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科幻小说> [柯南+网王]全是孽缘 > 24no.23 失踪的丸井文太
    挂上电话,浅浅再次走进训练场一把扯住仁王雅治,问他丸井文太的手机号码和家庭电话,然后被真田弦一郎以妨碍训练为由黑着脸丢了出去。没理会真田有些粗鲁的动作,浅浅先打了丸井文太的手机,没人接听,紧跟着又打了丸井家里的电话,结果接电话的是丸井文太的弟弟,很干脆的告诉浅浅丸井文太还没回家,连电话也没有打过。

    心里的不安又升了一个高度,想起柯南电话里说的那个一脸睡不醒的人,浅浅忍不住扶了扶额记起了不怎么愉快的回忆,顿了顿转身再次走进网球场,全然不顾真田黑成煤炭的脸,扬声问:“丸井文太是不是认识那个冰帝的芥川慈郎?”

    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练习,看看浅浅然后再瞄瞄真田。后者脸上的表情简直难看到了极点,大踏步的走过来一把攥住了浅浅的手腕,正要不客气的出声赶人,浅浅忽然反手甩开了真田,向网球场走了几步皱眉大声的问:“是不是认识?有人能告诉我一声吗?”

    “是认识,”胡狼桑原看着网球场里凝滞的气氛,打圆场开口说:“每一次去东京的时候都会叫芥川慈郎的家伙出来吃蛋糕。”

    “那你知道芥川慈郎的电话吗?”浅浅听见皱紧眉几步走到胡狼桑原身边,有点焦急的说:“打电话给他问他们在哪里?”

    “这个...”胡狼桑原为难的摸了摸头,他原本以为浅浅听了回答就会离开,可没想到对方却直接堵到了自己面前,看着真田副部长板着黑到历史新高的脸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胡狼桑原冷汗着没有开口。

    “切原浅浅,你给我适可而止!”真田大吼了一声,“出去!”

    听着这一声,原本观望的人开始装模作样练习起来,就害怕真田副部长的火一会烧到自己身上,但是谁都没料到,一向只是坐在一边看书等人不说话的浅浅,这回脾气好像比真田副部长还大。

    “啰嗦!适可而止的是你吧,”浅浅打开真田再次伸过来抓自己的手,颇有点居高临下的气势,皱着眉沉着脸说:“丸井文太的手机打不通,家里说是没有回去,我现在正着急上火呢,你能不能别挡路!还有胡狼桑原,你到底知不知道芥川慈郎的手机号码?”

    “啊,啊,”胡狼桑原头上一滴冷汗悄然滑下,瞄着被浅浅镇住的真田飞快的说:“不知道。”

    浅浅眉头皱的更紧,理也没理被自己突然变脸不知道是吓住还是惊住的真田,快步走到皱眉的幸村精市身边说:“冰帝的网球部电话你知道吧,打电话问他们知不知道芥川慈郎在哪里?”

    “好吧。”幸村精市像是不认识眼前人一样认真的打量了浅浅一会,然后突然微笑着说:“电话在更衣室里,我这就去打电话给迹部问问。”

    浅浅抿了抿嘴,抬手拨了拨刘海挡住眼神,转身跟着幸村精市走向网球场外的更衣室。场上的众人看着两人的背影,总觉得有冷汗不住直冒,偷眼看彻底被凉而导致周围空出一大块的副部长,直到真田弦一郎压了压帽子不知说了句什么也跟着离开,这才偷偷的松了口气,一时间都有些茫然无主。看着几个正选对视几眼跟了上去,剩下的人也面面相觑了一会,最后全体跟了上去。

    “啊,请问是迹部景吾吗?”幸村精市在浅浅的皱眉盯视下,快速的接通了电话,“我是立海大的幸村精市,是这样的....啊不是,不是练习赛的事,是我想问....”

    听着幸村精市一时半会说不到点子上,浅浅沉着眉一把接过手机,直接问道:“迹部景吾是吧,你知道芥川慈郎在哪里?”

    “你是谁?”迹部景吾听见电话那边突然传来的陌生声音,皱了眉头语气瞬间沉了下来,“凭什么跟本大爷.....”

    “芥川慈郎到底是在还是不在?”浅浅微微放满了语速,一字一字的说:“丸井文太是不是也在哪里?”

    “侑士,看看慈郎那小子在不在?”还没人用这种压迫式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呢,迹部景吾愣了一下,然后哼了一声摸了摸泪痣转身吩咐了一声,听见忍足侑士没有找到慈郎的回答后,皱了皱眉不悦的对桦地崇弘说,“桦地,给慈郎打电话,问他在哪里?都有人打电话找到本大爷这里了,叫他滚回来给本大爷解释他到底干了什么?”

    “就是这样,现在可以告诉本大爷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到底是谁了吧?”迹部景吾说着姿态高调的问电话一头的浅浅,“本大爷还没有....桦地你说什么?慈郎的电话打不通,有人看见他逃课走了...”

    浅浅听到这里就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捏在手里沉思了一会,忽然拉着身边的幸村精市就跑,“学生会的话有所有学生的电话住址吧,那个丸井文太说的死了姐姐的女生的住址,能查出来的吧。”

    “如果你是说菊池晴子的话,”幸村精市还没回答,柳莲二突然从一旁追上了两人的脚步,一边翻着笔记本一边说:“我这里就有她的电话住址。”

    “哈啊?”浅浅讶异的紧急止步,促声问:“是哪里?你为什么会有她的地址的?”

    “呵呵~”因为浅浅突然止步幸村精市由于惯性差点扑到浅浅,最后全靠优异的运动神经在紧急关头后跳了一步才勉勉强强的避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就只是摆起惯常的微笑掩饰刚才差点的失态。

    “啊,因为她是极度晕血症患者,”柳莲二一边翻笔记本,一边回答:“体检的时候只是看到抽血就晕了过去,非常特别就记了。啊找到了,菊池家在离海最近的松田町,57号。”他话刚说完,浅浅转头就往校门口跑,柳莲二愣了一下也快步的追上来问:“说起来切原同学,我们这么急的往校门口跑,是不是丸井文太出了什么事?”

    “但愿是我瞎操心了,”浅浅一边跑一边说:“那孩子中午的时候来找我帮他调查菊池晴子姐姐自杀的事,我没有答应。他说去找工藤新一和毛利小五郎,可是人却不在那边,只有人见到她和芥川慈郎在一起,我怕他们一时冲动跑去自己找什么凶手。”

    “但是那件案子不是以自杀结案了吗?”幸村精市愣了一下,出声问:“就算去找也不会发生什么事吧。”

    “谁知道,”浅浅再次拨刘海掩住自己的眼睛,说:“但是不至于不接电话吧,还两个人都不接。说是手机正好没电或者丢了这样的事,我从来都不太相信,还是去看看为好,你觉得呢?”

    说罢浅浅回头去看幸村精市,这才发现自己还一直拉着人家的手,急忙的一把甩开后,又再次被身后跟着的一大群人给惊住了,“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又不是拐了你们的部长私奔,你们都跟来还跟这么紧做什么?”

    看着浅浅再次刹车,幸村精市总算是有预感的抢先一步停了下来,刚站稳脚步就听见浅浅的话,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回头去看身后以网球部正选为首的全体网球部成员,以及半路上纯粹好奇凑上来的其他学生,幸村精市再次无语的轻笑起来。

    “我们这都是担心丸井前辈,”被众人挤到前面来的切原赤也一脸无奈的望着浅浅,结结巴巴的说:“不如..我们一起找吧,人多还快一点。”

    “喂,”浅浅无奈的扫视了一圈身后差不多百人的人群,说:“这样去菊池家找人,人家会以为我们是去拆房子的。”

    “呵呵,真田?”幸村精市笑着转头对真田说,“的确会被人误会。”

    “都回去!”真田闻言拉了拉本就把表情遮的严严实实的帽子,回身大喝了一声,“都回去训练,除了正选之外。”

    浅浅眨了眨眼睛本想说不用这么多人,只要有人给自己带路就可以,可真田并没有给浅浅说话的机会,带头走出了校门拦了两辆计程车。赶到菊池晴子家的时候,周围安安静静的,阴沉沉的天气更把这座宅子衬得像是凶宅。浅浅带头想去按门铃,结果在门口被柳生比吕士抢了先,浅浅笑了笑正要说他们不要太紧张的时候,门忽然被柳生无意识的碰了一下,然后吱呀一声开了。

    一群人愣了一下,随即柳生比吕士扬声询问了两声,屋里却没有任何人回答。浅浅拨开挡在前面的人走了进去,视线惯性的扫视着房间里的一切。装修豪华的复式住宅,右边是很大的客厅左边是餐厅,再往前走是相对的厨房和洗漱间;客厅和餐厅中间是直通二楼的楼梯,楼梯后和走廊两边各有两个房间。

    “这就是菊池家啊,”柳莲二喃喃的说,“正想象不出有人会在这样的房子里自杀。”

    “是啊,”浅浅无意识的应了一声,视线扫过客厅电视柜旁的相框里的全家福照片,然后又瞅了瞅摆在客厅里和二楼走廊上的大座钟,“分开看看屋子里面有没有人?”

    “但是我们这算是非法入室吧。”仁王雅治眨了眨眼睛看着浅浅,咧着嘴角不怀好意的笑道:“会被抓走判刑的哦。”

    “是这样么,”浅浅视线扫到客厅茶几边的垃圾篓,眼尖的看到了里面被揉成一团的白布,眯了眯眼睛从兜里掏出白手套带上,然后捡起了那块白布嗅了嗅,然后心立刻沉了沉,“但是有这个可就说不上了,是哥罗芳。”

    “什么意思?”幸村精市立刻跟着问道,“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

    “俗称氯仿,少量吸入会使人昏迷,多量的话会死人。”浅浅简简单单的解释道,看着众人的脸色大变,沉了声音说:“散开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尽量不要碰房间里的东西。”

    这一次没有人说话,所有的人都四散了开来,幸村精市、真田弦一郎还有切原赤也上楼,柳生比吕士、仁王雅治和柳莲二去了厨房和洗漱间,而胡狼桑原却跟在浅浅身边,注意到浅浅的视线,屈了屈手臂做了个健美的姿势,憨厚的笑道:“不用担心,我练过些防身术。”

    浅浅一怔,对胡狼桑原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转身在客厅里面看了看却没看到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忽然听到二楼的切原赤也惊叫了一声,浅浅立刻飞奔了上去,“怎么了?”

    “..血..”切原赤也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声,回身躲在了真田身后,浅浅走到切原被吓住的房门口看了看,不由一愣。这是一件不是很大的卧室,房间里面的床上、墙壁上到处都是喷射状的鲜血,看起来异常骇人。

    “这..应该就是...”柳莲二的声音有些发抖,但他在力图镇定着,“就是案发现场了吧,好多血啊。”

    “啊,”仁王雅治声音低低的应了一声,想了想说:“出事都有一个礼拜了,就算是有晕血症也该叫人来收拾收拾,怎么就这样放着了。”

    浅浅低垂了视线,拨了拨刘海,“去车库看看吧,就剩那一个地方了吧。”

    一群人松了口气朝楼下走去,浅浅也跟着走了两步忽然发现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柳生比吕士没有动,就奇怪的回头一看,结果就看到柳生镜片反光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疑惑的正想问时脑海里却忽然有光一闪而过,浅浅不由自主的抿了抿嘴角,走过去拉住了柳生的手,触手一片冰凉还带着微微的颤抖。

    “你啊,”浅浅轻叹了口气,拉着柳生下了楼,然后在饮水机里接了杯热水递了过去,“先喝点热水吧。”

    “啊,谢谢。”柳生慢慢的回过神来,伸手接过热水几不可闻的问:“不是说不要动房间里面的东西吗?”

    “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嘛,”浅浅对着柳生柔和的笑了笑,“仁王雅治不是说事件发生都有一周了吗?就是有些什么线索早就消失了,呵呵~,先送你出去吧。”

    “不用了,谢谢。”柳生比吕士一口喝完杯里的水,站起来说:“第一次喝案发现场的水,有点...,但是现在还是先找文太吧。”

    浅浅再次怔了怔,朝柳生比吕士竖了竖大拇指,后者突然不好意思的咳了几声,抢先转身朝车库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