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科幻小说> [柯南+网王]全是孽缘 > 98no.97 怪物的集会1
    夕阳西下,余辉下的火烧云映红了半边天空,一轮满月斜斜的挂在天际。浅浅被人扣着下巴固定着脑袋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人可以说尽在咫尺的脸,感觉着呼吸拂在面颊上的微痒,最后终于忍无可忍的开口,“我说,你能不能快点,我脖子僵了好不好。”

    “这么有情调的时候,”基德看都不看浅浅一眼,拿着眉笔在浅浅眼角眉梢瞄来瞄去,嘴角却直接挂起令人咬牙切齿的笑容,“你能不能不要老打断气氛?”

    浅浅眉角跳了跳,忽然觉得找这个家伙给自己化妆是件错事,随手摸向自己的手机,掏摸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摸到。怔然抬头,基德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拉开了距离,手上正抛接着自己的手机,一脸的挑衅的朝自己挑眉。浅浅诧异,“什么时候...”

    “我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小姐。”基德惬意的吐了口气,嘴角又勾起了那种令人磨牙的笑容,“满月景色真美啊,你别忘了现在是你有求于我。还有,别想用青子威胁我!”

    “切,你还差得远呢,”浅浅怔了怔,随即嗤笑着剽窃越前龙马的表情和口头禅,“那你也别忘了,现在是你有把柄抓在我手上。你以前欺负我那么多次,我还什么也没说。现在只是让你帮个小忙而已,你真是很罗嗦呐。”

    “没有证据的事情你以为那些警察们会相信多少?”基德不以为意的摇了摇手指,然后懊恼的开口,“不过是一时不查被你看出了破绽,你少得意。”

    “你那破绽是因为没跟厉害的侦探对上,要不然你一准栽。至于证据,要那东西多麻烦,我只需要写一封匿名信,向全世界的侦探们说一声你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就算是他们认定是空穴来风也好,也能让你忙的焦头烂额。”浅浅笑眯眯的端起一旁的白开水喝着,“让你曾经算计我那么多次,这就叫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没想到你这么卑鄙啊,”基德僵了僵,嘴角抽搐的开口,“话说你真是白马探的女人吗?那家伙可没你狡诈。”

    浅浅眼皮一跳,看着即将要落山的太阳,重重的把水杯放在桌子上,“你到底要不要帮忙?”

    “帮,帮,”基德叹了口气,再次走过来拿起化妆工具,“大小姐,你祈祷别有把柄落在我手上。”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浅浅一本正经的说,“拜托你快点,我真的赶时间。”

    “不就是去参加一个满是怪物的派对么,激动成这样还以为你是要去约会呢?”基德嘴里哼了一声,手上不停的在浅浅脸上动作,过了不大一会终于放下手里的东西,“虽然我还是第一次动手帮人化妆成妖怪,不过看起来效果不错。剩下的就是穿上这件衣服就可以了。”

    浅浅看了看基德手里的衣服,黑色的高领束腰长裙,像极了17、18世界欧洲的女子着装。浅浅想问基德给自己画的是什么妖怪,最后想了想还是忍了下去,满心忐忑的下去换了装。等扶着被束腰勒几乎断了的腰出来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形象诡异非常。

    暗沉的红色隐形眼镜,面色苍白,浓重的黑眼圈,整张脸不知道被基德用了什么手法画的看起来就像是饿了百八十年,显得销行显骨一脸阴沉。披着一个不知是什么毛的白披肩,黑色的长裙加上高盘的头发,浅浅顿时想到了曾在历史书中看到的一个人物。

    “我说,这个是居里夫人吧?”浅浅默了一会,抽搐着开口,“我记得曾经历史书中描写居里夫人废寝忘食做实验时,有那么一张照片,就是这形象!”

    “什么居里夫人?!”基德正站在浅浅身后看着镜子里照出来的整体形象陶醉,闻言差点一跤滑到,咬牙切齿的用手里的拐杖敲了下浅浅的脑袋,“你真没见识,这个分明是传说中有名的爱尔兰女巫!总在月圆之夜现身,释放迷雾困住森林里的旅人,最后用这个拐杖挖出他们的心脏。这可是我的精心制作,保证熟人见了也认不出来!”

    浅浅满脸抽搐的瞄了眼那柄据说是挖人心脏的拐杖,古旧的看不出材料,头部还是尖的,上面有些红色,估计是用来渲染气氛的道具血,“就算你被称为月色下的魔术书,可是你到底多纠结月色两个字!其实我想要平常一点的造型,比如木乃伊啊、吸血鬼啊、要不然弗兰肯也行。”

    “啰嗦!”基德不耐烦的一把将拐杖塞进浅浅手里,紧跟着直接把人推出门外,“你不是赶时间吗?还有,你当伟大的基德大人很闲,那种普通的角色也值得麻烦我?”

    浅浅还想说什么,可是基德已经毫不客气的狠狠拍上大门。眼角一阵抽动,浅浅抿唇狠笑的转身,结果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一声稚嫩的尖叫,紧跟着听到凄厉的哭声,“大哥哥,妖怪来了,好可怕!”

    好吧,可以证明这造型挺逼真,居然能吓坏小孩。浅浅无语了几秒,刚想去哄哄那个小孩,结果那个孩子哭的更凄惨了。哭声引来了孩子口里的哥哥,浅浅还没看见人影,却先接到了一颗光速朝自己的脸疾飞过来的网球。

    我真讨厌网球!偏头让过冲脸而来的球,然后施施然的抬起杖尖,正好对上砸在身后墙上反弹过来的网球。看了眼串在杖尖的网球,浅浅忍不住头皮发麻,这得是多大的力道,要是真碰到脸的话真要毁容了。眯着眼朝球飞来的方向看去,迎着明亮的满月先看到一头随风轻扬的栗色头发,居然是青学的不二周助!!

    这个世界还真小的可以啊!话说原来不二和基德住同一片区域吗?浅浅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直愣愣的看着不二走到惨哭的小孩面前轻声低哄。等他再抬头的时候,浅浅居然瞥到了一线冰蓝色的流光,等仔细看的时候,不二周助的眼睛还是眯着的。

    “怪物的话,”没有等浅浅解释,不二径自抱着孩子离开,只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随风传来,“前面直走右拐的游乐园里有马戏团哦~”

    浑身一阵僵硬,浅浅握着拐杖的手紧了又紧。身后腾起一阵喘不过起来的笑声,恶狠狠的转头,基德靠在墙边抱着肚子笑到喘气,“怎样,果然熟人也认不出你来!就想来提醒一下你,要到有计程车的地方估计还要走一截,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碰到人了。看来装扮的效果不错,那我就没事了,好走不送啊,再见。”

    基德你这个家伙是故意来看戏的吧?浅浅一把揪下串在杖尖的网球砸过去,基德的人影却已经不见了。转头望向不二周助消失的方向,浅浅忍不住咬牙狞笑:不二周助咱俩梁子结定了!

    打了计程车赶到邀请函上指定的码头,远远的就看到一艘蔚为壮观的鬼船,计程车的司机这才像是松了口气般的试了试额头,“原来小姐是要参加化装派对的啊!”

    不然你以为我是干什么的?郁闷的瞥了眼司机,瞄了眼登记处排起的长队,浅浅忍不住有点傻眼,“果然人们都太无聊了,这种怪物聚会居然这么多人。”

    随着人群一步一步的往登记处挪,浅浅有点汗颜的扫了一圈身前身后的人,果然有不少人装扮成木乃伊、吸血鬼和弗兰肯,甚至还有一个穿着清朝官服的僵尸蹦跳而过。

    “真敬业啊。”浅浅嘟囔了一句,却意外的听到前面有人搭话,抬眼一看不禁嘴角抽搐,搭话的是毛利小五郎,他身边站着的是铃木园子。

    “那个,”吸血鬼装扮的毛利小五郎咧嘴,两个小尖牙微微露出,“请问,你装扮的是居里夫人吧?”

    跟毛利小五郎一个理解水平真让人觉得胃疼,浅浅默了几秒,义正言辞的开口,“当然不是,这可是传说中的爱尔兰女巫。”

    “诶?!”一旁的铃木园子闻言一愣,接着很开心的介绍自己,“我也是女巫哦,原来我们一样,是同伴啊。”

    “哼哼,不一样哦。”身后有一个穿着长风衣,带着大檐帽的女人轻笑了两声,“爱尔兰女巫可是很恐怖的存在,和可爱的骑扫帚女巫不一样哦。你看,她的拐杖可是会突然伸出去把人心脏挖出来哦。”

    毛利小五郎怪叫了一声,连带铃木园子也脸色微变,两人一同朝拐杖瞅去,浅浅立刻大方的让他们看看带血的仗尖,吓得两人脸色发白的倒退了好几步。

    至于吗?浅浅心里咆哮着腹诽,然后看到那个女人凑过来对自己眨了眨眼睛,“你的妆化地不错哦,但是不要这样直挺着身体行走,要稍微弯一点腰像是要把全身重量全放在拐杖上才会像真正的爱尔兰女巫。”

    浅浅侧了侧脑袋,怀着恶作剧般的心态的尝试了一下,结果毛利小五郎居然再次退了几步,和浅浅拉开了距离之后绕到了那个女人一侧搭起了讪,然后再次被女人摘了帽子露出美杜莎的模样吓了一跳。

    喂喂,这个真的是侦探吗?浅浅不忍目睹的侧开了视线,瞄了眼一直静静站在女人身侧同样穿大衣带着帽子的人,总觉得这个打扮成木乃伊的家伙有点奇怪,似乎有点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正在暗暗猜想,忽然听到毛利小五郎惊讶的声音,浅浅走过去瞅了一眼,立刻发现毛利手里那封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信。

    “邀请函的确是我们写的,但是我们不知道有这样一封信。”装扮成头上被斧子劈了的负责人解释说,“在派对中的确是有猜犯人的游戏没错,可是...”

    负责人的话说到这里就没有接下去,可浅浅却不由蹙了蹙眉头,跟在毛利后面登记下自己的名字,却意外的感觉有几道不明其意的视线。不动声色的起身留意,那些视线却不留痕迹的消失无踪。接过负责人递上的卡罗牌,上船的时候随意的朝后扫了一眼,除了一直站在身后的女人和木乃伊,仿佛没什么值得在意的人。

    船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入目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怪物,除了个别几个化妆不过关的之外,其余的人都压根分不清面具妆容之下到底是什么模样?派对的邀请函是vermouth寄得,那黑衣组织的人肯定会有人在这艘船上,甚至说不定vermouth本人也在。想到这里,浅浅不自觉的感到一阵寒意,不知道vermouth想要做什么,在这种敌暗我明的情况下总觉得慎得慌。

    船舱里面布置的就像是恶魔的宫殿,浅浅瞅到坐在吧台处的毛利和铃木,也跟着走了过去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骷髅头上的蜡烛被逐一点燃,扮相恐怖的骷髅船长从地板下的机关处升起,带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口吻解释这次派对的游戏规则。

    浅浅对游戏不感兴趣,只是一边静听一边环视船舱里的人,无意识的一瞥间看到上船时跟在自己身后的木乃伊正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抿着唇多看了几眼,那边的人好像有所感觉的正要抬头,一个高大的不知道化妆成什么怪物的人却恰恰好的坐在两人中间,阻隔了两人的视线。

    皱皱巴巴像被开水烫过的绿色肌肤,苍白的发丝嘴角留着口涎眼角流着血,一个眼睛上还带着片方型眼镜。这是怪博士吗?浅浅打量了那个人一眼,那个人也很快的回头看了看浅浅,随即唔唔啊啊的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不用这么敬业吧,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浅浅眼角一抽,耷拉着眼皮收回视线。幽灵船长的解说终于告于段落,原来是要集齐七个拿着相同卡罗牌的同伴,然后找到混入怪物中的人类吃掉。浅浅瞄了眼自己手里的卡罗牌,这才注意到自己拿的居然是第十三张牌,传说中的倒吊人。

    自我牺牲吗?浅浅撇了撇嘴,最近的运道真的背到家了,不是大凶就是牺牲,我是不是真该去求个符转转运之类的。看着周围的人都开始寻找和自己拥有同一张牌的家伙,浅浅头疼的抚了抚额也打算去看看和自己分到一起的都是什么怪物,可是刚站起来就看见有人堵在了自己面前。

    是那个绿色皮肤的怪博士,浅浅眯了眯眼睛装模作样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拐杖,那人退了一步飞快的掏出了自己的牌,声音苍老嘶哑像是吞了碳一般,“我们是一组的。”

    一组七个人很快集合到了一起,浅浅环视了一圈脸皮不受控制的抽了抽,马人、牛人、鱼人、熊人、外星人剩下的就是自己和怪博士,全部都是套着面具的家伙。这是物种大聚会么,真想知道这塔罗牌是不是随即发的。侧头留意了一下毛利那边,却发现他和美杜莎、木乃伊还有铃木是一组的。

    “我说这个分组到底是怎么分的?”同一组的外星人晃了晃手里的牌,疑惑的问全体沉默的组员,“为什么拿着倒吊人牌的家伙全部都是戴着面具的无口一族。说起来,我们是要寻找人类吧,怎么行动?”

    半响没有人说话,浅浅打算玩深沉也不开口。又过了一会还是那个外星人出声说,“既然都不说话的话,那就女士优先好了。”说着把视线投到了浅浅身上,“喂,那个一脸阴森的女巫,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为什么是我?”浅浅无语了一会,慢悠悠的扬起了头,然后用杖尖朝旁边指了指,“怪物还讲究什么女士优先的绅士规则么?戴眼镜的人都比较头脑灵活,去问怪博士好了。”

    外星人闻言眨了眨怪异的眼睛,和其他人一起把视线砸向怪博士,后者很明显的汗了一下,十分不给面子的哼了一声,“我是单独行动者。”说罢也不顾别人转身离去。

    气氛静默了几秒,外星人像是很哀怨的叹了口气,“算了,看来我们这一组都是独自行动者。那我们分头行动,一个小时后不管有没有找到什么,都集合交换下情报吧。啊,对了,集合的事情还麻烦女巫小姐对怪博士先生说一声。”

    话音说完,围在一起的人哗然而散,浅浅使劲扭着拐杖往地板里面钻,心底不断的咆哮:为什么又是我?!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