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快穿之娇妻 > 第127章 127
    陈娇与范正阳的婚事定在了次年四月。

    这个婚期很合陈娇的心意, 因为王慎的书,她最快也要年底才能编好。

    但王慎却另有打算, 几乎陈娇的婚期刚定下,王慎便将陈娇叫过来,嘱咐道:“既有婚约,你安心待嫁吧, 编书之事,我会另找他人替你。”

    陈娇急了,看着他求道:“大人, 凡事讲究有始有终,距离婚期还早,您就继续让我编吧?”

    王慎心意已决, 肃容道:“女子本就不该编书,先前你没有婚约,我可以纵容一二,如今你就快成为官家夫人, 与其浪费时间舞文弄墨, 不如多学学官家规矩。好了,此事不必再议。”言罢, 王慎起身, 径直去了内室。

    陈娇只看到他冷漠的背影。

    她气恼极了,可她熟悉的王慎就是这样, 各种规矩不离口, 如果不是她之前再三哀求, 他连书房的书都不许她借阅。

    陈娇不甘心丢了编书的差事,接下来又连续求了三天,王慎不厌其烦,直接让陈管事劝女儿。陈管事就把女儿好好训斥了一顿,陈娇本就不是厚脸皮的人,以前仰仗的无非是陈管事、王慎对她的纵容,现在两位长辈都变了态度,陈娇只能接受。

    在嫂子月娘的看管下,陈娇真的就老老实实地待在西跨院,轻易不去正院了。

    她不来正院,王慎也再也没有见过她。

    盛夏结束,秋叶泛黄,转而冬风一来,枝头的叶子也掉了干干净净。

    王慎瘦了一圈。

    不过,他慢慢习惯了,一开始整晚辗转反侧,到现在,他心如止水,不见便不会胡思乱想。

    .

    十一月的京城,滴水成冰。

    西跨院陈家一家人的心却都是热乎乎的,月娘终于要生了!

    中旬的时候,月娘早饭后发动了,陈娇守在旁边安慰嫂子,陈继孝飞快去请早就定好的产婆,月娘只是尚书府的下人,她生孩子自然不像官家太太那般周围一群人伺候,产婆也只请了一个。好在月娘也没那么娇气,老老实实地听产婆的话,该吃吃该喝喝该走走。

    陈娇暂且充当了小丫鬟,烧好热水,再不停地进进出出。

    从早上忙到天黑,月娘终于生了,是个七斤重的男娃娃。

    陈管事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看完孙子,他叫儿子去正院知会大人一声,陈继孝还想去屋里看看媳妇,一步都舍不得离开,陈管事笑着骂了声儿子,准备自己去。陈娇心疼父亲还没用晚饭,便道:“爹爹先去吃饭吧,我去大人那边报喜。”

    晚饭是她做的,陈娇已经简单吃过了。

    陈管事确实饿了,笑着点点头。

    陈娇点了一盏灯笼,单独朝正院走去。

    已经快一更天了,正院这边,王慎回府得知月娘要生了,他便一直在厅堂等消息,在他眼里,陈继孝也是自家子侄,他当然关心小辈的子嗣。

    手里捧着一卷书,王慎就着烛灯看,院子里忽然传来长福带笑的声音:“姑娘这时候过来,是不是有好消息了?”

    王慎握着书的右手,微微一颤。

    “是啊,嫂子生了个胖小子,我来知会大人。”

    小女人笑盈盈的声音刚落,厅堂的门就被长福推开了,王慎抬头,看见陈娇提着灯走了进来。她穿了一件桃红色的夹袄,高高的同色领口衬得她面颊莹白如玉,嘴唇红红的,鼻尖儿也被一路的冷风吹红了。

    许久不见,她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是更美了。

    尚未看到她的眼睛,王慎便收回视线,喉头莫名发痒,他以手抵唇咳了咳。

    陈娇喜滋滋的进来,可看到主位上明显消瘦了的男人,她差点没认出来。

    记忆中的王慎,冷峻威严...如掌管人世刑法的神,明明年过三旬,瞧着与二十多岁的男子无异,只是气度过于沉稳。再看此时的王慎,仿佛刚刚大病一场,瘦了,也憔悴了。

    “大人,您,您病了?”陈娇吃惊地问,莫名地心疼,这样的王慎,让她想到了孤家寡人。

    王慎笑笑,放下书问道:“你嫂子为你添了个侄子?”

    陈娇“嗯”了声,心思还在他的身体上:“大人怎么瘦了这么多?若是病了,还需趁早请郎中来看看,千万不能耽搁。”

    王慎受不了她的关心,她的撒娇叫他无法拒绝,温柔则叫他贪恋。

    他好不容易才练成的心如止水。

    “无碍,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去吧,改日我再去那边瞧瞧。”

    他语气慈爱地道。

    陈娇还想再说,王慎掩面做哈欠状。

    陈娇只好告辞。

    回到西跨院,陈管事刚吃完饭,陈娇悄悄向父亲打听王慎的状况。

    陈管事叹道:“大人天天起早贪黑的忙,身边又没有人照顾,我劝他多吃他也不听,能不瘦吗?”

    连陈管事都管不了,陈娇更爱莫能助了,如果她是王慎的亲侄女,倒可以日日熬汤送去孝敬。

    .

    多了个小侄子,陈娇的生活添了不少乐趣,直到过了年,婚前越来越近,陈娇才开始一心准备迎接新的婚后生活。

    四月大婚,三月范家会送聘礼过来,但就在送聘的前一日下午,陈娇正在陪嫂子逗弄侄子,厨房做饭的刘嫂子突然来了。聊了些家常,刘嫂子找个借口将陈娇叫到院子里,低声道:“姑娘,有个姓沈的年轻公子自称是范大人的长随,说是有要事禀报,这会儿人就在西角门外面等着呢,早上我出门买菜,他拦住我,非要我稍话,他还塞了我一两银子。”

    刘嫂子怕惹麻烦,摸出一两银子准备交给陈娇处置。

    陈娇没要,让刘嫂子安心,等刘嫂子走后,陈娇去正院找了哥哥,兄妹俩一块儿去了西角门。

    守门婆子痛快地给兄妹俩开了门。

    陈娇走出来,就见东边十几步外,靠墙站着一个穿玉色春衫的年轻男人,那人手里拎着个酒坛,正往嘴里灌酒,看侧脸,他长得应该不错。

    可在陈继孝眼里,那就是个醉鬼,一个醉鬼找妹妹能有什么好事?

    “你是何人?”陈继孝黑着脸问。

    年轻男人这才发现门口多了人,他懒懒地靠着墙,偏头看来,迷离的目光扫过陈继孝,落在了旁边的陈娇脸上。

    看清他的面容,陈娇微惊,这位公子肤色白皙,别的地方只能算是清秀,但那双桃花眼竟然比女子还要漂亮,特别是现在他喝醉了酒,漫不经心地瞥过来,竟有种摄魂的妩媚。

    兄妹俩都看愣了。

    沈春生看着陈娇,也愣了半晌,然后他忽然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这样的美人,送进宫中给皇帝当贵妃都行,姓范的居然还说他只是娶她当个摆设?或许他会将陈娇当一两日的摆设,但时间一长,姓范的肯定就变心了。

    一个大男人说哭就哭,陈娇兄妹傻了眼。

    “你,你是范公子身边的长随?”陈娇示意哥哥站在原地,她单独走过去,声音温和地问。

    沈春生看着越来越近的美人,眼里依然涌着泪,似是解释,也似自言自语:“是啊,我十二岁就跟着他了,他在屋里与我耳鬓厮磨,到了外人面前,便说我是他的长随……长随,我这辈子都只能是他的长随。”

    耳鬓厮磨?两个男人耳鬓厮磨?

    陈娇如遭雷击,再看对方的那双桃花眼,刚刚还觉得惊艳的陈娇,现在只觉得恶心。

    她花容失色,沈春生见了,既有种报复的快.感,又觉得陈娇也很可怜,不...禁同情道:“你以为只是我可怜吗?你也是可怜人,他根本没见过你,不过是听说你貌美又不能生,便与我商量娶你过门,婚后他不碰你,继续与我在一起,你反正不能生,外人只会指责你,绝不会怀疑他……可是骗谁呢,我不信他会不碰你……”

    他又开始喝酒,陈娇却根本没听见他后面的一句,脑海里全是范正阳娶她的理由。

    怪不得,怪不得,她就说,一个仪表堂堂、前途无限的年轻官员,怎会甘愿娶下人之女为妻?

    震惊过后,陈娇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愤怒,比当初虞敬尧要她做外室、比秦越想纳她做妾还愤怒!

    这世上,怎会有范正阳这么恶心的男人?

    陈娇转身就走。

    陈继孝离得远,没听见沈春生的低语,见妹妹气冲冲的,他急着问:“怎么了?”

    陈娇什么都没说,拉着哥哥便朝尚书府里走,她不想再看那个媚相的男人,免得想到更恶心的。

    兄妹俩走了,沈春生继续靠着墙喝酒,直到一坛酒喝完了,他才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他坏了范正阳的好事,范正阳肯定会生气吧?

    可,是范正阳先骗他的,范正阳明明说他比什么都重要,如今为了不被人猜疑,他就想娶妻了。

    沈春生以为自己可以做到,但婚期越来越近,他才发现,他做不到。

    .

    陈娇的怒火,在见到父亲之后,通通变成了委屈,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先是秦越,再是范正阳,她这辈子怎么这么倒霉?

    女儿呜呜地哭,陈管事得知真相,气得险些吐血!跟了大人这么久,除了女儿蒙冤入狱他求过大人,其他事情,陈管事自问没给大人添任何麻烦,但那个范正阳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王慎一回来,陈管事就去告状了!

    “求大人替阿娇做主!”王慎才下马车,陈管事就扑通跪到了地上,紧跟着过来的陈继孝也跪到了父亲旁边,一脸义愤填膺。

    王慎大惊,一边扶起二人一边道:“出了何事?”

    陈管事眼圈都红了,将今日沈春生来寻女儿之事一五一十地道来。

    这消息太出人意料,太过荒唐,王慎下意识地重复道:“你是说,范正阳有……”

    他没说完,陈继孝便气愤道:“可不是,大人没看见,他那长随长得比女人还妖!居然还有脸来妹妹面前示威!”

    陈娇……

    王慎喉头滚动,问陈管事:“阿娇现在如何?”

    陈管事心疼道:“哭了半天了,范家欺人太甚!”

    王慎的脑海中,却全是陈娇伤心落泪的样子。

    既然哭了,肯定不愿再嫁了吧?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