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宗这是生气了?

  宗舒为了追求珠珠公主,费了很大劲,终于如愿以偿。

  而他现在和“老相好”萧小小还有联系!

  在徽宗看来,这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娶了人家的宝贝女儿,还与别的女人不清不楚的,作为老泰山,岂能不着恼?

  “宗舒,你一向大胆,为何今日却像刘备一样胆小如鼠?”全网最快更新138txt.com

  徽宗也读了宗舒在《大宋时报》上连载的《三国演义》,受到了书的影响。

  《三国演义》中有个情节,刘备和曹操在煮酒论英雄。

  曹操的一句话让刘备吓得把筷子也掉到了地上。

  “陛下,抱歉,我以后不与萧小小联系了。”

  宗舒立马老老实实采取补救措施。

  从历史上看,辽国很快就被金国灭了,萧小小就成为亡国奴,恐怕这一辈子也联系不上了。

  想到这里,宗舒心里莫名的一痛。

  毕竟,萧小小曾经救过她一命,也曾经在深夜里畅谈,在一起和金人战斗。

  萧小小冒着生命危险,专门找了一对小金雕送给他。

  如果不是送这对小金雕,萧小小就不会被金人发现并追杀。

  那天夜里,宗舒让梁红玉按住萧小小,亲自为她抹碘伏、治伤口。

  萧小小的皮肤真好,那里真的又白又挺。

  “继续联系!你和辽女已有基础,不可轻易言弃。”徽宗道。

  天啊,陛下,你这是要逼我彻底断绝与萧小小的联系啊。

  “陛下,小婿以前做事,多有荒唐,以后再也不敢了。”宗舒立马承认起了错误。

  “你现在知道荒唐了?”徽宗厉声说道。

  “那怎么办?陛下,要不,珠珠出嫁时,也不要什么陪嫁了,附马府之类的,您也不要赐了。”

  反正宗舒的宅子很大,家中就他一个独子,这宅子就是他的。

  徽宗指着宗舒笑了起来:“真是个奸商!今天珠珠生日,你连个礼物也没送?”

  宗舒尴尬了,不仅是珠珠生日没有准备礼物,更重要的是娶了陛下的掌上明珠,什么表示都没有。

  怎么说,也得出个彩礼钱吧?

  “陛下,要不,我,”宗舒眼珠子一转:“我送皇后一座金山?”

  徽宗不置可否,玩味地看着宗舒。

  这厮可真是太有钱了,这半年来,也不知道赚了多少银子。

  味精、十五香、暖阁、碘伏、青霉素,哪一样都是抢手货,特别是碘伏和青霉素,价格奇高,还被卖断了货。

  还有暖阁,到南方就成了凉阁。现在好多富户都装不上,因为宗家的产量有限、人手不足。

  宗舒和太子赵桓在暖阁和《大宋时报》方面合作,让后宫的收入猛增。

  宗舒要送皇后一座金山,这又是什么好东西?

  “陛下,大宋科学院在您的正确领导、关心爱护下,终于制出了一种酒,”宗舒道:“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度嗅。”

  有这么好的酒?

  如果是以前,徽宗以为他在吹牛。

  但宗舒制出了这么多的东西,每一样都是古来未见、世所罕见的。

  尤其是味精,有了它,菜的味道就会马上提鲜数倍。

  “今日我喝了宫里的酒,与我所酿的酒相比,简直是连马尿都不如。”宗舒说道。

  因为从黄酒当中提出了酒精,白酒已经被林灵素制出来了。

  当时大家都被这种酒给惊呆了,居然还有这么辣、这么爽的酒。

  宗舒却是不满意,让他们一次次地调整,最后终于有点像后世的烧酒了。

  之所以没有马上推向市场,是因为大宋朝廷严禁私酒。

  宋朝的生活水平较前代大大提升,城市商业经济发达,夜经济红火,酒的消耗量非常大。

  酒税成了朝廷财政的重要收入。

  为了保障官府酒税的收入,朝廷以立法的形式,严格地划分官酒禁地。

  官酒禁地就是在京师、诸道州府所在城和乡村酒场所在地等规定销售区。

  相互不得过界超越,同时禁地之内,不允许民户私酿沽卖,确保别无分店,只此官府一家。

  宋朝立法禁私酒和稽查私酒非常严厉:捕酒之暴,甚于劫盗;犯酒之罪,重于杀人。

  宗舒好不容易做出来的这个时代没有的烧酒,居然只能自己享用,而不能换来银子,实在是浪费。

  成立大宋酒业公司,可不就是卖酒赚银子的?

  这么一想,只有与人合作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大宋酒业就直接和刘皇后合作了。

  刘皇后代表的就是皇家,更重要的是,她是自己的岳母,一家人了,就给她一半股份。

  徽宗一听,极为高兴,马上同意刘皇后“入股”大宋酒业。

  宗舒顺势邀请徽宗到大宋科学院去尝一尝这种只应天上有的酒。

  只要徽宗和其他官员多去,大宋科学院的影响力就越大。

  徽宗道:“此事不急。把萧小小娶回大宋,不可对外声张。此事,只有太后、朕和你知晓。”

  啊,徽宗怎么又绕回了萧小小的话题?

  看了一眼徽宗,难不成,陛下是当真了?

  当真让他把萧小小娶回大宋?

  “太后曾说,把萧小小娶回大宋,这是为大宋争脸面,”徽宗忽然笑道:“也是为我大宋儿郞争脸面。”

  不是吧?娶了萧小小就是为大宋、为大宋儿郎争脸面?

  看来徽宗没有和自己开玩笑!

  也难怪,从来都是外族打过来,逼着我们把公主送过去和亲,从来没有外族把公主送到大宋来和亲的。

  “萧小小,到底什么身份?不会,也是公主吧?”

  宗舒感到萧小小的身份应该很高,她手下的萧铜、萧铁都不是一般人,举手投足间,有一种大将风度。

  “不是公主,胜似公主!”徽宗似乎不愿意向过宗舒透露过多的信息。

  也难怪,如果身份一般,娶了过来,根本不值得骄傲,更谈不上为大宋和大宋儿郎挣面子。

  “那我,这是奉旨勾女,珠珠、皇后不会有什么意见吧?”宗舒得提前打好预防针。

  “能不能勾上,看你的本事,勾上再说。”徽宗瞪了一眼宗舒:“皇后、珠珠,岂如你这般不晓事?”

  宗舒的脑子有些乱,兴奋的有些乱。

  徽宗如此开明?娶了公主,还能同时去泡妞?

  敢情,自己娶了公主,而不去勾女,反而是“不晓事”?

  “宗舒,那个耶律不才,真的死了?还是你打算送给萧小小?”徽宗冷不丁地换了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