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青天骄云 > 第五百七十三章 重要阵法
  士兵们的操练,一如既往的分量,只是因为肚子吃饱了,挥得也平时更有力了,耶律俊才大将军见此,也是一笑,便是下令,让他们关键练习阵法的切换。

  阵法的切换,要比起单纯地,就是挥动着手上的兵器,要来得更加消耗体力,毕竟这个除了是要挥动兵器,还有脚步上面的移动,偏偏他们的大将军耶律俊才是一个,需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极其精致的人,他们想要敷衍过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都好好听着,要是这次的练阵,不能练到我满意,晚上的饭,你们都别吃了。”耶律俊才大将军冷酷地说道,这让他们这些以为好不容易可以有米粮入口的士兵们,那是一个哀声连连。

  “不过,与这个对应的,有奖必定有罚,有罚也定然是有奖励的。”耶律俊才大将军严肃续道,“你们要是好好练好了,这之后,我所给你们的,就是今晚的晚饭,是白米饭这样的奖励,你们要怎么选择,好好想想。”

  士兵们听到了白米饭这三个字,兴奋地都连连顿足,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白米饭了,他们本来以为,他们每天所吃的,就只能是那些稀粥,还是米少得可怜的稀粥,这一下说到了白米饭,他们的心里面,都有着渴望。

  “将军,你不是诳我们的吧?”一个小兵大声地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你们觉得你们的将军,是那样的人吗?”耶律俊才大将军就是等着这个问题问出来,他就可以,直接把这个回答告诉所有的人,包括士兵,包括奸细,包括参军,“我们以后的粮食,会有的,你们石头哥哥的朋友答应了,会继续给我们提供粮食的,最起码的,我们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要隔了这么久,才又粮食入肚。”

  听了耶律俊才大将军的话语,底下众人又是连连欢呼。

  “将军,是不是我们以后就一直有饭吃了啊?”还是那个小兵,他很兴奋地继续问道。

  “这没有,只有今天例外,平时,我们还是得喝粥,不过,这个粥,并不是那种只有几粒米的稀粥,而是浓稠的粥,而且在你们练得好的一天里,我会让炊事放些肉进去,让你们也尝尝肉的味道,不过这一切,都是要基于你们练习的成果,如果你们还是像今天这样子,练不好就想着吃的话,那就没有这些肉了,知道了吗?”耶律俊才大将军认真地说道。

  “是!”士兵们齐齐应声,对饿了很久的人来说,能吃饱,能吃上他们想要吃的白米饭,已经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情了,他们本来就是要每日操练,如今有这样一个念想在这里,他们自然会更费一些力气来处理这些事情,都用着希冀的目光,看着大将军耶律俊才。

  大将军耶律俊才自然是看着他们的眼神,微微扬眉,并没有任何留情面地训练着他们的阵法切换,等一个阵法练得差不多了,然后便教着他们另一套阵法,阵法其实耶律俊才是懂得很多的,只是之前一直认为,士兵们练太多类型的阵法,他们一时间也难以吸收,并且,也容易弄混兵法与兵法之间的变阵,所以当时的耶律俊才大将军,就只是教了他们那最简单的几样阵法。

  “将军,这新的阵法,怎么这么复杂啊?”还是那一个小兵问道,他是士兵中,比较干说话的存在,所以基本所有的士兵们,都是在等着他来说话。

  “难道你们以为,这碗白饭有这么容易吃吗?”耶律俊才扬眉应声,“还不好好地练,练不好,你们这白饭,可就要打水漂了,好了,为了刺激你们,如果你们今天没有练好这些阵法的话,那今晚的白饭不仅打水漂了,就连稀粥都没有。”

  听了大将军耶律俊才的话语,众士兵都是犹如哑巴吃了黄连,那是有苦说不出,可事到如今,能怎么办呢?不也还是,硬着头皮去练,起码现在有个盼头,不至于像之前那样,都不知道为了什么而练,练得也是毫无干劲,现在好了,起码练好了,还有一碗白米饭在等着自己,为了这一碗白米饭,他们也是要努力干活,努力操练,早日练到耶律俊才大将军满意的水平,这样子的话,他们起码,能吃到那白米饭。

  不知道是不是这白米饭的激励,还是士兵们虽然言语上有些埋怨,但实际上,还是很听耶律俊才大将军的话语的,既然是大将军耶律俊才要求他们去练的阵法,那这个阵法里面,自然是有用的东西,他们的耶律俊才大将军,是从来不会让他们去做那些无用功的,他们好好地练着,虽然依旧是有些生疏,毕竟那个阵法,是有些复杂的。

  在这样子操练下,不知不觉,时间是已然来到了晌午,汗水如瀑布一般,不断地流淌在荒芜的草地上,士兵们那强打着精神的模样,看得众人都是有些心疼,耶律俊才大将军看了看天色。

  “休息一刻钟。”他吩咐道,众士兵便如得到了解放的命令那般,欢呼了一声,寻了阴凉地方休息着,还有力气的士兵们,寻了水来,分给大家。

  而耶律俊才大将军,就在这个休息的时候,去到士兵身边,找着几个士兵在说话,有些离得远的,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就见那几个耶律俊才大将军对话的士兵,都是那一脸惶恐而又有些惊喜的表情,看上去,好像大将军耶律俊才是在跟他们说着一些,让他们很是欢喜,但又有些彷徨的事情,等大将军耶律俊才回去后,他们才围了上去,那几个士兵身边,问着他们,刚刚大将军耶律俊才和他们说什么了。

  那几个士兵应了声,这件事情,原来是跟到时候在阵前,临时指挥的几个后补人选。

  这个人选选出来的意义,就是在于,万一大将军耶律俊才自己要是遇到什么事情的话,起码这个阵法,后备是有人可以担任指挥一职,不过让士兵们奇怪的是,这么重要的事情,耶律俊才大将军竟然不是交给一凡统领去负责,而是在刚刚的军营里面,找几个领悟能力高的士兵,去负责这替补的指挥一职。

  如此说来,这个阵法,对于他们的意义,是不是就是很重要了呢?

  以前时候,每每那些个阵法,耶律俊才大将军,都是让一凡统领去担任这统领一职,而大将军耶律俊才,就是负责把阵法这些教导给他们,其他的事情,就是由一凡统领去带领他们,这样的方式,他们是习惯了很久。

  但是这一次,有明显的不一样,训练他们的人,是大将军耶律俊才,更加严厉的训练方式,让他们越来越觉得,这次阵法的重要了。

  可是这个阵法,有着许许多多的变阵,说起来,要这么快掌握,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正常来说,如果一个阵法,有三种变阵,已经是对弈上,常用的阵法了,但这个阵法不一样,这个阵法的变阵方式,多达八种,将军要他们样样精通,这可不是一天就能掌握好的事情。

  但他们是什么人,跟随了大将军耶律俊才,上阵杀敌如此之久的士兵,哪里会对这困难畏手畏脚,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他们比起总院那群只会用数量压制的士兵来说,有着更不愿放弃的性子,如今中原士兵他们,所进攻的,是他们的西凉,他们要是败了,这西凉就等于要拱手相让了,而他们在西凉那儿,在他们背后那儿,所生活着的亲人,所期盼着他们保卫着他们安全的百姓们,就会成为这中原底下的俘虏,任人鱼肉。

  这样子的情况,是他们极其不愿意见到的,所以,就算是再困难的练习,就算是再痛苦的挑战,他们都要坚持下来,大将军耶律俊才早上才挨了那三十军棍,还不是一样,陪着他们,在这里坚持给他们教导,他们还有在休息的时间,大将军耶律俊才,可是完全没有休息过的。

  一刻钟很快就过去了,锣鼓响起,便又是继续集合,继续练习的时间了。

  与刚刚一脸疲惫的表情不一样,他们所展现出来的,是完全的不服输模样,大将军耶律俊才自然是乐见其实,他们心态好了精神好了,自然地,这训练出来的效果,就会比起以前,要好上百倍好上千倍。

  “好了,再休息一刻钟。”大将军耶律俊才朗声道。

  他们比起耶律俊才大将军所预想的时间,已经是提前了许多,熟悉了前面的两种变阵,他们把自己逼得太急的话,对于大将军耶律俊才来说,也不是一样好事情,毕竟,把自己逼得太紧,容易造成的就是他们对于自己的认知过不去,一心贪快,到时候对于变阵的熟悉度不高的话,在战场那转瞬即逝的机会里,任何一点儿小失误,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危险的,大将军耶律俊才他,不可以让他们冒这个风险。

  “将军,我们还可以继续练!”、“我们不休息,还是给我们继续练习吧,我的感觉来了,感觉下一次我们就可以配合得很好了!”……

  这样的言论,在底下不住响着。

  耶律俊才大将军看着他们的神情举动,也是有点儿感触,但最后依旧是说道,“无论做什么,讲究的都是劳逸结合,你们这样一直不知疲惫地练下去,最后所练出来的效果,还不如休息一会儿之后,精力充沛之后所练出来的效果,你们如果相信我的话,那就好好去休息一会儿,你们不用担心今天你们练不好,有我在的话,你们只要想着,到时候还有没有力气,让你们还可以像现在这样,大喊大叫。”

  他其实很少时间,是真正地训练士兵们,但每一次他训练,士兵们都会感觉自己被操练掉了一层皮一般,整个人,到了晚上,甚至是连饭都没有胃口,就想着要睡觉,就是想着,不要再让大将军耶律俊才来操练他们了。

  可这一次,他们是因为被触动了心里面他们所着急的那根弦,他们的亲人,他们所在意的百姓们,所在意的西凉,都是他们所要保护的对象,这根弦,所牵引着的,就是这些个事情,就是这些让他们所感觉到压力的事情。

  因为他们所想到的这些原因的前提下,他们所做着的事情,就是拼命地训练,拼命地用训练给他们制造一个良机,让他们最终,可以获得更多的生命希望。

  但是这一听耶律俊才大将军的话语,就有一种感觉,他们今天的命运多舛啊……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便都散开,各自去休息了,在那样的烈日下,其实真的,无论是谁,站得久了,都是会头晕目眩的,这一坐下来,就觉得身子发软,果然就如他们大将军耶律俊才所说的那样,是不可以完全不休息,就为了这次的练习的,在知道并了解了这次的事情后,他们也就好好地去休息了。

  他们现在是格外地佩服他们这大将军耶律俊才了,他可是站在这个太阳底下已经站了那么久,也从来没有往后退过一步,那个面具映着太阳,其实看上去,已经是有一些倒影,这一倒影,所看到的,就是汗流浃背的自家将军。

  今天这一日,就是在练习休息的时间里面,轮流交替,很快,时间就到了,晚膳的时间了,夜幕降临,他们都已经是累得直呼气。

  耶律俊才看着他们的模样,让人去吩咐炊事,准备好米饭。

  “最后练一次,然后,就去吃饭。”耶律俊才大将军微笑地说道,“是白米饭。”

  “是!”众人齐声应道,这是不是,对他们努力最大的认可了,他们家的将军,是很少去称赞他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