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科幻小说> [柯南+网王]全是孽缘 > 36no.35 隐约的前奏
    客厅里切原赤也正在跟英文试卷战斗,听到门开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立刻傻住了,过了好一会忽然跳了起来,满脸戾气的问:“谁打的?我要去...”

    “你家副部长,”浅浅半垂着眼睛回了一声,看了眼顿时张口结舌的切原赤也脚步不停的上楼回房,“累了,我先睡了,你做完试卷早点睡吧,晚安!”

    看着浅浅的房门嗵的一声关上,切原赤也暴躁的抓了抓头发,想问问浅浅到底是怎么回事又估摸着浅浅这会正伤心,不好打扰。想给真田打电话,可是心底里又不相信副部长真的会打女生,想着要是误会了可怎么办?

    一时踌躇的不知该怎么办时,电话铃声却忽然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居然是幸村精市的声音,切原赤也满腹的憋闷一下子涌了出来,抱着电话就嚎了一声:“部长~!”

    “是不是浅浅怎么了?”幸村精市听见切原赤也这样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说:“你别慌慢慢说。”

    “到底怎么了?”切原赤也急慌慌问:“浅浅肿着半张脸进门,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是副部长打的,然后就一声不吭的钻进了卧室,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样啊,”幸村精市听完松了口气,看了眼身边身形稍显僵硬的真田,想了想说:“赤也,浅浅说她肚子疼,你去看看她需要什么?今天的事只是误会,就不要再提了。”

    “哦,”切原赤也呆呆的点了点头,转身冲到浅浅房门口,正要敲门的时候忽然僵住,半天才情绪低沉的走回电话旁。

    “怎么样了?有没有...”听到赤也的动静,幸村精市出声问,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音打断,电话那头切原赤也的声音失落懊恼,僵硬无比的说:“部长,浅浅..她在哭...”

    幸村精市瞬间呆住了,连同他身边的真田也跟着一僵,三人隔着电话寂然半响,谁都说不出话来。

    而同一时刻的卧室里,浅浅正对着镜子捂着脸不住的倒抽着冷气,眼眶里泪花闪闪,一脸无奈的叹了声:“那个家伙到底用了多大的力啊,肿成这样碰一下都这么疼,这我一会要怎么去见柯南,肯定会被嘲笑的。真是不幸啊!”

    说着倒退着仰躺在了床上,身下的弹簧床垫收缩了几下后慢慢停止,浅浅叹了口气掏出了先前偷藏起来的烟头,对着灯光看了看,暗了眸色低声说:“无论怎么样,我都要先把你们揪出来,绝对!”

    洗漱间的水声稀里哗啦的响了一会,然后传来对面切原赤也的卧房门关上的声音,浅浅深吸了口口气,这才重新包好半截烟头塞回兜里,拿起手机蹑手蹑脚的开门下楼,悄无声息的开门走了出来,抬脚飞奔直到拐过街角,直到看不见切原家的时候才松了口气。

    外面的雨小了很多,毛毛细雨将天地间笼成朦朦一片,幸村精市蓝紫色的发丝被细雨打湿而贴在一起,他站在损坏的路灯下的背光处,看着浅浅扶膝喘了几口气然后抬手拦了辆计程车,拎着手提袋的手紧了紧最后还是没有出声,目送着载着浅浅的计程车驶离自己的视线,这才轻轻叹了口气迈步走到切原家门口,将装着擦伤药的手提袋里放在门边的台阶上,这才转身离开。

    推开阿笠博士家的大门,浅浅走进屋里正碰上迎面而来的柯南,对方直接张嘴就回了一句:“真慢!”

    “没办法,”浅浅叹了口气,“我总得等着我那名义上的哥哥睡了才能溜出来吧,倒是你和小兰怎么说的?”

    “我叫阿笠博士去接的我,”柯南双手插兜的看着浅浅,忽然问:“你确定那个开车杀人的是vodka吗?”

    “那个男人临死前说的,总没有错吧。”浅浅点了点头,掏出半截烟头递给一旁的阿笠博士,问:“博士,查出烟头上的dna需要多长时间?还有车牌号,这一次他们开的不是的保时捷,所以想看看是不是能查出些什么?”

    “嗯,dna啊,”阿笠博士拿起烟头看了看,沉吟了一会说:“我是发明家,对这个不是太懂,所以只能找朋友帮忙,所以多长时间能查出来,就不好说了。至于那辆车牌号,我已经看了你发给柯南的短信,刚才就已经查过了,那是辆报失的车子,没什么可用的线索。”

    “怎么这样?”浅浅皱了皱眉,忽然问一旁的柯南,“那起10亿日元结案是怎么回事?我记得那时候电视上播报说是有两个疑犯,如果一个被杀的话,另一个也危险了。”

    “来不及了,”柯南忽然接口道:“想必你也知道那些家伙的做法,那个警卫人员死的时候,肯定就已经有人同时去杀另一个灭口了,现在赶去也来不及了。所以我才在电话里说你不用急着亲自过来的,明天邮寄过来也可以。”

    “我知道,”浅浅回了一声,沉默了一会才说:“但是我忍不住,睡不着。原想着车牌号能查出点什么的,结果什么也没有。”

    “你在急什么?”柯南疑惑的皱了皱眉,过了一会突然问:“我感觉自从那天你..之后,好像一直都比较急躁。”

    浅浅沉默了一会,接过阿笠博士递过来的热茶啜了一口,“我在害怕。”

    “话说还有你害怕的事吗?真是不常见,”柯南挑了挑眉,伸手搭在浅浅端着茶杯的手腕上,顿了顿说:“你在发抖,我到底说了什么?不要突然沉默,给我好好解释清楚啊。”

    “心脏,”浅浅转头看了柯南一会,将茶杯放在茶几上深吸了口气说:“心跳突然加速,然后心脏就像是要爆炸一样的感觉,你说你从来没有这样过吧!所以我害怕,要是在还没有摸到黑衣组织衣角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心脏就那样‘嘭’的炸了,那可怎么办?所以我在害怕。”

    柯南猛然睁大了眼睛,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声的说:“那种事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浅浅看着柯南,淡淡的问了一句之后突然站起身来往外走,“既然什么都查不到,我就回去了。哦对了,那个关西的服部平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家伙啊,只是个精明的笨蛋而已,不用在意!”柯南怔了怔不在意的摆手说完,忽然想起什么的眯着眼睛盯着浅浅说:“还有,那个家伙叫我替他多谢你的麻醉针,说多亏了那个才能在后来轻而易举发现我的身份。”

    浅浅怔了一下,微抽了抽嘴角没有搭话,转身离开。

    “新一,”看着浅浅乘坐的计程车离开,阿笠博士忽然迟疑的问:“这样子和她说好吗?你不是说10亿日元抢劫案可能还有另一名嫌疑犯吗?这件事...”

    “可是没有证据,等我确定了再告诉她,暂时就让她那样以为好了,”柯南叹了口气,“要是我告诉她了,那家伙绝对现在就会冲过去,就像上次大黑大厦的事一样,再让她那样下去,我的心脏迟早会崩溃。”说到这里,柯南的语气忽然低了下来,“而且她刚才说的心脏问题,我就更不能让她去那些受刺激的地方了,万一出事....”

    “真的没问题吗?”阿笠博士担心的问了一句,随即叹了口气,“心脏炸掉,亏那孩子能一脸平淡的说出来。”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柯南垂了视线,看着自己的鞋尖沉默了好久,才说:“就算是想劝慰的话也说不出来,明明我们应该是同样的。”

    付了车钱开门下车,浅浅轻手轻脚的打算摸回房里,可是脚下却意外的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却是放门边台阶上的一个手提袋,皱了皱眉拎起来疑惑的朝里面看了一眼,然后整个人不由愣住了。

    袋子里面装的全是擦伤药,不知道在这里放了多久,浅浅抿了抿唇,四处看了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叹了口气蹑手蹑脚的返回房间,将手提袋放在说桌上随手打开了台灯,有了光亮的照射这才忽然看见缠绕在手提袋提手褶皱处的一丝蓝紫色发丝。

    “幸村精市吗?”浅浅小声的说了一句,看着那丝蓝紫色在灯光的照射下愈显鲜亮,浅浅抬手扶着额头轻笑出声,半天之后才轻轻的捏起那根发丝夹进了自己的日记本里。

    顶这张肿胀还隐约能瞅见几根指头印的脸上学无疑是比较引人注目的,浅浅一路上受到了200%回头率关注,等见到立海大校门的时候已经头冒青烟了。可是似乎这样的状况还不算糟糕,糟糕的是正好在大门口看见了昨天打了自己一巴掌的人,在校门口检查着装的真田弦一郎。

    两人视线对在一起,真田一愣快速转开了视线,浅浅半耷拉着眼睛就往校门里走。可是今天注定是个多事之日,浅浅前脚刚迈进校门,后脚就有一位高自己一头的男生拦在了自己眼前。

    浅浅以为是来找麻烦的,立刻全神戒备起来,谁料抬眼一看才发现眼前人穿着的是立海大空手道对的队服,不禁愣了一下。

    “你是?”浅浅眨了眨眼睛,疑惑的问。

    “我是三年生北田直树,立海大空手道部主将!”北田直树气势满满的拉开了架势对着浅浅点了点头,忽而脸飞清浅红晕的问:“请问..切原浅浅学妹,你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为难的事?”

    浅浅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被那一声学妹带的全身鸡皮疙瘩哗啦啦的掉了一地,飞快的摇了摇头。

    “没关系,”北田直树目光在浅浅肿胀的侧脸瞄了瞄,带有暗示意味的说:“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我都可以为学妹出头。”

    浅浅下意识瞅了眼一旁正在检查风纪的真田,“不用了,多谢!”

    “那个..”北田直树眼神飞快的浅浅和真田之间游弋了几遍,看着浅浅正要绕过自己离开,立刻又挡了过去,猛一低头大声的说:“切原学妹,请你和我交往吧!”

    “哈啊?!”浅浅的下巴一下子掉在地上,一时都不知说啥好。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