的气息……

  罗宾睁开眼,墨绿色的眼眸一片冷静。

  ……

  〖新世界,万国——〗

  〖蛋糕岛,蛋糕城〗

  窗户上长着人脸,霍米兹高兴地突然叫喊:“宙斯大人回来了,宙斯大人回来了~~”

  它一边歌唱般轻快地喊着,一边自行打开窗户,让戴着鸭舌帽的白色雷云穿梭而入。回到了熟悉的环境,最重要的是终于可以休息了,宙斯的心情也不错,哼着小曲,载着厚厚的大书,朝着妈妈的灵魂位置飞去,一路上经过的长廊里,墙壁、门窗、地板、家具……无数的霍米兹看到它都轻快地歌唱问好,宙斯懒洋洋地只管飞去找妈妈。

  穿过一层一层蛋糕城楼层,宙斯很快找到妈妈所在的位置。

  大博物馆。

  也是妈妈存放她的收藏品的地方。

  “宙斯,你终于来了。”大妈看着飞来的雷云,十分满意,尤其是在看到雷云背上驮着的那本大书后,就更加满意,“我的收藏品,妮可.罗宾,终于到手了,玛玛玛玛玛……”

  许多夏洛特家族的子女们也凑在后面,站满了一圈又一圈,都想围观。

  据说是最后一个能读懂妈妈收藏的那些破石头上的文字的人啊,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

  人群里,举着小刀威胁一个同胞兄弟的三眼少女,也在好奇地透过人群缝隙看来……她就是妈妈一直想要的,能够读懂历史正文的人类吗?

  “快出来吧,来我的博物馆中~~”

  大妈摸摸宙斯的白云,甩着舌头一脸少女般的纯真,十分期待地小心地打开白云上的那本地狱封面的大书,“不论多少年,我都会完好地保存你的~~”

  “出来了吗?”

  “要出来了。”

  “歪,别挡着我啊!”

  无数的夏洛特家族的子女们,都在翘首以盼,只是他们看到的,却和想象的不太一样。

  人群里的三眼少女挤上前,刚好看到这样一幕:

  宙斯驮着的那本被妈妈打开的蒙多尔哥哥的大书内部,竟然猛地伸出一条粗壮硕大的手臂……手臂甚至还有着与妈妈一模一样的纹身,缠绕着漆黑的霸气,气势惊人地直袭面色微讶的妈妈!

  夏洛特家的子女们哄然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