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都市小说> 穿书之男主总想当我的腿部挂件 > 章节目录 第187章 鏖战夜归人2
    曦话音落下之际,瑟吼庞大的身躯已经被远远震飞,血肉模糊的上半截,砸入了云层之下,兽血散开,将周围的云层染得艳红。

    而容衍身后那个黑洞也同时有了动作,它像一张黝黑的大嘴,张开嘴一下咬住了他的身躯。

    “容衍!”卫子曦顿觉两腿一阵发软,脑袋中似有轰鸣声在不断回响,身体爆射出无数道无形的暗刃,在刹那间纷纷刺入了围在她身边的魔族人身上……

    墨色的血如雨洒落。

    “曦儿,你自己小心,不必担心我,这只是一种空间束缚术,他只是想暂时困住我,他的目标是你!”容衍的声音中带着彻骨的寒意,仿佛冬雪初下的寒凉,一丝丝风刃都能割裂出无数血的逆流。

    卫子曦闻言方冷静了下来,沉思少顷,忽然眉头紧皱,身体轻轻一转避开了后方数道锋刃,伸手一摸,腰间的玉带登时断裂……

    “目标是我吗?”卫子曦并没有慌乱,眉心的线条缓缓舒展开来,若对方真的有心保全容衍却要杀她,那他们恐怕要失望了。

    她死了,容衍也百分百活不成,看来幕后之人并不知晓她和容衍之间还有血契这一层关系。

    收拾起心情,卫子曦将长剑对着暗道:“虽然不知道你们的目的何在,不过对你们的愚蠢我表示十分欣慰。原来你身后那人,也并不是无所不知的。”

    瑟吼已经被容衍杀死,而那些魔族人也在与她的战斗中死的七七八八,剩下来的也不过只是一些残兵败将,根本不足为虑,唯一能当她对手的就只有暗了。

    她和容衍毕竟是渡劫期修士,在这斗霄之中修为胜过他们的,几乎找不出来,之前之所以有些手忙脚乱,完全是因为他们最初释放的那些高阶符箓确实有些难应付,稍有不慎就会中招。

    但论实力,即使是面前的暗,他的修为也不过只在元婴巅~峰而已,想要仅凭他自己的实力杀了她,根本就没有可能,除非他还留有后手。

    她看了一眼安然无恙只是行为受困脸色铁青分外恼怒的容衍,倒也不慌了,也不急着去救下自家男人,她今日倒要看看,这些人准备拿她如何。

    但卫子曦不会小瞧任何一个对手,所以手中的揽风剑似染了血的凶剑,在空中不断震动,发出低低的嗡鸣,随时准备着择人而噬。

    暗沉着脸,看了一眼被困住的容衍,微微松了口气,至少今日之事好歹也算解决了大半,控制住了最棘手又杀不得的,对付卫子曦起来至少不会缚手缚脚。

    虽然她如今的修为已经超出了他所能应对的范围,损失如此之多的高阶符箓,却是足篮打水一场空,不仅没伤到她一丝一毫,甚至连他的手下都损失一大半。

    始料未及,却也是情理之中。

    这两个人消失这么长一段时间,定然又有一番奇遇,而这奇遇显然还不在主人的掌控之内。

    “想不到你们已经晋阶到了渡劫期。”暗说话的声音像是在沙漠许久不喝水的旅人,声音沙哑的厉害,听入耳中,让人心生一股寒意。

    卫子曦勾了勾唇,缓缓说道:“你们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莫非你还真以为你的主人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不成。”就算是尘回镜也有它探查不出来的事。

    “不许侮辱主上!”暗厉声喝止她的话。

    “呵。”卫子曦极为不屑的冷哼,白皙的鼻尖轻皱:“就这程度的话也能叫侮辱?那阁下可能是真没听过什么难听话了。不过就算是侮辱又如何对于一个想杀我的人我就算把他贬低到尘埃里,也不算过分吧?”

    暗藏在黑巾下的脸微微一抽,思前想后,却也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正想着和她费什么话,直接动手不就得了。

    却没想到卫子曦打得也是这个主意,她的身姿轻盈如身边来来往往的云,在眨眼间就已经到了暗的身边,暗的反应也很快,手中的镰刀已经随之而出。

    卫子曦见状也不诧异,只是轻笑一声,揽风剑已经迎了上去,激烈的火花在空中闪耀。

    她也不跟镰刀纠~缠,只见她忽然手中一引,再次将揽风剑握在了手中,同时踏步而出,原地绕起了圈子来。

    仿佛踏步成罡一般,她每落下一脚,都有一个风纹浮出,顷刻之间九步踏完,所有的风纹组合成了一个风啸阵,简单的纹路却蕴含着玄奥无比的道法。

    “九劫惊风,灭!”

    吟唱一般的声音,轻柔而婉转,并不高昂,却蕴藏着无尽的奥妙,清晰的传入了暗与那些魔族人的耳中。

    他们还未反应过来,每个人的身体已经被阵阵狂风席卷着,风刃如杀人的利剑,一道道,一寸寸,割划着他们的身体……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具具血肉模糊的魔族人从半空中掉落而下,生死不明。

    同一时间,揽风剑华光大作,瞬间化作一道清风,狂风刚刚呼啸而起,剑锋已经攻到了暗的身侧。

    这一次,暗终究还是棋差一招。

    元婴期的修士再厉害,手段再多,也敌不过一个渡劫大能的倾力绞杀!

    渡劫期剑修,真正的杀招永远都是他们的剑,只有剑,才是他们最强的手段。

    揽风剑如有生命一般,在暗挥着镰刀抵御风刃之时,绕开他的防御重心,以霸道刚猛的姿态,狠狠刺入了他的后背。

    风停下时,空中只剩下卫子曦、容衍,还有衣衫褴褛、流血不止的暗,或者该叫他……

    “……叶修文!”卫子曦惊呼一声,满脸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暗,居然是叶修文,因为九劫惊风的洗礼,他脸上的黑巾早已不翼而飞,露出了那张光洁俊秀的容颜。

    “怎么可能?”卫子曦脸上是浓浓的骇然,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眼睛,但眼前口吐血沫的男子依旧是那一张熟悉又带着陌生的脸。

    以卫子曦如今的修为,自然判断得出他没有使用任何幻术,所以这张脸的的确确是叶修文的脸。

    “你……你为什么……”卫子曦感觉有沉重的巨石压~在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更说不好话……

    叶修文将口中的血沫吐掉,抚着被洞穿的胸口艰难的站了起来,他抬手抹了一把唇,勾起一道嘲讽的笑,随着他的暴露,他的声音也随之换回了他自己的声线:“怎么?很惊讶我的真实身份?”

    卫子曦只是看着他,不言不语,眼神如刀似要将他整个人解剖了看看,眼前之人到底还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叶修文。

    “是不是舍不得杀我了?”

    若说之前暗给人的感觉是阴沉冰冷的,那么眼前这个有着叶修文相貌的男人则是疯狂而傲慢的。

    “你——不是叶修文!你夺了他的舍!”卫子曦冷声,以一种极为肯定的语气陈述这个事实。

    叶修文蓦然止住了笑,一双浅褐色的眸子直视着她,一时间,四目相对,没有一人必让,两道目光,如针尖对麦芒,仿佛要激起火星来一般。

    片刻之后,叶修文的嘴角再次弯起一抹冷然的浅笑,悠悠然道:“我夺了他的舍?呵呵,真可笑。”他的胸口微微起伏,嘲讽又憎恶,“是他夺了我的舍才对吧?”

    卫子曦心中一跳,几乎顷刻之间,便意识到了症结所在。

    眼前这个叶修文,是真正的叶修文,叶篆的儿子,修文穿越前身体的原主人。

    “你居然没死!”原中叶篆的儿子早就已经去世了,若没有修文的穿越,根本就不会有这个人存在,那他又是如何活下来的?

    总不能灵魂被修文压制,一直伺机等待夺回自己的身体吧?

    “怎么?你似乎很意外?也对,你害怕了对不对?因为你和那个小偷一样,也是抢夺别人身躯的怪物!是不是很怕你身体的原主人也会如我一样卷土重来,然后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你知道你熟悉的那个人怎么样了吗?他的灵魂被我撕成碎片,扔进了魔族的离泉池中!我亲眼看着他一寸一寸的消失在水里……哈哈哈……若你身体原本的主人也回归了,你说,你会不会有比他更好的下场!”

    叶修文的话如阴厉寒冷的恶魔之语,让卫子曦的思维有一瞬间的混乱,修文的灵魂消亡了吗?原来的卫子曦回来吗?

    她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眼前的血淋淋的现实却告诉她,这或许是她不得不面对的真相。

    即使她曾经用这只是一本,一个编造的故事,这里的人物都只不过是作者虚构出来的假象,借此将一切搪塞掩饰过去。但在她爱上容衍,并且决定陪他永永远远走下去的如今,这种说法就成了她的掩耳盗铃,她的自欺欺人。

    她——夺走了别人的身体,即使也许原主的人生并不长,但她又有什么权利去夺取别人的人生。换位思考,若是她被其他人占据了身体,又会如何自处?

    恨吧。恨不得啃其骨,噬其肉,喝其血吧?

    她突然无法为自己辩驳。

    “卫子曦,不要忘记你发过誓,你永远都不会再离开我!即便是你的魂魄你的灵魂,也只能永生永世陪着我!”

    “卫子曦,杀了他!”

    容衍的声音那般冷厉,如针一样的在她耳畔萦绕不去。

    他的语调有着不容错辨的急切,似乎要将她所有的想法都吞噬殆尽,只归他一人所有,只想着他,只念着他,只需要考虑他的想法……

    其他人的一切,与她何干?

    与她何干!

    即便她对不起天下对不起苍生,又如何?即使她真的夺了别人的舍,又如何?

    她是她,只是容衍的卫子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