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快穿之娇妻 > 第163章 全文完
  当晚赵瑧就又回凤仪宫陪陈娇一起睡了。

  他一上来,陈娇就往他怀里钻,像只黏人的猫崽儿。

  娇妻在怀,赵瑧计较许久的心结便一点一点解开了。前生今世,这就是他与陈娇的缘法,他只是置身事外地看过那七世,未曾切身感受,就被她的小性情吸引,她每世都逗留了两三年之久,事后对前世留恋怀念希望他都记起来,也是人之常情。

  连虞敬尧、李牧都能得到她的心,赵瑧相信,就算他不记得,只要他坚持对陈娇好,她迟早也会喜欢他,只是心底难免有些遗憾。谁人不希望生活圆满或许世上大多数人都没这个福气,但赵瑧要送他的娇娇一份圆满。

  怀孕的小皇后已经睡熟了,赵瑧轻轻亲亲她额头,心静如止水

  黑毛小野猪崽儿是陈娇怀孕第三个月,赵瑧送她的。

  陈娇怀孕第四个月,赵瑧送了她一箱子金元宝。

  陈娇怀孕第五个月,赵瑧送了她一场舞狮表演,晚上陈娇撒娇让他跳,赵瑧坚决不肯。

  陈娇怀孕第六个月,赵瑧送了她一块儿赤金打造的长命锁。

  陈娇怀孕第七个月,赵瑧送了她一大包五香瓜子,两人坐在一起,赵瑧剥瓜子,陈娇只管吃。

  陈娇怀孕第八个月,赵瑧送了她一本奇案孤本,正是前朝刑部传奇王慎所著,其妻所编。

  陈娇怀孕第九个月,赵瑧送了她一只三十斤来重的橘黄色的肥猫。

  有他这般花心思哄她高兴,陈娇这个孕期过得轻松又愉快,次年四月,牡丹花争先怒放的时候,陈娇顺利的生下一位小公主。小公主刚生下来就特别漂亮,脸蛋光溜溜的一点都不皱,陈娇养过儿子,现在得了女儿,陈娇又新鲜又喜欢。

  赵瑧也很高兴,因为女儿生在牡丹盛开的时节,赵瑧便给女儿起名丹华。

  初为人母的帝后天天哄女为乐,朝臣们见皇后没能生育皇子,又开始递折子催帝王选秀了。

  赵瑧与陈娇商量过后,又在京官之女中进行了一次采选,这次一下子挑了一百个美人。

  陈娇没露面,赵瑧自己在御花园相看,上来一波打发一波,最后又一个都没选上。第二天上早朝,赵瑧就用“秀女虽多,皆不合朕意”给了大臣们一个交待。

  朝臣们总算懂了,皇上是铁了心要独宠皇后一人啊他们上再多的折子催促选秀有何用,人家皇上只需轻飘飘说句“看不上”,他们还能刨根问底问皇上究竟看不上哪里,或者劝皇上凑合凑合别那么挑剔

  既然不能,朝臣们只好暂且不提此事,等着吧,如果皇后一直生不出皇子,到时候他们不急,皇上自己就先急了

  赵瑧是急,急着等陈娇快点出月子

  自从知道他都记起来后,陈娇对他可谓是娇柔似水,光一个眼神就能软了他的骨头,可她大着肚子,赵瑧什么都不能做,就算太医说孕中期可以适度行房,赵瑧怕自己掌握不好那个度,硬是忍下来了。他忍得痛苦,陈娇却老来勾他,最喜欢抱着他脖子亲

  陈娇四月中旬生的孩子,坐了一个半月的月子,出月子的时候已经是五月底。

  赵瑧一早就去上朝了,他起床时动作轻,陈娇连皇帝丈夫何时走的都不知道,继续舒舒服服地睡大觉。天亮了,陈娇也醒了,乳母抱着小丹华来给娘亲请安,陈娇接过白白胖胖的女儿,坐在床上逗弄起来。

  小丹华长得更像父皇,长长的眉,漂亮的丹凤眼,只有嘴唇、下巴像娘亲,要不赵瑧怎么一点都不介意没能头胎就得皇子呢面对这么一个小公主,赵瑧都快把女儿宠到天上了,甚至女儿嘘嘘在他身上,他都觉得是香的。

  “丹华别急,爹爹晌午就回来啦。”尽管女儿听不懂,陈娇还是喜欢与女儿说话。

  小丹华仰面躺在床上,天热,她只穿了条绣着牡丹花的缂丝兜兜,胖乎乎白净净的小胳膊腿儿都露在外面,莲藕一般。刚吃饱喝足,小丹华精神很好,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娘亲在哪儿她就追着往哪看。

  母女俩玩得好,外面突然传来宫女们行礼的声音“奴婢给皇上请安”

  陈娇惊讶地朝门口看去,奇怪,赵瑧要上朝,散朝后还要召见大臣们,之后是批阅当日奏折,这一切忙完几乎都要晌午了,然后赵瑧才会来后殿陪她们娘俩用午饭,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早这个时间,赵瑧大概刚散朝吧

  赵瑧进来了,身上穿着明黄的龙袍。

  陈娇盘腿坐在女儿身边,手里还拿着一张小小的拨浪鼓,目光疑惑地看着赵瑧。

  赵瑧对着女儿笑“今日事少,我来看看丹华。”

  陈娇就挪到里面去了。

  赵瑧坐在她刚刚的位置,抱起女儿稀罕。

  小丹华毕竟太小,不会说话不会爬,其实没什么好哄的,再者,赵瑧现在的心思本来就不在女儿身上。当了一刻钟的好父皇,赵瑧径直对乳母道“公主困了,抱下去吧。”

  陈娇一听,忽然明白赵瑧提前回来的目的了。

  她心里有点痒痒。

  乳母退下后,屋里突然变得静悄悄的,赵瑧看向里面的小皇后,陈娇低着头,脸颊绯红。

  赵瑧喉头发紧,默默将帷帐放了下来。

  陈娇余光看着他的动作,忍不住嗔道“等到晚上不行吗”

  赵瑧没答,行的话,他何必回来

  他来到了陈娇身边。

  陈娇头垂得更低了。

  赵瑧笑,捏着她的耳垂道“怀孕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现在怎么害羞了”

  陈娇红着脸替自己辩解“我那时亲你,是因为我心里高兴。”

  “如今就不高兴了”赵瑧将人抱到了怀里,贴着她发烫的脸颊问。

  陈娇不理他了。

  赵瑧抬起她的下巴,她羞答答地垂着睫毛,赵瑧看了一会儿,猛地吻住她的嘴唇。

  这是赵瑧苦忍近一年后第一次的放纵,也是两人敞开心扉后的第一次。

  年轻的帝王就像一头狮子,陈娇也很快放松下来,无比热情地回报。

  可一大早上的,外面都是宫人,赵瑧可以疯狂,陈娇到底存了一丝理智,小手死死地捂着嘴。日上三竿,赵瑧才停了下来,抬头一看,发现陈娇鬓发都湿了,脸上的不知是泪还是汗,简直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真是个妖精。”赵瑧拨开她的发丝,恨恨地道。

  陈娇不爱听了,瞪他“你怎么不说自己急色我又没巴巴地去喊你过来。”

  赵瑧捧着她的脸,道“普通妖精才需要上门勾人,你这种修炼千百年的,不用露面便能一直勾着男人的心。”

  陈娇哼了哼,不过仔细一算,按照活了七世算,她确实“修炼”了千百年。

  “那皇上快走吧,小心被我扒皮吃肉。”陈娇哼着推他。

  赵瑧邪笑,身体上移,他看着她瞪大的眼睛,笑道“朕甘愿喂你。”

  陈娇一拳捶在了他肩上。

  赵瑧摁住她的一双小手,见她咬唇苦忍,赵瑧细嚼慢咽有了闲心,探究地问“娇娇,那些虽然都是我的前世,但七个人性情不同,我与他们也不同,你倒是说说,你最喜欢哪个”

  陈娇从来没有比较过

  她不想回答。

  赵瑧逼她回答。

  帝王欺负人的手段太多,陈娇就像被人抓到了痒处,不回答就要承受无尽的另类折磨,她急得都哭了,小声哀求道“我都喜欢,你别这样。”

  赵瑧声音不稳,哑着道“不行,必须说出最喜欢的。”

  陈娇不由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前世的七个夫君,最喜欢谁

  她居然真的在思索,在他的身下想别的人,赵瑧目光一变,突然将陈娇翻了过去。

  陈娇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忙补救道“最喜欢皇上,我最喜欢皇上”

  “迟了。”赵瑧亲手捂住她的嘴,恶狠狠地惩罚起来。

  后来,陈娇声音都哑了。

  赵瑧穿好衣服折回床边,就见她裹着被子躺在最里面,杏眼愤怒地瞪着他。

  赵瑧餍足地笑“你先休息,我还要见几个大臣,忙完再回来看你。”

  陈娇巴不得他一天都在前殿忙

  赵瑧弯腰,揉揉她脑袋,这才笑着走了,出门时,又恢复了平时那张威严冷漠的脸。

  陈娇连气都没力气生了,喊了宫女们换床被褥,然后就筋疲力尽地睡着了。

  她真的很累,晌午赵瑧回来,发现她还没醒。

  赵瑧出了一上午的力气,饿了,单独用了午饭,饭后躺到陈娇身边,陪她午睡。

  帐中昏暗,陈娇不知何时醒了,她觉得有点热,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被赵瑧抱在怀里。他似乎没有察觉,陈娇眨眨眼睛,彻底清醒后,她情不自禁地端详面前这位帝王的脸庞。

  她最喜欢谁

  每一个陈娇都喜欢,正是因为这份贪婪,所以她最喜欢的,确实是拥有所有记忆的赵瑧。

  一喜欢,陈娇就想亲他。

  她悄悄地凑过去,将唇印在赵瑧俊美的脸上。

  刚亲完,陈娇还没退开,腰上突然多了一双手臂。

  陈娇一惊,抬眼看去。

  赵瑧黑眸深沉,盯着她美丽的杏眼问“大胆妖孽,为何偷亲朕”

  那语气,仿佛一位帝王抓住了一个来唐突他的小妖。

  他神色威严,装得很像,陈娇却一点都不怕,笑盈盈地道“因为我最喜欢你啊。”

  小皇后笑靥如花,眼里是绵绵无尽的柔情。

  赵瑧伪装的威严瞬间融化在了她的笑靥中。

  “喜欢多久”他拥着陈娇,将她压在了身下。

  陈娇抱住他的脖子,狡黠问“皇上希望我喜欢你多久”

  赵瑧用目光描绘她动人的眉眼,低下头去,贴着她的嘴唇道“生生世世。”

  七生七世怎够

  他要她的生生世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