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科幻小说> [柯南+网王]全是孽缘 > 48no.47 方便....
    “欢迎回校,切原学姐!”

    “啊,谢谢!”浅浅急忙点了点头,目送不认识的学妹学弟走远,然后回头问切原赤也,“喂,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好像有一种欢迎英雄历劫而归的感觉?”

    切原赤也眨了眨眼睛然后一脸鄙视的看过去,“你是不是住院把脑子住坏了?”

    浅浅抽抽着沉默了一下,“那你就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从进校门到这里不过几百米,这一个一个的都怎么了?什么叫欢迎回来啊?”切原赤也佯装没听到的错开了视线,看的浅浅额角直跳,“果然是发生什么事了,你的演技太差了。看你那个表情,不会是和你们的真田副部长有关系吧?”

    切原赤也一惊,“你怎么知道?”

    浅浅顿默的扶了扶额半天说不出话来,直到身边又响起了‘欢迎回校’之类的话,浅浅才郁郁的回身答谢,结果却发现说话的人是仁王雅治。

    “欢迎回来欢迎回来,”仁王雅治似笑非笑的揪着脑后的小辫子,突然竖了竖大拇指说:“英雄!”

    “你这是讽刺吧,”浅浅嘴角一抽,对着愣在一边的切原赤也挥了挥手,和仁王雅治并肩朝教学楼走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真田又怎么了?”

    “真田刚请了几天假,才回来上学了。”仁王雅治语出惊人的说,“此为立海大校园的奇迹传说,你确定你想听听吗?”

    浅浅一愣第一个反应是真田受了什么伤,诧异的朝仁王雅治看过去,可是后者脸上诡异的表情马上让浅浅推翻了这个想法,“看你的表情,我还真不想听,还是让我怀抱着疑惑继续这样生活吧。”

    “噗哩!”仁王雅治坏笑了一声,叹了口气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真田只是想表达一下感激,但是时间和地点都不太对而已。”

    “而已?!”

    浅浅眉毛一阵乱抖,张口结舌的重复,仁王雅治闻言点了点头,“没错啊,时间是午休广播时间,地点是播音室,最开始的听众..嘛..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田说‘浅浅是救我受的伤’这句话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播音按钮。”

    你说这跟真田的缘分是谁给谁添乱呢?浅浅的下巴一下子磕在地上,终于有点理解白马探为什么说自己‘小看他们’了。仁王雅治看着僵了一下转身挠墙的浅浅,坏笑着眨了眨眼转身走进了自己的班级,只留下浅浅在原地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无力了半天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回过神来。

    原以为回教室还要继续面对真田那张又黑又别扭的脸,可是一进教室却意外的发现同桌的人变了。浅浅脚步一顿视线在教室里扫了一圈,在貌似低头看书的真田身上转了一圈,然后抬步走到自己座位前,和自己的新同桌打了招呼,“早啊,美保。”

    “早,”藤本美保抬头看了一眼浅浅,紧跟着又马上低下了头,“欢迎回来。”

    “啊,谢谢。”

    藤本美保等了一会只等到这么一句,不由疑惑的侧头看了看正在掏书本的浅浅,问:“你就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诶,”浅浅闻言顿了顿,“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藤本美保一呆,急忙转过脑袋抓了抓头发遮起一边额角的伤痕,“没..没什么,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而已。”

    浅浅眯了眯眼睛却没有多问,就在这种沉默的气氛悄然滋生的时候,上课的老师夹着一沓厚厚的试卷走了进来,班级里立刻唉声叹气起来。老师却根本不为所动,只是挥了挥手让大家拉开距离准备考试,浅浅也就再没顾得上和藤本美保说什么。

    考试一考就是要一个上午,听老师说要先考数学后考英语,好像老师们私底下都联系好的一样,都考到一块儿去了。浅浅真是看见那些试卷就开始头疼,索性借口说是身体不舒服去了校医室,反正有真田给自己造了势,全校师生都知道自己光荣负伤,这么好的逃课理由不用白不用。

    可是这一次休息室里却提前有了其他人,浅浅走进去的时候就看见靠墙处用白色布幔围着的床位。因为能躺在床上看天所以比较喜欢那张床位置,猛然看到地方被人占了,浅浅还有点些微的遗憾,无声的叹了口气选择了相邻的床。一开始浅浅并没有多注意,谁知刚脱鞋上床正准备拉帷幔睡觉的时候,却意外听到旁边响起的咳嗽声。

    “幸村?”浅浅一愣,急忙探身拉开了隔壁的帷幔。幸村精市闻声抬头却在看清来人的时候一怔,连握拳抵在唇边的手也忘了放下来。浅浅的眉头不可见的蹙了蹙,问:“还是感冒没好么?”

    “浅浅?”幸村精市怔怔的问,忽然想起什么的猛然从床上坐起,“你怎么来这里了?是不是伤口疼?”

    “我只是以此为借口来睡觉的,伤口什么的已经好了,”浅浅有点无奈的叹了口,看着幸村精市说:“担心我之前还是先关心一下你吧,你真的只是感冒吗?”

    “嗯,”幸村精市又咳了两声,这才深吸了口气缓了下来,“前几天没有注意有点受凉了,没事的。不过,我记得你们班今天好像有考试,不要紧吗?”

    “没关系,反正又不是正式考试,”浅浅一边说着,一边起身走过去将冲着幸村精市床的窗户关起,“既然着凉了就不要吹风,现在的天气毕竟还是凉下来了。”

    “呵呵,知道了。”幸村精市突然笑了起来,看着浅浅关上窗户走过来,又皱眉抽去自己手里的书,微微的苦笑起来,“我们班明天要考试的。”

    “管那么多,天大地大自己的身体最大,先养好身体再说。”浅浅闻言撇了撇嘴,顺手摸了摸幸村精市的额头,“没有发烧啊,先睡一觉吧。既然来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专心睡觉是正理。”

    “好,”幸村精市笑呵呵的回答了一声,顺势躺回了床上笑意淡淡的看着浅浅回到自己床上,抬手正要拉上帷幔的时候,突然说:“休息室里就我们两个人,就不用拉上了吧,对着一张白布幔挺怪异的。”

    “喔。”浅浅愣了一下,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就笑笑的对着幸村精市道了声睡好,转身睡自己的去了。

    醒来的时候是被人叫醒的,浅浅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睛,只能看清幸村精市那头蓝紫色的头发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隐约的听到他说:“浅浅,该吃午饭了。”

    “不吃。”浅浅困顿不堪的说了一句,转身就想接着睡却被幸村精市毫不留情的从床上拽了起来,这才终于清醒了点,“我不想吃,你去吃吧,不用管我。”

    “呵呵,不吃午饭可不好,”幸村精市摇了摇头,有点无奈的说:“还有,前几天学生会收到了一封匿名信说是要交给你,刚才忘记跟你说了,你要看一下吗?”

    浅浅困意正浓,一心只想回归柔软的床铺,看着幸村精市松开扶着自己的手,马上后仰着往床上倒去,可惜又被幸村精市半路拦截下来,笑呵呵的问了一句,“浅浅还真像个孩子一样,要我帮你穿鞋么?”

    “不用了,”浅浅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马上一言不发的动手穿鞋,利索的收拾好自己才问:“你刚才说有一封匿名信?”

    “嗯,在学生会室里,”幸村精市点了点头,看着浅浅依旧紧皱着的眉头忍不住笑了笑,“先去吃饭,之后我带你去拿那封信。”

    浅浅无语的点了点头,一路无话的跟在幸村精市后面,然后讶异的发现网球部的聚餐地点居然从校园里换到了学校食堂。网球部的众人已经先到了,浅浅走过去左右看了看,旁边的柳生比吕士推了推眼镜说:“找藤本美保的话,她马上就来。”

    “哦,谢谢。”浅浅意外的看了柳生一眼,随便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食堂很大,可是吃饭的人却没有多少,浅浅和网球部众人围聚在一起倒显得蛮热闹。藤本美保似乎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等了好一会也不见人影,其他人没办法只好先开吃,等所有的人将便当平摆在桌面上,浅浅这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择要在食堂吃饭。

    “浅浅,恭喜出院。”幸村精市带头一众人都举着饮料杯示意了一下,然后异口同声的说:“欢迎回来。”

    浅浅怔在那里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心里有点小小的感动,急忙也举起饮料杯,“谢谢大家了,让你们担心真是抱歉了。”

    “就是就是,”丸井文太迭声的点着头,“吓死我们了呢,浅浅一定要吃我做的蛋糕,把那些晦气就着蛋糕全吃了。”

    “白痴啊你是,”胡狼桑原忍不住汗了一记,一把拉回还要嚷嚷什么的丸井,“那些东西吃到肚子里做什么?”

    “呵呵,”浅浅不在意的笑了笑,伸手拿了一块蛋糕,“没事,反正我挺喜欢丸井做的蛋糕,很好吃。”

    一桌子的人说说笑笑的,气氛马上热闹起来,藤本美保这个时候才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浅浅第一眼就看到了藤本美保校裙上的水渍,可是眯了眯眼睛最后还是没问。

    “对不起,稍微遇到点事来晚了,”藤本美保气喘吁吁的说,“真是对不起了。还有一直没说,浅浅恭喜出院。”

    浅浅轻轻的抱了藤本美保一下,将自己的饮料递了过去,“谢谢,先喝点水缓一缓吧。”

    藤本接过饮料一饮而尽这才点了点头加入了聚餐的队伍,气氛又慢慢的热闹起来。丸井文太在和胡狼桑原嚷嚷着什么请客的问题,浅浅听见笑笑的说:“下周周末,我请大家去烤肉吧。”

    没想到浅浅会突然这么说,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一静,正好将食堂中间那个壁挂电视里的声音衬托的清晰无比。

    “本日早晨9点,东京都银行遭遇歹徒持枪抢劫,被劫去金额7000万日元。据目击者称,犯人总共四人,抢劫后开红色名牌车离开,目前警方已经立案侦查,却仍然没有确切的劫匪信息。”

    “啊,这个世界还真是乱啊,”柳莲二感叹般的说了一句,忽然问:“浅浅有什么看法?”

    “喂喂,我可不是神探,”浅浅一愕,好笑的说:“只是现在的劫匪都好有钱啊,抢劫还开名牌车。”

    “是啊,真有钱。”仁王雅治望着天花板叹了一声,突然想起什么奇怪的说:“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最近的抢劫也太多了点吧?前几天好像也有这么一条新闻,也没有查到犯人。还有再之前,不是还有那个沸沸扬扬的10亿日元抢劫事件吗。”

    “或许只是现在的人太闲了,想找点刺激。”柳生比吕士推了推眼镜,“能开名牌车的人,怎么也不像是缺钱。”

    “是啊是啊,”浅浅跟着点了点头,黑衣组织那么谨慎的人绝对不会在10亿日元事件刚刚过去就马上着手第二次抢劫,一边想着浅浅一边随口纯粹是下意识的乱说:“或许是因为最近物价上涨,有了名牌车却法开,想抢点油钱。”

    “噗”的几声喷笑,浅浅这才猛然回神,看着餐桌上笑的难以自抑的几人,讪讪的转移视线,“不过说起来持枪抢劫却没闹出人命,已经很不错了。要是被人杀了好几年,直到只剩下一把骨头才被人发现,那就真是太惨了。”

    众人笑笑的顺着浅浅的视线看过去,电视里正在特写一个骷髅的面部复原图,做寻人线索热线。

    “现在的科技真是了不起,”柳莲二又叹了口气,“只凭一个骷髅就能恢复本来面貌,厉害。”

    “但是很奇怪啊,”丸井文太盯着电视里的特写看了一会,突然转头问浅浅,“呐浅浅,人死了骨头不是一样的吗?为什么还能分得清是男是女?”

    “男性骨骼比女性骨骼粗大些,不过差别最大的还是盆骨。一般来说,”浅浅想了想简单解释,抬手做了个v的手势,“男性的盆骨是这样,而女性的,”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换了个8的手势,“是这样,女性的较宽且矮,男性的较窄而高。”

    “为什么?”丸井文太学者浅浅的手势比划了几下,还是不明白的问:“为什么一个宽一个窄?”

    “呃,这个,”浅浅摸了摸鼻子,有点为难的说:“你自己去看生理书好了,男性和女性的区别嘛,就是那样。”

    一座人里面立刻有人反应了过来,微微的不自在起来。浅浅也觉得和一群刚刚发育的初中生说这些有点尴尬,于是掩饰端起果汁慢慢的啜着。

    可是丸井文太似乎想这个问题想入迷了,他来回的比划了几下,然后好像是突然抓住了些什么灵感的游弋着视线在众人间扫了几眼,最后终于恍然大悟的右手握拳往左手心一砸,“我知道了,在片子里看过,方便那啥....”

    丸井话音还没落,浅浅一口饮料全喷了出去,仁王雅治一个蹦子跳起来,隔着柳生勒住了丸井文太的脖子,而其余人的表情全部的扭曲了起来,就连幸村精市也不例外。

    “....你们...”浅浅咳得半死,好半天才抽抽的整张脸抖抖的问:“才国中生吧..”

    真田腾地站起身,脸色是史无前例的黑,一手提溜起丸井文太拖拽着走了。浅浅难以置信的环视着在座的几人,被扫的人立刻像是坐到了刺猬,几乎是跳起来跟着走了,到最后只剩下幸村精市一人。

    “浅浅,我..”幸村精市保持着惯性的笑容,尽管那个笑容抽搐的不成样子,似乎是想说什么最后却在浅浅骇笑的表情里无奈的放弃,“算了...我带你去取信吧。”

    浅浅抽抽这嘴角点了点头,不过倒是蛮欣赏幸村精市,至少知道这个时候不解释远比解释要好的多得多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各位亲亲的支持,我会努力加油的。另外送积分的问题,我问过编编了,说是要v文一个月之后才能赠送,不过要留言字数好像要够20才行,所以希望亲们多多留言哦~

    ps:头一次v文,所以神马都不明白,听说有送字数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如果有明白的亲亲给我说一声,我能送的尽量送,算是对亲亲们支持我的感谢!!

    再ps:感谢亲亲们的捉虫和漏洞提示,鞠躬感谢~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