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都市小说> 包个金主做老公 沈靖南 > 章节目录 25.张嘴吃糖糖
    </strong>鸡年来临之前,沈靖南和楚明哲结束了为期一年的相互暗恋,迎来了热恋期。

    虽然两人之间的感情正式说开只有几天,但因为相识已久、且早有肌肤之亲,似乎一切都好像和以前没什么不同,但他们彼此的确更亲密了。

    大概是因为心静下来了,沈靖南现在不管做什么都特别有力量。本周《不一样的声音》7进5,下一轮就是决赛,沈靖南前三场都取得了好名次,第四场压力不大,沈靖南选了《你在终点等我》这首歌,想唱给楚明哲和奶奶听。

    “你这一天都挺高兴的,有好事儿?”下班的时候alice对沈靖南说道,“让我猜猜看。”

    沈靖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没有呀……别猜了。”

    alice拍拍沈靖南的肩膀,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说道:“恭喜你修成正果!”

    沈靖南顿时脸红,alice也很为他高兴,笑着说:“以后要加油呀,我先走了,你们小心被拍!”

    这几天江南总是下着淅淅沥沥的冬雨,雨水来的匆匆忙忙,早上出门的时候还阳光明媚,晚上雨却越下越大了。沈靖南忘记拿伞,他自个儿一个人在公司门口等楚明哲来接他。与几天前如出一辙的是,他来没多久,穿着深黑色的大衣的叶真也匆匆忙忙地等在了公司门口,两人相视一笑,沈靖南忙问了一声好,叶真轻轻笑了笑,说道:“约会吗?”

    沈靖南有些害羞,但还是坦然地说道:“……嗯。”

    这时候黑色莲花和蓝色宾利又一起开了进来,叶真看到沈靖南没伞,笑着对沈靖南指了指开过来的两辆车说道:“走吧,接我的人也来了。”

    沈靖南再次被偶像翻了牌,晕乎乎地进了叶真的伞里向停车位那边走去。虽然和男神一起走幸福地发昏,但他还是觉得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半天他才琢磨出来哪里不对,叶真怎么会知道自己要上哪辆车啊?

    黑色莲花里的邓云楼按下车窗,对蓝色宾利里的楚明哲说道:“表弟,你成了没啊?”

    楚明哲嗯了一声,说道:“成了。”

    两人同时拉开车门,撑起伞朝着自己媳妇儿走过去。叶真在雨里就像是一副上好的水墨画一样动人,他把小南瓜送到了楚明哲身边,然后收起伞进了自己丈夫的黑色的大伞里站好。沈靖南看了看站在一起十分登对儿的叶真和邓总,心想难道这就是男神传说中的男朋友?!

    楚明哲此时附在沈靖南耳边对他轻声说道:“南南,叫表哥表嫂。”

    沈靖南一愣,本来就又大又圆的眼睛一下子睁的倏大,他看向面前冲他微笑的叶真和叶真身边看上去十分贵气的高大男人,一脸震惊、磕磕巴巴地说道:“表……哥、表表、嫂好。”

    叶真心想这孩子真是萌萌的,长得萌说话也萌。他眼睛弯成月牙,轻声说道:“阿哲,有空带小南来我们家玩儿。南南,和阿哲一起来玩,我做点心给你。”

    “嗯谢谢……嫂、嫂……嫂子。”沈靖南面红耳赤。

    “嗯,好。”楚明哲牵着沈靖南的手说道,“一定的。”

    车子发动之后沈靖南还往黑色莲花的方向看了好几眼,楚明哲看他那个可爱的小样子,闷闷地笑出了声。

    沈靖南转头看向楚明哲,咔吧了两下大眼,说道:“明哲,叶……叶真他他他……”

    “嗯,邓云楼是我姨妈家的表哥,叶真是他爱人,他俩结婚了,所以论辈分你可以喊叶真嫂子。但我平常都是叫他哥。”楚明哲补充道,“我们来往蛮多的,有机会带你去你男神家玩。”

    “怪不得……我就觉得叶真哥好像知道点什么似的……”

    沈靖南没了动静,兴奋地蜷缩在副驾驶上感受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这就好像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一饼把南瓜拍昏在人间,楚明哲用余光看沈靖南萌萌的长睫毛,心想难道吓着这小家伙了?

    “明哲,”沈靖南突然看向楚明哲,认真地说道,“你肯定不会吃嫂子醋的嘛。”

    楚明哲:“嗯?”

    “那我们还是去看叶真的电影吧!!!”

    楚明哲:“……不。”

    “不是有句古话嘛,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宝贝,这话不是这么用的!”

    天色半晚,因为下雨,路上的行人有些稀疏。楚明哲车停到了电影院停车场,解下来自己的围巾在沈靖南的脖子上绕了两圈儿,然后把沈靖南的口罩给他戴上,最后扣上了沈靖南大衣的帽子,这才说道:“走吧。”

    被包成南瓜馅粽子的沈靖南浑身上下只露出了一双大眼,他扑扑睫毛,跟着楚明哲下了车进了电影院。电影院里人不少,楚明哲秉着“vip包间还不如在家拉上窗帘看家庭影院”的心态买了通票,之后又在电影院外的星爸爸买了一杯香草拿铁、一包闪电泡芙给身边的沈靖南,自己买了一杯普通的拿铁。

    “这里好多人。”沈靖南站在叶真的海报前感慨道,“男神真帅啊……”

    楚明哲桃花眼儿一眯,心想这个账回家床上算吧,后/入还是骑/乘呢……沈靖南浑然不知身边的公狐狸精在想什么,一脸单纯地看着四周。

    电影院里有不少对恋人。他们有的在嘻嘻哈哈地说笑、有的在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争吵。被包成粽子的沈靖南坐在电影院等待区的座椅上还不敢和楚明哲有太亲密地举动,他握着手里暖乎乎的咖啡,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兴奋和紧张。

    这是他第一次和恋人来电影院看电影,他特别高兴,楚明哲亦然。

    检票之后,楚明哲和沈靖南排在队尾最后进了电影院。方才在外面的观影群众大多是买票来看叶真和同档期另一部喜剧片的,楚明哲坏心眼儿买了进口恐怖片的票,这场人不多,后排的人更是少,只有他和沈靖南一对儿坐在角落里。

    进了这里昏暗的电影院里,楚明哲就悄悄牵起了沈靖南的手,直到落座他都没有松手。沈靖南费力地扒开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白白的小圆脸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他喝了一口咖啡说道:“这里好暖和。”

    楚明哲帮着沈靖南拿下来了围巾和口罩,说道:“一会儿带你去吃晚饭,你先吃点甜点垫垫。”

    “你买的是什么票?”沈靖南凑过来看,“《猛鬼街9999号》?!明明明哲,巨幕这么大的屏幕出来鬼很恐怖的!”

    楚明哲沉默着把3d眼镜递给了沈靖南,说道:“……给,眼镜。”

    “什么,还是3d的?!”沈靖南吞了吞口水,如果不是楚明哲在他身边,他看了这电影名只想赶紧离开……

    “没事,我在这里,不用害怕。”楚明哲露出如春风般和煦而优雅的微笑,心想如果一会儿沈靖南往自己怀里扑那最好了,想到这里楚明哲忍不住轻轻掐了掐沈靖南软软的小圆脸。

    手感真好……

    “又捏我。”沈靖南气鼓鼓,“不要捏我呀~”

    灯光暗下来,小金龙嗖的一下出现,电影开始了。

    沈靖南喝着咖啡取暖,和男朋友一起看电影当然开心,然而鬼片电影音效实在瘆人,他听着这音效身体就忍不住抖了抖。此时屏幕上出现了一条深不见底的街道,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沈靖南仰起小脸看向了表情淡然的楚明哲,心想明哲难道不怕吗?

    沈靖南决定用美食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从纸袋里拿出来了一个泡芙给楚明哲,楚明哲摇了摇头,等沈靖南于是把这个草莓味的泡芙放进了自己嘴里咬了一口,楚明哲又凑到了沈靖南面前,一口咬掉了剩下的半截,若无其事地坐好。

    沈靖南呆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男朋友,以为他饿了,于是又拿了一个给楚明哲。楚明哲摇摇头,心想自己竟然撩南瓜失败了,有些挫败感。

    此刻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吊死鬼,开始镜头拉得比较远,音效也小,沈靖南还不以为然觉得不算可怕。然而转眼间,此厉鬼咔咔咔翻了个身,浑身折成了一个扭曲的造型四脚趴在了街道的墙壁上,咔咔咔地快速爬向正戴着3d眼镜的观众。国外逼真的特效让全场的观众乃至沈靖南一下子惊呼出声,说实在话,楚明哲也这厉鬼的大脸吓了一跳,握紧了身边的座椅把手。

    “啪。”

    沈靖南吓得松了手,刚还握在手里的一根泡芙壮烈牺牲,啪叽掉在了地上。

    楚明哲被沈靖南逗笑、低头去帮沈靖南捡,沈靖南小声说着“我来就好”也低头去捡,在他还未碰到泡芙的时候,楚明哲突然抬头在沈靖南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把捡起来的泡芙放进了垃圾袋。沈靖南脸通红,这才理解到电影院里恋人都能做些什么悄悄事。

    他悄悄伸出手握住了楚明哲的手掌,楚明哲目不斜视地回握住了沈靖南的手,轻声说道:“别怕。”

    这电影的恐怖远远超出了楚明哲的预期,3d效果做得实在太逼真,最后沈靖南实在绷不住往楚明哲方向靠,他俩买的不是情侣座,这也不方便。两个人仅看了半场就狼狈地从电影院里出来。沈靖南惊魂未定地在电影院外的小路上说道:“好可怕好可怕,再也不看鬼片了呜。”

    他一抬头,就对上了楚明哲温柔的目光,两人同时笑出声。

    “是我不好,应该带你看叶真的电影。”楚明哲说道,“我们南瓜都被吓得快打回原形了。”

    想起来叶真成了自己嫂子,沈靖南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感谢表哥,”沈靖南由衷地说道,“感谢表哥把我男神追到手。”

    “不许提叶真了。”楚明哲淡定道,“再提就菜市场三块钱一斤卖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南瓜。”

    “涨价了,”沈靖南笑眯眯,“三块五一斤,我的成精之路超辛苦的。”

    楚明哲闷声笑了笑,雨还在下,他撑着伞和沈靖南一起走在幽静的小路上,沈靖南吸了口寒冷的空气,突然说道:“我觉得我现在好幸福。以前我很讨厌雨天的。”

    “因为下雨会闷?”

    沈靖南点点头,有些无奈地说道,“我爸爸妈妈是一个雨天离开家的,你知道天气会影响旅行者的心情,天气不好,有时候旅行者就不出发啦。”

    “嗯,”楚明哲陪着他走,静静听他说话。

    “但他们不是旅行者,他们是逃亡者,即便是雨天,他们也走的匆忙。”

    楚明哲有些心疼沈靖南,皱眉说道:“你不怪他们丢下你和奶奶吗?”

    沈靖南摇摇头说道:“刚开始会的,可后来,就能理解他们的无奈了。人们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确是这样。寂寞的时间太长了,我就会想念他们对我的好……再后来,我会担心他们在外面吃得好不好、穿得暖不暖,现在的话……我担心他们已经不在了。”沈靖南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谁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呢?毕竟……快要十年了。”

    楚明哲不知如何安慰沈靖南,沈靖南却在这时候拽了拽楚明哲的衣袖说:“我现在觉得自己好幸福,因为和你在一起的话,即使是雨天的心情都会好。”

    雨滴滴落在雨伞上,发出噼里啪啦地声响。楚明哲心头一暖。

    他身边的沈靖南停下来脚步看向天空,双手合十说:“我这么幸福,爸爸妈妈会知道吗?”

    在楚明哲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沈靖南闭上眼睛微微弯起来嘴角,轻声回答自己说道:“他们肯定会知道的。”

    楚明哲心里像是被揪着一样痛,他只想用自己余下的人生,守护好沈靖南。

    “明哲,”沈靖南挺直小胸膛,“我会努力的,下次争取来和你看我主演的电影~”

    楚明哲怎么看沈靖南怎么可爱,嗯了一声说道:“好的宝贝儿。”

    两人驱车来到了一家日料餐厅,沈靖南依旧包裹地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认出来他。在沈靖南和楚明哲进包间的时候,从隔壁包间里走出来三位客人。两男一女,矮个的男人还化了烟熏妆,抱着身边的男人一口一个盛哥叫得亲密,高的那个是楚明哲前几天刚刚打击过的宿敌、盛家老大盛君。

    这里遇到他,晦气。

    楚明哲直接无视之,牵着沈靖南的手要进包间,这时候盛君却叫住了楚明哲,醉醺醺地说道:“楚明哲,我特么还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原来也包情人啊。来过来给哥哥看看漂不漂亮——”

    盛君说话间要伸手拽沈靖南的围巾,沈靖南被吓一跳、向后躲了一下,楚明哲却在这时候挡在了他的面前,一把握住了盛君伸过来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盛老板最近左拥右抱挺滋润啊~”

    盛君眼一眯,打量起来了在楚明哲身后裹得像个粽子似的沈靖南。沈靖南站在这里浑身不舒服,只觉得对方的目光就像是看一个东西一样,很不尊重人。

    “那怪不得生意场失意、房子建得越来越丑了,要我说您这追不到苏洋也得找个好点的设计师啊,您那绿野仙踪建的跟深山老林似的,这多不像话。”楚明哲勾起嘴角说道,“再就是好好说话,这是我男朋友,不是什么情人。你尽管散你的钱,再加把劲儿,我相信终有散完的那天。”

    “你!”

    楚明哲握着小南瓜的手向进了包间,随手关门断绝醉汉疯狗。

    “刚才那人身边那个男生,是我之前公司的同事。”沈靖南坐定之后对楚明哲说道,“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我来。”

    “嗯?”楚明哲心想这小公司艺人带的不怎么样,皮条倒是拉的好,“你不用在意,认出来就认出来了,有我在,你不用怕其他事。饿了吧,点菜~”

    “谢谢你、谢谢你说……我是你男朋友。”沈靖南坐得十分乖巧,两只手掌放在膝盖上低着头,“我知道你本来没必要说的……”

    楚明哲嘴角一弯,凑到沈靖南面前说道:“谢要有点诚意——”

    沈靖南抬起头愣了愣,不太确定地把手摸向楚明哲的裆/部。楚明哲哭笑不得的按住了小南瓜白白的爪,说道:“宝贝儿,还吃饭呢,亲我一口。”

    沈靖南顿时面红耳赤地哦了一声,凑到楚明哲面前亲了亲他的脸颊。

    两人点了刺身、和牛、南瓜布丁、盐烤大虾、天妇罗、鱼子酱色拉、玉子烧和一壶清酒,沈靖南接了个电话,看护阿姨说他奶奶的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明天就可以出院。沈靖南又高兴又难过,楚明哲喂了他一口南瓜布丁,对沈靖南说道:“别想了,一会儿带你去我们家看看。”

    “我们家?”沈靖南想了想,反应过来说道,“是明哲的房子?”

    楚明哲嗯了一声,沈靖南顿时抱着楚明哲手臂装模作样地哀伤道:“唉,被睡了一年都没进过金主的家门,好忧伤……好忧伤……”

    楚明哲听着他细声细语地语气,被萌得心肝儿颤,只得笑了笑说道:“我的都是你的,走吧。”

    楚明哲的私宅靠近市中心,楚明哲不在家这段时间,家里也有佣人在打扫。沈靖南站在这栋漂亮的小别墅前看了看,称赞道:“这栋楼真漂亮。”

    “是我设计的。”楚明哲拿钥匙开门,说道,“以后你也是这里的主人,想来的话随时来。”

    一进门是客厅,客厅的角落有一个巨豪华的猫宅——楚蛋蛋别墅。房子里装修地十分考究,沈靖南四处看了看,看到了一副挂在墙上的楚明哲大学毕业穿着学士服的照片。照片上的楚明哲微微弯着嘴角,清俊挺拔,看上去特别帅。

    “楼上是我卧室。”楚明哲回头看向沈靖南,“我领你上去看看。”

    沈靖南发现,楚明哲卧室有张很大的床。

    楚明哲抱着手臂看向身边的沈靖南,说道:“我从小不喜欢让别人碰我的床,不过你除外……你什么时候想上我的床都可以。”

    空气里马上充满暧昧气息。

    “蛋蛋……蛋蛋还在家里等我们。”沈靖南慌忙说道,“我们先回去吧。”

    楚明哲轻轻一笑,从抽屉里又拿出来一把钥匙放进沈靖南手里,说道:“不收下不能走。”

    沈靖南握住了这把钥匙,心头一暖,对着楚明哲又比划了一下说道:“现在对你的爱有这么多~~~”

    沈靖南没想到的是,过了俩小时,楚明哲喝的高度清酒发挥了作用,他醉了。楚明哲今儿不做饭了,而是从衣柜里翻出来了两条长筒袜非让沈靖南穿,不穿就耍赖。蛋蛋蹲在衣柜里摇着尾巴冷眼旁观,很是无奈地喵了一声。

    “小南,你穿给我看!”

    楚明哲扯开自己领口两个扣子,沈靖南刚被自个儿老公脱得就剩一条内裤了,正躲在被子里说道:“睡觉了呀老公~”

    楚明哲凑过去亲他就是不让人睡,沈靖南无奈只从被子里伸出两条光/裸的腿,楚明哲凑过去温柔地给自己宝贝儿套上了黑色长筒袜,鬼知道他蓄谋多久了。沈靖南都没眼看了,他用被子蒙着头只露出腿,闷声闷气地说道:“你看够了没?”

    楚明哲抱着沈靖南小细腿儿,一只手还摸在沈靖南大腿上,了却一桩心愿,一醉不醒、已经倒头睡了。

    沈靖南披着被子脱了长筒袜,又把这一米八六的大个儿搬上了床,关了灯睡觉。一觉醒来,沈靖南一摸床边没人了,于是提着袜子去找醉汉对质。

    “你……你怎么可以……”

    沈靖南弱弱地举起袜子,试图变得超凶,结果话到嘴边也说不出来什么。客厅里给蛋蛋梳毛的楚明哲对他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又恢复了翩翩君子、五好男友形象,而且已经把家里整理了一遍,给奶奶换了新床单、收拾了屋子、做了早饭,就等沈靖南起来一起去医院接人。

    “嗯?”楚明哲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没……没什么……”沈靖南默默回卧室洗漱,对楚明哲毫无招架之力,他就是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的命啊

    这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空气也很好。沈靖南先去花店买了一束向日葵,然后和楚明哲一起去病房,将早已等待多时的奶奶接了出来。

    奶奶换了一身墨绿色的新衣服,她看上去很高兴、气色也好,她接过来沈靖南怀里的花,对楚明哲说道:“小楚也来了啊。”

    沈靖南恩了一声,笑着说道:“明哲最近因为工作的事情在咱们家借住。嗯他还养了只猫,猫也在咱家里住……”

    奶奶连连点头,轻笑着说道:“好好好,挺好的。我喜欢猫。”

    楚明哲拎着奶奶的行李上车,对奶奶说道:“南南不在的时候,奶奶有事儿叫我就行。”

    老人已经三个多月没回家了,只觉得家园附近的一草一木都分外珍贵。这回到家,一开门蛋蛋就在门口立着身体求摸摸求抱抱迎接主人,小南奶奶一瞧这短腿猫就乐了。楚明哲抱起来蛋蛋对奶奶说道:“奶奶,它叫蛋蛋,没什么脾气,也挺爱干净的。”

    奶奶嗯了一声,视线在家里转了一圈儿,突然有些感慨,说道:“还是家里好、家里好。人多也好,人多热闹啊。”

    老房子早就拆迁了,新房子买了不久,奶奶就又住院了。沈靖南尽的孝道,在这两年无非是给奶奶最好的医疗条件而已。在奶奶来之前,楚明哲早就买好了柔软的棉拖鞋、新的毛巾和牙刷等日用品,他还给老人买了一个摇椅。楚明哲的细心和体贴,沈靖南全都看在眼里。

    沈靖南看着奶奶开心的样子突然有些想落泪的冲动,他拉着奶奶的手坐到了钢琴前,说道:“奶奶,你还记得你教我弹琴的时候吗?”

    奶奶看着钢琴就愣了,她手指缓缓抚摸过这黑白琴键,似乎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往事,连连点头对沈靖南说道:“记得、记得,好些年都没摸过琴了……”

    沈靖南露出笑脸,说道:“我们一起弹吧。”

    楚明哲站在这对祖孙身后,看着他们的背影轻轻笑了笑,自己去给奶奶和沈靖南倒了两杯热水,然后去卧室收拾了一下奶奶的行李,客厅里的琴声已经如流水般响了起来。楚明哲回头看向沈靖南和奶奶,奶奶的背影已经有些佝偻,沈靖南却是坐姿笔直的。他们弹着一首安静温柔的曲子,即便是看不到沈靖南的脸,楚明哲也能从这琴声中听出来他很高兴。

    沈靖南弹着琴,有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时光。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想留住时光,即便他长不大,奶奶也不会老去。

    奶奶弹了一会儿就有些累了,沈靖南扶着奶奶去沙发上休息,轻声说道:“奶奶,我去做饭给您吃,您想吃什么呀?”

    “医院里的饭菜还说是什么营养餐,都清汤寡水的哟。”奶奶笑着说道,“家里的饭怎样都好吃。”

    蛋蛋跳上了沙发,好奇地打量起来了奶奶,在它眼里奶奶和沈靖南身上有相似之处,它并不怕奶奶,甚至伸出来爪子拍了拍奶奶的腿。

    “这小家伙真可爱。”

    奶奶轻轻揉了揉蛋蛋的脖子,沈靖南给蛋蛋系了系蝴蝶结,说道:“蛋蛋在欢迎奶奶回家是不是呀?”

    “喵~”蛋蛋再次站直了身体喵道。

    这世界上有很多种幸福,没钱的人觉得有钱就是最朴实的幸福、生病的人觉得没病就是幸福,而沈靖南觉得,团聚就是幸福。

    他很久没有和奶奶一起吃过饭了,如今他无比珍惜这样的幸福。

    奶奶还想着沈靖南小时候喜欢吃酒酿,要去厨房做来给沈靖南吃。沈靖南拦不住奶奶,楚明哲看奶奶已经很累,便对奶奶说道:“您指挥我来做吧。”

    米酒、小汤团倒入锅里,比楚明哲矮了一个多头的奶奶站在厨房的锅灶边儿指导着楚明哲做饭。还絮絮叨叨地说道:“小南虽然是南方人,还挺爱吃饺子的……竹笋也爱吃……但竹笋太贵了,幸亏当时邻居家照顾我们,会送我们一点。南南还是这么瘦,他从小就过得苦……”

    楚明哲嗯了一声,都一一记在心里。

    “哎,小楚,你看奶奶光顾着说小南喜欢吃的东西,没问问你想吃什么,”奶奶有些无奈地说道,“人老了不中用了,脑子都不够使了……你不要见怪……”

    “他喜欢的我都喜欢,”楚明哲自然知道奶奶对沈靖南的这份心,他听着有些心酸,“您放心吧,我再炒几个菜就好了,您先去歇会儿吧。”

    “小楚,”奶奶说道,“我走的时候医院的小姑娘跟我说南南红了,红了……就是南南现在工作地挺好的?他是不是很累?”

    “南南是大明星了。”楚明哲目光含笑,“您不用担心。”

    “这孩子总不和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他现在挺好的。”楚明哲眨了眨眼睛说道,“他会越来越好的。”

    奶奶点点头,连连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奶奶顿了顿,转而握住了楚明哲的手说道:“小楚你……多费心,照顾他。”

    “嗯。”楚明哲和奶奶视线相交,他认真说道,“我会的。”

    当天晚上,沈靖南太久没和奶奶亲近、要和奶奶一起睡。楚总独守空床,很多天没上过床睡觉的蛋蛋被楚总抱上了床。楚总摸着蛋蛋的毛,蛋蛋舒服的发出呼噜呼噜声。虽然床头没了软萌的小南瓜,但楚总知道沈靖南此刻和奶奶在一起一定很高兴,心情也就跟着好了。

    楚明哲没什么事儿,于是去上次发帖的论坛,回了一个: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了,谢谢大家。

    碰巧这时候,他发现有网友回了他一个链接,说道:楼主,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媳妇儿2333

    楚明哲点开链接看,看到了这个“昨天晚上我喜欢的人牵我的手了我要不要表白的帖子”,这个楼主也在不久前回了一句:谢谢大家,我现在和他在一起了,我很幸福。祝福大家。

    楚明哲心想不会这么巧吧,却也觉得有缘,便给这个帖子赞了一个,然后打开b站去看了看自己发的南瓜烹饪教学视频的新评论。翻到了一条“表弟,是你吗?”的评论,他点开了这个评论者的空间,发现这个人是叶真脑残粉全剪辑的叶真,名字也叫“椰子汁”。

    楚明哲:……

    隔壁房间里的沈靖南收到论坛赞的提示,轻轻笑了笑,歪头靠在奶奶身边闭上了眼。

    这几天是楚明哲认识沈靖南之后,觉得沈靖南最快乐的日子。星期天晚上,沈靖南早早去电视台准备比赛,楚明哲带着沈靖南奶奶悄悄来到了比赛现场。

    “这舞台真漂亮。”奶奶坐在贵宾席位,感慨万千地说道,“我年轻那会儿还没这么漂亮的舞台。”

    人知道自己活不久,便会格外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而沈靖南奶奶现在就想用自己的一双眼、趁着还能看见,多看看沈靖南。

    楚明哲给奶奶座位上垫了个坐垫,奶奶身体十分虚弱、走路都要喘息,但她听说沈靖南今天比赛之后,还是瞒着沈靖南和楚明哲一起来看沈靖南比赛,还和节目组串通好、想给沈靖南一个惊喜。

    “小楚,我穿这身还好看吗?”奶奶看向楚明哲说道,她来见孙子,自然想把自己最美的样子留在孙子心里。

    楚明哲点点头,他已经把沈靖南的奶奶当做自己的奶奶来看:“好看。”

    节目开场,沈靖南出场的时候,奶奶在台下举起了楚明哲给她的荧光棒,用力地和其他粉丝们一起摇了起来,她也是沈靖南最忠诚的粉丝。屏幕上沈靖南的笑容似乎在发光、颇具感染力,主持人再次把问题抛给了七位参赛选手,说道:“倒数第二场,节目组给每个人都录了一个vcr,我们会在选手表演前放出来……”

    沈靖南此时还对楚明哲和奶奶为他准备的惊喜一无所知,他抽到了三号,前两位演出的明星已经和来到现场的家人相聚了,沈靖南全然不知奶奶已经在现场。沈靖南表演前,屏幕上放出了刚才在后台录好的vcr。

    主持人问他道:“小南迄今为止,觉得自己生命里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是谁呢?”

    “怎么突然问这个,”坐在化妆台前的沈靖南想了想,笑着对镜头说道,“应该是我奶奶。”

    坐在台下的奶奶看着屏幕上的孙子,只觉得孙子越来越好看、越来越帅了。她有些激动地看向了屏幕,心里也在为沈靖南的比赛祈祷。

    屏幕上的主持人继续问道:“具体的能说一说吗?”

    “嗯,”沈靖南眨了眨眼,轻声说道,“我小时候就是奶奶带大的,我十岁之后没见过爸妈,奶奶就一个人照顾我长大。她受了很多苦,她一直很乐观,她教会我如何在困境里坚强地寻找快乐、享受生活。”

    媒体和观众都不知道沈靖南的身世,主持人听了有些惊讶,说道:“你那些年都是和奶奶相依为命吗?”

    “嗯,是。”沈靖南答得坦荡,“其实过得挺好的,因为有她,所以我觉得很幸福……”

    奶奶听到孙子这样评价自己,十分感动。这时候沈靖南从一片羽毛的光影下从幕后走出来,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就像是无意中坠入人间的天使,温柔帅气、光芒四射。

    奶奶有些不确定地看向楚明哲,小声问道:“小楚,这是南南吗?”

    楚明哲点点头,方才还在笑的奶奶突然流下来了一行热泪,眼泪缓缓划过奶奶已经干枯的苍白的脸颊,说道:“南南长大了……”

    楚明哲眼睛发酸,只得握住了奶奶的手掌,说道:“他现在特别棒。”

    “是你给了我一把伞,撑住倾盆洒落的孤单。”台上的沈靖南轻轻闭着眼睛,虔诚地握着话筒唱道,“所以好想送你一弯河岸洗涤腐蚀心灵的遗憾……”

    这一次,因为心里有太多想说的话对自己爱的人说,沈靖南一张嘴就直击人心。台下的观众有的已经眼含泪光,有的双手合十,都注视着台上的沈靖南。

    穿着白色西服的小南在这样漂亮的舞台上,真的就像是天使一样干净纯粹。他嘴角带笑、表情柔和,每次张嘴发出的声音都清澈动听。虽然没有过多的技巧,却有着让人一下子就安静下来的魅力。

    “给你我所有的温暖脱下唯一挡风的衣衫思念刮过背脊打着冷颤眼神仍旧为你而点燃……”

    一幕幕快乐的回忆划过沈靖南的脑海,此时此刻,他突然理解到了“歌手”的魅力。歌手用歌传达自己的感情,每句带着曲调的话,就像是一小段深藏在记忆深处的故事……歌者用心,歌曲完全可以传达这样丰富的感情。楚明哲看着台上的爱人,心想他的小南可真棒,这样坚强、这样勇敢、这样美好。

    直到一曲结束,舞台重新暗了下来。主持人走到了台上,说道:“靖南,留步。”

    沈靖南笑着说道:“好的好的。”

    “此时此刻最想见谁呢?”

    “奶奶,一会儿回家看她。”

    楚明哲默默地坐在台下,看着屏幕。屏幕里的沈靖南肤白胜雪、乌发如墨,眼珠黑黑的、很是清澈,片刻后他看到了被扶上了舞台的老人,先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紧接着泪水无法抑制地从眼角缓缓流下,他一边笑一边流泪,最终忍不住哽咽道:“奶奶。”

    楚明哲眼角微微湿润,也在台下微微弯起嘴角,笑了起来。他想,即便以后奶奶不在了,沈靖南总归有这段美好而宝贵的回忆,这回忆会陪伴着沈靖南一生。</p>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