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明珠接过信,连看也没有看,丢在桌上,“忠伯,我不会与许家人做交易,往后再有许家人上门,径直打出去就好了,不用听他们说什么。知春,拿火盆来。”

    “是。”忠伯二话不说,应下就退了出去。

    知春端来了水盆,萧明珠径直将信直接撕成了碎片,丢进了火盆里,看着一点点烧成灰烬,之后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继续用自己的午膳。

    商嬷嬷替萧明珠夹了她最爱的菜,问道:“姑娘,依老奴之见,只怕是许家想换许二姑娘的亲事。”

    像许家这样的清贵门第必须代代出可以承接的子弟,可是许家这些年是一代不如一代。自许大老爷之后,也没有人出仕,甚至许翩然这一代,许家只出了两个秀才,再过上十来年,许老太爷致仕之后,许家只怕就要彻底没落了。眼下,许家的希望都在许二姑娘身上,想她高嫁一个好人家,由她的夫家提携许家一把。这在京都上层的贵妇圈子里是公开的秘密了。

    “许翩然的亲事。”萧明珠的笑脸暗了暗,她可是还记得许翩然觊觎韩允钧的那种眼光,就像是饿狗见到了肉包子,眼睛里都闪着绿光了!

    知春呸了一声:“亏她们敢想。”

    “只怕是别家吧。”商嬷嬷终究老道一些,想事也想得更深一些。

    二皇子无意,谁敢打二皇子的主意!就算许翩然是个傻的,那许家上下不会都是傻的吧!

    萧明珠倒是不认为然:“随便他们想什么,我管不着,我是不会与她们做交易,他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好了。”

    那有纰漏的婚书在她手上,许家就算蹦上天,她也能将他们给踹下来!

    她还巴不得他们跳得越欢越好,到时候才会摔得越重!

    虽然不太在意,但许家的来信还是恶心到了萧明珠,她无心再用膳了,起身就去了水榭,说是要钓鱼静静心神。

    萧明珠这一动,身边的人如临大敌,甚至乔姑姑是寸步不离的跟在萧明珠的身边。

    萧明珠好气又好笑:“姑姑,嬷嬷,你们干嘛呢,担心我冲到正院去?我不至于那般想不开。”

    她才不会为了那样一个掂不清的老糊涂,脏了自己的手。

    乔姑姑笑道:“姑娘想到哪里去了,老奴只是担心姑娘受不了这湖水的诱惑,会兴起下水摸鱼的念头而已。”

    她这么一说,萧明珠反而来了兴志,跃跃欲试。

    乔姑姑叹气,急忙扯住她:“姑娘啊,您瞧着这湖水清澈,可知道湖底全是淤泥,下不得水。”

    “真的不行?”萧明珠看着那碧汪汪的湖水,心痒痒的。

    商嬷嬷建议道:“不如让婆子划条小船来,姑娘去采些荷花,晚上做荷花酥,荷花盏?”

    “好,好。”萧明珠欢声雀跃,水榭里尽是她的笑声。

    商嬷嬷和乔姑姑对视了一眼,少许放了些心,分头去准备。

    结果,这船还没来,吕婶和如嬷嬷倒是先来了。

    商嬷嬷急忙打手势,想在萧明珠发现之前将吕婶她们先避一避,结果差了那么一丁点儿,萧明珠瞥到了,“嬷嬷,让她们过来吧。”

    吕婶和如嬷嬷过来给萧明珠见礼,如嬷嬷的面上很是为难:“姑娘。”

    “她是不是闹起来?”萧明珠心里有数,但并没多在意,眼睛依旧盯在湖面上的鱼标:“等等,上钧了。”她瞅紧了时机,猛的拉起鱼竿,一条一尺多长的银线儿跃出了水面。知春眼疾手快,拿鱼网将鱼接住,放进了旁边的水桶里,然后提过来给萧明珠看。

    萧明珠瞧着桶里的肥鱼,咂嘴:“还真傻,一钓一个准。”

    “喂惯了的鱼,当然傻了些。”商嬷嬷应着话,小心翼翼地留意着萧明珠的脸色。

    萧明珠乐了:“是啊,真够傻的,以为什么都能吃。”

    她的一句大实话,却让商嬷嬷和如嬷嬷同时心神一动。

    可不,老夫人不就是个傻的,真以为什么事都能做,什么事都在她的控制之中。

    看来,姑娘心里都明白着呢。

    这下,商嬷嬷还真安心了,如嬷嬷倒是忐忑不安了。

    “吕婶,说吧。”萧明珠又问了一句。

    吕婶老老实实地道:“老夫人将屋内的摆设都摔了,午膳也摔了。”

    摔了,想用绝食来威胁她?

    萧明珠很淡然地道:“估计是老夫人不饿,吃不下吧。晚膳的时候你们先问一句,要是不饿,那些菜就赏给你们了,免得浪费。”

    吕婶愕然,就这样?

    那不是让老夫人饿着吗?

    “姑娘,万一……”乔姑姑还是不放心,要是老夫人有个好歹,将来姑娘如何面对将军。

    萧明珠站住了,淡淡地道:“嬷嬷,让人跑一趟,把这事告诉丹堂兄,让他请族长来劝一劝。”

    老夫人如果以为可以拿绝食来威胁她,那就想岔了。

    她是晚辈,可不能背负一个逼死祖母的罪名,但她也不愿意受老夫人的威胁。

    那还是交给族里解决好了。

    如嬷嬷的心更是跌到了冰窟窿里,她犹豫了一下,才问:“姑娘,能不能让我去劝劝。”这事要是闹到族里,可就没有收拾的余地了!

    萧明珠笑了:“如嬷嬷,我知道你对她忠心。可是她做的事儿,你也都瞧着的。刚刚许家还来人,说可以拿婚书和信物与我做笔交易呢,你说,值吗?”

    当然不值啊,可是,老夫人就是魔障了,怎么劝也听不进去。

    如嬷嬷心里清楚,但这么多年的主仆之谊也不是能放下的,她咬了咬牙,就要给萧明珠跪下。

    “商嬷嬷。”萧明珠喊了一句,商嬷嬷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如嬷嬷,低声道:“你是要逼姑娘吗?”

    “我没有……”如嬷嬷想解释,萧明珠打了她的话道:“如嬷嬷,我明白你是为了老夫人着想,好吧,我等你的消息,再决定要不要让人去族里。”

    如嬷嬷千恩万谢,与吕婶一块儿返回了正院。

    吕婶开了锁,如嬷嬷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进了屋。

    才进屋,一个东西就朝着她砸了过来,她偏头慢了一些,东西砸在了肩头上,肩膀麻了半边。138txt.com