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快穿之娇妻 > 第142章 142
    虽然时间紧张, 出发之前,陈娇仍没忘吩咐后院的小厨房给她煮碗避子汤。

    她是存了离开周潜的心思的, 可不能再大意怀了孩子。

    喝了汤,陈娇困倦地上了马车。

    在马车上颠簸了七日,陈娇终于随圣驾来到了距离京城百十里地的苍山围场。

    秋高气爽,围场上的风迎面吹来都带着一股飒爽气息, 可惜陈娇作为周潜的妾室,只是来伺候他的起居的,根本没有资格去外面欣赏围场风光, 一到围场就被人领到了周潜在这边的院落。皇子们都住在一块儿,定王别院左侧是五皇子英王的院子,右侧是七皇子。

    男人们去伴驾了, 女眷们中,王妃、侧妃可以去四处逛逛,陈娇这等妾室,还是安分守己待在院子里吧。

    陈娇住在后院厢房, 房间早就收拾好了, 陈娇趴在床上,让荔枝给她捏腿。

    想到这一路的马车颠簸, 陈娇想, 她若不能出去欣赏一番围场风光,那这一趟岂不是白遭罪了?

    她自己不能乱逛, 周潜可以带她出门啊。

    .

    刚到围场的第一个下午, 周潜几位皇子陪惠元帝跑了一圈马。

    草原上风大, 周潜骑在马上,放眼全是茫茫草原,他却还在为那天早上的冲动决定而心烦。

    他不懂自己为何要带那女人来,她都不想伺候他了,周潜也不屑霸王.硬上弓。

    惠元帝年纪大了,跑了一圈便回去休息了,皇子们各自散开,周潜带着随身护卫,继续在草原上信马由缰,直到天色变暗,周潜才回了自己的别院。

    刘公公微笑着在院子里迎接他。

    周潜大步往上房走,刘公公跟在旁边,低声道:“王爷,下午陈姨娘腰酸不适,派人来前院求药。”

    周潜脚步一顿,回头看他。

    刘公公忙道:“奴才已经送药过去了,王爷要不要去瞧瞧?”

    他天天伺候主子,主子对后院什么心思,刘公公最清楚,这么多年就宠了那一个,肯定是惦记的。

    周潜先沐.浴更衣,换了身浅色的袍子,才去了后院。

    荔枝在外间行礼,陈娇在内室床上趴着,听到声音,立即翻个身,装成朝里面睡熟的样子。

    周潜进了内室,罗帐挂在两侧,她的肩膀以上被床头挡着,只露出窈窕的背影,腰越细,衬得下盘越肥。

    周潜狠狠地盯了几眼,刻意放重脚步走向床边。

    陈娇“惊醒”,转过身看到他,她慌张地坐了起来,低垂着头。

    “听说你腰酸不适?”周潜立在床侧,声音冷淡。

    陈娇看着他的衣摆,不好意思地道:“马车颠簸,坐了一路有些难受,没想到惊动了王爷。”

    周潜脸上,露出一丝讽刺的微笑。

    坐个马车而已,腰酸能有多酸,她能憋两个月不惊动他,今日这番惊动,肯定别有所图。

    不过,她有所图,他亦有自己想要的。

    “上药了?”周潜坐了下来。

    陈娇往里挪挪,点点头,还是没看他,脸上却是羞于看的风情。

    周潜领教过她的怠慢与敷衍,自然明白她故意摆出小女儿的姿态勾他呢,不过愿者上钩,周潜配合地道:“伤势如何,我看看。”

    陈娇低着脑袋,小手拉起衣摆,露出一截小蛮腰。

    周潜目光变沉,探手过去。

    陈娇给他碰了一指头,便不胜娇羞地往里一缩,红着脸道:“痒。”

    周潜生平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骚”!

    他喘着扑了过去,大手熟练地解她衣裳,陈娇假装躲,欲迎还拒的,惹来周潜更强势的镇压。

    太久没有过的大动...静,外间荔枝听了,赶紧避到了院子里。

    这一战就战到了天黑,陈娇一点力气也无,周潜抱着她,意犹未尽地捏来揉去。

    “说吧,想求我什么。”吃饱了,周潜淡淡地问。

    陈娇在他怀里拱了拱,小把戏被拆穿,她也不惶恐,反而讨好地道:“我第一次来围场,想去外面看看,王爷有空的时候,带我出去走走行不行?”

    周潜就知道她别有目的。

    “我若不应,你明日是不是又要给我脸色看?”捏起她的下巴,周潜看着她问。

    陈娇与他对视片刻,笑了笑,自嘲道:“王爷都要迎娶王妃了,还在意我是什么脸色?”

    她酸气冲天,周潜先是微恼,可看着她倔强的小脸,周潜又笑了。

    算了,他不跟她计较,左右她拈酸吃醋,也是太过在意他。

    “你是你,王妃是王妃,只要你乖乖听话,王妃进门也不会影响你该得的宠爱。”周潜拨了拨她耳边的碎发,略显无奈地道。他喜欢她胖乎乎的身子,喜欢她撒娇耍气的俏,只要她当真把他放在心上,周潜绝不会亏待她。

    陈娇懒得听他说这些,抱住他问:“那王爷到底带不带我出门?”

    周潜摸.摸她头,想了想道:“接下来三天都要狩猎,过几日空下来,我带你去遛马。”

    陈娇开心起来,奖励般亲了他一口。

    周潜看着她明亮的大眼睛,果然还是更喜欢她有说有笑的。

    接下来三日,周潜与其他王爷皇子一样,都在狩猎场奔波。周潜上面有太子、年长的王爷,他无意争先,最好的成绩是第三名,最差的一次是第五名,以他的年纪,这个成绩也算很漂亮了。惠元帝夸赞他,却也激不起其他王爷的嫉妒。

    狩猎第一日,周潜带了一只白色的狐狸回来,送给陈娇玩,陈娇很喜欢。

    狩猎第二日,周潜带了一只羽毛艳丽的黄鹂鸟雏鸟,羽毛长满了但还不会飞的那种,是他让人从鸟窝里掏出来的。陈娇也很喜欢,让人准备鸟笼,白日周潜不在,她就逗鸟逗狐狸为乐。

    狩猎第三日,周潜什么都没带,陈娇习惯了他会送礼物,不免有些失望。

    夜里周潜压着她,哑声道:“明日得空,带你去遛马。”

    这可比猫猫狗狗的礼物好,陈娇大喜,好好地奖励了他一番。

    这种事情,怎么说呢,陈娇觉得,她都已经陪过周潜那么多次了,多几次也无妨,而且,周潜有身份有容貌有体力,陈娇也不算吃亏。再说了,一夜夫妻百日恩,她与周潜多留些恩,将来她求王妃放她离开时,周潜或许会少生点气。

    一夜好眠,翌日用过早饭,两人神清气爽地出发了。

    两人从别院出来时坐的马车,到了没人的地方停了车,再改成同乘一骑。

    草原广阔,周潜将陈娇放到马背上,他从后面抱着她。

    凉爽的风迎面吹来,远处蓝天碧草,青山白云,陈娇就像一只脱了笼子的金丝雀,只觉得心旷神怡,连改命的烦恼暂且都忘记了。她一心赏景,周潜看着她明媚的侧脸,看着她笑得弯弯的眼睛,心情也很不错。

    跑过一片缓坡,山坡之下,有条河流,波光粼粼。

    周潜扶陈娇下马,两人坐在溪边休息。

    四周无人,草地如毯,陈娇惬意地仰面躺了下去,头顶天蓝如洗。

    望着那澄净的天空,陈娇忽然心生感慨,一辈子两辈子三辈子……不知不觉就过来了,黄粱一梦,往事如烟,这话当真有些道理,曾经那么深刻的感情与依恋,都抵不过时光岁月的洗涤。一张张熟悉的脸庞自脑海闪过,突然间,眼前多了周潜年轻俊美的脸。

    陈娇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在想什么?”周...潜好奇地问她。

    陈娇笑了笑,轻声道:“王爷不会懂的。”

    周潜不爱听。

    陈娇一骨碌爬起来,去溪边玩水了,蹲在岸边挑了几块儿形状漂亮的卵石。

    快到晌午,周潜带着她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周潜看见天空有苍鹰盘旋,他有心在陈娇面前表现一番,便取出随身携带的弓箭。

    陈娇努力贴着他胸口,免得影响他拉弓。

    随着一声嘹亮的箭鸣,利箭破空而去,陈娇很快就看不见箭了,没过多久,空中盘旋的苍鹰突然一头栽了下来。

    “王爷真厉害!”陈娇拍他马屁。

    周潜笑笑,催马朝苍鹰跌落之处而去。

    不想有人先他们赶到了那里,陈娇有点紧张,毕竟两人现在的姿势太过亲.密,周潜认出对方的身份后,也有瞬间尴尬,但做都做了,此时再遮遮掩掩,反而显得小气。

    他安抚地握了握陈娇的手,在距离对方二十步后,停下,再与陈娇一起下马。

    “你在这里等着。”周潜低声道。

    陈娇点点头。

    周潜朝前走去。

    对面是一对儿主仆,手提苍鹰的男人一身深色长袍,高大威严,约莫四十出头的年纪。看着周潜靠近,男人微微行礼,朗声夸道:“王爷年纪轻轻箭法已经出神入化,果然后生可畏啊。”

    周潜却也朝他还了一礼:“见过表叔。”

    武平侯陈威笑了笑。

    他是永昌大长公主的儿子,而永昌大长公主是惠元帝目前唯一在世的亲姑母,也是周潜这些皇子们的亲姑祖母,因此,周潜得叫武平侯一声表叔。

    夸完了,陈威将手里的苍鹰交给周潜,然后往周潜身后瞄了眼,打趣道:“王爷好雅兴。”

    周潜低头,惭愧道:“让表叔见笑了。”

    陈威很理解地拍了拍他肩膀:“年轻人都这样,没什么可笑的,好了,你们慢慢逛,我先走了。”

    说完,陈威上马,带着长随朝周潜二人来时的方向去了。

    经过陈娇身边时,陈威随意地瞥了过来。

    陈娇规规矩矩地微低着头,陈威先是扫了一眼,就在两匹马即将擦肩而过时,陈威突然勒马,后退一步,难以置信地盯着陈娇。

    陈娇莫名其妙,却不敢做什么。

    陈威已经下了马,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最后盯着陈娇的眼睛激动问道:“你,你是何人?”

    陈娇都快懵了,周潜及时赶过来,挡在陈娇面前,皱眉道:“她是我的妾室,表叔认识她?”

    陈威好像没听见周潜的话般,绕了两步,目光复杂地看着陈娇道:“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

    周潜抿唇,问:“表叔觉得她像谁?”

    陈威终于看他一眼,却没有回答,一步三回头地上了马,离开前,陈威意味深长地对周潜道:“请王爷务必善待这位姑娘。”

    周潜满腹疑窦,若非他查过陈娇的身世,非常确定她就是江南一户陈姓农家的女儿,祖上三代都是江南人,从未来过京城,就凭陈威刚刚的态度,周潜都要怀疑陈娇与武平侯府有什么关系了。

    “你见过武平侯?”陈威走后,周潜回头问陈娇。

    陈娇摇头,她这身子,进京后就一直待在宫里,身边接触的全是宫人。

    回到别院,周潜越想越奇怪,暗中命人调查武平侯身边有过哪些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他猜测,武平侯可能有过一位酷似陈娇的红颜知己,珠胎暗结后走散了,然后武平侯就误会陈娇是他的沧海遗珠,故而叮嘱他善待陈娇。

    但,周潜的人查了几天,都没查到武平侯有任何野女人,人家与武平侯夫人青梅竹马,感情好着呢。...

    不知不觉半个月过去了,一行人回了京城。

    武平侯陈威迫不及待地回了自家,进门直奔母亲永昌大长公主的院子。

    “娘,娘!”四十多岁的人了,此时却兴奋地像个毛头小子。

    永昌大长公主拄着拐杖从屋里走了出来,她今年六十五岁了,鹤发童颜,精神矍铄。

    “什么喜事把你乐成这样?”眯着眼睛打量儿子一番,永昌大长公主稀奇地问。

    陈威激动道:“娘,我在围场遇见一位姑娘,跟妹妹当年几乎一模一样!”

    永昌大长公主闻言,心里先是一痛。

    她这一辈子,一共生了两个孩子,第二胎是个女儿,她为其取名陈娇,小姑娘从小就特别漂亮,可惜天妒红颜,女儿十七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早早没了,叫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都哭碎了。

    “当真那么像?”永昌大长公主恍惚地问,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都快记不清女儿的样子了。

    陈威扶住母亲,感慨道:“不瞒娘,看到她的第一眼,我险些以为妹妹活过来了,之后儿子特意派人打听过,得知那姑娘也姓陈,父母都是江南人,她原名叫陈柳儿,进宫后一直在绣房做事,今年刚被贤妃安排送去了定王身边,还给她起了个阿娇的名字,娘您说说,这是不是缘分?”

    永昌大长公主频频地点头,儿子说的越多,她越坐不住了,微微颤抖地道:“不行,我得进宫去瞧瞧!”

    陈威劝道:“今日圣驾刚回宫,正累着,娘还是明日再去吧,反正她跑不了。”

    永昌大长公主想想也是,只好耐心等着。

    但儿子一走,永昌大长公主就去了女儿的闺房,自女儿死后,她一直都命人打扫女儿的房间,里面女儿的绣架,女儿喜欢的琴,女儿亲手作的画都原封不动地摆着。永昌大长公主拄着拐杖在里面转了一圈,不禁潸然落泪。

    如果定王身边那丫头当真与女儿一模一样,会不会是老天爷垂怜她思女之心,安排女儿投胎转世来陪她了?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